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文明的希望

终其一生,江泽民做了三件事。

第一.出于莫名的妒嫉灭绝法轮功。

第二.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颠倒五千年善恶标准,彻底摧毁中国社会的道德,把中国推上自毁,并断送了中共的最后一点合法性。

第三.为了让国际社会对迫害噤声,以经济利益勾引西方自由世界,摧毁人权自由的普世价值。

第二件和第三件事,江泽民做到了。但是第一件事他没有做成,也永远做不成。

正义的反迫害

●力量的对比早已逆转

尽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进行,但是力量的对比早就逆转,最后的胜负已然分明。

在中国大陆,中共不得不令其宣传机器消声。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初,曾经狂妄的宣称要三个月解决法轮功问题,其喉舌不但24小时不断的污蔑攻击法轮功,而且不到三个月就迫不及待的宣布对法轮功斗争取得了决定性胜利,98%法轮功学员转化等等。然而,这98%的转化率从此再也没有提高过一丝半点。到2002年以后,中共宣传工具不得不逐渐消声,因为每一次对法轮功的污蔑攻击,都等于向社会宣告,历经中共多年全面的镇压,法轮功依然屹立,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如磐石。

同时,中共不得不将迫害转入地下,因为镇压法轮功在社会上已经不得人心。镇压刚开始时,江泽民可以动用整个社会的力量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们敢在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逮捕法轮功学员,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为了几百上千的赏钱曾向恶警告密法轮功学员。如今,迫害法轮功已经不得人心,恶警再逮捕法轮功学员时,常受到善良人的阻止。而且,恶警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后,常有成百上千的善良人签名参与营救,也有越来越多的律师不顾中共的禁令,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并控告中共执法机构犯法。在这种情况下,愿意执行命令迫害法轮功的也越来越少,派出所消极执行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命令的事情常有发生。

在国外,中共最头疼的一件事情是如何派出级别够高的对外代表团而又不被起诉,因为过去近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十几个国家的上百个法庭起诉了包括江泽民在内的几十名出访的中共高官。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初,中共很多官员通过卖力镇压讨好江泽民这条捷径晋升官位。而他们在国外被反人类罪起诉却断了这些人成为部门以至国家领导人的路,因为他们已经无法担负对外联系谈判等职务。薄熙来就是在商务部长任上出访而被起诉十三次后贬到重庆的。同时,这对于众多将移民国外作为退路的中共官员也是一个严正的警告。

如本书第四章所述,法轮功镇压不下去的压力直接促成了中共内部的实质分裂。江泽民之后的两代中共主要领导人都没有人愿意替其继续迫害的政策,只有罗干、周永康通过政法委继续进行迫害。实际上,迫害法轮功只是政法委一个部门的极端项目了。如果哪天政法委被降级,或被非江泽民派系的人接管,那么江泽民的镇压政策也将呜呼哀哉。

国际社会上,仅以美国为例,美国国会多次通过决议案,对江泽民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出强烈的谴责和抗议。每年加入声讨和要求结束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团体也越来越多。

●反迫害的唯一方式-和平讲真相

造成如此逆转,法轮功学员反迫害采用的唯一方式就是和平的讲真相。阻止一场大规模人权迫害的第一步,也是最危险、最艰难的一步,就是把迫害大量曝光。法轮功学员从第一天开始就在向政府、向社会讲述法轮功修炼的真相,讲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相。为此,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掌握了所有舆论工具、欺骗了整个社会的暴虐政权。无数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而被捕、受迫害。然而他们不懈的坚持和无怨无恨的纯善,慢慢的使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解真相,去除了人们受中共欺骗宣传而对法轮功的误解与仇视,使中共的迫害越来越失去社会基础而难以为继。

中共六十余年的暴政都是通过煽动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的仇恨来施行迫害的,因此造成了社会冤冤相报的无解灾难。法轮功学员通过自身的巨大承受去除人们被欺骗而造成的仇恨,也为中华民族走出中共60年暴政给整个中国社会带来的灾难指出了一条光明的出路,那就是:不要再受蒙骗,不要被谎言煽动仇恨而追随中共去迫害任何人。当整个社会不再受中共谎言的蒙骗和胁迫去做坏事的时候,这个邪恶的政权也就无法再迫害任何人或团体,那么它也就没有任何存在下去的土壤而解体了。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方式反迫害,为人类未来如何以和平的方式制止、结束一场大型迫害开创了伟大的先例。人类历史上大型的人权迫害,最终都是经过政治或军事力量的干预结束了施行迫害的政权才得以结束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发生在中共在国际舞台日益嚣张,国际社会为了经济利益均不发声的情况之下,以讲真相、唤醒人心的最平和的方式,从根本上去除着迫害的基础,这是人类文明抵御、抑制邪恶的一个创举和壮举,并给那些重利轻义者留下深刻的思考。这个伟大的先例本身就将长久的激励人间正气,从而遏制野蛮与邪恶。

●对人类尊严和法律尊严的维护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方式反迫害,也是对人类尊严和法律尊严的维护。人类历史上大型的人权迫害,受害者都是在迫害政权倒台以后,才开始大面积的对恶行加以曝光和对行恶者加以追究。这种迟来的曝光,一方面使作恶者有机会加剧迫害,另一方面给作恶者以时间销毁罪证,逃脱惩罚。例如柬共屠杀了柬埔寨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人口,由于对恶行追究的一再拖延,最后只审判了柬共监狱的一个典狱长,而这个典狱长就杀害过一万四千人,那些罪行远比他严重的柬共高官却都逃脱了法律的审判。这样的恶例又促成后来作恶者的侥幸心理而敢于行恶。

法轮功学员从迫害的第一天开始就在将迫害曝光,同时也就在记录着凶手的恶行。前面所提到的上百例对中共高官反人类罪的起诉,就是基于这样系统的记录。在这场迫害还在进行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就在对这场迫害进行法律追究,这种迫害之中积极的反迫害,本身就是对人类尊严的维护。同时,这确保了这些恶人将来会受到法律的惩罚,确保他们无法逃之夭夭,这也是在维护人类法律的尊严。

●反迫害捍卫的是人的良知

从最根本上讲,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捍卫的是人性最根本的东西。有一位法轮功学员曾经这样描述她在监狱里的经历:恶警们让犯人们逼我背监规,无论她们怎么毒打我,我就是不背。她们问我为什么不背,我说我不是犯人。她们说进来的都是犯人。我说,我不是,我是坚持做好人才被非法抓进来的。如果我答应放弃做好人,我马上就可以出去,而你们却不能。

这样的故事,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太普遍、太普通了。这个普通的故事入木三分的刻画了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的本质:强迫好人做坏人,强迫善良屈服于邪恶。

道德良知 - 人性最根本的东西

●良知,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自我负责的东西

经常有人不理解法轮功学员为何如此“倔强”。在他们看来,法轮功学员大可通融一点,假装承认放弃修炼法轮功不就行了吗?好汉不吃眼前亏,出了监狱再接着炼,谁又能管得了呢?确实是这样的,就像两千年前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那样,中共“铲除法轮功”的目的,只是要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答应放弃法轮功。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只要承认炼法轮功是错的,政府迫害法轮功是对的,他们就都可以安然离开监狱。

可是,对错如果可以如此妥协甚至颠倒,为什么要有对错之分?如果善良可以屈服于邪恶,那么我们所有的价值又将以何为基础?良知,人内心对于正邪善恶的认知和坚守正念的勇气,这是人唯一在任何情况下都自我拥有,也必须自我负责的东西。除此之外,人的一切,包括生命,都可以由外力剥夺。人的良知只能由内心改变或放弃,却没有任何外力可以剥夺。由此可见,良知是人性最根本的东西,良知定义了人性。因此,世界上没有比迫害良知更邪恶的了。而法轮功学员对良知的坚持,是对人性最勇敢的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