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她为何执着的还一笔“良心债”【音频】

慧光
2019-10-4 12:19
在中国大陆湖北省的一家大型企业中有一位中层女干部,在转卖一些大型设备时收了买家的几千元好处费,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是这位女干部后来走入法轮功修炼,认识到作为修炼人不能接受这种不义之财,于是她决定将这笔钱还回去......

我是中国大陆湖北省人,是一位普通女性,曾在当地一家国企工作,负责车间管理,算是一个中层干部吧。

由于长期在大型企业的一线工作,很辛苦,导致我的身体很差,曾患有多种疾病,主要有腰椎骨质增生、颈椎骨质增生、胃溃疡以及血管痉挛等,还有鼻窦炎等多种慢性病,经常出现头晕、耳鸣、心悸等症状,虽然不是什么要命的病,但这些病怎么治都除不了根儿,所以经常被折磨的很痛苦,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

在一次偶然机会,我走进了法轮功修炼,没想到大法师父很快就给我净化身体,没多久我身上的疾病就感觉不到了,各种痛苦的症状消失了,为此我非常激动,下决心好好修炼。十几年来我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也深深的体会到大法修炼的难得和不易。

当我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断提高心性时,我的思想境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不会再为生活中的琐事而烦恼,也不会再为利益的得失而动心,在家庭和工作中矛盾冲突也越来越少。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十几年前的一件事,那时我还没有走入修炼,所以也没觉得什么,但是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时,显然就不对了。

当时工厂要更新设备,而正在使用的设备大都还能正常工作,因此领导决定将现有设备转卖,我们车间的大型机床设备转卖就交给我办理。因这些设备操作复杂,我还要为购买设备的工厂培养他们所需要的技术骨干。前来购买设备的工厂有三家,我选择了一位出价最高的重型机床厂厂长,将设备卖给他。为了感谢我,该厂长塞给我几千元现金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对于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没有拒绝,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时间一长也早就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修炼以后,我知道作为大法修炼者要去除利益之心,不该得的东西一定不能要,因为“有所得必有所失”,师父在《转法轮》中对“得与失”的法理讲的十分清楚,于是我决定还清那笔“债”,了结这一笔良心帐。可是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与这位厂长之间没再有任何联系。后来经多方打听,总算找到了他女儿的电话,知道了他女儿也在这个厂工作。

当我拨通他女儿的电话时,没想到对方不接,可能因为是陌生电话吧,于是我一连换了三个不同的号码打过去,最后她总算接了。我诚心的向她说明情况,我说:“我在十几年前欠了你爸爸几千元钱,现在要还给他,请帮忙给转达一下。”她却说:“我爸不在家,到外地开会去了,等他回来再说吧。”

由于我的老母亲住院了,打完电话后我就回老家照料了十多天,回来后又给她打电话,她却说:“我爸说他不记得了。”

我说:“我是在某国营企业工作的一位婆婆,你就跟你爸说,当年我们厂卖给他一个大型机床设备,这样他就能想起来了。”

他女儿说:“你当时怎么不说呢?要是他不要就算了呗!”

我说:“我想跟你爸见一面,有些情况当面才能说清楚。”她迟疑了,说要跟她爸商量一下。

过了几天,我又给她去了电话。她回答说:“我爸说不记得有这个事儿,如果有就算我爸送给你的吧,不用还了。”

我赶紧说:“那怎么行!这件事情后来有了变化,我一定要还给他。”

2011年11月中旬的一天,大约是上午十一点半钟,我拎着香蕉,兜里装着几千元现金,信心满满的来到这家重型机床厂的大门前。我对门卫说:“我是你们厂长的朋友,我是来还债的。”可是门卫说厂长不在,无论我怎么说,他就是不让我进去,搞得我无计可施。没办法,这一次就无功而返了。

过了几天我又来了,到厂门口我用肯定的语气说:“今天你们厂长在吧!”

门卫说:“今天在,那你先打电话给他吧!”可是我只有他女儿的电话,于是就叫门卫用他的电话帮忙打,门卫打了电话以后马上改口说:“厂长不在,他女儿也外出采购去了,要很晚才回来。”

我说:“那我就等他们回来!”此时我也有点儿着急了,没想到送钱还会这么难。

等了一会儿,不得已我只好再给他女儿打电话,她说:“我正忙工作呢,你先回家吧,晚上我再给你去电话。”

我一听就知道这明显是推拖的意思,于是有些不满的对她说:“当初我也是帮了你爸的忙,怎么现在连面都不肯见,是不是瞧不起人呀?”

听我这么说,她只好派了一个人出来接待我,并说这是值得信任的人,有什么事儿完全可以跟他说。可这个人听我解释了半天,就是不肯收钱,我都有点儿气馁了,钱还是没送出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还不了这笔债,是我的心不诚吗?还是我有些事情没有考虑周全?我突然想到,这件事我只想到了自己,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想问题,想了结自己的心理负担,而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尽管送钱是件好事,可在对方来看这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可能也不想让这事曝光吧。我一下子恍然大悟了。

可是该怎么办呢?这钱送不出去,我又不能留着自己用。最后我悟到,如果我不修炼,就不可能出现还钱的事儿,是因为我修炼了,才会这样做,那我为何不把它用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让它发挥一些该有的作用呢!于是我用这笔钱资助了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资料点,让他们用在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弘扬大法等有益的事情上。

这件事情虽然不大,在普通人看来也许不算什么,甚至会有人说我小题大做,但是作为大法修炼者,我绝不能做任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境界得到升华。当我这样做之后,我也的确如释重负,感到全身心轻松,我知道我做对了。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