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一位县领导为解梦走过的足迹【音频】

慧光
2019-08-11 16:40
本文主人公曾经在中国大陆淮河流域担任过县领导职务,对气功和修炼一概持排斥态度,然而在位期间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为解梦他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没想到人生因此而产生重大转变......

在上个世纪末,我工作在中国大陆中原地区淮河流域的一个小县城,是县里“四大班子”之一的主要领导。因长期接受中共的无神论教育,对气功啊、修炼啊一概是排斥的,根本就不相信。曾经遇到过老熟人跟我介绍法轮功,我不仅听不进去,还以领导者自居,批评他们不要相信这些“迷信”。

有一次,一位老朋友又来跟我谈法轮功问题,我们发生了争执,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临分手时,他拿出一本书交给我,说希望我能够认真的看一看此书,也许会思想会有所改变。我一看书名是《转法轮》,就接过来了。我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出于礼节,因为我跟这位朋友很熟悉,我只是不愿意拨他的面子,但并未真想要阅读此书。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但却很奇怪的梦。梦中我站在一个用黄土堆起来的宽阔高大的平台上,旁边站着一位白发银髯的老者,他用手指着台下不远处的一条河流对我说:“我要度你到那边去,你去不去?”我随口答应说:“去”。说罢就随老者走下平台,向河边走去。

走下平台才发现,到河边根本无路可走,眼前全是长满芦苇和各种水草的沼泽地。我们左右徘徊了很久,还是无法往前走。后来那位老者对我说:“看来是路走错了,得回去走那边。”我就又随着老者回到出发地点。可是到那之后却忽然发现老者不见了,我心中一惊,就从梦中醒了。

这的确是一个很不寻常的梦,记忆中我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清晰的梦。在此后的几天里,梦中的情景依然清晰可见,也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我就在心里琢磨梦境中的情节:其中度人的“度”字我从来没用过,头脑中就没有这个概念,怎么会在梦中出现呢?还有那个高高的平台,我只在淮河行洪区见过,它却出现在梦中,这是什么意思呢?“路走错了”,又有什么寓意呢?我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但我又朦胧的感觉到这不是简单的梦,跟平常做的梦完全不一样。平常做梦醒来后大多记不得,有一些印象也是模模糊糊的,可这次不同,其中的情景什么时候回想起来都清清楚楚。经过反复思索,为了解梦我理出了两个思路:一是认真了解法轮功的有关情况,掌握第一手资料,也许会找到答案;二是抽时间认真读《转法轮》这本书,也许答案就在其中。

因为我到基层考察工作的机会比较多,此后我就开始了在全县范围内走访,前后用时三个月。经过实地考察之后才发现,虽然我县是一个地理位置比较偏僻的小县城,可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数真不少。在交谈的对象中,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谈到过亲身体验的奇迹:有祛病健身方面的,有出现特异功能的,确实让我感到震撼。

我遇到一个“罗锅”,年轻时当过兵,是个退伍军人。一场大病后腰就塌下去了,从此再也直不起来。不仅行动不便,精神上还产生了沉重压力,很怕人耻笑和瞧不起。在家人的劝说下,他就跟着大伙儿一起炼功。开始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时,因为腰直不起来,感觉很困难,可坚持半年后的一天晚上,他清楚的梦见有几个人在他的腰部按摩,揉来揉去的还把他按醒了。当天早晨去炼功时,腰就神奇的直起来了。还有一位已经“罗锅”九十度的老太太,炼功仅三天就直起来了,本想当面与她聊聊,可是错过了机会。

有一位曾经在解放初期当过区长的老人,我们也是老熟人,因为不明原因,他的一条腿突然出了毛病,走路一瘸一拐的,时间长了,成了远近闻名的瘸子。他的事儿都被编到当地的歇后语中了,说如果某件事办不成了,人们就说“你这事就是某某区长的腿”,意思就是很难办了。修炼法轮功一年后,他的腿完全好了,一点儿也不拐了,还经常挑着担子干农活。农忙的时候,天天在庄家地里挑粪、洒肥。因为他是“名人”,没花一分钱,多年的顽疾全好了,产生的影响比较大,周围十里八村的乡亲在他的带动了很多都走上了修炼之路。

其中有一个瘫痪六年、一直卧床不起的老人,经过半年多时间修炼,完全恢复正常,不用人扶持了,也不需要借助拐杖之类的任何工具,自己可以正常炼习五套功法,生活完全自理。

在访问的学员中,还有些出了特异功能,让我大开眼界。比如说开天目,不少学员都介绍说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他们中有的是文盲,典型的农村妇女,可以说一字不识,但在描述所看到的玄妙、殊胜景象时,说的头头是道,活灵活现,不由你不信;还有一位出现了“他心通”功能,能清楚的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我亲自验证了;有多位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绝症病人,炼功后一个个全好了。这类例子太多了,开始时我还认真做笔记,后来就顾不上了,因为事例太多了。

三个月的走访,的确让我的思想发生了重大变化,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受到很大冲击,一个个生动的事实彻底改变了我对法轮功的看法,从排斥渐渐的转为敬重。大量的事实也让我意识到:《转法轮》绝不是一本普通的书,否则绝不会产生如此广泛的效应;修炼法轮功,只要真学真修,就必然会出现神迹。

经过反复思考,我终于拿定主意:直接走入修炼,亲身体验大法神奇,走返本归真的路。

虽然下了决心,可毕竟我是在职领导干部,习惯了前呼后拥,习惯了听汇报、做指示,习惯了指手画脚,习惯于高高在上,就是放不下架子,不愿意与那些属下和百姓平起平坐,不愿意敞开心扉与他们交流。所以,开始的修炼状态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似修非修。

然而大法修炼就是那么神奇,师父在梦境中一次次的点化我,也通过其他功友的嘴指出我的问题所在,我逐渐放下了官架子,开始和他们一起学法炼功,一起交流修炼心得。此后我真的在炼功时看到了飞速旋转的法轮在体内盘旋,甚至听到了法轮旋转时“呼呼”的声音;我还看到头顶上出现了从未见过的大花朵;有两天夜里起床炼功时,没有开灯却看到满屋生辉,一片光明。

亲身的体验让我的修炼决心越来越坚定,说实话,这些体验不是一次、两次,完全不是幻觉所能解释得了的,如果再不相信,那就是自欺欺人。历史上耶稣、释迦牟尼下世度人时也有过很多神迹,但那只是传说。现在的神迹就出现在自己身上,还普遍出现在周围的学员中,遇到这样的事,你说我怎能不激动万分呢!

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以我对中共的了解,我知道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于是我选择了退出,不再担任领导职务。在以后的二十年里,不管遇到多大挫折、多大压力,我坚信大法的心没有动摇过。虽然不精进的时候也有,但总体上我从没忘记自己是个炼功人,一直在修心断欲,严格修炼心性,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也一直在做。

最后我想说:此生遇到大法,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