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纵横】从香港水炮车向清真寺射催泪水剂看中共对宗教灭绝性的虐杀

蔡紅
2019-10-21 18:17

天灭中共,我们在节目中跟大家分享过的概念。天灭中共其实有一个背景的生命概念在其中,能够被天灭掉的生命,一定是与神佛对立的。换句话说,人是神造的,当他生命本身不配是人的时候,才将在天意当中被灭掉。天灭中共同时表现出生命给予人教化,给予人重新再造跟苏醒的过程。

妲己被女娲派下来,在苏护送女儿去朝歌的时候,这个狐狸进入了妲己的身体。前后的故事,在人的层面,何为对?何为错?

纣王本来是受到了坏人的蛊惑,而原因在于他真正的事情的起念,在他个人本身,看见女娲像,心起了歹念,然后就要在人间找到一个跟女娲相匹配的女人来陪伴他。一开始就是800诸侯国各国上贡100个,那就是8万个,后来遭到人们的反抗,遭到商容的反对。他当时来讲,是完全可以自省的,他考虑之后这事就了啦。结果因为这些坏官的作用,放在了苏护一个人身上。所以他要苏护一个女儿,作为当时的纣王,根本都谈不上淫荡、淫邪,你从哪个角度上讲都谈不上。

但是苏护这个人又完全正直,没有任何拐弯抹角,所以就跟他干上了,双方打起来。干上之后,西伯侯周文王就给了他一封书信,说,你不能放不下。君是君,臣是臣,君要你一个女儿,你就不干了,然后就发起战争,生灵涂炭。从你的宗祖来讲,从你的苏氏家族来讲,从你的冀州的县城来讲,从整个双方动用的兵马来讲,从三个角度来讲,你都不对。如果你就是君是君,臣是臣。君要你的女儿,你就是皇亲国戚,你干嘛不从大的角度去考虑,把女儿送到朝歌去,那是好事啊,这事就化解了,化解了一切麻烦。所以所有的麻烦是你自己不识大体。

苏护一听,是这么回事。那就把女儿送过去吧。一送去,狐狸进去了。

你说这事到底什么叫对,什么叫错?这就是我跟大家解释的。这东西,你说周文王叫对吗?周文王不劝苏护的话,那狐狸能进去吗?不会的。苏护当初就别去闹,一听说纣王要妲己你就麻溜赶快送去,搞不好狐狸还赶不上趟呢。

这事在人的道理上,你就会看到各自都是有道理的,而各自都没道理。文王也有道理,苏护也有道理。文王没有道理,苏护没有道理。但文王创造了从周朝开始的中国的辉煌。夏朝作为中国人来讲,我们能够触及到的东西少了,但是到周朝,触及的东西就多了。而大多人们讨论的现在“助纣为虐”等等等等,都是在周朝跟商朝之间相互的更替过程。

我说的概念就是,在人的层面,以人的角度去看待任何事情,你会发觉他背后都有更高的一个因素在左右着人。而当那个年代处于天地更变的时候,你能够顺应上,其实里面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消除自以为是的东西。所有东西,你站在善的角度去考虑,从更大的背景来讲,你就是对的。在一种大的淘汰中,你就能够避其淘汰。

天灭中共里面包含的概念,就是把中共作为与天对立的最邪恶的东西,而他最大的考虑,就是利益。其实我以为是这样。

在人间,与中共同流合污的,带着中共代言人的,一定是表现出非人性的,大家觉得很惨,大家觉得很痛苦,那是每个人觉得,而这种感觉跟感悟的过程中,应该体会到这是非人性的表达。也就讲说,非人性的东西,以各种方式大规模展现人间的时候,同样是被清除的过程。我说的是这个含义,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真正的故事。

到后来衍生的历史很多就更加的人化了,周朝以后,历史更加人化,而那个变更的年代,它更具有生命的垂直的体会,垂直的感受。

10月20号,在九龙,民阵申请大游行。结果在此之前,民阵的召集人岑子杰遭到了南亚人的袭击,给打伤了。结果在第二天,另外一个年轻人,遭到一个大陆人用刀子刺伤了自己的腹部,因为他正在去发Flyer,号召人们星期日能够出现在九龙。

警察在上个星期大集会的背景之下,就是在中环渣打公园出现了将近20万人大集会的背景之下,以为紧急状态法产生作用,但实际没有。在这个背景之下,它拒绝颁发不反对通知书。这是一个大的游行的前提,在这个前提的过程中,出来35万人。

大纪元记者在现场拍到一个场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很特别。大纪元也好,新唐人也好,包括法轮功学员在香港街头长期讲真相,很多人不相信中共的邪恶。但经过这3个月,大纪元、新唐人在香港的当地他的名声爆起。爆起的原因就是普通的香港人,全都意识到,在过去这么年里头,法轮功学员讲述的真相,有关中共的邪恶全是真的。

你很难说对和错,他需要时间需要背景,整个香港人都在接受大纪元、新唐人的报导和对中共本身的描绘。这是非常令人瞠目结舌的。但我个人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

就象看我个人的节目,有些香港人不太懂普通话,但是在传递的过程中,人们同样能够接受说,你们对中共的表达,天灭中共的概念,是天经地义的,那是真正准确的。

这是我们看到的其中的一个场面。

另外一个场面,拍的片子很短,比较滑稽的,因为到九龙就是尖沙咀、旺角那一带,跟中国大陆是接洽的。我个人觉得也蛮感触的。因为我们知道在香港大游行之后,后来最早登陆的就是九龙。就是在整个3个月的大游行当中,这是第二次登陆九龙。在它的街区上面还有明确的70年国庆的标志,这是极具嘲讽。

而游行的现场,人们没有任何改变,35万人,绝大多数戴着口罩,举着雨伞,穿着黑衣服。也就是说,游行场面的本身,直接嘲讽了林郑月娥的紧急状态法。

大概在下午4点11分,NOW电视台拍摄了一个现场,警察开始清场,出动了水炮车,跟它最开始一样,里面放上了蓝色的化学物品。冲突一直持续到晚上。但整个过分暴力的冲突场面没有。在整个过程中,出现了被人们转播比较多的视频,一个是水炮车冲击了一家宗教场所,另外一个是一个洋人在质问警察说,你按照法律,你必须展示你的警号,你的警号在哪里?把那警察问得有点不知所措。

苹果日报拍到了一个更大的现场,有可能是在尖沙咀,香港的天文馆。在天文馆前面,人头攒动,所以它的数据很难统计。因为不许民阵进行游行,后来是长毛和民阵的副召集人以个人的名义号召大家出来。而个人的名义就是说,他们个人将承担法律上的责任,如果警察找他们麻烦就找他们麻烦。

下午1点43分,苹果日报用无人机拍摄了一个现场。大家可以感受到这种气氛,因为是被警察禁止,又是在紧急状态法的背景之下,所以我们看到的场面不象最一开始游行的场面那么宏观那么宏大,它的拍摄也好,它的一些其它相关的辅助来讲,是受影响。

有一个传递非常多的一段视频,警察撤退了,一边全是记者,在撤退前,还有出租车在经过,一个警察向记者凌空直接扔了一颗催泪弹。这是直接袭击人,直接去袭击记者,直接去袭击任何在现实环境中披露真相的记者。所以警察表现的本身,就是我说的,这是天灭中共的本身的缘由,它直接伤及人,他故意伤人。因为这些记者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而这些记者本身不是抗议者。这样的视频在国际范围内特别在推特上展现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警察邪恶的表现。他扔完催泪弹之后,他们警车实际撤退走了。

所以为什么天灭中共?共产党的行为是真正伤人的。

大纪元记者在香港拍摄了一段视频,这一段视频传递得非常广了。水炮车带着蓝色的化学物品,在空无一人的街区上打水炮。在打水炮的过程中,途经了一个清真寺,前面站了大概有20个人。他突然冲着这些人进行袭击。

水炮车、防暴警察是防止暴力的,防止任何对他们可能构成威胁的,这是警察应该有的。现在的警察不是,现在的警察是完全主动攻击,只要有人,他就攻击,甚至没人的地方他都攻击。

这段非常有名的视频,在后来引起了巨大的风波。原因就是在九龙地区最大的清真寺,清真寺他们有他们自己很独特的个人的要求,就是宗教上的要求。警察用蓝色的水,直接打入到清真寺里面,这是惹了大麻烦。以至于后来,出现的状况,包括林郑月娥、警务处处长,亲自到清真寺去道歉。而到清真寺道歉,说是警察误射。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警察误射的话,这个人就不是人。所谓误射的本身,警察毫无任何知识,毫无任何常识,而警察在打水炮的时候,他完全是害人的。你可以看到,整个过程,路面是空旷的,是没有抗议者的,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一个最关键的过程,没有这段视频,很难讲警察、林郑月娥会正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为人们很自然把她的做法跟中共在新疆的做法连在一起。中共对宗教的灭绝性的虐杀,毫无任何尊重可言。

而同时,个别宗教的信仰在全球范围内它的声望它的做法它的某些派别的做法,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瞩目的。林郑月娥不怕杀中国人,不怕以任何方式去恐吓压迫中国人,但她惧怕老外。这是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场面。

为什么呢?你作对比可以看到,警察他可以直接用催泪弹去袭击现场的记者,那个催泪弹是在空中爆炸的,他不怕把人炸伤炸死,但是他惧怕把蓝水喷在清真寺,这是今天香港上至林郑月娥下至警察的做法,我们对比着看,你就知道为什么是天灭中共了。

《35万人九龙大游行 水炮车向清真寺射催泪水剂》。

我们刚才基本记述了当时的状况。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原订在周日(10月20日)发起大游行,主题为“废除恶法、独立调查、重组警队”,但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上诉亦被驳回。不过民间对警方暴力以及政府的不满程度仍未止息,加上游行前,民阵召集人岑子杰遭人袭击,至游行前一日,一名派发游行传单的19岁青年遭来自中国内地男子用刀刺伤,驱使大批市民不理警方反对,继续走上街头争取民间五大诉求。

游行在下午一点半开始,由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园至高铁西九龙站,途经重庆大厦及九龙清真寺。由于有传早前袭击岑子杰的凶徒为南亚裔人士,网上一度有人号召是日破坏重庆大厦等建筑,但即时引来广泛批评。】

高铁西九龙站是一地两检,在那里有中国大陆的公安派出所。这是我们前后看到的整个的一个故事。所以出来35万人。

时间的原因,特别是前面讲的两个视频是极具对比性的,林郑月娥跟香港警察可以以任何方式,侮辱杀虐威胁直接伤害普通的在现场的人,但是在故意无知的背景之下,故意袭击的背景之下,袭击了清真寺,当被曝光之后,她又很惧怕,她可以为任何死去的人默不作声。但是当她看到清真寺出现这种故事的时候,她又很惧怕,亲身去道歉,这是今天的林郑。

来说几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