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新疆设置的劳改集中营恐怖内情不断曝光。(网络图片)
中共在新疆设置的劳改集中营恐怖内情不断曝光。(网络图片)

新疆集中营恐怖内情 :囚室入地20米 内设铁笼 人如鸟兽

刘莹
2019-09-27 00:39
中共在新疆设置劳改集中营(有称再教育营),非法关押上百万民众。日前,两名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讲述,新疆部分集中营,深入地下20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6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

中共在新疆设置劳改集中营(有称再教育营),非法关押上百万民众。日前,两名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讲述,新疆部分集中营,深入地下20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6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

9月26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两名不久前从中国获释的哈萨克族人,近期向外界讲述了新疆部分集中营监狱的情况。

据指,在深处地下20米,羁押者被关在囚室中的6个铁笼内如同鸟兽。有人被强行注射、接种不知名的疫苗等,也有人失去生育能力。目前多名获释者离开中国后,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一间医院接受治理。

现年31岁的受害者叶儿哈利.叶儿灭可,原籍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萨尔布拉克乡,2012年移民哈萨克斯坦,并取得哈萨克斯坦绿卡。叶儿哈利在哈国从事边境贸易,直到2017年11月9日入境中国后,在霍尔果斯市被公安抓捕。

叶儿哈利说:“当时他戴着手铐脚链、黑头套被送入拘留所,押在老虎椅上,被迫吸烟及喝酒(穆斯林不烟酒)。在审讯一周后,中共公安将叶儿哈利送入伊宁市监狱,再度严刑拷打,逼其认罪。他说,当时每天只能吃一块馒头,加一杯水。一周后,又把他转移到霍城县集中营,也就是官方对外所称的教育培训中心。”

叶儿哈利表示,他在营内6个月不准接见任何人。6个月过后,每隔3个月可以视频会见亲属一次:“每天全天上厕所小便两分钟,大便五分钟,白天全天都得坐在椅子上不能动弹,晚上进入牢房,牢房面积30平米,住18个人,双重门被反锁,饭从门缝送入,牢房内每天给一个铁桶,所有人大小便就在这里,牢房内全是视频语音监控摄像头,然后隔三差五的被暴打。”

叶儿哈利说,他所在的集中营内关押了至少五千人,有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回族等少数民族,他们每天要参加新建营地的体力劳动。2017年8月,这些在押人员新建了一个可容纳一万人的集中营。他还说,在霍城县有三座关押一万人的集中营和一座羁押五千人的小营。

2018年4月7日,叶儿哈利被判刑3年。

另一位获释者图尔孙别克.哈利来自新疆额敏县,2016年8月移民哈国。2017年9月,图尔孙别克在霍尔果斯口岸入境时被捕。被捕理由和叶儿哈利相似。他被羁押在额敏县一座新建的集中营地下室。他说:“在地下20米深处,那里有很多房间,每个约10平方米,每个房间有6个铁笼子,每个铁笼子关押一个人,铁笼子很小,1平米左右,人进去很挤,他被从下午3点关入铁笼子至第二天凌晨两点,然后又带到审讯间,绑在铁制椅子上。”

图尔孙别克说,公安每隔数小时就把他关入小铁笼子,在笼子里不准睡觉,只能坐着。看守员拿着铁棍,看谁睡着就打醒。他的腰部、胸部及耳部,耳朵被打致内出血,然后又把他押回地下20米深的监狱,继续关押。整个过程持续一周。

2017至2018年期间,各地新建及扩建了大量集中营。当地的学校、批发市场,乃至部分献血捐献中心被用来羁押当局抓到的民众。

据报导,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成员麦克·当格尔,去年8月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会议上称,在新疆有2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被关押在“集中营”。

多家外媒报导,被关押者被强行洗脑,受酷刑虐待,不少人在被关押中死亡。

一项新调查发现,中共还将新疆维族儿童与他们的家庭分开,仅一个乡镇,就有逾400名孩童的父母“下落不明”。英国广播电台BBC的采访证实,中共一方面将成年人关押在“集中营”,另一方面又将孩童送往“儿童再教育营地”。

9月2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批评中共在新疆的行为,是在“消灭自己的公民”。

去年11月,15个西方国家的驻华大使,曾联署致信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要求他讲清楚侵犯新疆维吾尔人权利的情况,同时美国也正在考虑对陈全国和其他涉嫌践踏新疆人权的官员和公司实施制裁。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