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在一次竞选集会上。根据联邦竞选委员会的数据,在2020竞选周期中,川普团队收到低于200美元的小额直接捐款占总额的61%,福克斯新闻认为,川普选战的筹款特点改变了长期以来共和党人选举筹款靠大额、大捐献者的特色。 福克斯新闻说,川普2020竞选筹款的特点与2016年大选的特点一致。在2016年的选举中,川普收到的捐款中的65%是低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川普获小额捐款的比例比2012年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的26%和2008年的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John McCain)的25%都高很多。 有竞选财务顾问分析说,小额捐款显示,候选人的民粹主义言论引起草根阶层的共鸣。“民主党传统上从小额捐款的民众那里获得的益处最多”,“但从数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川普做了许多事去改变其中的态势, 很明显,他给选战带来的民粹主义特色得到许多右翼许多小额捐款者的共鸣。”“责任政治中心”的个人捐款研究人员鲍姆伽特(Alex Baumgart)对福克斯说。 保守派人士则表示,川普改变了共和党。全国“茶党”运动共同发起人、老布什任总统时的总统演讲撰稿人约翰斯(Michael Johns)说:“今天的共和党与五年前相比已经有巨大的不同”。而川普的贸易为中心的政策反应了这种变化。“美国人民要求一个安全的边境、要求结束剥削式的不公平贸易政策... 要求终止一种不负责任的沼泽文化”约翰斯说。 政治学者认为收入的数据显示,更多的中等收入家庭转而支持共和党。“历史上,选民收入与投票支持共和党的程度有一个非常强的正比关系。但在2016年这种关系消失了。”研究竞选的芝加哥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富勒尔(Anthony Fowler)说。 富勒尔说,研究显示从大捐款人手里得到捐款并不一定是坏的。“如果有人担心政客因从富人、大公司那里得到捐款而行为不同的话,我们还没发现什么证据支持这个担心。” 前面说的都是直接捐款,还有一些捐款就比较复杂些了。比如经“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筹得的捐款。 川普总统与两个PAC合作,一个是“川普使美国再次伟大委员会”和“川普胜利”。通过这两个PAC筹得的捐款会被分成两份,一份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另一部分给川普竞选团队。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是因为他们独立推介川普。 川普的两个PAC得到47%的小额捐款。再加上直接捐款,川普总统在2020年大选中迄今为止收到的小额捐款是115,697,683元。大额捐款是117,457,166元。 与之前相比,在2020竞选周期中,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也增强了草根阶层的筹款。在参加辩论的20位参选人中,51%的个人捐款是小额捐款。而在2016年,希拉里的小额捐款只有26%,在2012年,奥巴马的小额捐款也只占43%。 当然,20名参选人的情况也差距很大。布克(Corey Booker)的小额捐款只有21%,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占38%,哈里斯(Pamala Harris)的占41%,印第安纳的市长布迪吉(Pete Buttigieg)占到49%, 伽巴德(Tulsi Gabbard)的占到61%。华裔杨安泽(Andrew Yang)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占67%,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最高,为77%。最低的是纽约市长白思豪,小额捐款只有9%。 鲍姆伽特认为,川普与过去的其它共和党人不同的地方是,他建立的筹款机器与众不同,川普是个天生的竞选人,他从宣誓就职起就开始积极竞选连任。从那时起,许多的筹款都在政治斗争的背后进行着了。而且川普从2016年大选以来的筹款决定使他不太可能会超支。2016年川普选战收支略有盈余。 在2019年,从民主党参选人开始筹款以来,全体民主党参选人筹得2.09亿元,超过川普的1.06亿元,但由于川普从2017年初就已经开始筹款,已经有2.33亿元通过PAC和直接捐款到了川普手中,这个数字比民主党参选人的总和还多。 约翰斯表示,他希望(小额捐款的增加)这种转变预示着共和党正在成为“工薪阶层的政党”。他认为需要更多的人注意:自由的民主党已经多年管理美国的大城市不善,而且令城市选民失望。“我们做好这个,就能开始看到一个革命性的转变,包括让共和党变成工薪阶层政党成为现实。(Evan Vucci/AP Photo)
川普总统在一次竞选集会上。根据联邦竞选委员会的数据,在2020竞选周期中,川普团队收到低于200美元的小额直接捐款占总额的61%,福克斯新闻认为,川普选战的筹款特点改变了长期以来共和党人选举筹款靠大额、大捐献者的特色。 福克斯新闻说,川普2020竞选筹款的特点与2016年大选的特点一致。在2016年的选举中,川普收到的捐款中的65%是低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川普获小额捐款的比例比2012年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的26%和2008年的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John McCain)的25%都高很多。 有竞选财务顾问分析说,小额捐款显示,候选人的民粹主义言论引起草根阶层的共鸣。“民主党传统上从小额捐款的民众那里获得的益处最多”,“但从数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川普做了许多事去改变其中的态势, 很明显,他给选战带来的民粹主义特色得到许多右翼许多小额捐款者的共鸣。”“责任政治中心”的个人捐款研究人员鲍姆伽特(Alex Baumgart)对福克斯说。 保守派人士则表示,川普改变了共和党。全国“茶党”运动共同发起人、老布什任总统时的总统演讲撰稿人约翰斯(Michael Johns)说:“今天的共和党与五年前相比已经有巨大的不同”。而川普的贸易为中心的政策反应了这种变化。“美国人民要求一个安全的边境、要求结束剥削式的不公平贸易政策... 要求终止一种不负责任的沼泽文化”约翰斯说。 政治学者认为收入的数据显示,更多的中等收入家庭转而支持共和党。“历史上,选民收入与投票支持共和党的程度有一个非常强的正比关系。但在2016年这种关系消失了。”研究竞选的芝加哥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富勒尔(Anthony Fowler)说。 富勒尔说,研究显示从大捐款人手里得到捐款并不一定是坏的。“如果有人担心政客因从富人、大公司那里得到捐款而行为不同的话,我们还没发现什么证据支持这个担心。” 前面说的都是直接捐款,还有一些捐款就比较复杂些了。比如经“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筹得的捐款。 川普总统与两个PAC合作,一个是“川普使美国再次伟大委员会”和“川普胜利”。通过这两个PAC筹得的捐款会被分成两份,一份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另一部分给川普竞选团队。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是因为他们独立推介川普。 川普的两个PAC得到47%的小额捐款。再加上直接捐款,川普总统在2020年大选中迄今为止收到的小额捐款是115,697,683元。大额捐款是117,457,166元。 与之前相比,在2020竞选周期中,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也增强了草根阶层的筹款。在参加辩论的20位参选人中,51%的个人捐款是小额捐款。而在2016年,希拉里的小额捐款只有26%,在2012年,奥巴马的小额捐款也只占43%。 当然,20名参选人的情况也差距很大。布克(Corey Booker)的小额捐款只有21%,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占38%,哈里斯(Pamala Harris)的占41%,印第安纳的市长布迪吉(Pete Buttigieg)占到49%, 伽巴德(Tulsi Gabbard)的占到61%。华裔杨安泽(Andrew Yang)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占67%,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最高,为77%。最低的是纽约市长白思豪,小额捐款只有9%。 鲍姆伽特认为,川普与过去的其它共和党人不同的地方是,他建立的筹款机器与众不同,川普是个天生的竞选人,他从宣誓就职起就开始积极竞选连任。从那时起,许多的筹款都在政治斗争的背后进行着了。而且川普从2016年大选以来的筹款决定使他不太可能会超支。2016年川普选战收支略有盈余。 在2019年,从民主党参选人开始筹款以来,全体民主党参选人筹得2.09亿元,超过川普的1.06亿元,但由于川普从2017年初就已经开始筹款,已经有2.33亿元通过PAC和直接捐款到了川普手中,这个数字比民主党参选人的总和还多。 约翰斯表示,他希望(小额捐款的增加)这种转变预示着共和党正在成为“工薪阶层的政党”。他认为需要更多的人注意:自由的民主党已经多年管理美国的大城市不善,而且令城市选民失望。“我们做好这个,就能开始看到一个革命性的转变,包括让共和党变成工薪阶层政党成为现实。(Evan Vucci/AP Photo)

川普选战收大批小额捐款 改变共和党筹款特点 或将改变共和党

季云
2019-08-13 13:56
根据联邦竞选委员会的数据,在2020竞选周期中,川普团队收到低于200美元的小额直接捐款占捐款总额的61%,福克斯新闻认为,川普选战的筹款特点改变了长期以来共和党人选举筹款靠大额、大捐献者的特色。

根据联邦竞选委员会的数据,在2020竞选周期中,川普团队收到低于200美元的小额直接捐款占捐款总额的61%,福克斯新闻认为,川普选战的筹款特点改变了长期以来共和党人选举筹款靠大额、大捐献者的特色。

福克斯新闻说,川普2020竞选筹款的特点与2016年大选的特点一致。在2016年的选举中,川普收到捐款中的65%是低于200美元的小额捐款。川普获小额捐款的比例比2012年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的26%2008年的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John McCain)的25%都高很多。

有竞选财务顾问分析说,小额捐款显示,候选人的民粹主义言论引起草根阶层的共鸣。“民主党传统上从小额捐款的民众那里获得的益处最多”,“但从数字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川普做了许多事去改变其中的态势, 很明显,他给选战带来的民粹主义特色得到许多右翼小额捐款者的共鸣”。“责任政治中心”的个人捐款研究人员鲍姆伽特(Alex Baumgart)对福克斯说。

保守派人士表示,川普改变了共和党。全国“茶党”运动共同发起人、老布什任总统时的总统演讲撰稿人约翰斯(Michael Johns)说:“今天的共和党与五年前相比已经有巨大的不同”。而川普的贸易为中心的政策反应了这种变化。“美国人民要求一个安全的边境、要求结束剥削式的不公平贸易政策要求终止一种不负责任的沼泽文化”约翰斯说。

政治学者认为收入的数据显示,更多的中等收入家庭转而支持共和党。“历史上,选民收入与投票支持共和党的程度有一个非常强的正比关系。但在2016年这种关系消失了。”研究竞选的芝加哥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富勒尔(Anthony Fowler)说。

富勒尔说,研究显示从大捐款人手里得到捐款并不一定是坏的。“如果有人担心政客因从富人、大公司那里得到捐款而行为不同的话,我们还没发现什么证据支持这个担心。”

前面说的都是直接捐款,还有一些捐款就比较复杂了。比如经“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筹得的捐款。 川普总统与两个PAC合作,一个是“川普使美国再次伟大委员会”和“川普胜利”。通过这两个PAC筹得的捐款会被分成两份,一份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另一部分给川普竞选团队。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是因为他们独立推介川普。

川普的两个PAC得到47%的小额捐款。再加上直接捐款,川普总统在2020年大选中迄今为止收到的小额捐款是115,697,683元。大额捐款是117,457,166元。

与之前相比,在2020竞选周期中,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也增强了对草根阶层的筹款。在参加辩论的20位参选人中,51%的个人捐款是小额捐款。而在2016年,希拉里的小额捐款只有26%,在2012年,奥巴马的小额捐款也只占43%

当然,20名参选人的情况也差距很大。布克(Corey Booker)的小额捐款只有21%,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占38%,哈里斯(Pamala Harris)的占41%,印第安纳的市长布迪吉(Pete Buttigieg)占到49%, 伽巴德(Tulsi Gabbard)的占到61%。华裔杨安泽(Andrew Yang)和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占67%,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最高,为77%。最低的是纽约市长白思豪,小额捐款只有9%

鲍姆伽特认为,川普与过去的其它共和党人不同的地方是,他建立的筹款机器与众不同,川普是个天生的竞选人,他从宣誓就职起就开始积极竞选连任。从那时起,许多的筹款都在政治斗争的背后进行着了。而且川普从2016年大选以来的筹款决定使他不太可能会超支。2016年川普选战收支略有盈余。

2019年,从民主党参选人开始筹款以来,全体民主党参选人筹得2.09亿元,超过川普的1.06亿元,但由于川普从2017年初就已经开始筹款,迄今已经有2.33亿元通过PAC和直接捐款到了川普手中,这个数字比民主党参选人的总和还多。

约翰斯表示,他希望(小额捐款增加的)这种转变预示着共和党正在成为“工薪阶层的政党”。他认为需要更多的人注意:自由的民主党已经多年管理美国的大城市不善,而且令城市选民失望。“我们做好这个,就能开始看到一个革命性的转变,包括使共和党变成工薪阶层政党成为现实。”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