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外交专家堪比博士(Dr. Alicia Campi)(Photo from globalpeace)
资深外交专家堪比博士(Dr. Alicia Campi)(Photo from globalpeace)

【专家访谈】中期选举结果将如何影响川普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二)

辛吉
2018-11-10 12:34
堪比博士认为,川普总统不会改变外交政策,包括美中关系政策。中共政府方面有一个错估,认为此次中期选举如果民主党占到优势的话,或许会带来美中贸易谈判上的软化或改观。但是,这种指望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美中关系专家堪比博士是前美国外交官,现任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所研究员和讲员,同时任国务院外国服务研究院协调人、美中关系讲员,资深外交专家,对川普政府的外交关系、美中政策、经济谈判方面都有独到见解。

堪比博士分析中期选举结果认为,无论如何都不会影响川普总统外交关系上的态度,包括对美中关系的态度。她说,即使民主党在国会众院翻盘、控制众院多数,很多被工会支持的民主党人,他们会支持川普总统对中方在贸易谈判方面的强硬态度,因为他们代表的很多工会民众,在全球化经济贸易政策中受到伤害。

中期选举结果不会改变川普政府美中政策的强硬立场,两党具共识

堪比博士认为,川普总统不会改变外交政策,包括美中关系。中共政府方面有一个错估,因为很多报道都显示,中方政府认为此次中期选举如果民主党占到优势的话,或许会带来美中贸易谈判上的软化或改观。但是,这种指望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很多民主党人是被工会所支持的,而工会的很多人都是在制造业和其它工业领域中的工人,在全球化经济和贸易关系中,他们受到的伤害是非常大的,他们很多人由于制作外包到中国或其它国家而遭受失业,因此这样在工会中的人群所支持的民主党人,如果当选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川普总统在美中贸易方面采取的强硬立场是不会反对的,因为这与他们的切身利益相关。所以堪比博士认为,对美中谈判所涉及到的如同中共侵犯知识产权问题、网络安全问题等等,以及川普总统的坚定立场,会受到民主党人的同样支持。

前一段我们看到美中谈判是处在了一种停滞状态,堪比博士认为,这也是中方政府在有意等待中期选举的结果,期待民主党可以翻盘,至少在众院,甚至他们也指望民主党在参院也能翻盘,这样川普总统对美中谈判的态度就可能会有所转变,但是,堪比博士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无论结果如何,川普总统在美中贸易谈判方面都会继续得到参众两院的支持。

她说,能够被选入国会的民主党人,他们不会在立场上向中国方面倾斜,他们大多是更自由派的那些民主党人,他们在中国对美大公司的商业政策方面、中国人权方面、中共政府不遵守国际组织规则,比如不遵守WTO规则等方面,他们不会靠近共和党人或者中立的、温和的民主党人的观点,他们反而会更坚持中国是一个对手这样的态度。

堪比博士表示,在中期选举之前,中共方面拒绝继续跟川普政府谈判,这样的态度其实对中方是不利的。相反,如果中方在中期选举之前与川普政府好好谈判,可能川普总统更愿意做一些让步。那么中期选举之后,民主党控制众议院,恐怕对中方会更不利。

左派民主党人更热衷于在国内推行其激进主张,并无共产国际式的政治观

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民主党人通常被认为更自由派,他们通常意义上讲会更倾向于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那么他们跟坚持社会主义的中共政府理念上不是更接近吗?为什么他们反而会对中共有更强硬的态度?这是为什么呢?

堪比博士说,美国这些激进的民主党人、自由派民主党人,或称左派的民主党人,他们其实跟中国的共产党人还有所不同,他们不具备全球化的诉求,代表着不同的少数族群,更热衷于在美国国内推行自由派的理念和主张。我们以健保为例,自由派民主党人主张全民免费健保,如果如此,那么谁来买单?他们的主张是政府来买单。政府钱从哪里来呢?那就是所有纳税人的钱。堪比博士用这个例子来说明在美国的自由派民主党或左派人士,他们是用大政府、社会主义的理念,在美国国内推行其主张,而非象中共那样在全世界范围推行或渗透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这些自由派民主党人、左派人士更关心如何增长美国的GDP,人权问题,或者说象买卖人口问题,全民免费健保等这样一些问题。再比如说,讲到最低薪金问题,美国左派民主党人会推行最低薪金制,但中共政府就不会讲最低薪金问题,因为这会让他们非常难堪。再如移民问题,美国左派们就非常重视中美洲、墨西哥的移民问题,但却不会去关心中东国家的移民问题。

他们的焦点不会在怎样帮助美国的公司在中国做生意,去为这些公司声张它们的权利,而是针对美国国内一些少数族裔去为它们声张权利。

从这些方面就可以看到,美国的左派和自由民主党人,他们不会是象共产国际那样的理念,而是努力在美国国内推动他们激进的社会主义的政策和主张。

堪比博士认为,如果中共指望美国这样的左派或自由派民主党人当选后能有助于美中紧张贸易关系的缓解,恐怕这些人并不一定会成为中方想像那样的朋友。

所以,她说,那批老派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原先比较支持中方的人,渐渐年老退休,新一批共和党和民主党人,对全球问题、国际问题的兴趣大大降低,他们不具共产国际的政治观,而是更关注美国自身经济和社会的繁盛和强健。

川普总统恰恰利用了这一点,在重新建立美中经济正常关系中,他把制造业等数量巨大的工作机会拉回到美国,从一些国际组织中撤离,并退出一些国际协议,立足重振美国经济。对这些举措,民主党人是不会反对的,因为这恰恰也是他们想要做的。

堪比博士举例说,这些左派民主党和自由派人士主张,既然美国人享有15美元最低薪金,那为何中国这个在全球化经济中受益的国家不去推动这个最低薪金制度呢?中国是重商主义者,利用廉价的劳动力,把很多工作就业机会都拉到中国去,让很多的中国公司盈利。

对此,美国的民主党自由派是反对的。另外,美国很多大公司,象谷歌、微软,挣很多钱,但是它们会设立基金会,通过基金会把一部分钱回馈到社区,或做一些慈善事业。可是这种系统在中国是根本没有的。这同样也是受到美国左派人士的诟病的。

从以上这些来综合分析,堪比博士的结论是,无论中期选举的结果如何,川普总统的对外关系政策,尤其是对美中贸易关系的政策是不会变化,也不会有软化可能的。

 

阅读上一篇:【专家访谈】中期选举结果将如何影响川普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吗?(一)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