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4日香港举行了“东西夹击”的集会和游行,5日又进行了“三罢”运动。(AP Photo/Vincent Thian)
8月4日香港举行了“东西夹击”的集会和游行,5日又进行了“三罢”运动。(AP Photo/Vincent Thian)

香港局势朝戒严方向发展 但戒严解决不了遍地开花的理性抗争

子涵
2019-08-6 13:18
香港8月5日(星期一)举行了一场罢工、罢市和罢课的“三罢运动”,之前一天的周日还举行了“东西夹击”的集会和游行。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认为港人整体的抗争非常理性,利用社交媒体的传播力量做到了“遍地开花”,而加入抗争的社会层面也越来越广泛,但是香港的局势在朝戒严的方向发展,这个局势既涉及中共高层权斗,也涉美中两国底线,非常微妙。不过即使发生戒严,也解决不了香港的问题,缓解不了香港局势。

香港时间8月5日(星期一),香港人举行了一个罢工、罢市和罢课的“三罢运动”,在全香港七个区还同时举行了集会,港人继续抗争,希望民众的五大诉求能够得到一个真正的回应。目前香港局势如何,我们请来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为大家做个点评。

简单背景回放

在“三罢运动”的前一天,即周日的8月4号,香港举行了名为“东西夹击”的集会和游行,东边是在将军澳有一个15万人的游行和集会,西边是在港岛西,有一个2万人的集会,虽然警方没有批准这个集会之后的游行,但是当地的一些民众在集会之后还是转向铜锣湾、港仔、九龙这些地方,继续进行了一场被称为是“遍地开花”的集会。

8月4日香港举行了“东西夹击”的集会和游行,8月5日又进行了罢工、罢市和罢课的“三罢”运动。(AP Photo/Vincent Thian)

香港警察也在多个地点施放了催泪弹来试图驱离这些示威人群。

子涵邀请本台事实评论员萧恩为我们点评一下。

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力量 香港“反送中运动”不需要明确组织形式 可以做到“遍地开花”

子涵:关于目前香港的运动,我们看到有很多的关注和评论,比如台湾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他也是之前台湾“太阳花运动”的领袖,他说他觉得这次的“反送中”抗争,和2014的“雨伞运动”相比,和台湾的“太阳花运动”相比,以及和之前香港的“占中运动”相比,都有很大不同,他觉得最主要的是,这一次是真正的遍地开花,没有组织领导核心,但是每一场运动都非常有弹性,都会做有机的调整。你怎么看他的这种说法呢?

萧恩:我觉得林飞帆的分析确实体现了这次香港“反送中运动”所呈现的一个巨大特点,其实这也是这几年社交媒体快速发展所带来的一个局面。人们沟通起来非常容易,一个简单的短信,简单的社交媒体上的一个信息,就可以飞速地传遍全港。

所以在组织方面,香港其实并不需要成立一个像“六·四”时候的“学自联”,或者一个广场领导中心,不需要这样的组织形式;也不用像2014年“反占中运动”或者是台湾的“太阳花运动”那样,那时他们都有很明确的几个人在制定策略、协调整个抗议的行动。当时他们的很多做法实际上是很集中的,比如台湾“太阳花运动”主要是针对当时台湾的立法院,他们占领立法院这个过程是很明确的, 聚焦在一点上,而且只是针对一个法案。

现在的香港,人们实际上利用了整个社交媒体的形式,而且港人对抗的是来自整个中国大陆的压力,他们不仅是针对港府,虽然五大诉求是针对港府,但实际上,香港局面的整个压力是来自中央政府的。

在这一点上,港人所采取的方法策略都有些变化,传播信息的渠道也大大得到拓展,借助现在社交媒体的力量,整体上确实真地达到了“遍地开花”的局势。

川普总统和美国国务院在对中共的态度上可能扮演不同的角色

子涵:关于香港问题,美国方面也在特别关注,特别是上周8月1号当川普总统在白宫要去俄亥俄州辛辛那提的集会之前,被媒体问到他对香港事件的看法,川普总统当时的回答后来引起了一些争议,他当时说香港的骚乱(riots)持续了很长时间,他不了解中国的态度是什么,他提到“这是香港和中国之间的事情,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必须自己解决,不需要建议”。你怎么看川普说香港的运动是“骚乱”呢?这和之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态度有些不同,这是为什么?

萧恩:在6月份“G20”峰会之前,我们也提到,当川普正式决定开始2020年总统大选的竞选活动后,他对中国的整体策略是有一定调整的。川普在一定程度上其实和美国国务院在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国务院的国务卿蓬佩奥和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他们在很多问题上可以对中共有比较强硬的态度和谴责;在经贸谈判上,川普也可以采取比较强硬的态度,如加征关税等等,这些方面对中共已经是比较大的冲击了。

另外一方面,从川普竞选的角度来说,他在一定程度上是希望中国的总的局势要在一定可控的范围之内,川普并不希望中国在2020美国大选之前出现比较乱的局面,否则他可能就很难把握整个事情的走向。如果中国出现大的动荡的话,对川普来说,中国这张牌也不好打。所以一定程度上,川普政府可能会有这样的分工,川普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跟习近平——甚至在6月G20峰会之前,可能也有一些沟通,就是在某些方面他对习近平表示一定的支持,这样有利于习近平在中国大陆稳定对权力的掌握。

香港局势在朝戒严方向走 既涉中共高层权斗 也涉美中两国底线 局势微妙

萧恩:香港问题本身当然也牵涉到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以前长期控制港澳局面的这些强硬派当然是希望香港的局势更乱一些,但是习近平未必这样想。

这里面牵涉到,美国方面和中共方面双方的底线到底会是怎么样的?我觉得目前很可能是,中共方面一直在强调这是一个“动乱”,所以它可能会为要实施的戒严做铺垫,现在整个趋势是往戒严这个方向走,所以会看到中共方面的武装力量在香港边境集结。但是能不能走到那一步,会不会进一步发生镇压的事情?这是另外一个层面。即使会走到那一步,也不会短期内采取任何更激烈的镇压行动。

相对来说,现在的港警实际上已经相当于大陆的武警,他们已经能够被中央政府所驱使,而不完全是港府所能控制的。所以相对来说,港警去镇压或者压制香港民众不同形式的抗议,他们目前的防暴手段,如使用催泪弹或者是棉花弹等等,用这些措施去驱散民众,他们完全可以做到。当然他们每个周末都要疲于应付,但是这一点上,港府方面可以逐步加强他们要采取戒严的基础,或者借口。

上个周末已有一些集会的民众,我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层面的人做的这种事情,比如说,把五星旗涂污等等,凡是有这些事情发生的话,都容易让中央政府找到准备开始戒严的借口。

再回过来说,是不是川普本人跟习近平有达成这样的协议,也很难说。也可能在这方面,就是川普给中共最大限度的让步,让中共在香港方面能够控制住局面。但是同时美国国务院方面仍保持强烈的谴责语言。

川普可能是在一定程度上在玩这个平衡,但是整个香港的局面,其实是很微妙的,也很难把控的。

如果香港进入戒严但没有采取武装暴力镇压 国际社会可能还会给中共一定的通融

子涵:刚才你部分回答了我要问你的下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军队会不会进驻香港?最近包括美国的彭博社也在报这个事情,说美国的一个匿名的高级官员表示说中共军队已经在香港边境集结,但是还没有办法确认目的。而网上消息也在说到这几天中共可能会对香港戒严。你的看法是什么?

萧恩:我觉得趋势是往那个方向走。如果香港进入戒严状态,国际社会的整体反应当然会更加强烈一些。但是至于会不会介入到香港的戒严事务中,目前如果美国不介入的话,其他国家估计也很难介入,只限于在关注香港的民间维权或者谴责中共的声音上会强硬。英国方面可能会更加强硬些,但是国际整体上的介入也很难。

如果中共不采取武装暴力镇压的话,国际社会可能还会给它一定的通融程度。目前如果川普是这样的一种定位的话,那么整体上国际趋势会变成在一定程度上允许戒严的事情发生。中共的媒体最近也在高调地说,香港的事情是“暴乱”,它在各种宣传上一定是要为戒严这件事情做铺垫的,比如最近CCTV和其它各种形式的央媒,它们都在做这个铺垫。

川普的核心团队一定也分析到这种情况,他们和习近平可能有一定的沟通,在一定程度上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戒严也要看中共做到什么程度。

港人整体非常理性 “遍地开花”社会层面广泛 即使戒严也不会缓解香港局势

萧恩:香港民众整体上现在是遍地开花的形式,这有利于让抗争能够长期坚持下去。

现在大家看到了“三罢”,还有航空业或者政府公务员也有不同形式的抗议,他们不是非得走上街头,比如在航空站里面,在大的百货商店里面,他们也有集会,在过去也有发生,他们有不同形式的抗争。学生不上课,或是商店不开门这种形式也是有效对抗戒严的方式。现在要看以后这个事情怎么往前演化。

香港整体的民众是非常理性的,这次“遍地开花”实际上要有一个很大的基础,就是整体上虽然没有一个核心领导团队,但实际上有很多中坚力量,不管是政府人员,还是立法会民主派,或者是有一些建制派的人甚至都已经在反对港府,连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最近也都出来抨击港府。然后其他不同的工薪阶层很多人都是支持民间抗议的。所以这整体的力量从不同的社会层面都冒出来的话,这不是一个简单戒严就能解决的。

川普政府也会看到这一点,这个事情不象单一聚集在某一个点的暴乱事情,不是通过戒严能够解决的,戒严并不能解决任何港府现在不得民心的问题。我觉得即使川普政府和其他国际社会允许中共走到戒严这一步,这个局势也不会有任何缓解,只能说是往后拖。那就看最后在香港后期的选举中,立法会的选举中,民意能不能把整个立法会或者说是权力的分配给颠倒过来。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