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仙李白在文学史上的成就和地位上首屈一指,他的后人又如何呢(授权图片)
诗仙李白在文学史上的成就和地位上首屈一指,他的后人又如何呢(授权图片)

诗仙李白在文学史上的成就和地位上首屈一指,他的后人又如何呢?

慧明
2018-10-30 16:40
诗仙李白在文学史上的成就和地位上首屈一指,自不待言,但是这位大诗人似乎有些后继无人,他的儿女们没有一个留下一诗一文,以致有人揣测,李白一生贪杯纵酒,累及子孙,使他们都成了痴呆低能者。其实并非如此。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四句写李白好饮、狂放、潇洒,也写出了李白酒一下肚,诗兴立刻泉涌而来的才华——李白只要喝下一斗酒,就能作出百篇诗来。他常在长安市上喝酒,喝醉了就睡在酒楼上。

有一次,唐玄宗游白莲池,召李白去作诗,李白却喝得醉醺醺的,说什么也不上船,还自言自语地说:“我是酒中仙!”“天子呼来不上船”。此情未必是事实,杜甫用夸张的手法,塑造了李白桀骜不驯、豪放纵逸、傲视王侯的艺术形象,神采奕奕,形神兼备,具有高度的艺术真实性和艺术感染力。

清殿藏本李白画像(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清殿藏本李白画像(图片:Wikimedia Commons)

诗仙李白在文学史上的成就和地位首屈一指,自不待言,但是这位大诗人似乎有些后继无人,他的儿女们没有一个留下一诗一文,以致有人揣测,李白一生贪杯纵酒,累及子孙,使他们都成了痴呆低能者。其实并非如此。

李白是于唐玄宗开元十四年(726)才成婚的,时年约二十六岁。娶的是湖北安陆的许氏夫人,其祖父为唐高宗时的宰相。李白和她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达十年之久。许氏为李白生了一男一女,女儿平阳,幼时天真活泼,长大后聪慧知礼,可惜出嫁不久即死去。儿子伯禽聪明机敏,知书能文,但是一生都在自耕自读,始终没有进入仕途。

李白后来在山东又纳“鲁一妇人”为妾,生子名叫颇黎,史书中关于他的行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李白有一个孙子,两个孙女,皆为伯禽子女。孙子早年效祖父浪游之举,离家出走,不知所终。

至于两个孙女的下落,史料记载,唐元和十五年(820),李白死后五十八年,李白生前好友范伦之子范传正,借职务之便,会同当涂县令经过三四年的访查,才终于找到了李白的两个孙女,她们都在当涂嫁给了当地的农民,她们的丈夫一个叫陈云,一个叫刘劝。虽然都成了农妇,但她们的状貌举止“进退闲雅,应对详谛,且祖德如在,儒风宛然”。

这两姐妹嫁给当地农民后,没有田地、桑蚕谋生,生活非常窘困。虽然祖父李白享有盛誉,但是她们以目前的身份、地位、境况,实在羞于向当地官员求告,担心辱没了祖上声誉。

范传正见她们的穷苦之状实在可怜,又念及她们是李白之后,便极力劝二女改嫁有钱有势的士族。可是她们却丝毫不为所动,明白表示不愿贪图富贵,否则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祖父。她们只是提出了一个要求,即按照李白生前的遗愿,为李白迁葬青山。

范传正听了以后很感动,于是同当涂县令一起将李白墓改迁至县东南郊十五里的青山西麓(即今天的当涂县谷村)。还为二女免除了一些徭役和杂役,减轻了一些经济上的负担。

由此可见,李白的后代不乏坎坷潦倒的弱势群体和穷苦的劳动人民。但他们在艰难困厄之中“不屈己,不干人”,“不汲汲于富贵,不戚戚于贫贱”,始终保持着独立的人格,难道不也是一种“太白遗风”吗?

李白墓(图片: Sancho Zheng /wikipedia)
李白墓(图片: Sancho Zheng /wikipedia)

下面是记载这个史实的历史资料参考:李白生前好友魏颢在《李翰林集序》中这样叙述李白一生的婚姻生养:“……始娶于许,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按理,魏颢是了解李白家庭情况的,这个叙述应该是完备的。可是李白本人的诗歌里,只出现过一儿一女的名字,即《寄东鲁二稚子》诗的“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此外,还有一首诗也提到儿子伯禽。 《送萧三十一之鲁中,兼问稚子伯禽》,其中有“我家寄在沙丘傍,三年不归空断肠。君行既识伯禽子,应驾小车骑白羊”等句。

李白死去50余年后,担任宣州、歙州、池州三州观察使的范传正,因为仰慕李白的为人及其诗歌成就,利用职务之便,开始寻访李白墓葬所在及其后人的下落。范传正在《新墓碑序》中,对寻访到的李白后人的情况有如下细致的叙述:

“……访公之子孙,欲申慰荐。凡三四年,乃获孙女二人,一为陈云之室,一为刘劝之妻,皆编户氓也。因召至郡庭,相见与语。衣服村落,形容朴野,而进退闲雅,应对详谛,且祖德如在,儒风宛然。问其所以,则曰:’父伯禽,以贞元八年不禄而卒。有兄一人,出游一十二年,不知所在。父存无官,父殁为民,有兄不相保,为天下之穷人。无桑以自蚕,非不知机杼﹔无田以自力,非不知稼穑。况妇人不任,布裙粝食,何所仰给,俪于农夫,救死而已。久不敢闻于县官,惧辱祖考,乡间逼迫,忍耻来告。’言讫泪下,余亦对之泫然。”

范传正对李白两个孙女的遭遇深表同情,想要帮助他们,将她们“改适于士族”,但是被她们婉言拒绝了。范传正也没有强迫她们,只是“复井税、免徭役而已”。

 

(※注:本栏目文章为希望之声综合报道,如欲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