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11日,消防人员在搜救现场。(AP photo/ Shawn Baldwin)
2001年9月11日,消防人员在搜救现场。(AP photo/ Shawn Baldwin)

“9·11”听证会 左派不提激进伊斯兰却说是气候变化威胁

仲軒
2019-09-10 15:25
“9·11”参院听证会,民主党参议员等左派政客们完全不提恐袭的元凶和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却把气候变化说成是主要的威胁。

9月9日,纽约市的国家9/11纪念馆和博物馆举行“9·11”18周年纪念会,悼念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的伊斯兰恐怖袭击事件。而在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举办的特别听证会上,民主党参议员等左派政客们完全不提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却把气候变化说成是主要的威胁。

“9·11”之后的美国国内伊斯兰恐怖主义事件也被忽略了,包括查塔努加(Chattanooga)、胡德堡(Fort Hood)、奥兰多(Orlando)和圣贝纳迪诺分校(San Bernardino)等许多的袭击事件,都被漠视了。而对伊斯兰恐怖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到底是什么,只有前国土安全部部长迈克尔·切尔托夫(Michael Chertoff)在三个案例中提到了“圣战恐怖分子”一词而已。

切尔托夫与两位前国土安全部主任:珍妮特·纳波利塔诺(Janet Napolitano)和杰姆·约翰逊(Jeh Johnson),一起在委员会面前为国家安全问题作证。

约翰逊是提到一些跟目前安全有关的问题了。他认为枪支安全是国家安全最优先要改革的事项。

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的资深成员、民主党参议员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D-MI)宣称:“气候变化对美国和地球构成了生存威胁”。他在开幕致辞中将“气候变化”与“9·11”恐袭联系起来了,并呼吁国土安全部关注气候变化的威胁。

彼得斯没有谈及“9·11”恐袭事件的元凶,他还将“白人至上主义暴力”也列为国家安全的威胁。

“9·11”恐袭。(AP photo/Todd Hollis)
“9·11”当天,人们从布鲁克林桥逃出曼哈顿(AP photo/ Daniel Shanken)

约翰逊认为枪支安全是国家安全最优先要改革的事项。

纳波利塔诺则将“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列为联邦政府政策应该优先考虑的国家安全威胁,她还将这两者与非法移民和“激进化”联系起来了,她认为是极端天气让中美洲和南美洲的人向美国移民的一个主要因素,但是她支持开放边境,反对川普建墙。

然而根据美国公民移民服务局(USCIS)代理局长肯·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周二(9月10日)在福克斯新闻上介绍的情况,8月份由于有了部份的边境墙,目前在南部边境抓捕的人数为6万4千多人,比7月份就降低了22%,而与5月份相比,更是下降了一半。4月份的数字是14万多人。这个边境墙,实实在在地减轻了许多边境拘留所和警力的负担。

2018年10月,中美洲移民大量往美国走来(Ap photo/Moises Castillo)

根据《华盛顿邮报》今年6月份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要长期解决中美洲的移民迁徙问题,必须增加经济机会、减少腐败、增加税收、减少当地的犯罪率,减少毒品的泛滥。而对于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的居民来说,他们国家的土地政策并不会让人们有意愿去耕种,因为土地的主权,不属于农民,政策不帮助人民,就会使人们没有意愿去投资于农业生产。另外还有两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暴力和食物不足,才导致了中美洲人离开他们的家园,而这些跟“气候变化”一点都没有关系。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