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堪萨斯大学华裔研究院陶丰因四项欺诈罪遭美国起诉 网页截图
美国堪萨斯大学华裔研究院陶丰因四项欺诈罪遭美国起诉 网页截图

大陆千人计划教授陶丰美国被捕 活跃在大陆的那些事让西方惊醒了

董筱然
2019-08-25 05:04
美国司法部21日起诉美国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华裔研究员陶丰(Feng  Tao,Franklin),指他在堪萨斯大学进行政府资助项目研究的同时,隐瞒利益冲突,受中共政府聘用为“长江学者”,同时为福建大学工作。陶丰21日被捕,23日在美国首次出庭。陶丰出事后,他早前在大陆的各种活动也通过媒体报导进入公众视线,引发舆论热议。

美国司法部21日起诉美国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华裔研究员陶丰(Feng  Tao,Franklin),指他在堪萨斯大学进行政府资助项目研究的同时,隐瞒利益冲突,受中共政府聘用为“长江学者”,同时为福建大学工作。陶丰21日被捕,23日在美国首次出庭。陶丰出事后,他早前在大陆的各种活动也通过媒体报导进入公众视线,引发舆论热议。

美国司法部在公告中表示,现年47岁的陶丰,来自堪萨斯州劳伦斯市,是堪萨斯大学环境有益催化中心(Center for Environmentally Beneficial Catalysis,CEBC)的副教授。他是于2014年8月受聘于该中心,工作内容是开展可持续技术研究,以保护自然资源和能源。

起诉书指,陶丰去年5月与中国福州大学签署一份为期五年的全职合同,福州大学引进陶丰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陶丰与福州大学签订有关合同时,正于堪萨斯大学进行研究,这项研究由两个美国能源部(U.S. Department of Energy)和四个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项目合约资助。在陶丰过去提交的报告中谎称未涉及任何利益冲突,而起诉书指他骗取能源部和国家科学基金会超过三万七千美元工资。

司法部指控,陶丰在承担两个美国能源部项目、4个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项目的情况下,隐瞒了他在中国担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这一有潜在利益冲突的职位,欺骗了美国政府。非法收取美国联邦补助金,他并向堪萨斯大学和联邦机构隐瞒事实。根据法律和大学政策的要求,研究员必须公开任何潜在的利益冲突。

陶丰被控一项通讯欺诈罪和三项项目欺诈罪。若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最高二十年的监禁,以及最高二十五万美元的通讯欺诈罪罚款,而每一项项目欺诈罪他亦面临最高十年监禁和罚款最高二十五万美元。

陶丰在中国的活跃程度

梳理网络资料发现,陶丰的名字频频见诸大陆媒体报端。

中共教育部2018年6月,福州大学党委书记陈永正专门“看望”了入选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陶丰,并“询问”了陶丰在该校的工作和生活情况。

根据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规定,特聘教授聘期为5年,聘期内享受每年20万元(人民币)奖金 、配套科研经费、数百万的科研启动费、安家费等诸多优惠,“但聘期内必须全职在聘任的高校工作 ”。

但陶丰在美国大学的简历以及在中国大陆的活动显示,他在美国和中国两边走。他在堪萨斯大学既有教学任务同时还搞研究,而他在福州大学也有研究团队,并且在国内多地做演讲。

今年7月18日上午,陶丰在中国石油大学的“重质油国家重点实验室”,还做了题为“甲烷在温和条件下的催化转化”的学术报告。但一个多月后,他就在美国被捕。

4月17日,陶丰在重庆大学虎溪校区理科楼做了题为“低碳烷烃在温和条件下的催化转化”的学术报告。

1月11日,陶丰在宁夏大学做了两个报告。当天上午,他做了题为“近常压光电子能谱在催化研究中的应用”的报告,当天下午做了题为“原位近常压光电子能谱装置与应用”的报告。

去年8月17至20日,大陆第十七届全国青年催化学术会议在兰州召开时,陶丰与数名院士、教授应邀做了大会报告。

陶丰复制美国实验室 中共官方急撇清关系

陶丰被捕后,中共官方很快删除了他在国内研究领域的相关信息,但在陶丰的一些资料介绍中,仍可以看出他担任福州大学教授、 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期间,在该校成立几乎与美国大学一样实验室—— 分子催化与原位表征研究所。

而且该研究所拥有的设备,与陶丰在堪萨斯大学仪器几乎一样。该研究所拥有的设备和仪器包括:催化剂制备设备,催化剂性能评价系统,近常压X射线光电子能谱仪,近常压扫描隧道显微镜,原位X射线衍射仪等仪器。

该研究所还拥有教授1名,副教授4名,研究生二十余人。研究所研究方向为多相催化及表界面科学。

学者:中共技术盗窃成惯例 西方国家已警惕做出反制

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教授冯崇义8月22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多年以来西方国家并没有意识到中共以学术交流项目名义来偷窃尖端技术。现在西方逐渐觉醒过来,逐渐去反制中共。

冯崇义认为,中共当局把目标盯准海外华裔科学家时,除经济利益诱惑外,还打出“爱国牌”,而在利益面前失守的学者,变成“一仆二主”,两边讨好、两边得利。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表示,很多在利益面前失守的华裔科学家,帮助中共当局完成的是“政治工程”,而西方国家将用法律来制裁偷窃、欺诈等行为。

陈维健说,“长江学者”和“千人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都是中共政治性的计划、中共走技术发展的捷径。现在中国的很多尖端技术都是来自于这些学者,这些人其实是技术间谍。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8-29 01:57

中共的科技盜竊由於各種原因似乎集中于生化和材料兩個領域。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