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已近2万亿
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已近2万亿

监管层喊话跌坏了银行股 不良贷款已高达2万亿

郑清源
2018-11-10 13:07
11月9日,国内A股、港股的银行股领跌,带来了整个股市大幅下跌。当天,招行和四大行跌幅都在3%以上,最终上证指数下跌1.39%,跌破2600点。

11月9日,国内A股、港股的银行股领跌,带来了整个股市大幅下跌。当天,招行和四大行跌幅都在3%以上,最终上证指数下跌1.39%,跌破2600点。

分析认为,银行股大跌,与郭树清公开喊话称监管层考虑加大考核银行给民企贷款有关。市场担心银行的不良贷款大幅增加。

此前,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称,要对银行给民营企业的贷款设立“一二五”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三分之一,中小型银行不低于三分之二,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中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自2012年起,快速升高。据财新分析,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升至1.957万亿。

不过,金融界也认为监管部门提出的这个“一二五”目标并不一定是真的希望达到,而只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逼迫银行适度增加对民企放贷。

中泰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戴志峰表示,监管部门指标定得高,才有倒逼效果;银行会增加民营经济贷款,但量不大。由于政府不兜底,风险由银行自己承担,银行会保持谨慎: 会通过各种其他办法达到监管要求。

“双方博弈的实际结果可能会是,民营企业贷款适量增加,但数量不会大幅增加。这是监管和银行都能接受的。” 戴志峰认为。

而金融圈对于民企能否获得贷款依然不乐观,有的金融界人士直言不讳的说:“现阶段资本市场的主要矛盾,已经转成无人胆敢看空和市场就是不涨之间的矛盾;信贷市场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成银行大力支持民企和民企依然拿不到钱的矛盾。”

国内金融圈还快速传出了一个相关的段子:

“刚一个贸易金融公司的董事长打电话,交流民营企业贷款的事情。我说这样下去很可能会导致银行为了完成民企贷款指标,通过供应链等模式让国企做担保给民企贷款做通道然后绕到国企平台房地产,因为贷款资金去向根本就没法检测,而且这样皆大欢喜:银行完成指标,监管有面子,政府有交代,国企平台有贷款,民企还能赚个通道费。我话音未落,他说你说的太好了,回去马上设计个民企通道融资方案大家皆大欢喜,我们公司就是干这个的,这一年恐怕又有饭吃了。”

目前,国有企业的杠杆率要高于民企,但是资金还是源源不断的进入国企,特别是在过去几年去杠杆过程中,这加剧了民企生存的困难。据发改委披露到今年6月底,全部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64.9%。而按照光大证券数据,上市公司截至2018年6月底发行债券企业的中位数负债率55.38%。

银行业内人士称,目前央企、国企目前资金充裕,其中有的国企资质不佳,但银行仍不断输血,占用了大量的有效信贷资源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国企充当了“二银行”,比如成立投资公司,做资金拆借、放高利贷;或者直接给民企做高息的配资,以给民企提供回购股票的资金。这更增加了民营企业的成本。其中有的国企,实际上更是“僵尸企业”,就靠政府补贴和这种食利行为存活。

也有人批评中共不该用政府手段逼迫银行做出商业决策,给企业减税减负才是正道。

经常以犀利的言论而引发热议的汽车玻璃大王曹德旺说:“小微企业融资难是全世界的难题,强制银行给小微企业贷款是没有道理的,比起解决融资的问题,帮助小微企业减税更重要。”

曹德旺一直认为中国的税负太高,伤害了民营企业和资本。

此前,著名企业家许小年也说中国已经进入了中等发达陷阱。他认为这种情况下,创新才有出路,单纯靠增发货币是不行的。他给出了供给侧改革的四条建议:保护私有产权、缩小国有经济范围、放松和解除管制、全面减税。

不过,经济学界认为许小年的这些建议虽然很好,但是在中共体制下不可能获得实施。对此许小年也很无奈,他说:

“各位估计一下,被采纳的可能性有多大?几乎等于零。跟我们的资本边际收益一样,几乎等于0。但我的工作就是研究,我的任务就是根据我的研究结果提出政策建议,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

 

来说几句


匿名
2018-11-10 17:04

一个党国党棍党痞党贼权贵裙带走狗帮凶军痞军贼警痞警贼统治的邪恶国家,银行就是这些流氓无赖垃圾畜牲杀人魔王的提款机。毛泽东阴谋诡计集团、邓小平权贵裙带集团、江泽民三代婊子黑社会集团、胡锦涛闷声发大财集团……,中国人民受尽折磨。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