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共享】《一滴泪》(83)——路线斗争

齐玉
2019-08-23 07:31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下面请您收听长篇连播节目。今天我们将继续为您播出巫宁坤先生的自传小说《一滴泪》。

         张校长一骨碌跳下地来,激动地说:“我亲眼看见,杨主任一看完老巫的报告就说:‘真没想到在我们安徽省还有像巫宁坤这样的人被埋没在农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现在国家多么需要人材啊!这个问题一定要尽快解决。’他随即提笔在报告上的空白处作了批示,写不下,他又在信封背面接着写完他代表省委所作的批示:安徽大学应尽快为老巫恢复工作,如安大有困难,可调到另一所大学任教。每月工资不低于一百元。我以为早就解决了。我知道有来自极左方面对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抵制,但我没料到他们竟敢不执行杨主任的批示。太不像话啦!这群人根本不懂什么是办教育,整天胡搞,想把安大搞垮。老巫在农村几年的情况我都知道,他受了很多委屈,农村干部对他不了解,继续迫害他。我听了很气愤。他的业务水平很高,我相信他将来一定不会留在安徽的,安徽容不下他,他一定要回到北京才能发挥他的作用。你这趟来得太好啦。一定要尽力争取彻底解决问题。时候不早了,你马上到省委大院直接去见杨主任本人好啦。他很平易近人,你就说是我让你去见他的。你如实告诉他,他的批示至今安大仍未落实,请他过问一下。你和他谈话后,先来我这里把情况讲一下,再回安大。”

        我听了这好消息自然十分兴奋,马上跑到省委大院,要求见杨主任。不料磨了四个多小时,说得舌敝唇焦,传达室说什么也不理会,因为我没有特别通行证。我又回到省医院,向张校长汇报情况。他听后又激动地拍着桌子说:“真不像话!这群不学无术的人专门搞官僚主义,怎么得了!这样吧,效椿同志每星期五下午都来看病,他看病后必来看我。下次他来时,我一定把这些新情况都告诉他,请他再次过问此事。你下星期六再来一下吧。”我正起身准备告别,他又说:“我又想起另一个办法,你去找安大的赵书记,他是个好人 。”

        第二天早晨,我到安大人事部门去追查杨主任批示的下落。得到的回答是:“我们从不知道有什么批示。既然是代表省委批的,那你就到省教育革命委员会去问吧。”当天下午我又跑到教革委,居然见到了一位分工管安大的副主任,他说杨主任的批示几个星期以前就发给安大了。于是又回到安大,找到人事部门负责人。他爱搭不理地说:“省委是有批示的,批文原来由某某同志保管,后来他调动工作去了山东,走前也没办移交,可能批文还在他抽屉里锁着哩。你在合肥跑这跑那也没用,还是赶紧回农村接受再教育吧。”踢皮球的老一套!极左分子们显然在拖延时间,等待下一次政治风向改变就推翻杨主任的决定。 

……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