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余文生年初获得法德人权法治奖,妻许艳在领奖后与德法两国驻华大使合影。(推特截图)
人权律师余文生年初获得法德人权法治奖,妻许艳在领奖后与德法两国驻华大使合影。(推特截图)

打脸北京 德国驻华使馆邀受中共迫害人士参加统一日庆祝活动

田溪
2019-09-20 21:52
德国统一日(国庆日)前夕,9月19日,,德国驻华大使馆邀请了众多大陆异议人士、律师等曾遭受中共迫害的在京朋友上千人欢聚一堂,提前庆祝德国统一日。参加活动的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遭受打压的维权律师倪玉兰接受本台采访时,谈到了民主政府关注人权和中共治下跟踪监控迫害的巨大落差。

德国统一日(国庆日)前夕,9月19日,,德国驻华大使馆邀请了众多大陆异议人士、律师等曾遭受中共迫害的在京朋友上千人欢聚一堂,提前庆祝德国统一日。参加活动的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遭受打压的维权律师倪玉兰接受本台采访时,谈到了民主政府关注人权和中共治下跟踪监控迫害的巨大落差。

1990年10月3日,原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原西德)和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原东德)正式宣布统一,10月3日被定为德国国庆日。每年的国庆日前,德国驻华大使馆都会邀请众多的中国朋友参加庆祝活动,大家共同聆听音乐、品尝美食,交谈,欢歌笑语,尽情享受这难得的自由,没有中共警察的威逼、监控的自由——宪法允许的、却被中共剥夺的自由。

目前身陷冤狱的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被邀请参加了德国驻华使馆聚会,她向本台证实,9月19日当天很多目前遭受中共打压的朋友参加了聚会。

许艳:“昨天是德国统一日庆祝活动,我去了,也有好多律师,其他人也去了。有好多人、好多吃的,乐队、非常高兴。好多律师和人权捍卫者荣幸的见到了德国大使。(集体)照相了一张。(庆祝活动)好几个小时。”

参加聚会的还有多年持续遭受打压的维权律师倪玉兰夫妇。倪玉兰表示,参加这个聚会心情非常愉快、没有压力、没有警察监控、呵斥、殴打,可以尽情享受已经失去多年的自由。

倪玉兰:“(德国)国庆日,我们每年都会去,美国独立日,我们也是每年都会去。好多人,好几千人,有人被告知不许去,刘晓原在推特这么说的,不许他进北京,10月8日之前都不许进北京。谢燕益和妻子孩子也去了,还有艺术家吕尚。”

倪玉兰介绍,庆祝活动包括大使讲话,乐队演奏。大使馆为大家准备了丰富的食品、啤酒、饮料,非常丰富,大家毫无拘束非常开心。

倪玉兰:“可好吃了,可丰盛了。我最喜欢吃的是小面包,鱼、肉、国庆日可好了,他们每一次都非常热闹。咱们国家的国庆日根本就不可能让咱们参加。作为贵宾被邀请,我们心理真是特别高兴、特别激动。我们这些人在中国本来应该享受正常的生活待遇,但是我们正常的生活待遇被剥夺了,就跟杨改兰一样,为什么她的低保拿不到手,就是因为他们的地方官太霸道了,都被他们自己的亲属所霸占。”

倪玉兰回忆自己的苦难,在住房遭到拆迁后,又遭遇牢狱之灾,失去工作、失去收入,生活陷入困境,连吃饭都困难。

倪玉兰:“我们现在的生活都是由外交官经常送我们一些吃的,(工作人员)任期到的时候,经常把他们的东西捐给我们,这些外交官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没有他们,我难以活下来。德国(大使馆)一直都在帮助我。我从2013年10月25日出狱之后,我没有衣服穿、没有饭吃、也没有证件,没办法看病。当时我的脖子,甲状腺和淋巴肿块,没有证件没办法看病,而且当时也没有钱,都是德国外交官开车到我的住处接我,到德国大使馆里面看病。找到疾病的根源我才能服药,我这个肿块就是保守治疗。”

倪玉兰揭露,最困难的时候,德国大使馆工作人员有时给送一些吃的东西,但却被负责监控的中共警察偷偷拿走享受。

倪玉兰:“送的吃的被警察扣押了,全给贪污了。(警察)堵着我家门口不让外交官进,他们走了,我爱人出去拿食物,结果食物不见了。看着的那些警察都(说)不知道。就在他们警车里,他们怎么能不知道?而且他们不让我们出去买吃的,也不让我们与外交官见面,这就是做贼心虚的表现,你有钱了,你要吃的得分他一半,这么好的食物,你必须得先给他上贡,他们就是这种心理。”

另外,德国总理默克尔历次访问中国时都会私下会见公民社会代表,默克尔去年5月访华时,曾会晤身陷囹圄的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余文生的妻子许艳,表达她对中国维权律师处境的关心。今年9月6日晚间,她也在访华期间,在北京会见了中国大陆的维权律师,讨论中国律师的处境和人权状况。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