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卡(左2)在与他的法律顾问交谈。(AP Photo/Brennan Linsley, File)
巴卡(左2)在与他的法律顾问交谈。(AP Photo/Brennan Linsley, File)

联邦上诉法院判决选举人有权决定自己选票 令左派神伤

季云
2019-08-23 19:59
8月20日(周二),一联邦上诉法庭判决,选举人团成员有绝对权力,投票给自己决定的总统候选人,次举令民主党中的左派:进步主义者在全国范围内推进的‘选举人票必须由选民投票决定’的努力受到重挫。

820日(周二),一联邦上诉法庭判决,选举人团成员有绝对权力,投票给自己决定的总统候选人,次举令民主党中的左派:进步主义者在全国范围内推进的‘选举人票必须由选民投票决定’的努力受到重挫。

周二,联邦第10巡回上诉法庭认定科罗拉多州州务卿2016年违反了宪法,他撤了一个选举人的职并宣布他的投票无效,因为该选举人拒绝把票投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而希拉里在科罗拉多州和联邦的选民直接投票中获胜。

自从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以后,民主党研究了选举程序后,认为目前的总统选举人团制度不合理,因为据他们统计,2016年投给民主党候选人的选民票超过投给共和党候选人的票数,但由于总统选举的选举人团制度,令民主党候选人最后失败。近来,民主党在多个州试图修改法律,强迫选举人按照全国选民直接投票的结果投票,寻求削弱选举人团的影响,有法律专家称,相关法律已经受到损害。

根据宪法,美国总统由代表50个州的538名选举人团投票、以超过270票的多数票选出。选举人团成员数量是各州的国会议员(众议员加参议员)人数的总和。每州以各自的方法选出选举人,各位选举人代表各州投票选出美国总统。48个州要求选举人票必须与州里的选民直接投票结果相同,而且赢得直接投票者获得该州的全部选举人票。只有内布拉斯加和缅因州不同。

周二的判决也带来一个问题,选举人是否可以在最后一分钟合法地背叛选民,在大选日数周后自己决定选哪位候选人?

丹佛案中的选举人是未遂阴谋的一部分,被告试图说服足够的选举人团的成员,联合拒绝川普,支持另一位候选人。

丹佛的上诉法庭由三位法官组成,他们意见也不一致但最后的结论是:宪法第20修正案第2条授予了选举人权力,按照自己的意愿给总统、副总统投票。根据宪法,州无权撤选举人职并取消他的选票。

法官认为,“选举人团在各州批准联邦宪法之前并不存在,因此根据宪法第10修正案,州政府并无相关权力。而且,州只拥有第2条和第12修正案明确授予他们的权力。”法庭解释说,一旦选举人在选举人团露面(报到),他们基本上变成联邦角色执行联邦功能,独立于州了。

民主党对选举人团意见很大,纽约州的民主党社会主义者、联邦众议员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说选举人团是“种族主义的”骗局。而有组织地削弱选举人团权力的企图也逐渐受到关注,一个州际的协议“全国多数投票州际协议”(The National Popular Vote interstate compact)已经被罗德岛、佛蒙特、特拉华、马里兰、马萨诸塞、新墨西哥、华盛顿、康涅狄格、新泽西、伊利诺伊、加州和纽约15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接受,占196张选举人票,但该协议需要有至少270张选举人票的州签字才能生效。

还有20多个州有法律要求选举人必须遵照直接投票人的投票结果投票,但对“不忠”选举人的惩罚微乎其微,有些甚至没有规定。

周二的判决宣告了科罗拉多州的一条新法律的厄运,该法律原定会自动签署“全国多数投票州际协议”。判决禁止州强制他们的选举人依照联邦或州的直接投票结果投票。有反对现行法律的权益人士认为,上诉法院的判决是双刃剑。可能导致一些选举人自作主张,选举全国得票多的候选人。

选举人制度是宪法规定的。在选民投票选总统的时候,实际上是在选择选举人团中的成员,既选举人。选举人是由州里的政党提名选出的,这些人通常是党的领袖、活动人士或其它社会名流。

周二的判决只直接影响到科罗拉多和其它另外五个属于第10巡回上诉庭的州:堪萨斯、新墨西哥、俄克拉荷马、犹他和怀俄明州。但该判决会影响到今后其它州的案子。

犹他州的案子的中心人物是选举人巴卡(Micheal Baca),他属于一个叫做“汉密尔顿选举人”的小组,他们试图说服别的支持希拉里或者川普的选举人,共同支持另外的候选人,以推翻川普的胜选结果。这些选举人会面后,巴卡在自己的选票上划掉了希拉里的名字,写下了俄亥俄州共和党籍州长卡希奇(John Kasich)的名字,卡希奇当时也参选了。于是,当时的州务卿威廉斯(Wayne Williams)拒绝计算该选票并撤销了巴卡的选举人身份,换上了另一个投票给希拉里的选举人。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