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只此一诗仙,看看诗仙李白度过了怎样的人生(授权图片)
人间只此一诗仙,看看诗仙李白度过了怎样的人生(授权图片)

人间只此一诗仙,看看诗仙李白度过了怎样的人生!

慧明
2018-11-10 09:21
李白于唐中宗元年(701年)生于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

在中国历朝历代的记载中,向佛向道的文人、墨客大概写厚厚一本书也是难以言尽的。对于他们而言,选择向佛、向道,就是选择了人生的一种态度,一种生活方式;而从他们的修行经历中,我们又不难发现,神佛并非是虚无缥缈的。大诗人李白就是其中的一位。

李白生于唐中宗元年(701年)四川广汉(今彰明)青莲乡,此地原名清廉乡,后因李白号“青莲居士”而改名为“青莲乡”。其母梦见长庚星坠入怀中;长庚星即太白金星,所以为李白取字太白。

清殿藏本李白画像(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清殿藏本李白画像(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史载,李白少年时代学习范围广泛,除儒、释、道经典,古代文史名著外,还浏览诸子百家之书,并“好剑术”(《与韩荆州书》)。他很早就钻研道家修炼,喜欢隐居山林,求仙学道。李白从少年时起,就常去戴天山寻找道观的道士谈论道经,其自述“十五游神仙,仙游未曾歇。吹笙吟松风,泛瑟窥海月。西山玉童子,使我炼金骨”。戴天山,一名大康山(亦作大匡山),在绵州昌隆县西,李白曾在这里的大明寺读书。他曾写过一首诗《访戴天山道士不遇》:“犬吠水声中,桃花带露浓。树深时见鹿,溪午不闻钟。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无人知所去,愁倚两三松。”

后来李白与一位号为东岩子的道士隐居在四川岷山,修心向道。大约在二十岁的时候,李白还从道士手中接受过长生的符篆,其《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诗云:“仙人抚我顶,结发(二十岁)受长生。”道教的符篆是道士护身驱邪、治病救人之物,“长生篆”当是一种可以让人延年久视的符篆。

天宝三年(744年)夏,李白来到东都洛阳。在这里,他遇到杜甫。此时,李白已名扬全国,而杜甫出道不久,困守洛城。李白比杜甫年长十一岁,两人一见如故,成为挚友。在洛阳时,他们约好下次在梁宋(今开封商丘一带)会面,访道求仙。

李白来到东都洛阳访道求仙 (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李白来到东都洛阳访道求仙 (图片:Wikimedia Commons)

这年秋冬之际,李、杜见面后又一次分手,各自寻找道教师承去造真箓(道教秘文)、授道箓。李白到齐州(今山东济南一带)紫极宫请道士高天师如贵授道箓,正式履行修道仪式,成为道士,继续修炼。

进皇宫之前,李白自已修炼,亦有神、佛、道人邀其修炼。在他离开皇宫经过苦修后,已然达到高深境界,能看到其它空间很多殊胜景况,并能和众神沟通、交流,随意游弋于不同仙界。

在李白的诗里,常常以奔放、豪迈之气概描述山林隐居和学仙修道人之愉快生活,及其所见仙境、胜景。

另外,在这些名山大川中,他还可以和同道、神佛相遇、切磋,岂不更为惬意?!

李白在人间修炼,并非受儒、释、道所限。无法用此说清李白修炼得道之法门渊源。李白在其修炼中、修成后所见、所遇在其诗、赋中多有描述,只是很多世人及不修炼之人,特别是近代不信神之人不能理解,只能称之为梦想、幻想、浪漫主义或酒醉之言。

李白还有诗作《感兴》(八首之五)为证,诗云:「十五游神仙,仙游未曾歇。吹笙坐松风,泛瑟窥海月。西山玉童子,使我炼金骨。欲逐黄鹤飞,相呼向蓬阙。」《广仙列传》中也描述了李白与白居易之孙白龟年的奇遇。

有一天,白龟年登嵩山,「遥望东岩古木,帘幕窣地,往观之,一人至前,曰:『李翰林相招。』」龟年一看此人「褒衣博带,风姿秀发」,并向其说自己与龟年祖父白居易的现况,「吾李白也!向水解(道家的尸解之法),今为仙矣!上帝令吾掌笺奏,于此已将百年。汝祖乐天亦已为仙,现在五台掌功德所。」并给龟年一卷素书说:「读之,可辨九天禽语,九地兽言。」

中岳嵩山(图片:Wikimedia Commons)
中岳嵩山(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元代的《历世真仙体道通鉴》里更明白李白已然成为东华上清监清逸真人,送龟年的书「读之可辨九天禽语,大地兽言,更修功行,可得仙也。」

宋代的苏东坡在《苏轼文集》里也写下了他与李白的奇遇,「余顷在京师,有道人相访,风骨甚异,语论不凡。自云:『常与物外诸公往还。』」并口诵上清宝鼎诗二首,称「东华上清监清逸真人李太白作也。」这二首中有「人生烛上花,光灭巧妍尽。⋯⋯既死明月魄,无彼玻璃魂。念此一脱洒,长啸登昆仑。醉着鸾凤衣,星斗俯可扪。 」又云:「⋯⋯篆字若丹蛇,逸势如飞翔。归来问天姥,妙义不可量。⋯⋯燕服十二环,想见仙人房。暮跨紫鳞去,海气侵肌凉。⋯⋯」诗中尽显神仙世界的奇妙。

李白所写《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至今仍被许多世人喜爱,并视为完美的审美示范。然而很多人认为,此诗中所有关于天姥山的描述都是作者的一种虚拟和想象,或者是其政治理想幻灭的一个概括,等等。其实在修炼人的眼里,这首诗的主体,记述的是作者在睡梦中一次“元神离体”的真实经历。

李白庐山观瀑图(图片:美国旧金山艺术博物馆藏)
李白寻仙问道(图片:美国旧金山艺术博物馆藏)

古代修炼,都是在打坐中入定,在定中修。而古代修道,很多则是除了白天在打坐中修,晚间入梦后师父也会将其元神调出到其它空间,或炼功、或通过见识一些能人、事物、景物点化和启迪修者的悟性,等等。李白诗中所述,就是他某次元神离体后在天姥山的世外部份所见的仙景与仙人:

“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李白夜宴桃李园(图片:Wikimedia Commons)
李白夜宴桃李园(图片:Wikimedia Commons)

修炼讲身在世间、心在世外。李白在朝廷为官多时,心里对朝廷、政治等世俗之事难免暂时难以释怀。这次元神出游天姥的见识,起到了让他看穿世事、洞悉人生的唤醒作用。

诗歌结尾处所写“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正是这种重要感悟的写照--在世间行乐也很畅快尽兴,但事过境迁一切不过似水东流;而“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则表达了诗人对仙界的向往,和他看淡俗物后一种超凡的洒脱与坦然。这种充满灵性的韵致,并非一个愤世嫉俗、或叛逆不羁、或仍对世间名利念念不忘的俗人所能拥有。

所以,根据这首诗来看李白诈死脱身去修仙也是有极大的可能性。

 

 

(※注:本栏目文章为希望之声综合报道,如欲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