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内斯众议员(AP)
努内斯众议员(AP)

努内斯状告斯蒂尔卷宗背后主使

季云
2019-09-5 15:05
9月4日,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资深成员、来自加州的联邦众议员努内斯(Devin Nunes)在弗吉尼亚州南区联邦法院起诉斯蒂尔卷宗的资助人等机构涉嫌以工作伦理等虚假罪名起诉他本人

94日,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资深成员、来自加州的联邦众议员努内斯(Devin Nunes)在弗吉尼亚州南区联邦法院起诉斯蒂尔卷宗的资助人等机构涉嫌以工作伦理等虚假罪名起诉他本人,诉状称那些人及机构的目的是妨碍并最终颠覆他针对他们的调查。

努内斯状告的是Fusion GPS的发起人辛普森(Glenn Simpson) 和一家叫做“Campaign of Accountability”(CfA)的非营利机构。他的诉状说,辛普森201711月份在努内斯主持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闭门听证会上和20178月在联邦参议院的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撒谎以后,他们开始采取手段抹黑努内斯。

辛普森。 (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File)

努内斯指控FusionGPS CfA的“敲诈勒索活动”是联合的、系统的恐吓、骚扰、威胁、影响行动,最终阻碍共和党对Fusion GPS等机构的调查。该指控求偿990万元。

这次指控是努内斯系列指控中的最新的部分。之前还有指控推特(Tweeter)公司诋毁他并求偿2.5亿元和指控一家叫做“McClatchy”的机构并求偿1.5亿元。法庭还没有决定是否接受这些起诉。

94日的福克斯新闻节目中,努内斯说,他经常被抹黑。“而现在我们知道,在抹黑的人与FusionGPS之间存在联系。”“我们调查FusionGPS的时候,他们积极参与抹黑我的活动,以达到妨碍司法(调查)、颠覆我们的调查的目的,所以我要让这些人承担后果,(起诉)只是我们计划采取的步骤之一。”努内斯说。

努内斯表示,201710月,时任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他授权传唤了辛普森和他的员工并迫使他们在国会调查员面前作证,并提供FusionGPS在编制斯蒂尔卷宗过程中的有关文件。

努内斯在指控书说,“FusionGPS的银行记录揭示了希拉里竞选团队、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Perkins Cole 支付了FusionGPS的反川普研究。”而FBI凭着这个卷宗申请到监视令,对川普的竞选助手佩吉(Carter Page)实施监视。

努内斯指控辛普森在国会作证中撒了谎。辛普森宣称直到2016年大选结束后才见过司法部的官员欧尔(Bruce Ohr),但欧尔作证时表示,20168月份就见过辛普森。努内斯说,辛普森在参议院的听证上也撒了谎。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当回答是否该(编制斯蒂尔卷宗)工作在2016年大选后还继续进行时,辛普森说他在2016年大选后就没有客户了。

努内斯说,由于害怕曾在国会撒谎、妨碍国会的调查,国会可能因此给司法部转介刑事指控,FusionGPS开始行动了。“被告直接地、积极地报复原告,采用了FusionGPS 和辛普森使用多次的方法抹黑对手”。“为达成他们的阴谋,被告与其它人协调,针对原告提出了不少虚假的、报复性的投诉,这些投诉纯粹是为了骚扰、恐吓原告,从而达到阻止调查他们、保护辛普森、FusionGPS和其他人不被转介的目的。”努内斯在诉状里说。

在诉状里还提到CfA按照FusionGPS的指示,在20181月向众议院操守办公室传真了一个针对努内斯的虚假投诉。根据时政网络媒体Daily Caller的报道,CfA2018年付给FusionGPS 14万元,用于没具体列出的研究。

20183月,有人付钱让CfA传真了另一个操行投诉,这次投诉“谎称”努内斯把 “参议员华纳(Mark Warner)与斯蒂尔的律师瓦德曼(Adam Waldman)之间的私人短信泄露给了媒体。短信说华纳参议员试图安排与斯蒂尔的会面。”

第三个操守投诉是7月份传真的,投诉说努内斯涉嫌违反了联邦法律和众议院的操守规定,他没有附上自己的财政信息公开表并接受了不允许接受的礼物。并且,在同一天,政治机构“沼泽责任项目”的迈尔(Liz Mair)也寻求调查努内斯。 努内斯的诉状指控FusionGPS招募了包括迈尔等另外的人物,但没有提供证据。

努内斯在2017年曾因虚假的操守投诉而被迫离开俄罗斯丑闻的调查,201712月针对他的投诉被澄清。

努内斯的指控寻求多重的补偿及律师费用。“FusionGPS、辛普森和斯蒂尔制作了虚假的卷宗并在美国官员和媒体中流传,就如像这些下流的指控是真实的一样”,“被告们敲诈勒索的恶行是他们日常行事规则的一部分。那种行事的方式必须就此打住。”努内斯的诉状说。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