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香港警察完全大陆公安化

石涛
2019-08-13 15:55

我们原来在讲《封神演义》的时候,我们谈到在万仙阵之后,那些神仙都回去了。通天教主被他们的师父鸿钧道人带走之后,老子、元始天尊包括各自的门徒,主要是12门徒了,云中子他们都回去了。回到洞府中,用人的话就什么都不干了,他们完成了他们的过程,那种非常惊险、用命去顶的过程。有朋友说用命顶,十绝阵就是用命顶,万仙阵是老子、元始天尊都出来了,对吧?准提道人、接引道人都出来,但人看不见。

12个门徒下面,大概带了12个弟子,真正肉身修成的修成的是7个。然后这个时候就谁在呢?就是二郎神跟他的另外6个师兄弟,保着这个姜子牙跟武王。然后他们遇到了什么?遇到的是妖怪,梅山七怪,也是七了。槐树鬼、柳树妖,我印象是这么几个,那加起来是9个妖怪,全是妖怪。就连姜子牙的大神鞭都没用,姜子牙那点东西一点用都没有。为什么?就是那些妖怪不配用神仙的东西。

但用人中的功能,二郎神的七十二变,利用了相生相克的道理把那些毁了,但它告诉人们在人间是妖怪。这个时候出现了另外一个,张奎杀了黄飞虎他们,最后确定了五岳之首,确定了五岳的神仙。最后死的,结果在身先排位当中是最先的。所以你可以从神仙险记的过程,同样人要失去生命,重新摆位的过程。

黄飞虎死了,但他成为神仙,其实是这样,他是神当中的第二位,东岳泰山同时管着地狱。他的儿子黄天化,是被封神当中的365个神的第一个,管着三个仙山蓬莱、方丈、瀛洲。那个仙山是指修行的人,所以这是在这种演绎的故事中,在告诫着今天人们,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的,它的分解非常明确。

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就跟大家解释过,4月15号,胡耀邦的忌日,也是巴黎圣母院的大火,人的东西全毁了,神的东西出来。但是在人的眼睛中非常的悲剧,无奈,人们痛苦。后来咱节目中解释会会死人的,神的复苏的过程是死人的,而死人的过程是人不是真的死了,只不过用现在的这一面的生命,去唤醒着人,尚存的人、旁观的人,内心中的善念,你尚存的善念。

有朋友提到说“善”字,“善”字是一只羊在吃草。羊、草字头、口就是善。在所有的修行中,真正的修行的文化,包括耶稣的教诲的他的基督徒,包括犹太人,包括中国的佛家里面的说法。修炼人要像羊一样,“羔羊”的“羊”。可是在犹太人的逾越节里面,他讲的用的同样是“羔羊”的羊血,希望朋友能够从中理解到这层含义。顾及到人的利益的都是恶的,利益者就是下贱的。

被暴力屠杀的,它表现出羔羊的概念,怎么说呢?就是在利益上很难理解吧,就是说人能够净化的过程。谁能再从中理解出来,谁是真正的与神同行,而不是一句口号。谁真正能在过程中生命中体悟出来,你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天灭中共,什么叫万劫不复。万劫不复,珍惜自己的现在看到的一切,有的场面很残酷。

整个香港国际机场停运了14个小时。整个星期一完全给瘫痪了,从星期一下午。所以它的新的编组程序要到明天早晨6:00。这是这个女孩在救援中所展现的故事。她当时知道自己眼睛已经流血了,这是《苹果日报》做的一个整个的片子,就是在解释为什么上万的香港人占据瘫痪了香港机场。所以这是能够在9号、10号、11号,以11号作为最突出的那种惨烈的程度。

香港的抗议人就像羔羊,任意被中共政权、香港警察任意辱打、任意截杀,相当的惨痛。而香港警察跟香港政府和中共当局占据在所谓自己是政权权力的角度随意去解释,这是在机场申诉了,随意去解释他们面对的一切。

这是一个权力的人,一个利益的下贱者,一个以牙还牙,却不知道以眼还眼的故事所展现出来的生命。大家一定明白,擅自是一只羊在吃草可以任意你宰割,但它生命的永恒,应该明白这一点,但在现实的利益中很难。所以中共可能就会死在这一群香港人像羔羊一样这样的抗争,任意你宰割。人们讲过说枪打不死人的灵魂,打不死人的精神,有几个人在面对利益诱惑时,你能相信自己的灵魂,相信自己的精神?有几个?你问自己。

其实很多人自己都没有能力,自己都站在贪婪欲望上去面对神佛道。这样的组合的过程,你可以看到警察在自己换衣服,就是香港警察完全都是公安化,完全都是国内的警察那一套,一切的一切都是。但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去抗争着。

所以当我昨天看到他再次在紫荆花广场喷上“天灭中共”的时候,我个人挺感触的。有几个人敢说天灭中共?有几个人敢承认是天灭中共?他只相信是自己的权力,只相信实力,只相信金钱,只相信诱惑,只相信自己,他不相信任何人,就是下贱的人。这是一个组合的片子,那为什么跟大家播放组合的片子呢?港澳办新闻发言人杨光称示威出现了恐怖主义苗头。

我个人觉得这张照片照的相当不错。你看到的是替魔鬼代言的人,他知道发生着什么,他知道栽赃的一切,他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他在行使着自己的权力去掩盖一切,把一切罪恶之名都放在别人的脑袋上。就像共产党的官天天去嫖娼,骂别人是婊子,他离开婊子活不了,就这么回事,对吧?晚上9点以后出门了,洗的倍儿净,喷上香水。今天的官场、商业,今天在外面混的男人有几个不是?为什么这么说?他不这样他混不出来。

媳妇儿在家点钱的,你记住你先生在外头卖肉呢,卖的方式不同。所以所有的一切他都懂,他知道在干嘛。那面对这样的抗争,面对任暴力任意宰割的羔羊,他觉得不理解。因为在他的事业中只有臭肉和金钱和权力和掩盖和欺骗,所以他真不理解。

当他打出这种字号,已经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苗头。施展暴力的是香港警察,欺骗的是香港警察,一切做法都是香港警察,而且栽赃的做法是香港警察,而香港警察是以栽赃暴力,以混同于抗议者的概念,出现在现实的环境中,而他不是不对等的。抗议者只有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的精神,与神同在。

而权力者什么都有,对吧?什么都有。站在所谓权力的角度,正义的角度,利益的角度,宣传的角度,什么人民给予权力的角度。就像他说我代表14亿人,就像华春莹说的,我要是记者我就问她你代表国母吗?你能不能代表习近平?我问你,你能不能代表习近平?放你个驴儿屁,对不对?她只代表她全力以下的,她代表被她权力奸污的人。被你奸污之后,奸污的过程,你说是我给予她快乐的过程,这就是共产党的理论。

而所有抗争者,我给予你快乐,你竟然抗争,你不是恐怖分子,谁是恐怖分子?这就是讲道理的人,马克思的诡辩论的最邪恶的地方。

这里主要是讲的这种过程。说示威者丧心病狂厄,港澳办极度愤慨,给于强烈谴责。说有香港警察据说被烧伤了,然后如何如何。那被打伤了右眼的女孩子呢?他做假说是别人伤的,是猪队友。我觉得这就是今天的香港,所以我跟大家解释,我觉得也蛮可笑的,可笑在哪里呢?

香港本来在今年7月份要发布华为的5G,林郑月娥自己说的,但是现在就遥遥无期了。而华为在香港的势力有目共睹,对吧?孟晚舟现在被扣在温哥华,在豪宅里头天天包饺子,他爹说很惬意。我跟大家说你记住,拿破仑当初被关在孤岛里的时候,他是个做事业的人。

今天华为在海外的一切都是她孟晚舟干出来的,就这么一个女人,你让她包饺子等于杀了她,你不信你问她自己。人家说在阳光下、在这个镜头下如何如何,那都是骗人的,骗她自个的,她必须要表现出这一面。谁难受谁知道,谁傻二谁懂得。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她就是这么块肉,她叱咤风云十几年,建立起来华为在海外的一切,今天让她做婆娘,在家里包饺子,你试试?她不是神的理念,她不是一个真正懂得信仰的人,她只懂得自己能力的人。道理一样,我说为什么提到华为?今天在香港有多少人拿着华为手机在抗争中共暴政,这就叫方得始终。

有本事你把华为手机全断了,谁不断谁是孙子,对不对?吹牛皮。所以那港澳办为什么这么讲又拒绝接受记者的提问?他必须表态。但今天包括他杨光自己,都已经黑暗了。杨光是不是他真名字?不知道。都已经完全在午夜中。因为中共上层的分歧在它的生命中你都可以窥视到。

你上升到恐怖主义,你解放军出来不出来?今天香港全是恐怖分子,是你造成了这种局面,你出来不出来?你扯那个没用,对不对?有人说为占领香港营造舆论,没关系,你出来,谁不出来谁是孙子。这就是今天共产党的男人。

这就是暴徒,大家可以看到暴徒的过程。人们在跑,一个警察近距离就像在非洲狩猎一样,用枪在打。大家看到穿的黄绿色的是记者来的,注意后面这个警察去跟他讲什么,直接打了人的头目,把这个人打倒了,在上去抓的时候,抗议的人过来一下就把他冲倒了,你说谁是暴徒?对吧?你怎么可能见到一个防暴警察你防止的是暴力,而不是你制造暴力。

这是香港警察的执法,这就是今天杨光说的恐怖主义。所以我跟大家解释过,华为手机在香港一定立了大功,让全世界的人包括我,也可以看到事情的真相。这是一个被记者捕捉到的警察,下面字符在打着,他在相互的对话。记者就问他你是不是警察?他说你问警察公关科去,我正在做事,不要骚扰我们。他相信权力,你看大陆人说话是这样,对吧?他相信权力,相信他站在了道德的基点上,相信他自己的一切,他唯一不相信的是神。

当然他可能会进教堂,对吧,呃?他相信自己的做法是因为他要赚钱,他有充足的理由,因为他有孩子,因为他有太太,因为他有家,而他的家、他的孩子、他的太太建立在以这样卑鄙下贱的方式、人妖的方式出现。什么叫人妖?男人不做男人做女人,对不对?你是警察,你就做好你警察。

他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环境中,又以极端邪恶的方式、极端暴力的方式去回答你不用问我,但他没有人名。党中央,谁是党中央?尿不湿是党中央,上厕所用的是党中央,这就是今天共产党的话,对吧?骂美国人是搅屎棍,那谁是屎?这就是今天外交部发言人的语言,所以它生命的恶是在其中展现的。我一再跟大家说这不是政治,这是善恶的区别。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