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浪扑向岸边,APnews
巨浪扑向岸边,APnews

2019年中国面临的十大“惊涛骇浪”(系列一):债务危机

郑清源
2018-12-31 21:45
在全面回顾、分析和总结一年来所发生的重要经济新闻的基础上,我们按照对中国社会未来影响的重要性,把它们整理成十大类。我们隐隐感觉到,这很可能成为中国在2019年所将面临的十大“惊涛骇浪”。

回首2018年,国人一直引以为傲的中国经济,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波澜起伏。在全面回顾、分析和总结一年来所发生的重要经济新闻的基础上,我们按照对中国社会未来影响的重要性,把它们整理成十大类。我们隐隐感觉到,这很可能成为中国在2019年所将面临的十大“惊涛骇浪”。

这些重要的经济类事件,包括:债务泡沫继续破灭可能触发金融危机、中美贸易战升级将改变世界经济和政治格局、中国高科技外延发展遭全面封锁而自我创新缺乏源动力民营企业终难成为“自己人”倒闭潮难免、失业潮加剧或触发社会动荡、瘦不下来的地方政府成为经济和社会问题的主要制造者、消费降级和起不动的新三驾马车、房地产泡沫恐将难以维持、股市慢牛周期恐难如期而至、权贵经济模式和法治及全球化的冲突将不可避免…..

由于中共官方一直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长期以来把经济增长视为其统治合法性的基础,我们也预感到这些经济问题,在新的一年中很可能触发中国重大的社会和政治变局。

新的一年里,中国经济这艘巨轮,是会安全驶过前方的汪洋大海,还是会掀翻驾船的团队?让我们拭目以待。

第一、债务泡沫继续爆破,可能引发金融危机:600万亿债务灰犀牛会否降临?

回顾2018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并不是中美贸易战,而是中国长期赖以推动经济发展的推高债务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

11月27日,路透社发表专访,中共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悭表示,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债务,2019年中国的债务违约问题将更进一步暴露,有可能引发金融危机。他认为,中国经济明年将遭遇三大困难,包括进一步暴露的债务违约问题,可能使金融机构的呆坏帐率快速上升至15%。

2018年11月底前总理朱熔基之子、中金公司前CEO朱云来,在凤凰财经的一个闭门会议上演讲称,中国长期以来只看到了GDP的高速增长,却“忽视了资产和债务情况”,他指出,资产和债务增速几乎是产出增速的两倍,意味着债务以两倍于GDP的增速发展。

按照朱云来的测算,2017年中国80多万亿的GDP总额,年底债务存量差不多有600多万亿,这或意味着2018、2019年债务总量可能高达670万亿、750万亿。

这一巨额债务问题,正如当年的繁荣时期的日本一样,也曾经在经济高速增长下被深深掩盖着。但是,到了2018年,在经济进入低速增长的“新常态”下,在中美贸易战和民营经济全面寒心的打击下,终于还是暴露出了致命问题,开始集中发作:

一、2018已发生的:P2P爆雷、明斯基时刻、允许城投公司破产、自贡银行挤兑等

1、2017年就开始的P2P爆雷,在2018年更是达到高峰

目前,曾经总规模约2万亿的P2P倒闭超过一大半,包括很多国资背景的公司,平台负责人跑路,数以百万、乃至上千万计的“金融难民”成为政府新的被维稳对象。

这个行业致命的问题恰恰是最吸引投资人的高额回报率,从2014年2月份最高点时候21.63%,到2018年2月回报率已经下调了将近2/3,却依然有平均收益率达9.68% 。

这就导致P2P变成了一个“你想要高收益,别人想要你本金”的危险游戏。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2018年7月说过,“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2、40万亿的城投债出现违约,政府允许城投公司破产。

8月14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的5亿元超短期融资券出现违约,这可能是第一例违约的城投债,但并非第一个出现违约问题的城投平台。4月底,中电投刚宣告旗下两款资管产品延期兑付,到了5月初,其旗下又一资管产品被投资人爆料违约。作为地方融资平台,中电投三款资管产品两次违约,共涉金额约8亿元。

面对可能越来越多的的城投债违约风险,政府的做法很简单,与处理P2P爆雷几乎一模一样,即允许城投公司破产(详见文章)、并且要做好对于受害者的维稳工作:

9月13日,中办、国办联合发了一个文件《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称:“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坚决防止“大而不能倒”,坚决防止风险累积形成系统性风险。同时,要做好与企业破产相关的维护社会稳定工作。”

这种做法,无异于真正的债务持有者—-政府直接做好了赖帐准备,却也应了贺铿2018年5月19日说过的那句话:地方政府债40万亿,没有一个想还的。

3、2018年债市118只债券违约,涉资是2017年3倍

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新增42家违约主体,涉及债券118只。违约金额方面,截至12月31日,2018年债券市场涉及违约金额达1154.5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据为337.5亿元。

根据中金公司的测算,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各种金融债券将大量到期,加上2019年内发行到期的信用债,偿还总量将超过6万亿,创出历年新高。相比2018年5.34万亿元的总到期量增加15%左右。

4、自贡银行发生挤兑、总额2万亿的银行坏账

11月2日,网络传四川自贡银行资金被三大股东联合掏空,造成银行严重逾期和亏损,因此发生了严重挤兑事件。自贡警方抓了一叶姓男子,称其造谣。但是,希望之声独家调查显示,网传的三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包括上市公司华西能源的黎仁超都是自贡银行的主要股东,这再一次证实了官方口里所谓的“谣言”不过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在中国,地方银行由当地企业持股,在近些年一路高歌的高债务游戏、房地产投资潮和新经济投资冲动下,金融界恐怕没有人会认为自贡银行会是唯一出问题的地方商业银行。

截至第三季度末,中国商业银行自己汇总的(即法人口径)不良贷款2.03万亿元,占比1.87%。曾在监管机构工作多年的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披露,银行到期贷款大都是通过一纸手续给“延期”了,这意味着真实坏账率远比这个高的多。

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了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就在很多人还在笑话永续债是“凭本事借来的钱凭啥要还”的时候,12月27日一夜之间,证监会核准了3家银行的1200亿元可转债,这个时候,业内人士才发现,永续债原来是个明修的栈道,而其它各种方式补充银行资本才是要暗渡的陈仓。

此前,融资方案从过会到拿到批文,多半需要花超过一个月的时间。而此次的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和平安银行耗时不超过10个工作日。

二、2018年危机的原因

回首2018年加速爆破的债务泡沫的原因,中国金融学者贺江兵的总结,或者可以作为一个代表。他认为,本轮危机会来源于中国政府的左倾政策和高税收导致民企生存难、失去了投资意愿,而当局不顾实力盲目与美国打起的贸易战则加速了危机。

贺江兵表示:“首先严重的左倾和倒退让民企噤若寒蝉,什么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民企外企建立党支部;其次,严重的税费直接整死不少企业。而企业倒闭破产,加剧导致消费降级,新车连续五个月下滑。最终会导致房价、信贷、地方债、家庭债务危机。”

更早时候,2018年7月,贺江兵认为明斯基时刻已经悄然到来,债务爆雷的顺序将依次是:出口企业转移倒闭潮,楼市与地方债崩,银行不良爆表。

目前,第一步出口企业转移倒闭潮已经发生。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楼市崩盘,但是也看到了房地产行业传统的金九银十消失,万科喊活下去,而银行债务则悄然上涨。

三、2019年:六大金融维稳措施,恐无法防止600万亿债务灰犀牛的出现

经济学家许小年在11月份的一个演讲中,曾说2019年,中国经济将遇到3只灰犀牛,债务危机是第一只。

截至目前,中国政府为了防控维稳爆雷的债务问题,先后出台了六大措施,除去上面的定向爆破P2P、允许城投公司破产,还有以下四项:

  1. 10月起,为了避免股市进一步下跌,引发上市大股东抵押股票(注:类似短期借贷,一旦股票低于抵押值,会被强制平仓,引发股市进一步下跌)的大规模爆雷,中央金融维稳办强力干预股市,要求地方政府和一行二会 “帮助市场主体消除股权质押风险” ;
  2. 面对企业和个人债务爆雷,可能造成的商业银行倒闭潮,11月底,选择成立系统重要性新金融机构,并为其建立“生前遗嘱”,重点保护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里面的30-50家“大而不能倒”的大型机构,对于其它小型商业银行和城商行等则已经无暇顾及;
  3. 试点金控公司管控模式,力争相关监管办法2019年上半年正式出台,据称将采取类似于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重点防控模式;
  4. 为了放开30万亿理财产品引发的违约风险造成冲击银行,4月份强力取消保本型理财产品,10月份出台草案要求商业银行成立理财子公司,12月新规正式定稿实施。截至目前,包括四大行在内,有超过22家商业银行已宣布计划成立理财子公司。此举意在让理财产品购买者分担风险,避免商业银行倒闭(详见专题文章)。

对于紧急补充银行资本金和即将有更多中小银行在股市寒冬IPO,尽管行业首席经济学家对外解释这是因为要应对信贷增速的自然行为,但是在我看来,从今年急速下滑的经济形势、债务违约浪潮的增加、银保监会强制对30万亿理财产品停止保本兑付、以及建立系统重要性经金融机构重点保护大而不能倒的银行等行为看,无疑,这也是金融维稳措施的一种。

由于目前股市低迷,银行补充资本金采取的主要是可转债。按规定,转股价格不能低于净资产,而目前即将发行可转债的四家银行股价都十分低迷,仅在每股净资产七折附近。因此,如何顺利在未来六个月内启动发行,对这几家银行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多家机构建议有一轮银行股的“估值修复行情”,但是不出意外,在可见的经济加速下行的形势下,这个所谓的银行行情,将是一个机构和有关部门联合做的局,谁信谁就天真了。

目前,在债务中挣扎的主体,主要有以下四大类:民企、希望通过炒房缓解中产阶级焦虑症的个人、靠地方债投资而一路凯歌高进的地方政府。

我们可以看到,以上的政府金融维稳措施,主要保的是“大而不能倒”的大型金融机构和金控公司、政府、以及少量大型民企,而同时可能损失的是相关的投资人、储户和理财购买者个人。而对于大部分民企,尽管10月份紧急救市以来,政府有一些关于激进的给予民营企业多少贷款金额、比例等的说法,还在最高层举办的民企座谈会上安慰大家是“自己人”,但是似乎没有多少人太当真。

中国的企业家、经济学家们多次呼吁的减税降费,在2018年我们没有看到,迄今为止,只有制造业增值税率从17%降到16%,个人所得税提高了起征点,部分商品的出口退税比例有一点提高(官方称有望减负470亿元)。

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尽管政府称要“大规模减税降负”,但是经济学家们斗胆可以想象的也仅是1万亿元。而在过去的两年,政府都对外宣传减税总额超过1万亿元,

结果?我们在2018年已经看到了。

2019年,我们会看到奇迹吗?

相关文章

2019中国面临的十大“惊涛骇浪”(系列二):贸易战升级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