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结了。--截图自川普推特。
案子结了。--截图自川普推特。

穆勒告别言论被指别有用心 川普揭底穆勒要官当被拒绝

季云
2019-05-30 13:35
5月29日,调查“通俄门”案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宣布通俄门调查彻底结束,他已向司法部辞职,穆勒再次提到他报告中的结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总统没犯罪,也没有认定总统是否犯罪。穆勒还解释说,根据司法部律师的意见,一个现任总统不能被指控有罪。这些言论再次煽起了民主党弹劾的心火,但也受到共和党人士、乃至曾经支持穆勒的人士的强烈抨击。

529日,调查“通俄门”案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宣布通俄门调查彻底结束,他已向司法部辞职,穆勒再次提到他报告中的结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总统没犯罪,也没有认定总统是否犯罪。穆勒还解释说,根据司法部律师的意见,一个现任总统不能被指控有罪。这些言论再次煽起了民主党弹劾的心火,但也受到共和党人士、乃至曾经支持穆勒的人士的强烈抨击,有法律专家指穆勒的言论超出了权限、扭曲了检察官的角色,显示了他的政治倾向,令人失望。

穆勒声明说:“如果我们对总统没犯法有信心,我们就会那样表达,我们没有认定总统是否犯法。”“指控总统犯法不在我们考虑的范围之内”,因为司法部的长期政策是:一个现任总统不能被指控犯法。“宪法要求一个司法系统以外的程序来正式指控犯有过错的总统。”“我们总结:我们不会认定总统是否违犯法律。这是(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最终观点。”

穆勒的含混的言论就好像是长期等待中的国会民主党人一个信号:启动弹劾程序。参加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的多位参选人呼吁启动弹劾,但众议院民主党籍议长佩罗西(Nancy Pelosi)却表示需要磋商。“我们要做正确的、有结果的事,(所以)我们正在立法、调查、争论”,“人人都想要公正,人人都想要总统承担责任。”

最可能发起弹劾的机构“联邦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主席、民主党籍议员纳德勒(Jerry Nadler)对弹劾跃跃欲试。“既然特别检察官不能指控犯了罪的总统,那么我们国会就应该对总统的罪行、谎言和其它过错做出反应,我们一定会这么做。没有人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包括美国总统。”“所有的选项都在考虑中。”纳德勒说。

但川普对此并不以为然,称之是“骗术”。“我看不出来他们能做什么,弹劾是个肮脏、令人恶心的词。需要重大犯罪(才能达成弹劾),不存在重大犯罪,你如何弹劾?”白宫的高层幕僚也发声,呼吁民主党向前看,因为穆勒已经宣布调查结束了。

针对穆勒的告别声明,川普周四发推称,花费了近4千万元,经历超过两年的“黑暗岁月”,以及无限制的人员、资源的配合,“高度(利益)冲突的穆勒如果找到任何(证据)的话,他一定会提起指控,但没有指控。”“在猎巫骗局开始的时候听到的都是俄国、俄国、俄国!现在,俄国消失了,因为我跟俄国毫无关系,那是个不存在的罪行。现在,民主党人和他们的搭档:假新闻媒体说他(川普)在反击这个假的、不存在的罪行”。“他不应该反击,而应该坐下来,承受下来。 这也可能是妨碍司法吧?”“穆勒也没有发现妨碍司法。骚扰总统!”

(川普的推文)

川普之后发推解释穆勒的“冲突”。说穆勒曾表示希望被任命为联邦调查局长,但被川普拒绝。穆勒被拒绝后不久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负责调查通俄门。

川普还推道:“俄国没有帮助我选举获胜,我自己(努力)获胜的。”“如果俄国帮助了谁,他们是帮助了希拉里。”

针对穆勒的告别声明,哈佛法学院资深教授、宪法及刑法学专家德寿维茨(Alan Dershowitz)表示,穆勒通过含混的言论暗示川普存在妨碍司法的可能,为民主党中切盼弹劾川普的极端分子提供了政治礼物。令曾经信任穆勒的自己非常失望。

(穆勒的言论)超出了他自己报告的结论,给寻求弹劾川普总统的国会民主党中的极端人士提供了政治礼物。通过暗示川普总统可能妨碍司法公正,穆勒有效地邀请了民主党人发起弹劾程序。妨碍司法属‘严重犯罪及行为不当’,根据宪法,可以获得弹劾总统的授权。”

此前,面对指控穆勒是党派性强的人,我一直捍卫他。我不相信他会偏向民主党或共和党,或者对弹劾川普总统有任何个人观点。但现在我改变了我的看法。 通过把他的手指、手臂放在正义的天平(的一侧)上,穆勒已经暴露了他的党派倾向。他还扭曲了我们司法系统中执法官的关键角色。”

德寿维茨表示,穆勒的言论比当年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为希拉里的电邮门洗白时的言论还糟糕,穆勒的言论显示出他有帮助民主党的动机。穆勒的结论强调了川普存在妨碍司法的可能,“这是远远超出他作为特别检察官权力的(言论)”。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