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中共政权它也撕破脸,基本上它对香港人来说,他们叫嚣什么留港不留人到现在丝毫完全无视香港法治体系……
现在中共政权它也撕破脸,基本上它对香港人来说,他们叫嚣什么留港不留人到现在丝毫完全无视香港法治体系……

【谢田访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香港局势有何影响?当局为何害怕?(音频/视频)

静汝
2019-09-10 19:00
我觉得香港民众非常有智慧。他们看到了,他们寄希望如果让美国国会通过这样一些香港人权和关系的法案,把这个事情跟人权,对香港独立关税地位,跟香港人权政策、人权状况挂勾,这样的话,他们有这样一个美国国会的法案,成为美国的法律,我想川普会坚守。这个法案是非常强有力的,就是说又站在道义上的高点,又有实质性的操作,所以对中共来说非常非常害怕。

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谢田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目前香港的抗议民众在提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同时,促请美国国会在本周复会审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据悉,林郑月娥10日对媒体说,绝不容许外国以任何形式干预、介入香港内部事务。有报道说,北京当局对香港民众的这一请愿非常害怕,林郑的话恰恰是授意于北京当局。那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香港目前的局势有什么影响?北京当局为什么对香港的这一民意非常担忧?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为什么香港民众希望美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我看有报道说中共外交部多次宣称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但我看网上有种说法,说香港问题已经演变为国际问题。您怎么看?

谢田:香港是演变成国际问题了。中共一直在利用香港,它在利用香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利用香港国际化的特色。因为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自由港是跟谁自由?是跟世界各国的贸易自由,还有香港是个国际金融中心,跟谁金融中心?当然是跟国际社会,跟其他欧美,其他发达国家的金融,和金融来往,金钱来往,货币来往这样一个中心。所以香港本来就是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它的优势也来源于它的国际化。

他的问题现在恰恰是中共不遵循国际化这样的一个条约,当然我们指得是中英的联合声明。因为当年中英签署联合声明,把香港归还给中国的时候,中共是有一个承诺的。它承诺从97年开始50年保持制度不变,换句话说,它实际上是承认香港现行的资本主义的制度,自由企业的制度实际上是有优越性的。没有人会承认它保持一个低下的或者是卑劣的,或者是无效率的、没用的制度,它实际上是承认了香港制度是一个优越的制度。所以是对中国大陆,中国人民,对中国实际上都是有利的这么个制度。但现在看来它为了它自己的一党专制的个人的私利,为了它政权统治,前段时间甚至放出风声来,说中英联合条约无效。现在看来,说当年的基本法无效,中共现在不敢这样讲话了,实际上它还得不得不承认中英联合声明是有效的。

实际上美国对香港的关系,也是由于当年一个跟香港关系法确定的,那个关系法的确定也基于香港保持现有的制度,保持现在自由港和国际金融中心,这样美国才会继续把它做为一个单独的经济实体来看,这就是当年美国香港法的关键的一部份。现在看来实际上50年过去刚刚一半,还不到一半,中共现在要反悔,它就要撕毁当年的协定,撕毁这个声明,它实际上要把它的专制独裁要延伸到香港。这就是为什么香港人民现在在反对“送中”条列,在反对共产党统治延伸到香港。

实际上现在香港三个月以来,现在港人已经充分的非常清楚的认识到,港府是魁儡政府,林郑政权显然是个魁儡,她不能做出任何真正的决定,她是由着北京在背后操纵,即使林郑自己想撤掉送中条例,她也做不到。如果北京是背后的黑手,中共是背后的黑手,香港人民反送中,自然就要反抗中共。实际上这已经是香港全民反共的新的开始了。

记者:美国会这样做吗?美国会不会通过贸易谈判提这个问题?我在网上看到有不同说法。

谢田:这个时候美国当然要考虑,因为当年美国之所以维持跟香港经济关系的一个策略,就是因为香港是被承诺的,维持这样的一个制度。

现在中共显然已经要把这套司法制度,甚至它现在已经把它的警察力量带入香港政府,香港现在恶毒的、疯狂的镇压学生的警察,都是从大陆悄悄派过来的。香港已经不能控制,实际上是中共在延伸、在破坏,它在破坏一国两制,换句话说一国两制现在已经不存在了。香港人民反抗反送中,其实正好说明他们反的是正确的。现在看来如果不反,你看看现在中共的做法就知道,他们的权利已经全部给摧毁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港人也非常清楚,他们知道美国是一个希望,因为能真正制裁中共,能够逼着中共让步的,或者打垮中共的就是美国。当然我们知道现在全世界都在看着美国对中共在打贸易战,从经济上瓦解中共统治的经济基础。现在美国又在警告中共,说你如果镇压香港学生运动,镇压反送中运动,川普政府已经明确的表示,我们贸易战谈判都没办法继续,因为不可能在你出兵镇压香港的情况下,在香港重新重演一次北京六四事件情况下,而美国坐视不管,还继续跟你谈什么贸易协定,这也是不可能的。

我想中共官方,中共高层他们也认识到,他们知道香港的地位对他们的意义。他们在香港有极大的利益,是他们洗钱,藏钱,存钱,控制金融的进出,资金流动和投资的关键的窗口,我想从他们自己的利益谁也不愿意毁掉香港,丧失了香港地位,但它又要顾忌它自己的政权。

所以现在如果美国出手,我们知道川普政府已有这样明确的表示。但如果中共它不派军队,只派恶警悄悄的做的话,那美国现在川普还不能说,因为它没派军队镇压,没有重演六四,中共还想继续跟美国进行贸易谈判,这时候怎么办?

我觉得香港民众非常有智慧。他们看到了,他们寄希望如果让美国国会通过这样一些香港人权和关系的法案,把这个事情跟人权,对香港独立关税地位,跟香港人权政策、人权状况挂勾,这样的话,他们有这样一个美国国会的法案,成为美国的法律,我想川普会坚守。

这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对香港的自治状态进行认证,看他是不是还是一国两制,或者保持司法独立,这样来决定是否维持香港享有特殊地位的待遇。所以使得美国不管政府会怎么样做,不管是民主党或者共和党政府,他都会有法律可依,按照法律来惩罚任何中共在香港的轻举妄动。所以我觉得这个对港来说是非常有智慧的一个想法,我想他们一定会支持,我想在美国国会两院,在美国民间,这个法案也受到了高度的支持。所以对中共来说它非常害怕,因为九月份美国国会一旦开会,这个很可能马上就会讨论、就会通过。

这里边还有一点,这个法案要求制裁那些侵权的中共官员,要求美国政府查明一些比方绑架香港书商,假记者,有责任的人,其他有关卷入香港基本自由的人,那些不管支持恶警也好,或者靠操控香港股市也好,要冻结这些人的资产并禁止他们入境美国,这个是非常强有力的,就是说又站在道义上的高点,又有实质性的操作,所以对中共来说非常非常害怕,这就是为什么香港抗议民众很希望这个通过,我想对世界民众也希望这个通过。

记者:目前对于香港抗议民众,不断传出警察暴力殴打抗议民众而造成了多起平民死伤的事件时时发生。如果这个法案通过,对警察的这种暴力会有制约作用吗?

谢田:我想这个一定会有,我想中共现在破坏了香港政府自主的权力,自治权力,它也参与了渗透了香港警局,但中共现在它还没有能够完全破坏香港的司法体系,香港的大律师和法院,终审法院,最高法院这套体系我想现在中共可能还没有统战到和攻陷。当然我想对香港中共现在说派军队进去把所有的法官和大律师全部抓起来,它现在还不敢做这一步,做不到这一步。如果只要香港司法体制,终审法院的体制还在,还可以运行,这些现在黑警打人也好,或者是诬陷也好,构陷也好,栽赃也好,这些手法,这些手段,这些个人,我想慢慢都会曝光,人们会慢慢知道他们是谁。

这些人显然很多他可能会说广东话,但它实际上不是香港警察。他们在用词的时候,回答的时候,他们说什么根据香港法律的啊……这种讲话,你一听就知道是从大陆来的。因为香港的警察不会说“根据香港的法律之类的这种话。中共以为它可能布置的万无一失,但是它还是会失手,这些人、这些脸,这些警察的脸,这些行为,从照片的录像,香港人都有证据。以后这些人有那些是从中国大陆招募来的,会讲广东话的警察,是中共的武警,我想电脑的发达,人脸刷脸的技术,我想很快这些人都会找出来。那个时候,我想只要香港的司法体制还存在,这些这些审判恶警就会到来。

我想对香港人来说这次中共已经做恶做到这一点,港人已经没有退路了。他们知道的非常清楚,现在他们如果退下来,他们所有的成果都没有,中共马上就会让香港马上陷入一片黑暗,陷入中共统治,一国一制。他们只要继续抗争,如果有美国西方社会正义力量来支持的话,他们还有希望,他们可能会看到中共因为这个而垮台的话,对香港人来说这是个最好的事情。

记者:另外,在网上看到一种说法。说林郑月娥回应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的决定,但香港人的抗议持续,是众口难调之举,您怎么看?

谢田:不是众口难调。我很吃惊的、很惊讶的看到,并且令人振奋的看到,香港人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是高度一致,他们的共识非常强。他们现在已经不能接受林郑月娥撤出送中条例。这五大诉求的光满足第一个诉求,如果这个事情是在三个月之前做的,那是没问题。但这三个月以来,我们知道已经有几条生命失去了,有一只宝贵的眼睛失去了,有上百的人被抓起来,上千的人被搜。香港警察体制,执法体制现在已经完全被破坏,并且在这个情况下,只是撤出送中,实际上它并没有认真的做出真正的让步。

就像林郑自己都讲了,当时几个月前她说已经寿终正寝的时候,这不是法律术语,她认为这已经结束了,已经撤下来了,当然现在她正式从法律上撤出来。但实际上这里很可能包含着中共背后更大的阴谋。因为这已经不是她自己做的决定,她自己也说她不能做出这个决定。但是中共做出这个决定,在这个时候显然是为了保中共十一所谓的大庆,或者保中共目前的面子,它并不是真正的让步,很可能有着某种阴谋。我想香港人民已经识破了这阴谋,他们不会放松、放弃。所以他们现在的要求继续维持五大诉求,一个都不能少,这个是非常正确的。

记者:您能说明一下中共的这个阴谋可能是什么?

谢田:我觉得背后的阴谋,我觉得中共就是准备在十一以前,让这个事平息一下,它们以为啦,如果它正式撤销的话,显然是北京授意的,香港的抗议能够平息下来,至少到十一,它不会再有新的抗议或新的转移视线的,转移注意力的,因为中共不希望它搞一个十一国庆大庆,有其它事情转移了,分散了世界的注意力,让它灰熘熘的。我想从这个角度谈,中共它推出这个来表面让步,说撤出送中,但你看看中共的做法,它实际上是大规模的让中国大陆的武警在更换,在替换香港的警察,据说现在又有把香港人抓起来以后,直接送到新疆或甘肃。还有它现在一步步的抓人,在背后最后大规模的算帐,这个都是完全可能会在十一之后发生的。并且现在这个政权它也撕破脸,基本上它对香港人来说,他们叫嚣什么留港不留人到现在丝毫完全无视香港法治体系,但现在用中共那种军警特那些流氓手法,实际上它是照搬了当年镇压法轮功所有那些栽赃诬陷欺骗的手法,全部淋漓尽致的用在香港。它对法轮功的镇压以后,我们也知道镇压以后,它抓了人,它没有平息法轮功的反抗,它又继续制造更多的冤桉,抓了更多的人,还有活摘器官。所以它对港人最后的报复,我想最后的阴谋肯定也不会很少的。

听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违者必究。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