希拉里·克林顿夫妇。(AP photo file)
希拉里·克林顿夫妇。(AP photo file)

为何民主党极力阻挠卡瓦诺法官:“克林顿复仇”论

柳惠紫
2018-10-5 16:50
周五(5日)上午,美国联邦参议院就卡瓦诺的大法官提名任命进行了初步投票,结果以51赞成对49票反对结束了辩论过程,周六(6日)参议院将进行最后投票表决。前后历时近三个月,这次民主党和左派对卡瓦诺法官的阻挠力量似乎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为什么呢?

周五(5上午,美国联邦参议院就卡瓦诺的大法官提名任命进行初步投票,结果以51赞成49票反对结束了辩论过程,周六(6日)参议院将进行最后投票表决。川普总统推文称赞对卡瓦诺法官的确认终于又向前一步。前后历时近三个月了,这次民主党和左派对卡瓦诺法官的阻挠力量似乎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为什么呢?

目前的普遍舆论认为,如果保守派的卡瓦诺法官成为大法官,将会使最高法院的九名成员中的保守派势力刚好加强到过半数(54),这是令左派和民主党恐惧的,因此他们要极力阻挠卡瓦诺,以迫使川普总统重新提名一位中间派的法官。

不过,当卡瓦诺法官因为受到性侵指控而愤怒反击时,他说出了又一个重磅原因。

在上周四927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在面对加州心理学教授福特博士对他的性侵指控时,卡瓦诺法官情绪激动地声明,所有对他的性丑闻指控都是精心策划的克林顿夫妇复仇”的政治打击。

卡瓦诺法官的表白让人们重新关注起他年轻时参与的一个案子,就是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任职总统期间的性丑闻。

1990年代中后期,年轻的卡瓦诺法官参与独立检察官肯尼斯•塔尔(Kenneth Starr)律师团队调查比尔•克林顿的性丑闻一案,当时的卡瓦诺在团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斯塔尔检察官采纳了卡瓦诺的建议,最终的报告提供了证据,证明克林顿宣誓否认不当性行为一事是在撒谎。这份报告成为了弹劾克林顿的理由,当然克林顿最后并没有被弹劾

根据向最高法院提名大法官的公开文件,卡瓦诺法官在1990年代中期的大部分时间经常飞往阿肯色州的小石城挖掘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夫妇的背景。(小石城是克林顿夫妇的老家。)

上周听证会上,卡瓦诺激动而怒地为自己的清白而辩护,他说出的“克林顿夫妇复仇”论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民主党人称这一言论带有党派意识,是对司法公正的违背。共和党人则认为卡瓦诺完全有权利感到愤怒。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哈奇(Orrin Hatch)说这是“正义的愤怒”。

卡瓦诺的盟友们赞赏卡瓦诺为自己的名誉进行辩护展现了有力的性格。

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支持卡瓦诺法官的自我辩护,在听证会上,格雷厄姆参议员问卡瓦诺:

你会说你经历过炼狱了吗?”

卡瓦诺回答:“我经历了炼狱。

在克林顿接受弹劾审判期间,格雷厄姆是众议院的首席检察官。现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其他参议员也都跨越了克林顿和川普这两个时代。

在上周的参议院听证会上主持提问的资深性犯罪检察官米歇尔(Rachel Mitchell)在听证会后发布的备忘录中指出,福特博士对卡瓦诺法官性侵的指控证词前后不一,没有证据支持。

卡瓦诺法官在愤怒地面对这种性侵指控而爆发出“克林顿夫妇复仇”论的反击后,民主党人已经开始担心,一旦卡瓦诺进入最高法院任职大法官,他恐怕不会忘了这一点。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