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谢田访谈,我是明月。

随着世界日新月异的变革,各种纷繁的社会现象层出不穷,应运而生的各种术语名词,也让对国际政治、国际事件关注不够的人们,不太容易理解这些名词概念的含义;比如金砖国家,也又被称为“金砖四国”、“金砖五国”;特别是有媒体说,G20前 金砖国家协调立场共同“备战”,也有的说,金砖国家 期待 更多 话语权,金砖国家将与七国集团抗衡,不能把“金砖五国”作为一个整体,看成是全球经济多元化的标志等等;这一2001年被美国高盛公司首次提出的概念,指的是哪些国家,它们在国际舞台上到底在扮演什么角色呢?今天,我们邀请了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中国问题专家谢田博士,来谈一谈有关金砖五国的相关话题 。

主持人:您好,谢田博士。
谢田:您好,明月。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从媒体的报道中看到,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三次会晤,4月14日在海南三亚以“展望未来、共享繁荣”为主题,磋商国际形势、国际经济金融问题、发展问题以及相互合作等议题,谢田博士,您可以谈一下金砖国家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四国变五国?

谢田:是的,就像您刚才提到的,高盛公司以前刚提出来的时候呢实际上是作为一种投资的概念,是市场的概念。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这四个国家。这四个 国家英文的字头正好是BRIC,英文缩写Bric,和英文砖头(Brick)那个词声音上很接近,所以被叫做bric country,实际上是”砖头国家”,翻译成中文是“金砖国家”。因为四国所以叫“金砖四国”。

金砖国家一般认为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言,代表这些经济发展比较快,比较有潜力,有希望的国家。在海南的这一次作为第三届“金砖四国”,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来开国际会议。第三次峰会上,中国又邀请了另 外一个国家南非,变成“brics”了,南非共和国加进里面是“金砖五国”。从四国变五国,我觉得是一个满有中国特色的事情,海外人士在观看的 时候就会觉得很奇怪,里面好像有这种搞国际统一战线和“联俄抗美”的谋略在里面。南非加入金砖这些国家呢,实际上有个象征意义,“代表”了非洲大陆,那些国家都是南美,亚洲大陆,欧洲,加入一个南非代表四大洲。按照原始金砖四国的经济总量GDP的话,按购买力平价算,每个国家都在两万亿美元之 上,南非的只有五千亿美元,还没有台湾多,仅有台湾的六成,与其它四国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所以把它促成五国实际上有点勉强了。

合起来,金砖国家国土面积占世界30%,人口加起来,有印度、中国、俄国在里边,人口占世界40%,去年五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18%, 贸易占15%。他们这次会议发出的宣言和银行合作协议,希望在他们之间扩大这种用自己国家的货币来结算,自己国家的本币来融资,似乎这些国家要联合起来削 弱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这是他们的目的。中国央行说,当前国际贸易和金融交易计价结算大部分都集中在美元,全球外汇资产过度集中于单一货币,中国央行行长说会出现“事与愿违的异常现象” 。

当然,因为美元最近在贬值,日本经济复苏的惰性,和欧元区有很多国家的动荡,所以如果寻求相对稳定的货币作为国际贸易的媒介,这确实是一个蛮好的主意。你要看的话,因为五国占全球GDP只有18%,贸易只有15%,但实际上世界经济的主体,最大的那三块是美国、日本和欧洲,在三个巨头的框架之外谈国际货币,根本是不可能的,不着边际的。从历史上来看,似乎中国在主导这四国,把印度和俄罗斯联手起来希望能对抗美国,但是从开始看的话,从诞生的那天起,这就不是一个理性和成熟的、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的力量。

主持人:谢田博士,刚才您提到这个新经济集团从诞生那天起就不是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的理性的成熟的力量,为什么?

谢田:2001 年高盛的经济师欧尼尔提出“金砖四国”的概念时,只是一个投资的噱头,投资金融界总会提出一些新的概念,很有创意的 概念,希望吸引投资者把钱放进去,过了一段时间以后,金融界的人发现不是那回事的时候,金融界已开始退烧,不太提“金砖四国”了。后来华尔街还转向汇丰经济学家提出的“狸猫 六国”的概念,“狸猫”是指哥伦比亚,印尼,越南,埃及,土耳其与南非,因六国英文名称的字头合起来,恰好是“果子狸”(果子狸)。欧尼尔自己指出,金砖国除了规模大,都是开发中国家外,其他其实没有什么共同点。不知道谁把“砖头”译成“金砖”,如果是砖头四国的话,大家可能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翻译成 “金砖四国”的话,有的国家的政客就有了飘飘然的感觉。后来处于政治的理由开始加强这一概念。

当年四国开始联合发声的时候,就有各自的打 算。第一次峰会是在俄国召开的,他们当时放出的风声是商讨如何“摆脱美元”;中国和巴西事实上也试图“脱离美元”,这样的合作无疾而终,但中国的御用文人 还是说这是一个完美的合作,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最后还是中国花了数百亿美元的石油换贷协议,拉拢巴西就范。实际上中印和中俄的关系都有大大的问题。中印两 国,半个世纪以来因为当年的战争,之间的交恶实际没有任何的松懈。中国还在支持印度的宿敌巴基斯坦,这种关系不能产生真正的国际合作。中国和印度的贸易摩擦,印度最近强烈的反对销售苹果汁到印度的问题上,向中国提出抗议,其他从钢铁,化纤,轮胎,玩具,和手机都有这种摩擦,现在还没有尽头。对中国最大的威胁,恐怕 是俄国不是美国,中俄之间在江泽民当政的时候,给俄国割让大片的土地,实际上这个问题还没有缓解。前一段时间在莫斯科有一个“中国市场”,中国人想在莫斯科卖一点中国生产的鞋、袜子,土特产品、小产品、小商品,被俄国人给取缔了,把中国市场全部连窝端掉的,这个都容忍不了。在美国、西方国家就可以看到中 国城,中国人居住的地方,很难想象中俄之间有很大的包容性,产生更广泛的合作。

现在这五国之间呢,实际上是各自为政,这五国也有政治目的, 政治理念不同,民主观念迥异。巴西和印度都是民主国家,俄罗斯没有完全走向民主,但是在朝向这方面努力,比以前自由很多。中国完全是共产党专制国家,中国 仍不承诺支持印度进入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人们只要看一下历史就知道,冷战期间,中国拉拢美国对抗俄国,促成了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现在反过来中国拉拢俄国对抗美国。从俄国人的角度看,俄国官员虽看好“金砖五国”,但俄罗斯媒体头脑更加清醒,唱衰合作。俄媒说,海南峰会显示五国很难找到利益共同 点,分歧大于共识。俄国人也认为,俄国和美国关系变暖,金砖机制也不再是对抗西方的工具。

主持人:谢谢您,谢田博士。观众朋友,由于时间的关系,有关金砖五国的相关话题今天就暂时谈到这里。下期的谢田访谈我们请谢田博士继续谈这个话题。观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就到这里,我是明月,感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