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评论】美国会推动「台北法案」是否挑战中共底线 (音频/视频)

楊光
2019-11-1 15:35
美国参院和众院外交委员会通过「台北法案」,对美中台各意味着什么,和「台湾关系法」及美中三个公报有何关系?中共在一中问题上究竟底线是什么?国务卿蓬佩奥和前议长金里奇的演讲又反映了什么样的美国政府政策和民意?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美国的几位重量级人物先后的对中美关系发表讲话,一个是美国的国务亲蓬佩奥,他强调美国要正面面对中共的挑战,但是他在讲话中又很明确的说,中共和中国人民是不同的。另外一位是美国的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先生,他则讲到中美意识形态不同,当初大家对邓小平的「黑猫白猫理论」都理解错了,他就讲了他自己具体的例子。

那么在这种环境下,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外交委员会在这几天又一致的通过了「台北法案」,那么美国是不是在挑战「一个中国」的底线呢?中美台的关系会如何走向呢?我们今天就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我们知道这个星期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都通过了「台北法案」,新闻上把这个当作一个非常大的进展,您觉得离正式生效还有多远呢?

横河:这个法案是29日参议院通过的,众议院的外交委员会也在30日通过了,然后就要送给众议院的全体讨论通过,再协调出一个参众两院同样的版本来,之后还需要总统签署成为法律。因为现在的参众两院的版本差别不大,所以这部分不会有问题;另外从目前国际形势和美中关系来看的话,总统签署也不会有太大的障碍,所以我认为这个法案通过以后正式生效不会很久。

主持人:从去年2月份,美国通过了《台湾旅行法》,从那个时候开始美台关系就开始升温,这个「台北法案」的内容大概是有什么方面?是不是标志着美国对台湾政策的正式转向呢?

横河:从名字我们可以知道「台北法案」的内容有哪些,「台北法案」这个词直接是来自英文TAIPEI Act,就是「台北法案」,但是这里的台北,TAIPEI不是台北的意思,不是台北市这个城市的意思,而是一种英文的缩写,这个来自这个法案的全文,全文英文的每个字的头一个字母拼起来正好是「TAIPEI」,换成中文就是叫「2019台湾友邦国际保护及强化倡议法案」,就这意思。它的基础是《台湾关系法》,我们知道《台湾关系法》是美中正式建交以后国会通过的法律,1979年1月1日生效的,也是这些年来美台关系的一个法律基础。

「台北法案」主要是针对中共近年来挖走了多个台湾的邦交国,并且在全世界封杀和矮化台湾这些外交活动,法案就要求美国行政当局要采取行动,定期检查台湾邦交和世界各个国家对台湾的政策,要制定和执行相应的对策,这个就包括对台湾现有的邦交国,还有非邦交国,现在邦交国只剩下17个了嘛。

检查什么呢?就是这些国家是不是改变了和台湾的邦交状态,或者是降低了现有的非正式邦交的关系,也就是说他鼓励现有的邦交国来跟台湾维持邦交;而鼓励非邦交国,就是大部分国家跟台湾没有外交关系嘛,去加强和台湾的非官方连系。如果有国家对台湾造成重大伤害的话,这个包括断交,也包括一些降低非官方关系的行动,美国就应该适当的考虑降低和这个国家的接触,在经济、安全、外交等方面。另外当然还有继续支持台湾的防卫,根据《台湾旅行法》鼓励高阶层的美国官员访问台湾等等。

对台政策,妳说是不是转向?对台政策应该是行政当局的权力,就是外交权力是行政当局的,比如说奠定美中关系的三个公报,都是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签订的,跟国会法律没有关系。而使美国可以继续保持和台湾非官方关系的,实际上我觉得更准确的说是准官方关系的,包括出售军火,包括台湾派美国的经文处,这些实际上就是准领事馆,这个是国会制定的国内法律,《台湾关系法》保证的。

但是政府政策不能跟法律对立,我认为把维持台湾邦交国和提升各个国家和台湾的非官方关系,以及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把它写入美国国内法律的话,这确实是第一次,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

但我个人认为这还不能说是美国对台政策的正式转向,因为他没有改变《台湾关系法》,也没有改变美中关系的三个公报,但这个确实是美中台关系在进行调整或者转向过程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

因为这个转向我们知道从川普总统上任后不久就开始了,在这之前,另外一个立法上的重要步骤就是《台湾旅行法》,而「台北法案」应该说是更进了一步,因为它已经牵涉到其他国家对台湾的态度了,这个转向还在发展过程当中,最终走到哪一步还很难说,但是这个大趋势,显然我们可以看到是很明显的。

主持人:中共的国台办对「台北法案」的进展顺利,就参众两院的支持,是大为光火,「一个中国」应该是中共最不能让人碰的底线之一,美国为什么要这么挑战中共?我们看到最新的消息就是美台共同要举行一个网络攻防演练,在下个星期在台北举行,很明显就是针对北京的。

横河:一段时间以来,中共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和国际影响力的上升,它不能触碰的底线也就越来越多,它不是说底线固定在那里的,它动辄在外交和其它的交流领域来威胁其它的国家,甚至还威胁一些公司,所以我认为一直是中共在触碰国际社会的底线、在触碰美国的底线。

很多时候其实别人还什么事都没做呢,就是某一个人在某种场合说了一句话,它马上就跳起来上上纲上线,很多时候别的国家就要不停的去解释,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越解释中共就越得瑟,人家一般讲的是得理不饶人,中共是不得理也不饶人。

美国以前就是了,美国一直在跟中共解释说美国不是中共的敌人,但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中共当然知道美国不把中共当作敌人,是中共要把美国当成敌人,美国是一直不明白,现在终于明白了。这是第一个,就是谈到美国是不是触碰中国底线。

从美国角度来看的话,其实他并不认为「台北法案」违反了「一中政策」。其实这里头也有一个,中美之间也有一个「一中各表」的意思,中共说的是「一中原则」,美国说的是「一中政策」,这两者是有差异的,原则你不能动,但是政策是可以调整的。美国国会并不认为这个是触碰了底线,就是通过这个法案;美国国会也不会把中共设置的底线当作是不能触碰的,因为中共的底线会不断的提高,也会变化。

另外一个,从性质上来说,这个法案主要还是防御性的,它是设法阻止中共在国际上对台湾地位的贬低,是中共采用的进攻性的行为,所以这个法案是防御性的。再一点,美国政界和学界其实已经在公开检讨美国政府过去几十年的对华政策,最远的已经追溯到尼克松访华那个时候了。当然此一时彼一时,那个时候是冷战,主要敌人是苏联,就很难说那个时候制订那样的政策错了。

但是从今天中共崛起成为美国的主要对手,要检讨起来呢,它确实和70年代的一系列事件,以及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的美国政策有关系,因为那个时候的美国对华政策一直到现在、到这两年之前,它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

再一个就是形势变了,政策本来就是可以调整的,而且也是应该调整的。美国国会它不认为它在挑战中共,它只是在做它认为是正确的事情。至于说中共认为它自己被冒犯了、被挑衅了,那是中共的事情,国会议员不需要去考虑中共的感受,他只要对选民负责。这是它的机制,就是国会议员的职责的根据就是这样的,他只对选民负责。

而中共的感受应该是让行政当局去操心的。国会议员在投票的时候、在立法的时候,他不会去考虑的,要不然要政府干什么?这就是三权分立嘛!所以三权好处就在这个地方,立法的人不用去操心行政当局的事情。

再举一个题外的例子,最近布拉格市,就是捷克的那个布拉格市,它决定终止和北京的姐妹城市关系,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布拉格不接受这个姐妹城市北京在这个合同里面的一个附加条件,这个附加条件的就是布拉格接受只有「一个中国」的这个条件,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布拉格就拒绝了,不承认这个条件。北京非常愤怒。

这种事情我相信一直很多,就是北京在和其他国家,或者是公司,甚至城市打交道的时候,这个附加条件应该是很多的,只是说一般城市它不会拒绝,更不会公开。

但实际上你仔细想一想,这个条件是非常荒唐的。捷克作为一个国家,他承认了「一个中国」的政策的话,那么他就是捷克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了,这两个国家政府之间的关系,他们只要保持外交承认就不影响一中政策。因为外交本来不是城市的责任,城市是没有责任去管这种事情的,它没有义务也不应该承担不是自己的责任。

姐妹城市附加国家之间的这个协议是不应该的,这和布拉格的市长和他的市议会是否承认「一个中国」是没有关系的,也许这个市长和市议会是承认的,但是他就不愿意把这个作为姐妹城市的条件。

所以说事件的发生原因是北京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北京对这个事情表示愤怒和进行惩罚就更荒唐了,就是这个布拉格城市的决定。它用的惩罚措施之一,就取消了北京和布拉格之间民航飞机的直飞,它要经过别的国家转,这就算它惩罚了。

这个就是典型的霸权主义。人家姐妹城市应该是自愿的,如果说有一方不愿意,不愿意就拉倒,它还要惩罚人家,人家最起码,就是一般的普通人,人和人之间还有一个好合好散的问题嘛,它连这个都做不到。

这个例子就是来比喻,就是说其实很多事情是北京提出了不合理的条件,然后别人采取相应的对应,让北京觉得很不高兴了,其实有的时候真的是,北京的这种感受是非常奇怪的。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的是说美国终于认识到了中共对美国的敌意,这个情况在蓬佩奥最近的一次讲话中是表达得非常清楚,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他说,今天我们终于意识到了共产党对美国和我们的价值观怀有敌意的程度。那他也是继彭斯副总统之后又一个川普团队核心人物在中美关系上的一个表态。

横河:对,这次表态很有意思。蓬佩奥国务卿是在哈德逊研究所讲的话,就是彭斯副总统去年第一次中国政策演讲的场所。他在谈中国问题的时候,一开始他就说美中人民长期友好的历史,但是中国的共产党政府和中国人民不是一回事,他还真的说的是「中国的共产党政府」,就是我们平常讲的中共政府,他真的这么说的。

他说到美国正面临来自中共的挑战,今天我们终于意识到中国共产党真正敌视美国和我们的价值观的程度。这句话我觉得非常有这个点睛之力呀,就作为国务卿,他说话甚至比副总统都更加直截了当,更少外交辞令。因为他是管外交的,他应该有更多的外交辞令。

他这次讲话当中对中共这个本质的揭露是很多的,而且是非常全面、非常深刻的。当然他列举了一系列的事件,这个都是我们以前详细讨论过的,今天我们就不说了。

值得注意的是他是国务卿,所谓国务卿就是负责国务院的,美国国务院呢,这个翻译的不是太准确,他是负责外交事务的,就相当于别的国家的外交部,但是它比一般国家的外交部要高,就是在行政级别上要高,它实际上是美国行政当局最重要的部门,就这个部比其它所有的部都要高。

从性质上当然它就是外交部,但是它却叫Department of State,为什么呢?因为主要美国是一个世界的可以说是超级大国,冷战结束以后几乎是唯一的超级强国了,所以它的外交就比一般国家的外交要重要得多。

作为国务卿阐述美国的对华政策,这充分说明就是对中共的清醒的认识已经不是川普团队某些个人,甚至是多数人的认识,而是行政当局的基本政策,就是说这个政策已经确定了。当然这么重大的变化在实施的过程当中调整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基调已经定了。

特别有意思的是蓬佩奥在这里表达了和彭斯同样的意思。他说,重要的是我们和中国打交道要实际,而不是一厢情愿。我们上次讨论过,彭斯也讲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就是用的词稍微有一点不同而已。

主持人:对,那个可能就是反映了这个川普团队就是一个比较务实的团队。蓬佩奥在讲话中,您刚才讲到说他非常清楚的表示「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政府」是两回事。那我们知道这个他又碰了中共的痛点,中共的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他马上就在推特上去反驳他。

横河:对,我想这个是这一届政府的基调,就是我们最近发现很多重量级人物,就是现在美国政府的现任官员,几乎每个重要人物讲话的时候都能够明确的去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我们知道长期以来美国主流无论是政府官员、智库、媒体,他谈起来的时候一般都是泛指中国,他并不去认真区分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共。

我相信最早明确完整并且大力推广这个概念区分「中共」和「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应该是法轮功团体,就是从《大纪元时报》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和后来《解体党文化》开始,它是最完整阐述和区分这几个概念的,而且用各种方式向公众用非常简单而且容易理解和接受的形式表达出来。你比如说很简单的就是「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不等于爱党」等等,就这些标语在法轮功的游行当中都有,而且在各种文章里面都有。

中共它是非常害怕别人把「中国」和「中共」和「中国人民」这几个概念区分开来的。中共实际上是用这个概念的混淆来绑架了中国人民。不过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继续欺骗已经很难了。崔天凯在这个推文里面,妳不是提到嘛,他说:「中共是如此深的得到中国人的信任和支持,将中共和中国人区分开是对整个中国的挑战」。结果收获了一片骂声!就可想就是在华人社交媒体上,绝大部分人现在早就不认同中共的这种说法。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这个美国主流对中共认识的转变,我们肯定就要提到另外一个,这个人就是美国的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先生,他在最近的讲话中就谈了很多中美意识的不同。他自己说他曾经是那个拥抱熊猫派中的一员,我们就说他一直是比较亲中共,那现在他彻底转变了想法,那他也在谈话中讲到了他的思想转变过程。

横河:对,金里奇他曾经担任过众议院的院长,在1995年到1999年这一个时期,就是在克林顿当总统的时期。那么我们知道这个众议院院长实际上是美国在权力机构上面的第三号人物,总统第一号、副总统第二号,然后就是众议院议长。

那段时间正好是美国努力全面接纳中共的时间,我们知道1994年的时候,克林顿把人权和年度最惠国待遇审查脱钩了;2001年的时候接纳中共进入世贸组织,正好这段时间。金里奇他早就退下来了,但是他这个人有一点不同,就他退下以后他在政坛还是很活跃;第二个是他的思想转变过程非常典型。

讲到拥抱熊猫派,其实我个人倾向于不把这么多人都划归为拥抱熊猫派。有两种情况,就是说对中共,一种人实际上是对中共的误解,这个包括美国整个的政策,相当一部分是误解,就是认为,因为其他亚洲四小龙、很多国家都是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慢慢走向民主的,所以认为发展经济可以走向民主;而另外一种人真的是出于利益关系,当然也可能出于意识形态方面,即使是现在认识到了还不认错,还要继续的为中共去当说客。

这两种是不一样,所以我个人更倾向于把后面这种称作为拥抱熊猫派。而大部分人因为阶段性不了解中共的本质而被中共欺骗,要把他们分开来。我个人认为金里奇应该是属于这一类的,就是说由于时代的侷限而被中共欺骗的。就这一类人他们希望通过把中共接纳到世贸组织,就可以通过经济发展而走向民主,就是这种想法的人。因为现在大家都已经看到它走不向民主,不可能走向民主,反而向美国在输出它的意识形态和它的价值观。如果这个时候还继续替中共说话的,这才是真正的拥抱熊猫派。

他最近是在推他的新书,所以讲话很多,现在网上流传,就是正式放到网上比较全的,一个是在尼克松中心的讲话,一个是在南加州大学的讲话,当然他还接受了「英文大纪元」和「希望之声」的采访,他介绍了他的新书,新书名字叫做《川普VS中国:正视美国的最大威胁》。他这里面讲到他原来相信邓小平的白猫黑猫的说法,现在看来是错了。他说这个中共的经济是为了维持独裁统治,所以这个认识很清楚,和西方想法完全不同,他们只是在耍我们。

他甚至谈到习近平的头衔,他这个认识很清楚,他说他的第一个头衔是党的总书记;第二个头衔是中央军委,而军队是党的;第三个头衔,现在人们叫president,他说他实际上不是president,他让我们误解为跟我们的总统一样是选出来的。当然他举了一些例子,就是他认识非常清楚,也谈到了华为和5G、一带一路、太空上的竞争啊,他谈到中共对美国现在的威胁大于纳粹德国、苏联,甚至当年殖民统治时的英帝国,中共的威胁都要更大。

他在南加州大学的演讲当中,他特别提到了中共对宗教信仰的迫害,尤其是谈到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谈到就是说法轮功对中共这个体制是一个致命的威胁,他说因为法轮功的第一个特征就是教人诚实,就是真,因为法轮功教人家「真、善、忍」嘛,他第一个就是真。而对于一个极权主义国家来说的话,重要的是要听政府的,而不是遵守诚实这个法则。

就是说他很清楚的知道中共镇压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要讲真,这是他的讲话里面讲到的。他说在过去十多年中共一直在追杀法轮功,包括强摘器官,就可见金里其对这些情况是非常熟悉的,不仅仅是我们所说的了解而已。

主持人:我们再关注一下金里奇的讲话,他的讲话的确非常有意思,其实他除了讲到中美意识形态的不同之外,他也批判了美国国内左派媒体对美国民众的欺骗,那这个是不是也表示说美国主流现在也开始认清和反思美国社会存在的问题了呢?

横河:金里奇在他的其中一个讲话当中就谈到了这次,就是伊斯兰国的大头目死于美国特种部队的突袭,他重点讲的是《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导,《华盛顿邮报》对这件事情的报导的标题是非常奇怪的,它是「执掌伊斯兰国的严肃宗教学者巴格达迪,死于48岁」。

这就非常奇怪了,就是说我们都知道伊斯兰国是一个恐怖集团,恐怖主义的军事集团,结果它把这个恐怖集团的头目说成是「严肃的宗教学者」,而且它这个题目里面闭口不提美国特种部队的攻击,也不提他是怎么死亡的。

所以说你看这个题目以后,你根本就不知道它在讲一件什么事情,你不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在美军的突袭下,他后来自杀的,还把自己的三个孩子一起炸死!根本就没有体现出来。他以这个为例来说明就是说这些媒体对美国民众的这种欺骗。《华盛顿邮报》这篇报导的题目确实有误导民众之嫌,不是之嫌了,就确实是故意在误导民众,如果不是说它自己认同伊斯兰国的话。

美国社会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在2016年大选以后更突出了。但是我认为川普总统当选并不是美国社会分裂的原因,而是把美国社会分裂的问题暴露出来了,就是说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存在,而且越来越严重,但是一直被掩盖著。

妳说是不是美国主流社会开始反思?我觉得目前承认问题和解决矛盾还没有成为社会共识,事实上也不可能形成共识,因为民主的特征就是不同的意见用选票来决定,来表达出来,就是说如果我不同意你我就不选你。但是民主的特征就是君子之争,输了就承认,过4年再来,本来是应该这样的。现在是这个规矩被打破了。所以美国现在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回归传统。

主持人:国父们的建议。

横河:就是开创美国的那些人为美国制定的这些制度和一些基本的价值准则,基本的价值,应该回归到那个地方去,这才是重点,就是说并不是说现在反思这些问题,反思其实要回归传统,回归美国原来建国时候的价值观。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我们就谈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来说几句


直接翻墙网址
2019-11-02 02:34

 看真相网址
https://git.io/ccc
https://git.io/p

① 网址首次打开可能较慢,若网址未打开,请重试、多试、重新开机再试、或择时再试… 若网址始终打不开,请转换其它各公司网络进行尝试(如:手机网络)……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