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副总统拜登。(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副总统拜登。(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奥巴马、拜登等预先知道川普被“通俄”

季云
2019-09-4 15:53
保守派网站布莱巴特(Breitbart)报道,上周司法部总监察长发布的报告显示,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James Comey)曾向当时的候任总统川普简报针对川普的“通俄门”调查。

保守派网站布莱巴特(Breitbart)报道,上周司法部总监察长发布的报告显示,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James Comey)曾向当时的候任总统川普简报针对川普的“通俄门”调查。而根据科米写的书中的描述。前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和国安顾问赖斯(Susan Rice)都知情。布莱巴特说,这令人提出一个问题:究竟他们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布莱巴特报道说,司法部总监察长的报告说,在科米201716日向川普简报关于针对川普的“通俄调查”之前,科米的团队曾商讨过是否需要记忆川普在简报过程中的言行,万一川普说了一些与该案有关的话。他们可以用在他们的调查中。既他们密谋在调查中采用川普在私人场合与科米说的话。而且科米的确记忆了在他简报过程中川普的话,并把他们存成一个快速下载数据包,通过电邮发给了“通俄门”调查团队的成员。

布莱巴特报道提出一个问题:科米既然敢即刻把他与川普的私人会面的谈话内容转告给他的团队,奥巴马、拜登和赖斯在这个调查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科米在他自己的书《更高忠诚》中说,他在去向川普做简报的前一天,既201715日,他曾在白宫向奥巴马报告了他计划要私下会见川普。“在就情报评估展开讨论后,总统(奥巴马)问到下一步的计划。克拉珀(Clapper,时任美国情报总监)解释说,我们第二天要跟‘八人帮’会面,这个‘八人帮’就是国会的民主党、共和党负责情报事务的领袖,然后会直接去纽约市,向候任总统和他的团队做简报。克拉珀向奥巴马解释说,有些不寻常的事务需要川普先生关注。一些补充材料(后来被广泛称为‘斯蒂尔卷宗’)包含着一些关于对川普的怀疑。”

科米在书中说,奥巴马还特别问到了向川普做简报的计划。“奥巴马没有显示出任何(特别的)反应,至少他他没有要跟我们交流的东西。他用很平淡的语调问到:‘简报的计划是什么?’他非常快的瞥了我一眼,克拉珀换了口气说:‘我们决定科米局长在进行完CIA简报后单独会见候任总统,向他简报这些材料。’总统什么话都没说,但向左转过头来看着我。他抬起和落下眉毛两次,然后向别处望去。我觉得你可以从这无言的表情中看到任何你想看到的意思。他的葛劳乔马克思(Groucho Marx)式的眉毛抬起细微幽默夹杂着些担心。就像他说‘祝你好运’一样。我立刻感到肚子里一团紧张。”

科米的书中说,当时在场的国土安全部长约翰逊(Jeh Johnson)会后打电话给他,提醒他与川普的会面可能并不顺利。科米说他不知道是奥巴马要约翰逊打的还是约翰逊自己的想法。请小心,非常小心,这可能不顺利”约翰逊说。

在《俄罗斯轮盘赌:普京对美国的战争及川普当选的内幕》(Russian Roulette: The Inside Story of Putin’s War on America and the Election of Donald Trump)一书中,作者Michael Isikoff David Corn写道:“当拜登得到情报简报时,他发自肺腑地说:‘如果这是真的,这是叛国。’”

就在几天前,赖斯鼓励克拉珀在每日情报简报的时候告诉奥巴马‘金色阵雨’(golden showers)嫌疑案。奥巴马转向赖斯说:‘我为什么听到这个?’他疑惑地问:‘发生了什么?’赖斯告诉他情报界不知道一个流传着的疑案是否属实。……一个参加晨间情报简报会的与会者说(人们不会直接谈论)‘一个将要成为总统的人可能是个外国代理人。’”

拜登和赖斯从“通俄调查”的一开始就介入其中。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曾公开表示,(奥巴马的)美国政府在处理俄罗斯调查的早期就存在问题。他表示一开始就只是在非常高阶的环境里处理该问题,然后是一个小团体。巴尔前不久刚任命了检察官去调查“通俄调查”的起因。

布莱巴特曾报道,拜登是奥巴马政府中最早期参加该调查案初期会议的人之一, 拜登的国安顾问卡尔(Colin Kahl)也是与会者之一。还有报道证明拜登出席过在白宫的椭圆会议室举行的这个会议,出席的还有奥巴马、科米、司法部副部长亚茨(Sally Yates)和其它高阶幕僚。

而赖斯,前联邦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曾给赖斯去信,对赖斯给她自己发电邮,并在电邮中的一些表达方式感到奇怪。“对我们而言这很奇怪,你在最后一天的最后时刻里,还觉得必须给你自己发送一个这样的不寻常的电邮,里面谈到奥巴马总统及他关于FBI应该如何处理川普/俄罗斯调查的指示。”,在该电邮中,奥巴马强调调查要“按规定”(by the book)进行。

格拉斯利写道:“尽管你宣称奥巴马总统一再告诉科米要‘按规定’进行调查,但实质的问题是,FBI的官员、司法部以及国务院是否真的‘按规定’办了。”

格拉斯利表示,赖斯的电邮发送时间也不寻常。赖斯在201715日白宫会议之后两周多以后,既川普宣誓就职当天,她彻底离开办公室前仅几小时给自己发了这个电邮。

赖斯的律师给格拉斯利回信说,赖斯发那个电邮是为了让赖斯自己记住该重要的国安讨论。但该律师拒绝承认她们在白宫的椭圆会议室谈论了那个由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团队资助的斯蒂尔卷宗。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