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13日,郭馨穗(前排左二)在美国参加庆祝法轮大法日活动。(谢漫雪/大纪元)
今年5月13日,郭馨穗(前排左二)在美国参加庆祝法轮大法日活动。(谢漫雪/大纪元)

【中国故事】在恐惧中煎熬的花季 一个中国女孩所经历的迫害

杨正
2019-07-18 04:17
十八、九岁,正是人生中最美的花季,然而郭馨穗噩梦般的生活却从这时开始了。

编者按:今年7月20日,是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纪念日。本台刊发【中国故事】系列,以亲历者的真实故事和心声,揭露这一场至今仍未止歇的中共迫害人权运动之惨烈,以及歌颂大法弟子历经磨难矢志不渝之崇高。

十八、九岁,正是人生中最美的花季,然而郭馨穗噩梦般的生活却从这时开始了。

5年前来到美国的郭馨穗近日对海外媒体大纪元讲述了她在中国大陆经历的长达15年的身心煎熬,种种痛苦的经历至今仍在她的记忆中如噩梦般挥之不去。

偶遇法轮功 母亲重获新生

在馨穗的记忆中,母亲全身都是病,早早就被医院判了“死刑”。“医生完全放弃了对妈妈的医治,最后甚至连止痛药都不给开了,那时妈妈因病痛,常年都弯腰驼背。”

1995年的一天,郭父用摩托车驮着郭母到公园散心,看到一群人在炼功,横幅上写着“法轮佛法”。“佛法”两个字深深地触动了郭母,她开始跟着学。“一个多月以后,我妈的肝炎、肾盂肾炎、严重的类风湿,腰椎盘突出、骨质增生,还有很多的其它病,全好了。” 馨穗看到母亲弯成几乎90度的背也直了。

那时馨穗只有十四五岁,也开始跟着母亲学炼。

在父母的呵护下,馨穗过着舒适平静的生活。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的一场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彻底改变了一切。

父亲失踪了

“7月20日以后,我们家就开始受到各种压力,光抄家,我能记得起来的就有四次。妈妈被送去洗脑班就记不清多少次了。”在馨穗的记忆中,妈妈回家没几天就又被关押,而警察隔三岔五就来家里骚扰、威胁,家门已被警察踹坏了好几次,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被抢走了。她的世界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2001年的一天,馨穗去给关在洗脑班的母亲送饭,回家后却不见了父亲的踪影。“在妈妈遭受迫害后,我爸是一种什么心态,我一点也不知道,我那时已经吓得什么也顾不上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个人的消息了,他也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我不知道他是被警察抓了呢,还是离家出走了。什么也不知道。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2002年,郭母在被劳教了一年后,终于回到家,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孩子的父亲不见了,馨穗一直没敢把消息告诉狱中的母亲,她不想让母亲担心。

母亲回来了,馨穗心里稍觉踏实些。然而,她没想到,没过多久母亲就差点儿再次被抓捕。

母亲被迫远走他乡

“妈妈有一天去市委大院找一位同修,问路的时候竟然问到了当时的市长李大伦,” 馨穗回忆说,“那时市委大院里的人都知道谁炼法轮功,那人一听我妈要找法轮功学员,就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市长李大伦。他就开始诋毁法轮功,妈妈就给他讲真相。”李大伦没想到郭母敢和他理论,气急败坏之下,掏出电话就招呼人来抓郭母,但郭母逃脱了。

李大伦于是亲自下令,督促片区警察围堵郭母。郭母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神奇地从后墙仅有人头大小的洞口飞身而出,再次逃脱了抓捕。馨穗至今无法想像,约130斤重的母亲是如何从那个小洞出去的,“那个洞要侧着头才能把头伸出去”。而郭母自己也感到难以置信,只感觉两脚在垫脚的磗上一蹭,瞬间她已莫名其妙地到了墙外。

从此郭母被迫远走他乡、流离失所。警方为了找到郭母,派了一个女警住在她家。“睡觉时跟我一块睡,吃饭跟我一块吃,上厕所也跟着我,”馨穗说。

后来,警方觉得这样贴身跟着馨穗,郭母肯定不会出现,于是撤掉了馨穗的贴身女警。但馨穗不知道此后警察一直在暗暗地跟踪她。

连挨数刀 右手背整块肉没了

2003年的2、3月份,馨穗随同修阿姨一起到阿姨的女儿家。期间路过一段因拓宽道路而封路的工地,当时,整个工地静静的,没人施工。“突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四个人,手持砍刀,一言不发,冲着我一阵乱砍,” 馨穗回忆说,“当时我整个人被砍傻了,我完全聼不到任何声音,甚至连疼痛的感觉也没有。”

同修阿姨惊叫,“她还是个小女孩,你们干嘛就……”眼看馨穗一动不动站在那里,阿姨扑倒在馨穗的背上,用自己的身体替她去挡刀。馨穗身上的几层衣服被砍成一条一条的,背上留下了一个一个的刀印;阿姨身上四件厚厚的衣服也被砍穿,背部左侧被砍伤。冬天,厚厚的衣服救了两人。

等馨穗回过神来,凶犯已经逃了。馨穗下意识地抬起双手,左边手腕处有一道深深的刀痕,右手背整块肉没了,露出白白的筋骨。馨穗吓得大哭,“阿姨,我的手整块肉没有了……”,就在这时,鲜血顺着伤口突然急喷而出,染红了手臂和衣服。

同修阿姨把馨穗带到女儿家,家里有人是学护理的,立即带馨穗去了一个小诊所。诊所的医生一看到馨穗的情况,也吓傻了,“天哪,这个地方再砍进去一点点,就砍到动脉,你人就没了。”

“我们不敢去医院,医院看到这个情况可能会报警。” 馨穗说。为了避开警察的监控,馨穗长期躲在阿姨家。其实,警察对馨穗的行踪了如指掌。

馨穗知道母亲有时会和同修阿姨联系,嘱咐阿姨别告诉母亲所发生的事情,但是母亲还是知道了。

因担心女儿的安全,郭母安排女儿去了广州,从此母女二人一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馨穗前脚走,警察随后半夜2点左右闯进阿姨家。原来他们跟踪馨穗到火车站后,就找不到人了。

砍人竟是警方所为?

2008年奥运会的前夕,全国各地维稳,弱势群体、异议人士首当其冲,成了严加看管的对象。

馨穗老家的同修阿姨又被警察找上了门。阿姨就给他们讲大法为什么是好的,也讲到馨穗当时被砍的事情,并拿出砍破的衣服给警察看。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说,这事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你那被砍的衣服还留着啊?

阿姨当时就警觉了,“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年,我并没有说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你怎么知道是这么多年的事情,这事就是你们干的,是不是?”阿姨后来告诉馨穗说,“那警察惊慌得脸都白了,马上就从家里往外跑掉了。”

郭母再陷囹圄

2010年10月的一天,几名警察闯入馨穗母女的住处,抄走了她们的手机、法轮功书籍和资料。为了保护女儿,母亲对警察说资料都是自己弄的。馨穗当天中午被释放了出来。等她再回去询问母亲的下落,警察却说,“没有这个人。”

一天睡梦中,馨穗被一阵铃声惊醒,是母亲的电话。这时她才知道母亲被抓当天就被送到湖南的一座大山里关了起来,山里方圆几百里人车不通,即使逃出看管,在山里也只有死路一条。这是为了防止郭母象当初一样出逃。

郭母一直和看管的人讲法轮功真相,讲自己炼功后身体奇迹康复的经历。一天半夜里,一个好心的看守悄悄把郭母叫了起来,“阿姨,你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告诉家人这是哪里。”

2011年,郭母从湖南的大山中被释放出来,又回到了广州。

逃离中国

“在广州,我们躲了十年也没躲过”,馨穗不想再过提心吊胆的日子,“在中国,你哪天失踪了都不知道;哪天这个人就被抓走了,关哪了,也不知道。”

她想,要是能出国,还是离开这里吧。母女俩默默地做出决定,等待机缘。2014年,郭母顺利地来到美国,其后,馨穗也顺利地出来了。

五年过去了,在中国那段痛苦的经历,在馨穗的心里留下巨大的阴影,如今已身在美国的她,走在街上,看到警察,仍不自觉地感到胆怯;听到警车的声音,仍不自觉地感到心悸。

这样的迫害已经持续了20年了,而且还在继续着。在中国,不知道还有多少个馨穗和馨穗的母亲们。

来说几句


Steven
2019-07-18 05:32

中共政权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残酷的非法迫害,暴露了其真实的邪恶本性和罄竹难书的罪行,可是它的整套对中国民众的洗脑、宣传工具和害人的机制还在运转,很多原本善良的炎黄子孙在它的淫威下要么成为它继续杀人的工具,要么成为被其任意屠宰的羔羊,快快觉醒啊,炎黄子孙们!请赶快摆脱共产幽灵的炙烤,退出邪党,不替它背负血债,不对其一同灭亡,只有心灵的觉醒才能让您获得新生,才能迎接美好的未来!

匿名
2019-07-18 05:06

苦难,苦难的善良的中国人,一切都因为中共的存在!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