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债券(图片:上帝/脸书)
清朝债券(图片:上帝/脸书)

太搞笑!中共否认“清朝债券”等于承认香港属于“中华民国”

楊述之
2019-09-22 13:04
川普此时放出讨要“湖广铁路债券”的风声,把中共置于解脱不了的困境中:如果中共政府继续不承认对这笔清朝政府债务的“继承权”而只要“豁免权”,那么它也应该在1997年“豁免”对清朝政府遗留下的香港主权的继承,也就不能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如果它认为“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属中华民国而不属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它就必须承认中华民国政府才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而它要求这笔债务要由中华民国政府来还,也就宣告一贯宣称“主权高于一切”的中共政权的执政是不合法的。

 

近期美国各大媒体都在转载最近《彭博商业周刊》的一篇报道。据说川普政府正研究向中国政府讨要清朝1911年发行的“湖广铁路债券”。专家估计,美国持有的这些债券,市值已达到一万亿到一万五千亿美元。这消息热了一天便不再有媒体提起。但是“湖广铁路债券”的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癲】侵侵考慮要中國償還清政府一萬億債券彭博社週四(8月29日)發佈消息稱,美國數千居民持有1911年中國「清政府」發行的過期債券。清朝(1912)倒台後,民初軍政府拒絕兌換這些「清朝債券」。美國總統特朗普接見了部分債券持有人。債券…

Posted by 上帝 on Friday, August 30, 2019

间接导致清朝灭亡的“湖广铁路债券”

1904年,在成都设立官办的“川汉铁路总公司” ,部分以“租股”的形式随粮征集,因此凡是纳税的四川农户皆为公司股东。由于租股占川汉铁路公司股本的比重越来越大,因此四川绅民强烈要求改官办为商办。到了1907年,官股退出,名义上成为商办公司,但是公司管理层依然充斥各级官员,正是这些官员后来在铁路国有化前吞没了民间集资款。

“湖广铁路债券”是清朝政府1909年为筹资修建湖广铁路(包括前面的川汉铁路和粤汉铁路)而向美、英、法、德四国发行,总额550万金英镑,年息5厘,四十年到期,本息偿还的最后期限是1951年。“湖广铁路债券”起初由湖广总督张之洞督办,张之洞1909年去世,由时任邮传部大臣盛宣怀接办。盛宣怀的强力推进下,宣布“铁路干线国有政策”,强收川汉、粤汉铁路为“国有”,由中央借外债修筑铁路。旋与英、法、德、美四国银行订立借款合同,总额为600英镑,人们看到的“湖广铁路债券”每一张都印有盛宣怀的签字。

鮮血債券1911年5月清朝政府以「帝國中國政府」為名透過法國東方匯理銀行發行「湖廣鐵路」建設公債籌款強徵原由民間出資官員興建的湖南 湖北 廣東…

Posted by 蔡正元 on Saturday, August 31, 2019

在“湖广铁路债券”发行之前,清政府曾向民间集资修建川汉铁路和粤汉铁路。后政府食言,将这两条铁路收归国有。四国银行享有湘鄂境内粤汉、川汉铁路的修筑权和铁路延长修筑的优先权。1905年收回的粤汉铁路筑路权、四川民众拥有的川汉铁路筑路权因此丧失。而原来地方的集资款概不退现款,只部分换发国家铁路股票。由于贪腐官员吞掉了民间的集资款,产生巨大资金亏空,于是引发声势浩大的“保路运动”。清政府从武昌调派部分新军去四川镇压,武汉军力空虚,留守武昌的新军趁机起义,辛亥革命成功。 “湖广铁路债券”成为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它间接引发的“保路运动”,成了压垮满清皇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Posted by 中華民國讚 on Sunday, November 20, 2016

美国成为“债券”的主要持有者 民间开始索债

美国政府收购了英、法、德三国的债券,所以美国政府和民间成为“湖广铁路债券”的主要持有者。《彭博商业周刊》报道说: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家中阁楼或地下室,甚至拍卖网站eBay都能找到这些违约的中国债券。

推翻满清政府建立的中华民国政府承认“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1938年向美国偿还部分利息,后因抗战爆发和国共内战,这笔债务被搁置。

而颠覆中华民国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南京立碑,碑文为“中华民国,公元1912年-1949年建都南京”正式对外宣告世界“已消灭中华民国”,声称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却不承认“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而声言拥有这笔债务的“国际豁免权”。

1979年,持有“湖广铁路债券”的部分美国民众向阿拉巴马州联邦法院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索要“湖广铁路债券”欠债。法院向中共外交部长黄华发出传票,要求他到庭应讯,但中国外交部不予理会。法院缺席审判,1982年判决美国“湖广铁路债券”持有人胜诉,中国政府须赔偿原告2.2亿美元。中共方面仍然不予理会,1984年,阿拉巴马州联邦法院再判美国方面可强制性拍卖中国在美资产以抵债,这时中共外交部才派人前来美国应对官司提出上诉。

原告援引了一个国家主权豁免的例外——商业行为,该条规定外国因此行为在任何美国国家或者美国的州的案例中,都不应当免于司法管辖。该行为是基于以下几种情况的行为:(1)外国政府在美国而为的商业行为;(2)在美国的其他地方发生的外国商业行为与发生在美国的行为有关联的;(3)在美国之外发生的外国商业行为与发生在美国领土之外的行为有关的,并且该行为对美国产生直接响的。原告主张基于第三种情况中国应该服从司法管辖,依据第三种情况,外国政府要服从管辖,此诉讼必须满足以下条件:(1)该行为是发生在美国的领土之外;(2)必须与发生在美国之外的外国商业行为有关联;(3)对美国产生直接的影响。双方对于前面两个条件的成立问题没有争议。依据美国《外国主权豁免法》第1605节(a)(2)条款规定,发行公债是一种商业行为,这是不证自明的。唯一的质疑在于是否对美国产生了直接影响。由此,1986年,基于以上美国司法部承认中共政府对这笔债务的“国际豁免权”。中共政府的上诉也获判胜诉。

中共陷入困境 不还债就是执政不合法

川普在美中贸易战正打得火热和港人“反送中”受美国朝野关注之际,重提美国对“湖广铁路债券”的债权,首先是要警告中国,如果中国政府用抛售持有的美国国债来打击美国,那么就趁早收手,因为“湖广铁路债券”的市值已经超过中国所持美国国债。

美国杜克大学法律系教授和主权债务重整专家古拉提(Mitu Gulati)指出:从法律层面上来看,“湖广铁路债券”债务是完全有效力的。

川普此时放出讨要“湖广铁路债券”的风声,也把中共置于解脱不了的困境中:如果中共政府继续不承认对这笔清朝政府债务的“继承权”而只要“豁免权”,那么它也应该在1997年“豁免”对清朝政府遗留下的香港主权的继承,也就不能破坏香港的“一国两制”;如果它认为“湖广铁路债券”的“继承权”属中华民国而不属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它就必须承认中华民国政府才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而它要求这笔债务要由中华民国政府来还,也就宣告一贯宣称“主权高于一切”的中共政权的执政是不合法的。

 

下面是视频:【关键时刻】川普放三昧真火追讨「清朝债券」!大陆呛「不溯及既往」尴尬了!?

【關鍵時刻】川普放三昧真火追討「清朝債券」!大陸嗆「不溯及既往」尷尬了!?

【關鍵時刻】川普放三昧真火追討「清朝債券」!大陸嗆「不溯及既往」尷尬了!? #莫非編:原來川普不是開玩笑的!是為了解香港問題!?收看完整版:https://reurl.cc/311X39 #關鍵時刻–20190902#中美 #貿易 #清朝 #債券

Posted by 關鍵時刻 on Monday, September 2, 2019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09-23 22:26

追讨中共,要它破产。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