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人权,有饭吃了,就有了人权了,还得看领导的脸,你还不能说一个不字,说一个不自我就不给你饭吃……
中国特色人权,有饭吃了,就有了人权了,还得看领导的脸,你还不能说一个不字,说一个不自我就不给你饭吃……

【王维洛访谈】中国特色的人权定义-吃饱饭?(音频/视频)

静汝
2019-10-28 23:39
中国的国务院新闻办它的白皮书里是偷换了人权的概念,把农村脱贫做为最大的人权改善。如果大家有需要了解一下什么是人权,那么你就看一下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它里面所定义每一条人的权利那就是我们所应该享有的。比如说19条,人人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20条,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所以人权里并不是只是要吃饱饭,就是人权。

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近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放缓,中共公布的GDP数据的下滑也越来越明显。最近中共在公布的人权白皮书里,不再像以往一样,把中国经济GDP数据作为重点来宣传,而是罗列了一堆对农村脱贫的数据,作为中国人权进步的标志,并称其为中国特色的人权发展道路。那么,人权究竟是指什么?如果按中共的人权白皮书,人权就是脱贫,那中国农村脱贫的标准是什么?白皮书里的脱贫数据真实性的依据又是什么?为什么中国农民从49年至今的70年间里,一直摆脱不了贫困?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权为什么不能与世界接轨?在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里,我们就请本栏目嘉宾王维洛博士来谈谈这个话题。

记者:王博士您好。在中共的这个人权白皮书里,把贫穷定义为中国人民实现人权的最大障碍。这个定义中国特有的?还是……

王维洛:这是中国自己特定的定义。我们就开始从这个讲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前,国务院新闻办发表了一个“人权白皮书”,主要讲中国的人权问题,就把人权定义为生存权和发展权。

最近一年来海外的华人的自媒体挺红的,这个人是拉小提琴的,大家都叫他九哥。他就对这个白皮书进行一番评论,他说白皮书里讲的不是人权,是猪权,猪的权利,他说吃饱了就好了,那是猪的权利,不是人的权利。我认为连马权都算不上。

其实对于人权来说,在1948年的时候,联合国在开联合国大会的时候通过了一个最重要的文件,就是《人权宣言》。《人权宣言》一共30条,其中29条是对人权的定义。第一条是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包括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这些……

记者:您认为人权定义的核心是什么?

王维洛:人权的核心是自由。第一条已经讲得很明白,人生而自由。我记得我们那个时候上学的时候,学过一首诗歌,是匈牙利的一个诗人叫裴多菲写的自由爱情。他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就说自由是在爱情和生命之上的。

我们再看一下孙中山在他的遗嘱写的,他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孙中山先生说了,他革命了40年,他追求的是中国的自由和平等,自由还摆在平等的前面。

这里我们再讲庄子对自由的认识。他写过一篇文章叫“马蹄”。他其实是写马的,我们把他缩短一下,他说马的蹄子是用来踏霜践雪的,马的毛可以来抵御风寒,马饿了吃草,渴了喝水,兴起的时候,扬起蹄奋力的跳跃,他说这是马的天性。他说的是一匹野马,它喜欢在自由的世界里生活。但是后来出了一个伯乐,他会训马,我们就想现在有马术的比赛,马跳舞的比赛,马都训练得很好,但是从来他说这不是马所希望的生活,马向往的是一个自由的生活。

我讲讲我饿肚子的时候做的梦,这是我九年下乡的经历。69年的时候下乡第一年正好是遇到了欠收,那年雨水太大,就和黑龙江的今年一样大豆什么的都欠收没长成。好的粮食都被征粮工作队都征走了,剩下的粮食都是很差的粮食,没有长成的粮食。第二年就吃不饱,因为没长成,吃再多也不饱,老饿着肚子。而且我们知青又不会过日子,从来没有自己独立过过日子,突然之间被送到四千公里以外的北大荒生活,我们也不会过日子,就是饿着,没有吃的,晚上没吃饱饭就睡觉了,晚上也做梦。按照中国的“白皮书”说你饿的时候,做的梦一定是想吃的。我告诉大家我那时候真的做过很多梦,梦到了是我回家了,回到了杭州西子湖畔……我这九年里做得最多的中国梦就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这是联合国的《人权宣言》里面的人有迁徙的自由。我那时候想的我就是想能够自由的回家。但是我们那时候有户口,回不了家。所以我就想起我那时候生活,我饿肚子的时候我不是想吃饱肚子是我的第一选择,我想的是我的迁徙自由,我要回家。我想这是当时的上山下乡的知青,他们当时最主要的诉求就是回家两个字,他们追求的是一个迁徙的自由。

所以人权里并不是只是要吃饱饭,就是人权。这是我们讲的第一个问题什么是人权?中国的国务院新闻办它的白皮书里是偷换了人权的概念。如果大家有需要了解一下什么是人权,那么你就看一下联合国的世界《人权宣言》。它里面所定义每一条人的权利那就是我们所应该享有的。比如说19条,人人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20条,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第17条,人人享有单独的财产权,以及其他人同有的财产权,就是说你的财产权也是属于你的人权的范围之内的。

中国人说“有土私有财”,就是有的土地以后才有财,那个土地才是永远的财产。但是中国谁有土地?大家如果关心这个什么人权的话,人权的定义的话,去看看世界的《人权宣言》,不要以为吃饱饭就是你的人权。

中国这个“人权白皮书”里面一上来又要摆自己的功绩,70年来的功绩从1949年到2019年,70年来它的功绩是什么?

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一直在下滑之中,没有像以前那样把中国的GDP发展做为这70年来的最大的功绩,而是把农村脱贫做为它最大的成就来显示。它里面内容有点比较拗口,我们把它简化成几个数字。我们只要讲两个数字,到了2018年年底的时候,中国农村贫困人口只有一千六百六十万。

在1978年,在改革开放刚开始那一年,其实改革开放在1976又开始了,但是十一届三中权会是在1978年开的,所以它现在把1978年的定义为改革开放的这一年。1978年他说农村贫困人口是7.7亿。四十年前有的人还没有出生,很多人都已经把它忘记掉了。1978年的时候中国的农村人口一共是7.9亿,7.9亿农村人口里有7.7亿是贫困人口,就是100个农民当中有97个半的农民是贫困的人口,几乎是100%都是贫困人口了。到了2018年的时候,它算了农村人口应该是9.7亿其中的1.7%是贫困人口,就是说100个人当中只有1.7个人是穷人,你说这四十年以来功绩是不是很大,你听了你都很吃惊。

记者:它的这个贫困标准的是怎么定的?

王维洛:它就说它是按照2011年中国政府定的农村贫困人口的标准,每人每年的收入低于2300元人民币。同样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它在2001年的时候也发表过农村扶贫的内容,是相同的白皮书,专门讲农村扶贫的。在那个报告当中它说了1978年,中国农村贫困人口2.5亿人,这差别有点大,你要说是两个单位说的,你可以说他定义的和我定义的不一样,但是同样都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政府的最高的新闻机构。就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首先就要去解释清楚,为什么2001年的时候说1978年的农村贫困人口只有2.5亿,现在是7.7亿了,你怎么算出来的?你把这个贫困人口的数量变大了,就是把扶贫的功绩不是同样的扩大了?你这个数字你是怎么来窜改的?来夸大你的功绩?无限的夸大这个数字的时候,你会陷入一种你自己都不能解释的情况去。所以这个人权白皮书里所讲的功绩,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东西,因为你在说你的功绩的时候,你说过头了。搞 “宣传” 在德国这个词是最负面的,一般人都不用的,你不能两眼一抹黑就瞎说。

记者:这种前后不一致会不会引起人们的质疑?

王维洛:它这个报告里面其实都矛盾的就很多了。说中国不但扶贫有这么大的成果,它说我们还有社会救济的系统,社会保障的系统,就是穷人总是可以拿到政府的补助来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它就说中国实行了农村的社会救济制度。如果每年的人均收入低于4953.1元的,就可以领取低保了。你就想你的扶贫的在中国农村贫困人口的标准是2300元/每年,但是社会低保是4900元。你不用扶贫了,你拿低保就行了,拿低保比扶贫还钱多呢。

记者:这两个数据是怎么来的?

王维洛:都是它自己报告里的,只是把来自不同的政府下面的东西凑在一起,低保系统是来自民政部的,扶贫那个报告是来自于国务院的扶贫办的。它里面的数字矛盾的多的呢,都是矛盾的。就可以说既然你有了社会救助的系统的话,你就不用扶贫了,也不用你精准扶贫了,因为有一个系统就行了,就能保证这些人有饭吃了,就有了人权了,还不准你闹。你要闹的话,我饭也不给你吃。所以它这个东西是在打自己的嘴巴。

我最近看了一个报道就是现在得很大一部分农村贫困人口,是农村的老年人。以前中国的社会保障制度是没有,是养儿防老的,多生孩子来养老的。后来是独生子。它就说一个孩子好,养老将来靠政府。讲的这个故事是习大大的下乡延安那个地方。一个老头子年纪大了,现在也不能劳动了,他就一个孩子,一个儿子,儿子结婚了,儿子和他分开过的,他和那个媳妇搞不到一起去,他也不愿意去和媳妇一起过,他就一个人过。在数据上你就单独一户了,你没有收入你就是贫困户,怎么样能让这个老头不变贫困户呢?动员老头和他儿子一起过,老头和儿子一家就组成一户,这一算那个钱就超过这个标准了,就脱贫了。

但是老头不愿意和儿子一起过,媳妇看不上他,而且老头觉得自己一个人过就有自己的生活习惯,和年纪轻一点的人过不到一起去,因为这日子过不下去,他又从儿子那里出来了, 回到他自己的那个房子里去,找个绳子上吊了,死了,就彻底脱贫了。你说这样的悲剧到底是谁的罪过?目的是什么呢?就为了脱贫的成绩。

其实1978年的时候,中国说有2.5亿贫困人口,就三分之一,这还比较现实一点。那时候有个概念叫万元户,大家都听说万元户。按照现在的标准1978年7.7亿人口都是贫困人口,哪来的万人户?我们要仔细算它的人权白皮书里面,它的这种计算的概念错误,我们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来。

记者:那您认为消除农村贫困人口的关键因素?

王维洛:把土地还给农民。(记者:土地私有化?)对,私有化。

为什么这么讲?我就讲德国的这些年的感受。30年前1989年的9月30日那一天,我正好在东柏林,那时候是陪我爸爸到柏林去,我们到东柏林去玩的。他们那时候也是10月1日要准备庆祝国庆,而且也是一个大庆,它也是49年成立的。东柏林的街上很干净没有人,但是我们没有找到吃饭的地方,他们说都下班了,不做了。你就想想社会主义怎么个样子,都一个样。绝对没有想到四天以后,柏林墙就倒了,当时站在柏林的大街上,面对着这么干净、井井有条的柏林大街,我都没想到四天以后,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里的第二大经济强国东德垮了,没了。

东德没了以后,因为东德的教授们都是国安特务,因为他们都和国安签了合同的,所以他们都被取消了上课的权利。我们在西德当老师的就到东德去帮助上课三年。我们都到东德去上课,这对东德的转变就了解的比较清楚。东德的政府一倒台,东德以前的农民土地是集体所有制的,和中国是差不多的,无非叫的是不一样了,它是集体农庄,土地是集体所有的。东德墙一倒,政府一垮台,东德的农民就把土地给分了,大家就平分吧。东德从那个以后,我就从来没有听到过东德的农民有什么脱贫的问题。

记者:这之前东德的农民是什么情况?

王维洛:都很穷,东德的农民比东德的工人穷很多。东德的工人说起来是和西德的人挣的那个钱表面上是差不多的,这边是马克,那边也是马克,但是如果西德的人要到东德去,西德的马克换东德的马克在黑克市场上是一元换10元的,就是东德工人的收入是西德工人的十分之一。你都说东德的工人都贫困了,不要说东德的农民了。东德的土地私有化以后,我们去看都觉得很好笑,每个人家门口停着大的奔驰车,他们就把一部分土地给卖了,马上就买奔驰车。马上就富了。

根本的问题就是世界人权宣言里说的,你的人权是对你的财产的所拥有的,我们中国古人说有土私有财。中国的农民想的就是要土地,你不把土地给农民,不把土地的所有权还给农民,脱困是不可能的,你脱了也得返贫。我手里有一本书“新中国50年”,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50周年的时候,国家统计局出的一本书。书上就讲了,1999年的时候,他说我们农村人口都已经脱贫了,现在已经走向小康了,这是国家统计局说的。到现在它又要说现在又要脱贫了,过几年以后,你就看又会有冒出很多农村贫困人口来了。所以这个人权白皮书里,它就想通过这个脱贫的事情来说明中国的人权改善的有多么好。

中国人是不是就向往那样的生活?能吃饱饭了,还得看领导的脸,你还不能说一个不字,说一个不自我就不给你饭吃,不给你工作,那样的生活是人的生活吗?是人的权利吗?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

来说几句


匿名
2019-10-29 21:33

呵呵,那好像不是人权,而是猪权,让它吃饱的唯一目的就是有一天杀它吃肉。现在中共治下的老百姓也是一样,这是中共政权贵的榨油材料,是中共借以通过对他们的巧取豪夺以榨取民脂民膏维护中共特权利益的奴隶。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