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华盛顿DC法轮功7.20反迫害烛光守夜。(宇明/SOH)
2019年华盛顿DC法轮功7.20反迫害烛光守夜。(宇明/SOH)

自由之家:美国法轮功学员见证“7.20”和持续20年的迫害(上)

張莉莉
2019-08-3 19:39
2019年的7月20日,是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20周年纪念日。自由之家的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师莎拉·库克近年来接触了多位法轮功学员,了解到20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而血腥的迫害。她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当今中国最严重的宗教迫害。她近日采访了来自中国和西方的5位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诉说句句都见证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2019年的7月20日,是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20周年纪念日。自由之家的东亚资深研究分析师莎拉·库克(Sarah Cook)近年来接触了多位法轮功学员,了解到20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而血腥的迫害。她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当今中国最严重的宗教迫害。她近日采访了来自中国和西方的5位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诉说句句都见证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布东伟(Dongwei Bu),现居加州

“1999年7月之前,我住在北京。每天早上,你几乎在每个公园里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在晨炼。我和我妻子周末都会去首都体育馆参加集体炼静功(打坐),通常都有2,000多人参加。”

“1999年7月20日,我还住在北京。听到这个(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消息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中共禁止这样好的一个功法是不对的。那时我在一家大型国有公司工作,但7月20日之后,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公司总经理和党委书记想要强迫我放弃法轮功。我拒绝了他们,但感到在公司压力很大。我和妻子决定写信给中国最高领导人,我们以为他们只是误会了法轮功,所以我们请他们再次调查这个功法。我和妻子在2000年一起被捕并送去了劳教所。”

“2006年,当我正为一家美国的亚洲基金会驻北京办公室工作时,我再次被捕。原因仅仅是警察从我的家里找到了几本法轮功书籍。我再次被送进劳教所关押了2年多。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将我列为良心犯,并给我寄去数千封信,但我一封都没有收到。我被劳教所释放之后,在美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帮助下,我于2008年11月带着女儿来到美国。”

“我的一些法轮功朋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已被迫害致死,其中有一位朋友于2004年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被折磨致死,年仅47岁。”

尤兰达·姚(Yolanda Yao),现居加州

“20世纪90年代,我住在河南省南阳市,那时我们公开修炼法轮功。每天下班后,许多人都去城市里的公园炼功,其中包括我的老师们和邻居们。1999年7月20日,我还是个初中学生。当听到法轮功被禁止的消息时,我非常震惊。我的学校召开了多次会议来污蔑法轮功,并且强迫所有的学生签不炼功的保证书。如果不签,学校就不让你参加升高中的升学考试。”

“12年后,我在北京读博士。2011年10月23日,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并被送去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了20个月。我的学业因此中断了。在劳教所,我面对24小时连续洗脑和不间断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我每天被强迫坐在一个小孩尺寸的小椅子上10个小时。”

“我的腿和脚因此浮肿,最后我的背部和臀部被擦伤并溃烂。因为使用卫生间的次数被严格限制,导致我小便失禁和尿路感染。在夏天超过100华氏度的高温下,我被强迫做重体力劳动。有一次,我背着的70磅重的液体杀虫剂突然泄漏,导致我全身都泡在杀虫剂中。在劳教所,不被允许睡觉已成常事。许多晚上我只被允许睡觉3个小时,就要起来再次开始惩罚性的体力劳动。”

“我已逃离中国来到了美国,但是我的父母还在中国。他们于2015年12月5日被非法抓捕,理由是警察在一次突然行动中闯进了他们的家,看到他们和其他人在一起炼法轮功。被捕的学员每一位都被非法判刑4.5年,‘罪名’是他们制作并传递关于法轮功的材料,同时使用了翻墙软件。我父母目前都还在狱中,而我无法给他们打电话或写信。我担心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数千位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致死,包括我的一位邻居。他被迫害致死时,年仅38岁。”

(未完待续)

相关报导

自由之家:美国法轮功学员见证“7.20”和持续20年的迫害(下)
人权活动家接受自由之家采访 见证法轮功反迫害20年历程(上):杨建利
人权活动家接受自由之家采访 见证法轮功反迫害20年历程(中):滕彪

人权活动家接受自由之家采访 见证法轮功反迫害20年历程(下):陈破空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