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它敢不敢让步?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让步对它来说那会不会在国内也出现这样的事……
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它敢不敢让步?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让步对它来说那会不会在国内也出现这样的事……

【杰森访谈】多米诺骨牌效应第一张牌?评香港“反送中”运动 (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7-31 19:48
现在整个香港进入了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决定未来香港的前途,也决定中共未来的前途。中共这个大厦其实大家都知道,千疮百孔,特别在最近经济也羸弱了,香港香港“反送中”这个事,中共处理不好就会成为中共这个体系崩塌的一个、推倒的那个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

杰森博士非常感谢网友、听众朋友对这个栏目的关注和支持。为了更好的和网友、听众进行互动,杰森博士新开了推特。杰森博士的推特是 杰森博士@jasonboshi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海外各大媒体综合报道,近来由港府修改“犯罪条例”引发的香港“反送中”民众运动不仅没有停止,而是以更多不同方式持续进行。在7月27、28日周末两天的反送中行动遭到了警方开枪、发射催泪弹等更强烈的暴力手段对待示威者后,激化了事态的发展。有分析说,元朗事件的发生,也就是7月21号香港元朗发生几百名白衣人手持凶器、攻击殴打普通民众事件后,港府不作为令民怨激化。愈演愈烈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会怎么发展?中共会不会直接派军队暴力镇压?香港政府又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杰森博士来谈谈他的看法。

记者:杰森您好,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非常关心香港的局势。您怎么看?

杰森:现在香港整体局势,很多人用了一个词叫“临界点”。其实整体来说这个事情最开始的起因大家都知道,是有一个香港人简称叫“送中条例”,大陆中共那边想抓谁,在香港,大陆可以要求把他引渡到大陆来受审,官方叫“犯罪条例”,就是送到中共里边去受审。香港人一直在反对这个修改条例,就叫“反送中”。

其实这个事情已经搞了很久了。但是第一次进入大家的视线是6月9日,当时上百万香港人上街,在那次上百万人上街之后,很多人其实就觉得已经不可能真正的通过这个法桉。但是后面逐渐逐渐随着比如6月12日,香港警方开始突然暴力镇压香港的反送中的学生,使得6月16日香港创历史纪录两百万人上街,在一个六七百万人的城市里头,两百万人上街,这是不可思议的一个数字。基本上那个之后,送中这个概念其实已经不可能实现了。林郑月娥本人还不好顺顺当当的说我们现在完全撤销送中条例,最开始是简单的暂时不考虑,后面变成是永久搁置。

其实本身反送中这个事已经算成功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警方对于游行人士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极端暴力的行为,使得很多香港人非常生气,香港人用一个非常文明的,而且是非常有创造力的各种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包括把自己的意见贴在墙上,在各个地方建立这样子一个大家互相交流的。中国文革的时候是大字报,拿很大的毛笔写的,香港人就是很文明的用很多小纸贴写自己的意见,自己的故事,写上自己的感想,贴在一些墙上,形成这样的“连侬墙”,表达自己的心声,也表达对目前香港警方的意见。

其实基本上香港抗议人群的诉求,现在是五点诉求,第一,要完全撤销送中条例。在我看来只是官方没有用这个词,其实送反中条例这个事应该是已经成功了。但是在历次官方镇压的过程中,官方基本上都把一些学生的抗议行为描述成暴动,比如冲到立法院等等,它就是按暴动的方式定义的,而且抓捕了人,整个过程中可能会有后续的司法惩罚,这一点很多学生要求,第二个诉求是把暴动这个定义撤掉。紧接着就是要把抓捕得人士放了。第四点,警方在整个执法过程中,对这种非常规的暴力行为,不必要的暴力行为要有一个独立的第三方调查,到底背后的指使人是谁,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最后,第五点,事实上又回到一个香港长期存在的老话题双普选。因为毕竟香港当时特区法里头是有一个条是说,在未来合适的时间里,要对于行政长官和立法院的人,香港人一人一票的、都是来自于老百姓的意愿普选出来。这个事情在14年有个占中的雨伞运动,当时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当时是被香港政府硬是镇压下去了,甚至有一些学生还因此秋后算帐的坐了牢。但是这个事并不是说香港人就放弃了,只是当时被压住了,那么在这个过程中香港人就作为第五条再次提出来。

这事实上只是中共是否实现自己的当年签订法律的一个承诺的问题。中共当时自己说要实行双普选,甚至定下来比如说17年要普选,或者13年要普选,都是一次一次的往后推,最后都没有真正实现这个诺言。香港人对此其实已经是非常非常的有意见了。而这次大家又清楚的看到,非自己选出来的特首,像林郑月娥这样的人,她的思维方式完全不是为老百姓着想,完全是怎么迎合中共的要求,甚至提出这种所谓的改变犯罪条例,要把香港人直接送到大陆去受审,完全破坏了香港的司法独立。这完全不是一个民选官员要做出来的事情,包括最近在元朗出现黑帮打人的事情,而建制派的所谓的立法会的人员,居然是直接支持黑帮殴打市民的。你可以想像这不是一个民选的、向人民负责的立法委员可正常做出来的事情。而在这个过程中清楚的看到了,如果没有真正一人一票,有自己决定自己官员是谁的权力,这个官员永远都是给中共那边负责,向中共那边为马首是瞻,而绝不会对香港的百姓的诉求有任何严肃对待的方式。

这就为什么最近每周香港人都在上街,原来游行是每年有几次,现在香港的游行成了周周的一个行动。而这个过程中,中共又极其蠢的,它不停的就是好像莫名其妙的很愚蠢的一个手,在每次稍微安静一点,它就制造出一个让人很惊诧的暴力事件,使得整个民怨民情再次激荡起来,包括这次在元朗,游行完了以后,居然坐车到元朗的时候,这个香港的一个边缘的地区,居然突然冒出来一些黑帮份子,暴力殴打在当地的坐车的,甚至不分青红皂白,所有穿黑衣服、灰衣服的人全部被暴打这样的事情。使得整个香港的司法荡然无存。整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其他激烈的事情,比如到目前止,已经有四个人因为完全看不到任何香港政府正面回应大家这些普遍诉求的要求,已经有四个人自杀,还有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人受伤等等这样的事情陆陆续续发生。

最近这段时间西方媒体,6月9日,6月16日两次大规模的一百万人两百万人游行以后,当时国际上是普遍关注的,后来因为每周都有游行,国际上关注有点放谈了。但是元朗上周末出现黑社会暴力殴打之后,这个周末元朗游行和中环的游行,又进入了国际的视野。而这次很多媒体提出一个新的慨念,这个概念就叫临界点。

记者:您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杰森: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个概念,或者非常让人内心有点惴惴不安的概念。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多方发生都是非常危险的事,当时出现了有些年轻人往中联办里扔一些气球啥之类的,后来有几个年轻人把中联办那个中共的所谓的国徽给涂抹了,然后紧接着就出现了元朗黑社会暴力殴打市民的现象。偏偏这个时候李鹏也死了。李鹏事实上是六四的代表性人物,中共又非常高调的正面的赞扬了李鹏在六四中所充当的角色,同时中共军方各方面也都声明说是必要时间在香港政府要求的情况下,他们可以“维护”香港秩序,这其实就把六四和军队进入香港这些事情都接合起来。某种程度上讲给人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很多人就在问,中共军队会不会真的像当年在北京一样进入香港,开始对香港市民进行一次残酷的血腥镇压?

同时香港市民这边,目睹了各种网上的视频,看到一群完全无法纪,而且是在香港警察明确支持,甚至后来有证据,包括中联办官员直接支持,完全把香港的法治扔在一边,然后暴力殴打整个香港居民,使得香港居民对于整个现在港府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失去了一切的信心。

周六他们是申请再次到元朗去游行,但是香港警察就拒绝批准这个要求,但是就在周六又有多少万人又自发的出现在元朗街头,用逛街的形势来表达自己诉愿。其实这个时候,香港很多市民已经喊出了完全不是以前的反送中这样的说法,他们已经越来越喊出了香港自由,香港独立等类似像这样一个说法。换句话说在过去这么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6月9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七、八个星期的时间,香港人的心已经产生一个巨大的变化。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这个问题也是目前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的问题,您怎么看?

杰森:其实中共总是对于一切有民主诉求的香港人,都把人们贴上一个“港独”这个标签。其实港独这个概念根本历史上是不存在的。香港当时是属于正常的移交过程,按国际认可的方式是被中共这边接管了。香港人从开始那个时候,很多时候实际上是对中共这边是有一定的幻想的,觉得既然它有一国两制这样的承诺,也许中共为了自身的利益它会维持香港的相对来说的自由。但是其实中共自己在过去这么多年里,放弃一切自己当时做为香港对于国际社会的承诺,包括双普选这样的概念。中共<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自己就说了,那其实就是放屁,明着说你根本想都不要想的这个事。这其实已经把中共所谓的双普选这样的承诺,已经赤裸裸的展现出来。

而在整个“送中”事件中,很多迹象展现出来,香港警察的暴力和后来黑社会的参与,都背后有中共参与在里头。这一切就形成了香港人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样子觉得他是一个香港人自己的事情。香港人已经清楚认识到了,中共在中国大陆推行的整个的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的东西,香港人是永远不可能接受的。而香港人想追求的双普选,民主,法治,言论自由这样的事情,中共是绝不会给的。那么现在香港人的选择是什么呢?绝望中的选择就是,我们希望我们是香港人,我们不想做“中国”人,他这时候的“中国”其实就是中共国的人。

如果你要定义一个民族的话,这个民族是以他的文化为定义。香港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遵循,跟台湾人各方面是一样的,他们是最完完整整的遵从中国传统文化的。

某种程度上讲语言中香港人和所谓的中国人,事实上是两种制度的慨念的名词他是想重新回到一个民主,法治,言论自由的现代文明社会,而不要变成大陆那样子的没有民主,没有法治,中共一言堂的状态下。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看到了一个很明显的现象,香港相对来说要求有政治独立的诉求,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冒出来。整个过程中香港学生也锻炼出来一些,包括最开始是防卫,怎么样最快得把催泪弹灭掉,怎么样互相保护。这个过程明显看到,香港市民和香港警察之间的冲突是越来越严重,这已经形成了香港一个非常明确的社会撕裂感。香港这一次大多数人,甚至包括很多历史上倾向于中共那边的所谓建制派的人,这次几乎都站在了普通市民这一边,包括元朗当地的乡绅也是清一色的说,没有暴民只有暴政。像香港的一些政府的非政客式的一般的文职人员,他们也强烈的要求香港要产生一个第三方的调查团,调查警察针对游行人士的暴力执法和针对黑社会对于老百姓的殴打,港府漠视不管这两个背后到底是什么因素。包括最近在飞机场的大家的活动过程中飞机场的人士,包括香港的地铁人士,甚至包括香港的新闻管理局,在中共来说都是和官方应该是完全保持一致的机构都站起来,要求港府对于所有的这些暴力事件,予以第三方调查。

而这个过程中,林郑月娥几乎是处于不出声,香港政府目前几乎已经进入了一个半停滞的,换句话说,有点那种撂摊子的状态。这就直接出现了一个现象,变成了香港市民的要求越来越针对中共那边的状态。而中共那边很多军方的强硬派的人士,又开始蠢蠢欲动的说什么军队可以随时上街之类的。

记者:我看有报道指,最近中共对大陆民众的封网已经达到了极致,很多大陆民众并不清楚香港人游行的真相,而且中共官媒又大量的宣传说是香港游行是有国内外敌对势力长期预谋、有组织的行动。我看有评论说,中共这样做的目的是有意误导中国民众,而且在香港民众和大陆民众之间进行挑拨。您怎么看?

杰森:中国大陆的民众自己是当年整个血腥镇压的受害人,这第一摊血完全被中共洗了,用钱给洗干净了。中国大陆民众很多人是完全不知道香港的事情。其实当时中国大陆六四大量镇压的时候,香港人事实上是极尽他们所能的出钱出力声援,有人直接就是把大量的物资送到大陆,帮助那些当时寻求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的那些学生手里。当中共开始镇压以后,香港又是一个很多当时被迫害的民运人士外逃的一个主要渠道。

其实香港人对于大陆人的帮助是持续的,包括历史上有很多逃港的人,就是广州的人,吃不饱饭,逃到香港,后来又被整车送回去的时候,香港人把自己的衣服,吃的,一堆一堆往车上扔,希望他们回去有一些吃的。对于来的这些人他们都竭尽全力的去帮助。

此时此刻当香港人在寻求维护自己已经存在几十年,上百年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最基本的诉求的情况下,个别的大陆人被中共这种非常扭曲的逻辑和道德观念控制着,说出军队为什么还没上街这样的话。包括最近在澳洲,居然在大学校园里头,香港学生在举办一个很小范围的反送中活动,大陆学生都要去闹场,放国歌等等。这是中共这种教育把所谓的爱国和爱党溷淆起来,甚至把所谓的爱国和别人的民主诉求对立起来。

中共历史上总用素质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中国人的素质还不到那个份上,中国人只适合圈养,猪养,吃饱了就是中国人的基本人权。但是香港这边的人民国民素质他们的教育程度几乎是全球最高的。而这次几次大量的上百万人游行,游行完了整个街道是干干净净的,在整个游行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地方,就包括他们冲到立法院里头,他们取出来饮料的时候,还是把钱放在那个地方。你可以看到香港整体的素质。非洲有民主,印度有民主,为什么香港不能有民主?所以所有中共这些说法,实就是不愿意放权,包括像香港这幺小的一个地方,它都不愿意把它的权力放下,它都一定要把这个权力攥在手里头,不惜以违背几百万人的意志来维护它的权力。 同时,大陆又有那么一些被洗脑洗的极其严重的人,把香港人最基本的民主诉求和所谓的爱国给对立起来了。你真正的爱国,你就应该爱这个民族。

记者:另外,我看到有报道说,一位不愿透露身分的美国官员向外界透露,中共军队/武警在香港边界集结,但目前不清楚目的是什么?

杰森:整个香港目前进入这么一个临界点,第一个问题就是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想要自己的民主,想要自己的自由。香港人和中共未来什么时候会直接产生冲突,这个冲突就是中共直接派军队来开始对香港实行武力镇压,这个事情到底会不会发生?第二香港所谓的建制派和现在香港政府到底未来要承担什么样的角色?这其实都面临一个选择。

目前在我看来,以前民主派的人士,相对来说是在这样过程中发主要声音的人。这次活动中很多建制派的人看到民意太强,建制派的人都开始扭转过来,站在民众这一边,因为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香港人很多人也意识到了香港只有一个香港,这就是他们的家,哪怕他以前从中共那获得很多利益成为建制派的一员,但是此时此刻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也选择了站在香港人这一边。

其实香港现有的官员和建制派人士他们的选边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有一个办法能回避中共直接跟香港老百姓发生暴力冲突、血洗香港这样的事情,谁能做到?就是现在的建制派人士。如果他们非常非常坚定的站在香港人这一边,开始代表香港人跟中共采取一种真正争取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未来香港会走向一个非常繁荣的方式。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选择不对,他们站在中共那一边,香港这边目前来看的话,每周游行的事几乎是没办法停下来。香港这次的活动,基本上有无政党,无领袖,它解决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共没地方抓,而这个民意又始终在那。就是奇怪的,突然一堆人、数千人出现在国际机场,突然上万人出现在元朗街头,这些事情整个的运作发生的话,是不可能停下来。而中共本身也不可控制,而香港的港府他们几乎也没有办法遏制这个事情。如果港府一直是站在模拟两可的境地中的话,这个事情一直会持续下去,当香港和民间之间的暴力事情越来越的时候,当年轻人开始越来越用解决怎么样子更好的防暴,怎么样更好的抗暴,怎么样武装自己防暴这样的过程中,香港会进入一种真正的学生和警察之间暴力冲突这样的事,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这是我非常担心发生的。

香港的警察的良知是不允许他们直接大量屠杀香港人,香港老百姓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触发中共那边开始做的,而中共那边做的结果是什么?一方面我们可能会看到流血,可能会看到生命的损失,另一方面,我们会看到国际社会绝对不会允许。

当年八九年的时候,北京那边坦克开上街头,那个时候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是不一样的,那时候的北京和现在的香港是绝对不一样的。那时候的中国其实在国际社会上是不存在多少经济介入的,中国人也没什么钱。六四镇压以后世界把中国孤立起来,中国老百姓感觉不到什么,因为啥呢?它没有跟世界这么紧密的一个经济耦合,而现在的中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出口是中国的一个主要的引擎,本身来说,中国在世界赚取很多技术上,经济上国际化优势的情况下,它其实也出现了另外一个,就是对国际的依赖,包括它的粮食大量都是从国外进口过来的,这还是大陆。而香港一直就是国际都市,那么多国际人士,国际记者,你看当时北京那个人是多少?所以很多消息没传出来,现在如果你的坦克,你的军队在香港出现真的暴力镇压的事情,你所有视频全世界会看到,全世界绝不可能让你再次出现这样的事。

那么下面香港可能会因此失去一系列的国际自由港的地位。同时,美国现在越来越清楚的看到了,美国的金融体系几乎是一打一的准。简单的说,美国如果此时此刻看到中国这样的情况,把中国的金融体系割裂在美元体系之外,整个中国的经济就垮了,就瘫了,而香港人也会经历一个巨大的损失,香港会因此失去自由港的地位。

所以在我看来,整个事情现在进入这样一个关键点,而这个关键点是中共一步一步铺到这个点。从一开始两百万人上街的时候,中共就明确的接受,完全撤掉反送中,整个承认这一次是民愿的表现,而不是暴动。同时,对于警方是不是武力过当,产生一个第三方调查组,一两个月的调查,或者几个月的调查,公布一些事实,我想整个事情其实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就是中共用它在大陆镇压老百姓的方式,一次一次的想挪到香港,香港人偏偏就倔强到不是跪下来。最终的结果就是现在整个香港进入了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决定未来香港的前途,也决定中共未来的前途。

中共这个大厦其实大家都知道,千疮百孔,特别在最近经济也羸弱了,很多时候中国表面的繁荣还存在,老百姓觉得生活还比以前更好了,但是物极必衰,这一点是宇宙运行的规律。经济的各个角度从17年、18年已经看到这个大厦已经开始出现裂缝,目前这种昌盛是进入极致的一个昌盛,所谓的繁荣。而整个过程中,它其实就是一个出了一个多米诺骨牌最开始启动的那一张牌。香港这个事,中共处理不好就会成为中共这个体系崩塌的一个、推倒的那个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

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它敢不敢让步?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让步对它来说那会不会在国内也出现这样的事?它从来都是暴力镇压的。任何一次让步它都担心老百姓会认为它是示弱的表现,但它不让步该怎么办?在这个过程中,香港的政要、政客,或者其他的有关的能发声的人士的智慧是非常非常关键,如何把香港人这个诉愿能真正的维护香港人现在这个诉愿,让香港人真正恢复到一个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下,这可能是在香港现任官员面前急待要做的一件事情。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违者必究。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