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收回了布伦南的最高级情报权。(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 AP )
川普总统收回了布伦南的最高级情报权。(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 AP )

俄国间谍案丑闻调查中心转向CIA

季云
2019-08-21 15:54
川普总统就职已有2年半,围绕2016年大选期间通俄间谍案丑闻的调查已经把重点转到中情局(CIA)身上。许多的调查人员、媒体记者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和他领导的CIA身上。

川普总统就职已有2年半,围绕2016年大选期间通俄间谍案丑闻的调查已经把重点转到中情局(CIA)身上。许多的调查人员、媒体记者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和他领导的CIA身上。

英文大纪元报道说许多观察人士和媒体一年前就已经指出,布伦南在整个俄国间谍案丑闻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因而他和CIA的行为就成了调查人员的中心。

谁是谋划者?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采访中告诉福克斯新闻,司法部的总监察长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正在对外国情报人员监视令法庭(FISA)的申请和“反谍报行动中的行为”进行一个深度调查。

格雷厄姆说,他觉得霍洛维茨的调查报告会在数周内提交。报告会证明,“司法部在处理通俄门调查中丑恶且令人诅咒”。他还说,霍洛维茨的报告延时是因为不断发现新的东西。“每次你一转身,就发现新的东西。”格雷厄姆还说,他要求霍洛维茨的报告尽可能少加密内容,以保证美国的普通民众能听到整个故事。

格雷厄姆还说,联邦检察官杜汉姆( John Durham)主要负责“调查犯罪,(确定)是否有人违法了”,而霍洛维茨负责告诉大家好与坏、丑恶与美好以及内部应如何做。

在回答究竟谁是整个丑闻的策划者时,格雷厄姆说,他也非常希望知道。“我非常好奇CIA在整个丑闻中的角色。我们都知道,申请FISA时靠了一个由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编写的一个卷宗,而斯蒂尔对川普又存在偏见。这虽然未经证实。可是在整个行动中,CIA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格雷厄姆进一步表示:“白宫知道这些吗?问题是,在针对川普选举团队进行反间谍调查的时候,奥巴马总统是否按照事实得到的简报? 我想知道这个。”在回答是否会传唤当时的CIA局长布伦南到国会作证的问题时,格雷厄姆若有所思地表示:“我们看看再说。”

布伦南的角色

在帮助联邦调查局建立针对川普选举团队的调查的过程中,布伦南显然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前国家情报总监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20175月的国会作证中亲自确认了外国情报机构的参与。布伦南则在国会作证时表示,CIA从外国机构获得的任何与川普竞选团队有关的情报都会分享给FBI,而且,正是他提供的情报帮助FBI建立了这个调查。“我知道关于美国人与俄国官员的接触的情报,该情报令我担心,这些人是否与俄国人合作?不论是已知的和未知的方式,这情报成了FBI调查的基础,以发现这种勾结是否存在。”

FBI介入之前

深入报道俄国间谍丑闻的“国会山”(The Hill)的记者所罗门(John Solomon)曾告诉福克斯新闻,他听说杜汉姆和司法部长巴尔(Bill Barr)正在集中调查在FBI正式立案调查之前,既在20164月至2016731日前,是否有情报界各类人士为了调查川普选举团队与俄国的关系,而提前部署了情报搜集,这些搜集工作会留下一些痕迹,这些痕迹可能为斯蒂尔的报告提供证据。

集中在那段时间的另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是,时任CIA 局长的布伦南在那段时间中正采用“反向目标”收集川普竞选团队的情报。 布伦南2018817日告诉MSNBC说,“我们称为附带收集(情报),每当我们附带收集到美国人的资讯,我们会转给FBI”,因为CIA没有法律权限处理美国人的调查。CIA把收集到的信息转给FBI,由FBI来综合所有信息。

布伦南把他的人部署在川普竞选团队周围,收集到资讯后转给FBI。重复收到CIA局长提供的情报,的确有利于推动FBI正式建立反间谍调查案。

米弗苏德的角色

所罗门还谈到了给川普竞选助手帕帕多普勒斯(George Papadopoulos)提供消息说俄国人有希拉里电邮的人:米弗苏德(Joseph Mifsud)。所罗门说,他采访了米弗苏德的律师,该律师告诉他,米弗苏德替西方情报界工作很长时间了,有人指派米弗苏德把帕帕多普勒斯跟俄罗斯联系上。因此那是一个情报行动。

所罗门说,杜汉姆和国会的两个委员会都已经联络了米弗苏德的律师,索要米弗苏德提供的证据。这些证据是米弗苏德藏起来之前给他的律师的。

所罗门认为,整个丑闻的筹划者可能是CIA,因此需要仔细调查他们。“已经开始看到一点迹象了。”所罗门说。

英国的角色

英国卫报记者哈丁(Luke Harding)之前就报道过,早在2015年底,英国的情报机构不列颠政府通信中心(GCHQ)就开始搜集川普的情报并发回美国,作为情报交流的一部分。 2016年夏天,DCHQ当时的负责人汉尼根(Robert Hannigan)到华盛顿DC,面见布伦南。“事情如此重要,以至两位负责人采取了直接面谈的方式。”随后不久,布伦南为收集川普竞选团队的通俄情报而建立了包括国家安全局(NSA)FBICIA等机构在内的跨机构工作组。

后来,FBI把调查的重点从希拉里的电邮门转移到通俄门。而且,已经知道在CIA提供情报给FBI正式启动针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调查时,CIA提供的情报并非正式情报。布伦南也宣称他到2016年底才看到斯蒂尔的卷宗,而且并没有采用该卷宗作为评估的依据。但参与调查的FBI的律师佩吉(Lisa Page)在国会作证时表示,她们是在9月中开始得到斯蒂尔的卷宗。

布伦南在2017年初的一份报告中,仍然在推进对川普竞选团队的调查。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