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阿根廷總統和第一夫人1947年訪問西班牙(圖片:Iberia Airlines/flickr)
阿根廷總統和第一夫人1947年訪問西班牙(圖片:Iberia Airlines/flickr)

15歲淪落紅塵,27歲成第一夫人,她曾經墮落,卻贏得一個國家的尊重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2日】從走投無路淪落風塵的女子,到阿根廷第一夫人,她才活到33歲,卻熾熱綻放書寫傳奇。

 Eva Perón Retrato Oficial (圖片:wikimedia)
Eva Perón Retrato Oficial (圖片:wikimedia)

她就是艾薇塔(Eva Perón),出身卑微的她整個童年都籠罩在灰色的陰影裏。

 Eva Duarte at her First Holy Communion, 1926 (圖片:wikipedia)
Eva Duarte at her First Holy Communion, 1926 (圖片:wikipedia)

母親是傳統的阿根廷婦女,以裁縫爲生,卻癡情地愛上了一個已有妻室的農場主,還爲他生了5個孩子。她以爲這個信誓旦旦的男人,會照顧她們母女一輩子,沒想到一次爭吵後,這個狠心的男人在艾薇塔尚在襁褓時,摔門而去,再也沒回。

爲了養活幾個孩子,母親日夜拼了命地幹活,“在我的童年記憶裏,縫紉機的聲音從未斷過”。長期的貧困,對5個處在成長髮育期的孩子最直接的惡果便是嚴重營養不良。艾薇塔尤其如此,虛弱精瘦的她外號“小瘦子”。

沒有了父親的庇護,她和兄弟姐妹還經常受到同伴欺負,罵她是來歷不明的“野種”。

即便如此,她的母親還是癡戀着那個男人,甚至得知他去世的消息,還帶着孩子前去弔唁。

不曾想被人生生趕了出來,連最後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那一刻艾薇塔就下定誓言:我要當阿根廷的大人物,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在場所有人,包括她的母親,都把這當作了一個孩子天真的胡言亂語,一個沒有背景、被人鄙視的私生女,怎麼可能成爲“大人物”?

現實不是童話,即便你生得一副好容貌,也沒有人願意無私幫你,在封閉的小鎮中,艾薇塔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15歲那年,歌手馬加爾迪到小鎮演出,看到這個外地來的男子,艾薇塔似乎看到了命運投來的曙光。

15年,她受夠了侮辱謾罵,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更想得到平等的對待,“不惜一切代價,我要離開這裏。”

而男人也答應把她帶到首都,前提是獻上她鮮活的身體。

天真單純的她答應了,將自己委身於這個足以做他父親的男人,幻想就此改變自己的命運。而這,卻成了她噩夢的開始,很快馬加爾迪便玩膩了,另尋新歡將艾薇塔拋棄。

繁華的都市,車水馬龍,舉目無親,被騙絕望的她還沒有任何生存技能。

爲了活下來,她只能出賣自己的美貌和身體,頻頻出入於酒館劇院,商人、軍官、導演,只要給錢,都可以佔有她的風姿。

Eva Duarte (Evita) en la radio (圖片:wikimedia )
Eva Duarte (Evita) en la radio (圖片:wikimedia )

艾薇塔就這樣在繁華的漩渦中迷失,日復一日慢慢沉淪,如果沒有遇見貝隆,她也許會像其他妓女一樣“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Eva Perón, photo publicitaire, vers 1943. (圖片:Torsade de Pointes/wikimedia)
Eva Perón, photo publicitaire, vers 1943. (圖片:Torsade de Pointes/wikimedia)

他們的相遇就像是命中註定,在一次宴會中,貝隆上校在賓客間侃侃而談,怒斥當下的政治環境、貧富懸殊,對爲富不仁者的麻木、貪婪大加貶斥。在場的賓客只是客氣地迴應“是是是”應付,全都無動於衷,只有遠處的艾薇塔看在了眼裏,長期在紙醉金迷中混沌而過的她突然淚流滿面。

她堅信,眼前這個男人,纔是她真正要找的男人,他能夠拯救阿根廷的那些窮人。擦乾眼淚,抑制住激動的心情,她一步步朝上校走去,露出最真摯的笑容,對貝隆上校說道:感謝你的存在。

兩個原本不搭界的人,就這樣因爲相同的心意相互吸引,進而開始了戀愛。

消息一經傳出,立馬在阿根廷上流社會引發軒然大波:一個婊子,放蕩不知羞恥的女人,怎麼能進入上流社會!

在當時保守的環境下,他們兩人的結合,意味着阿根廷底層社會對貴族階層的巨大沖擊。艾薇塔剛開始也有所顧忌,她害怕貝隆因爲以前謀生而犯下的錯嫌棄她,跟貝隆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她便主動把兒時和成長經歷全都說給他聽。誰知貝隆根本不在意,他聽完撫摸着她亞麻色的秀髮,“你年輕時受了那麼多苦,那不是你的錯,我會讓你忘記過去的痛苦。”

他牽手帶她出入各種社交場合,雖也衣着光鮮、雍容華貴,但與那些養尊處優的貴婦絕不相同。她經常走入阿根廷的底層,參與各種公益活動,親切地跟窮人握手交談,徵詢他們的各種意見、抱怨。

 The Peróns at their 1945 wedding (圖片:wikimedia)
The Peróns at their 1945 wedding (圖片:wikimedia)

因爲真正經歷過命運的不幸,所以她想改變這一切。衆多人都被這位身居高位、舉止優雅,真正關注底層疾苦的溫柔女性征服。

 Evita y Perón celebran el año nuevo en Santiago del Estero 1946 (圖片:wikimedia)
Evita y Perón celebran el año nuevo en Santiago del Estero 1946 (圖片:wikimedia)

貝隆夫婦名聲也在阿根廷民衆中陡升,這對甜蜜的“政治情侶”的成功卻極大地刺激了國內的反對派。加之國內時局動盪,不斷髮生的暴力和革命,貝隆被當局送進了監獄。艾薇塔在緊急關頭卻並沒落荒而逃,她反而使出渾身解數,全國奔走,爭取民衆的支持。

Eva

 Eva peron presente 1950(圖片:wikimedia)
Eva peron presente 1950(圖片:wikimedia)

她說:“因爲我曾是你們,我懂你們的苦!”

“你們的苦楚,我嘗試過;你們的貧困,我經歷過。貝隆救過我,也會救你們;貝隆會支持窮人,愛護窮人,如果不是這樣,他怎會對我寵愛有加?!”

她的演講感染了衆多失業而滿腔怨憤的平民,30多萬人走上街頭,大聲呼號:釋放貝隆,釋放貝隆。短短5天的時間,當局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將貝隆從監獄釋放。

 Evita llorando abraza a Perón - 17OCT1951 (圖片:wikimedia)
Evita llorando abraza a Perón - 17OCT1951 (圖片:wikimedia)

貝隆出獄後第一件事,便是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旋即跟她正式求婚,最初他驚異於她的美貌與勇氣,最後卻被她的衷心和堅韌征服。

轉眼第二年,貝隆當選總統,艾薇塔自然也成爲第一夫人,而她,才僅僅27歲。

從受盡嘲諷的窮裁縫私生女,到走投無路淪落風塵的舞女,再到阿根廷第一夫人,她用20餘年的時間,實現當初被認爲胡言亂語的狂言。

新婚不久,艾薇塔自感責任重大,她絲毫不敢怠慢,一邊爲貧苦大衆、兒童、老人謀福利,一邊爲女性平等而奔走。

她還建立了“第一夫人”基金會與窮人救助中心,幫助數以萬計的貧民。

有一次,她在48小時內連續發表了7次演說,醫生苦苦相勸讓她注意休息,她卻自豪地回答:我要爲窮人燃燒生命。

然而上帝沒有給她太多時間,1950年1月9日,艾薇塔在剪綵現場暈倒,醫生確診她爲子宮癌,這意味着她已經被宣判死刑。病牀上的她還是堅持工作,在她的努力爭取下,所有阿根廷婦女獲得了投票權,而她已經疲憊到了極點,只能靠金屬網構成的支架保持身體平衡。

1952年7月26號晚8點25分,她把貝隆叫到身邊,輕輕對他說“我這一生,只有生病時纔會流淚,小瘦子撐不住了,要走了”。這一年,她才33歲。

當夜晚些時候,阿根廷國家電臺哽咽地向全國人民宣佈:“我們的國家靈魂,民族的精神領袖逝世”。

 Eva Perón's embalmed corpse is inspected by Dr. Pedro Ara.(圖片:wikipedia)
Eva Perón's embalmed corpse is inspected by Dr. Pedro Ara.(圖片:wikipedia)

葬禮當天,全國3百萬民衆參加,送別他們心中永恆的玫瑰,有人當場哭暈,有人拼命擠上前吻她的棺槨。

 Death and Funeral of Eva Perón (圖片:wikipedia)
Death and Funeral of Eva Perón (圖片:wikipedia)

33歲,艾薇塔的人生終結,但她的傳奇卻並未結束。在紀念其逝世60週年前夕,阿根廷100面額紀念紙幣發行,上面印的正是艾薇塔,她也是第一位出現在阿根廷紙幣上的女性。

“之所以選擇貝隆夫人,不是因爲她是聖人,也不是因爲她未犯過錯誤,而是因爲她是一個謙遜博愛的人。”

一個爲底層民衆謀幸福的女人,即使她曾經墮落,依然是個天使。

再嬌豔的玫瑰,也有枯萎的一天,我對你最大的尊重,就是讓我的女兒和你同名,至今,“艾薇塔”還是很多阿根廷人爲女兒起名時最鍾情的名字。

文章來源:網絡

責任編輯:陳雯韻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