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2019年8月5日民众抗议的香港年轻人(美联社)
参加2019年8月5日民众抗议的香港年轻人(美联社)

民调显示逾9成年轻港人不信任中共政府

杨正
2019-08-7 03:51
香港民众“反送中”抗议正如火如荼,香港民意研究所就该事件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有九成年轻人认为,他们的不满主要来自对中共中央政府和制度的不信任。

香港民众“反送中”抗议正如火如荼,香港民意研究所就该事件所做的调查结果显示,有九成年轻人认为,他们的不满主要来自对中共中央政府和制度的不信任。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香港民意研究所今年7月访问的1007名14岁以上香港居民中,有81%不信任中央政府;不信任“一国两制”和不信任特首的比例都为75%。

其中14至29岁年龄组别中,不信任中共政府的比例则高达91%。对“一国两制”和特首不信任的比例也比整体高,分别为86%和84%。他们同时认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警队以及中央政府是造成目前香港管治危机的最重要因素。

香港社区青年活动人士郭文浩对该电台表示,香港的年轻人不再认为香港特区政府可以为他们发声,而是沦为北京政府的应声虫:

“基于过往香港发生那么多次的抗争运动,香港政府都没有帮香港人讲话。《逃犯条例》修订争议持续那么久,政府的回应就是谴责示威者,这叫年轻人怎么信任政府?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跟中央越来越远,而中央又不断干预、控制香港,以前在香港我们所拥有的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已经被北京政府破坏。大家都很担心我们会不会成为中国(中共)的异议人士;担心我们发表反对中国(中共)政府言论的时候会不会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

郭文浩还批评说,大规模的游行没有促使林郑月娥撤销《逃犯条例》修订。多次的警民冲突以及元朗“白衣人恐袭”事件发生后,林郑月娥也没有慰问受伤群众,反而维护警队的暴力行为和抓捕示威者,其政府的正当性令人怀疑。

美国圣汤姆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的叶耀元教授分析说,大批香港年轻人抗议《逃犯条例》修订的起因是因为他们的相对被剥夺感累积到了顶点:

“在1997年前出生的人是可以亲身感受到,英国政府和中国(中共)政府在治理香港上的分别。到底在哪个制度下,人们是享有自由和尊严?97年后出生的人可以获取自由开放的资讯,看到其他国家的情况。中国(中共)一直想要改造或破坏香港原有的体制,这样一对比,人们的相对剥夺感就出来了,继而人民就会感到愤怒。”

自从香港主权移交以来,中共不断试图加强对香港的控制,从2002年强推“23条”立法,到2014年中共“国新办”发表香港白皮书,改动“一国两制”的定义,紧接着中共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框架进行表决,连落三闸,全面封杀港人争取的“真普选”,再到2016年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风波”发生后,中共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企图干预香港司法独立,直至如今强推修订《逃犯条列》,激起港人一轮又一轮的抗争。

此次民意调查结果也显示,香港缺乏普选和中央干预成为导致香港现时困境的主要原因。

香港众新闻的报道引述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钟庭耀认为,这次的民意报告是九七政权移交以来,鲜有的一面倒的调查结果。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