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四次会见到丈夫王全璋律师。(推特图片)
9月19日,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四次会见到丈夫王全璋律师。(推特图片)

与李文足第四次会见 王全璋特别问到儿子是否上学

刘莹
2019-09-20 21:57
9月19日,709被捕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四次会见到丈夫。她表示,王全璋三次问到儿子泉泉上学的事情。她还表示,王全璋的脸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阳穴明显往里面凹。

9月19日,709被捕人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第四次会见到丈夫。她表示,王全璋三次问到儿子上学的事情。她还表示,王全璋的脸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阳穴明显往里面凹。

此次陪同李文足会见的还有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属王峭岭、刘二敏。

李文足表示,会见时,大约有一二十个警察围着他们,还有一高一矮两个便衣,一直跟着她进出。

此次会见,当局仍使用惯用撒水车,噪音,便衣打伞干扰会见和拍摄等干扰招数。

李文足说,不知为什么,王全璋的脸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阳穴明显往里面凹。

会见中,王全璋大约三次问及儿子上学的情况,同时还询问江天勇律师,称自己是从电视上看到江天勇被抓的。

前三次会见,王全璋都表现出对儿子特别地担心,不断地询问上学的情况,并反复强调不让李文足和儿子再去看他,令李文足猜测,儿子或成了中共官方要挟他的砝码。

而就在19日会见前几天,泉泉升读小学一年级,新学期开学是9月2日,开学仅4天就遇到了骚扰。北京国保特务数次去学校施压,学校也怕公安、怕特务,终于顶不住了,因此泉泉被迫又再次失学。

此前,李文足9月6日在脸书发文说,儿子泉泉9月2日升入小学,但是才开学4天,警察就已经连续数次去学校施压,“我的儿子又再度失学了”。

得知泉泉不能继续上学后,李文足浑身的力气仿佛被一下子抽走了,浑浑噩噩走出学校大门。

她在想,为什么?为什么?她在文中表示,“难怪每次会见全璋,全璋最担心的就是孩子能否上学?难怪他一再跟我确认孩子是否在上学。”

她批评中共官方让一名无罪的律师与外界隔绝,将他关押4年,在无律师辩护下秘密开庭审判,又多次阻挠他和妻儿见面,“现在又拿一个6岁的孩子上学来做文章。请问,你们要做什么?”

现年43岁的王全璋代理过很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轮功学员案件,是709被抓律师中最后一名被判决的律师。

2015年8月3日,王全璋在中共当局对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的大抓捕行动中(709案)被带走,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布逮捕王全璋,指控他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被捕后,王全璋几乎与家人和外界失联。期间他的妻子李文足为了丈夫持续奔走,但也不断遭到警方的阻挠、恐吓和打压。

在时隔近4年后,王全璋今年6月末才终于在狱方安排下见到家人。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