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橫河評論]習稱核心是對江的否定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習稱核心是對江的否定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6年10月29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10月27日中共官方公佈了六中全會公報,公報最引人注目的並不是它的主題,所謂的「從嚴治黨」,而是正式確立了習近平在中共黨內的核心地位和名稱,於是「習核心」就成了中外媒體的焦點。嚴格的來說,習近平越來越掌控實權是大家都看到的,爲什麼一個「核心」的稱號就能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呢?是不是和另外一位「江核心」的存在有一些關係呢?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中共的最高領導被稱爲核心並不是從習近平開始的,很多評論人士都認爲中共歷史上有兩個大核心,一個是毛澤東、一個是鄧小平,習近平應該說是第三個,那我們都知道其實江澤民一直稱自己是「江核心」,爲什麼沒有人說江澤民是第三個核心呢?

橫河:「核心」這個名稱在中共的歷史上其實有一個變遷的過程,有一個發展過程。在毛澤東時代,毛是絕對的權威,對他的個人崇拜也達到了瘋狂的程度,當時稱他是「四個偉大」,那根本就不存在覈心的問題,「核心」這個詞跟「四個偉大」相比的話就太低了。那個時候我估計,如果有人在文革的時候有人稱毛澤東是核心的話,一定是屬於反動言論,就這個詞是提都不敢提的。

「核心」這個詞是誰發明的呢?是鄧小平發明的,因爲鄧小平他自封是第二代的核心,然後他追認毛澤東爲第一代核心。但是鄧小平這個人他更注重實際權力,他對錶面上的名頭並沒有看得那麼重,所以核心就不是鄧小平的專屬名稱了。其實那個時候也沒人在意,80年代和90年代的時候,有誰聽到過「核心」這個詞的時候會聯想到鄧小平的?根本就沒有!

江澤民嚴格的說是第一個被正式冠以「核心」頭銜的中共黨魁,是他自己說的也好,是別人說的也好。因爲他不可能被人稱「四個偉大」,絕對不可能!他又沒有鄧小平的實際的權威,因爲鄧小平的權威是打仗打出來的,後來改革開放更加鞏固了他的權威。那他沒有,上臺以後的開始幾年他又沒有實權,因爲鄧小平那個時候還在,他又沒有以前的戰功可以依賴,他只能緊緊抓住鄧小平給他的核心頭銜不放。

鄧小平是什麼時候給他那個核心頭銜的呢?就是「六四」鎮壓之前,那時候中共急需要給人一個團結的表象,給人一個團結的象徵,好像是有一個很堅強的領導層。所以鄧小平在5月31日的時候,要求中共領導層以江澤民爲核心團結起來。實際上就是因爲當時高層對鎮壓有不同意見,所以要統一的聲音,要有統一的意見,結果江澤民就把這個名稱抓着不放了。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曾經擔任過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和趙紫陽從來沒有被稱爲核心,顯然就是因爲當時他們只是鄧小平的幫手,當時人家都說鄧小平的左右膀胡耀邦和趙紫陽,然後被他自己砍掉了。也就是說鄧小平在的話,核心只能一個,就是鄧小平,那兩個人雖然是總書記,不能當核心。這個並不奇怪。

最奇怪的是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他從來沒有被正式稱爲核心過,我們講正式稱爲核心就指的是中央文件,或者是什麼全會公報呀,或者黨代會的公報,就這種文件上沒有稱他爲核心過。這個就有講究了。顯然江澤民本人也把自己當成是一個垂簾聽政的太上皇,也就是說只要他自己這個核心在,他就不允許有另外一個核心存在。

這樣看來,「核心」這個名稱並不是中共歷史上一直有的,也不僅僅是對黨魁的稱呼,就是在中共的話語系統裏面它有一個特定的涵義,自認爲或者是公認實際控制權力的最高黨魁,但不一定是名義上的總書記。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在中共這個系統內,如果稱「核心」的話,就表示中共的高層承認他的實際領導地位和他的權威了,是這個意思,所以人們纔會把這個核心看得這麼重。

主持人:那現在也有一些評論說,在江澤民還活着的情況下,習近平他敢稱「核心」,顯然是因爲是江派勢力被削弱了,他是在宣佈他的這個結果。您是這麼認爲嗎?

橫河:對。我想剛纔我們討論過,就是最高領導人是不是稱核心,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因爲中共這個話語系統裏面的官話太多了,隨便一個人就是什麼優秀的馬列主義者什麼之類的,也許那個人馬列書一本都沒看過,所以本來看上去應該不是一個大問題。但是江澤民在他垂簾聽政的十年當中,他是竭力阻止胡錦濤稱核心的,就把這件本來算不成什麼事的這個事情弄成一樁大事了。因爲江是反對任何人在他之後再稱核心的,就是說他希望這個稱呼一代比一代弱,一代比一代低,是有這個想法。

所以很多人認爲既然胡錦濤沒有稱核心,那麼在他以後也不會再有核心了,哪一個人在這個位子上,如果說是真的有了權力,可能會給另外一個頭銜。就是說這個核心並不是人們真的就認爲從毛澤東開始就是核心的,人們沒有這種想法,儘管有這種說法。

所以是不是稱爲「核心」,實際上它成了習近平和江澤民之間較量的一個風向標了。顯然,在這裏如果說用了「核心」了,那就不是一般官場的套話了。換句話說,如果江澤民還有影響力的話,這件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就像胡錦濤在位十年就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

所以有人認爲在這之前,江派的三個常委分別被不同的理由敲打,比如說張德江就因爲香港問題被敲打,還有遼寧人大的賄選問題被敲打;劉雲山也是因爲宣傳口的事情被敲打,認爲這些敲打跟六中全會是有關係的,這種猜想我覺得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主持人:現在大家那麼關注這個「習核心」的稱號,除了剛纔您講的這個理由之外,還有一個就是大家非常擔心,說有了這個稱號以後對未來局勢的發展會有很大的意義,比如大家很擔心的說會越來越往回頭路上走。

橫河:我倒不這麼認爲。首先一個問題就是,往回頭路上走是走到哪裏去?你仔細去看一下中共的歷史,剛纔我們講的毛澤東自己根本就不承認什麼核心的,人家是偉大導師、領袖、統帥、舵手,核心算什麼?不可能走到毛澤東時代去。鄧小平主要統治是80年代,他從70年代末一直到人們普遍認爲到89「六四」鎮壓,如果說不算「六四」鎮壓的話,那麼80年代應該是中共整個統治時期,從1949年到現在爲止,這個統治時期相對來說是比較好的時期,我想這點應該大部分中國人沒有不同的意見的。雖然它也有腐敗,也有很多很糟的事情,那隻要中共統治就很糟糕,但是相比較而言,那個時期應該是比較好的時期,所以說如果回到80年代恐怕沒有那麼恐怖吧。

至於說江澤民時期,第一個,江澤民時期其實是有很多問題,我們討論過很多次,今天不討論這個問題。問題是現在習近平是全面否定江澤民時期,所以不可能有人說是習近平現在往回頭路走,走到江澤民時期。這不可能嘛!也就是說這個往回頭路走,你說走到哪裏去?本身這個事情就不存在,這完全是一個沒有根據的說法。

其實我覺得稱「核心」,實際上就是習近平和江澤民的較量的結果,也就是說是習近平取得了一定優勢以後的結果。這個名稱實際上更多的是象徵意義,他能夠在江澤民不願意讓別人稱核心的情況下稱了核心了,它的意義在這裏,所以它反映出來的是一個權力的變遷,我覺得這纔是重要的。

主持人:剛纔他們講了一個往回頭路上走,主要是指的說,可能會回到毛澤東時代的極權統治、獨裁統治,因爲他們是認爲說毛澤東時代是極權統治;到了鄧小平時代,其實就是那種集體領導,集體的意見,然後再集中出來的一個政策。那麼就是習近平現在稱「核心」,他們會覺得就是越來越回到毛澤東時代。您覺得會有這個問題嗎?

橫河:這個我覺得可能是有對於中共的這個性質有些誤解。中共它本來就是一個極權政權,而且它的這個政權的設置是最高黨魁,就是執政的時候最高權力掌握者個人有相當多獨裁權力的,它不是一個集體領導,從來就不是。當然你可以說它的設置有政治局常委就是集體領導。

我們一個一個算,毛澤東他是無可爭議的高度集權。像文革期間,他幾乎是想打誰就打誰,就除了極個別的例外,就他最終沒把周恩來給打下去,除此以外幾乎全都打下去了!所以在毛澤東時期就不存在有一個非集權的情況。

鄧小平他其實是有最後決定權的。這裏不要舉很多的例子,我們就舉一個例子,就是89「六四」的時候鎮壓,當時總書記趙紫陽是反對的,就是一個沒有總書記權力的人能夠在總書記反對的情況下,他就能拍板,就能夠在首都北京的天安門廣場上用軍隊、坦克去鎮壓學生和市民。

而且他又在92年,不擔任任何職務的情況下去南巡,而且說出「誰不改革誰下臺」。一介平民能夠對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說出「誰不改革誰下臺」這樣的話,你說他集體領導,他集體跟誰去集體領導?他連頭銜都沒有,他跟誰去集體領導?所以不是集體領導的問題,那時候就是他說了算。

江澤民時期,他雖然說早期沒有真正的權力,但是鄧小平還在世的時候就幫他清除了老一輩的障礙,比如楊尚昆、楊白冰兄弟,就是鄧小平幫他清掉的;後來他又利用放手腐敗的方法和打擊陳希同,鞏固了自己的地位。

然後他就有了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就是說是個人拍板獨裁的,就是在1999年迫害法輪功的決定,那是個人獨裁壓倒多數意見的一個典型案例。當時常委當中,我們都知道絕大多數,包括後來也參與迫害的那些人,他們當時是不支持或者是反對鎮壓的。江澤民就能夠做到否決大多數人的意見,一意孤行,他說要鎮壓就要鎮壓,結果就鎮壓了。

這裏就有兩個因素,一方面就是江澤民鎮壓的要求它符合了中共邪惡的本質,所以《九評共產黨》裏面才談到,江澤民和共產黨互相利用迫害法輪功;另外一點,就是利用中共最高黨魁有最後否決權和拍板權的體制特點。所以表面上是集體領導,要常委討論,但是實際上在重大問題上,黨魁是有拍板權的,除了趙紫陽和胡耀邦是因爲鄧小平的特殊情況。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時發動對幾千萬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無論從宣傳力度上、從打擊對象的廣度和殘酷的程度,以及這場運動的政治迫害性質,和毛澤東時期的文革和歷次政治運動相對來說就更相似。江澤民的迫害法輪功運動,爲什麼就沒有人說是回到文革去呢?其實那個從各種性質來說跟文革更相像,而且有的部分還有過之。

我們剛纔講的例外只有一個,就是胡錦濤執政時期,但是那個時期是特例,就是黨魁沒有拍板權,那個就和江澤民的兩大政治遺產有直接關係的。

《洛杉磯時報》前兩天有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是西方報刊當中是非常獨樹一幟的,而且我覺得這兩個人真的可以算中共問題專家,他認爲拿當今中國和習近平時期統治,跟毛澤東時代比較是不合適的。他說從政治、經濟、社會等等各個方面,都沒有可比性。他倒是說在歷史上有一個時期是可以比較的,他說跟蔣介石的1946年有很多可比性。

比如說當時中華民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又是參與創建聯合國的五大國之一,就是說在國際上獲得了空前的地位,這是一個時期。比較今天中國在經濟發展以後,成爲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而在國際上正在爭取更大的發言權,所以和1946年的時候相比更相像。

另外一點,中共當今的政治、經濟的腐敗,和習近平、王岐山進行的反腐運動,也和當年國民黨的腐敗,和蔣介石打老虎反腐有更多的相似之處。也就是說這兩個時期的領導人都面臨着類似的問題。當然這是一家之言,但是如果我們把他這個文章仔細看一下,進行一個全面的比較,至少比和毛澤東時代進行比較更有道理。

主持人:您剛纔講到胡錦濤執政時期,他作爲一個最高領導人,他並沒有拍板的權力,但是那是一個特例。您能不能再具體的講一下這方面,就是您說它是跟江澤民的兩大政治遺產有直接關係,您能具體解釋一下嗎?

橫河:可以。江澤民有兩大政治遺產,哪兩大政治遺產?一個是迫害法輪功,一個是腐敗,當然這兩者有內在的連繫,不過我們今天不會詳細講,我們就講迫害法輪功。以前我們曾經多次討論過,中共它有兩大合法性的危機,一個是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危機,就是它統治中國這個合法性一直有危機,就是它一直沒有建立起統治合法性來。

另外一個,其實是中共內部接班的合法性危機。中共從1949年建政到今天,沒有形成過接班機制。相比較而言,北朝鮮倒是形成了一個接班機制,它就是世襲,非常簡單,它不管你說什麼,它就是老子傳兒子、兒子再傳兒子,就這麼傳下去。當然我們不管這個制度哪個好、哪個壞,我們只是說有沒有接班的制度、機制,就從這個角度來考慮。

但是中共接班的過程當中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要選定接班人不能夠否定自己最重要的政治遺產,而不是說找一個最合適統治這個國家的人來接班。我們可以再重複一下以前討論過的內容。毛澤東當時有兩大政治遺產,他自己說一個是建政,就是建立中共的政權,一個是文革。他自己說建政這個問題他不怕,沒有人會否定,當然現在否定的也很多。

他自己直接擔心的就是否定文革,所以他選擇了華國鋒做接班人,因爲他知道華國鋒不會去否定文革這個他自己認爲最重要的政治遺產,因爲他有一個理論叫「繼續革命」。因爲其它共產黨也奪取過政權,所以他奪取政權在全世界並沒有特色,但是他的「繼續革命」就有特色了。當然他內心可能更傾向於選江青或者張春橋,但是那兩個人因爲民憤極大,他知道自己一死以後,恐怕這兩個人要保自己都很困難,更不要說保住毛澤東的政治遺產了,所以他就選了華國鋒。

鄧小平自己培養了兩個接班人——胡耀邦和趙紫陽,先後被自己否定掉了,最後在不得已的時候就匆匆忙忙的指定了江澤民。因爲鄧小平也有兩大政治遺產,一個是改革開放,一個是「六四」鎮壓。改革開放他不用操心,也不怕人否定,他需要防止否定的是後者,就是「六四」鎮壓。

當時爲什麼要選江澤民呢?是因爲當時全國的黨政軍官員,唯獨只有一個江澤民是在上海鎮壓了《導報》,就是學生運動起來了以後,在上海他鎮壓了《導報》。那這樣的話,你要拿行動來證明哪個人信得過的話,那江澤民當時就是鄧小平信得過的人,就是說他不會否定鎮壓北京學生運動。所以5月份把江澤民調去的時候,其實已經準備鎮壓了,他也擔心將來會否定,所以選了江澤民。

到了江澤民那時候,他最擔心的是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遺產被否定。別人都是可以選接班人來保住自己的政治遺產,但是他被鄧小平隔代指定了一個接班人。所以人家說接班有制度,沒有制度的,你看每個都不一樣,他被隔代指定了接班人。而且胡錦濤特別小心謹慎,在準備接班的過程當中,還真的找不到一個理由把他給廢了,那怎麼辦呢?他沒有辦法像毛澤東、鄧小平通過指定接班人來保護自己的政治遺產,所以他就設立一個機制來垂簾聽政。這個機制就是九常委治國,總書記就沒有了否決權和拍板權。

就是每個人一攤子,但是沒有人有否決權,沒有人有拍板權,這樣的話總體政策就不會變化。因爲他在政治局安插了足夠的自己人,就不會說政治局開個會把迫害法輪功問題給否定了。只要具體分管這個迫害的人繼續幹,這個迫害政策就可以繼續下去。這樣分管政法的羅幹,後來是周永康接了羅乾的班,和分管宣傳的李長春,就能把這個迫害進行下去了。他是爲了迫害法輪功不要被否定而進行的整個安排,結果就把中共的個人獨裁變成了常委集體領導。所以我們說胡錦濤時期是一個例外,就是這麼一個例外。

這個因爲不是中共原來的機制,就中共歷史上沒有這個機制,所以也沒有人知道說每個常委自己管一攤子,別人不能否決,這個機制能不能運行下去。江澤民爲了保證這個機制能夠運行,就讓張萬年發動了一個準政變,要求他再保留軍委主席,結果他自己又保留軍委主席的職務兩年,到2004年才真正下去的。其實他就是爲了確保這個機制能運行下去。

這以後他就依靠在黨政軍安插的死黨跟親信繼續干政,像現在被搞下來的郭伯雄、徐才厚,以及周永康這些,都是他利用的這些死黨、親信繼續干政,他自己就垂簾聽政。一直到薄熙來給了王立軍一耳光以後,江澤民持續20多年的這個統治才裂開了一條縫。後續的政壇地震一直延續到今天,大家都看到的,我們現在所有的人都是目擊者。

主持人:所以您會覺得說從這樣的思路分析下來,習近平和王岐山近兩年那個轟轟烈烈的反腐運動,它其實最觸動的就是江澤民的那個集團的根基。

橫河:對,因爲江澤民的政治遺產跟毛澤東和鄧小平有所區別,毛澤的政治遺產——建政和文革,其實是兩件事情。一個奪取政權,如果他能夠用一般政權和平的管理的方法的話,現在當然我們回過頭來可以看,在當時如果他走一條和平建設的路的話,那以後可能人們不會對建政有很大的爭議,正如他自己所想像的,就是這個建政和他的文革的兩個政治遺產並不是完全吻合的。

那鄧小平兩個就是相對的了,改革開放是被正面評價的,而這個「六四」鎮壓是完全負面的,它就是對立的。而江澤民的兩大政治遺產——腐敗和迫害法輪功,它是有內在連繫的,而且都是壞事。

中共歷來都有腐敗,也有反腐,但是它都不成爲統治階層的主流,就說它是一個部分。毛澤東統治時期,剛剛開始的時候就有劉青山和張子善,後來都被槍斃了,還是老紅軍;文革前還有四清,四清清的實際上就是腐敗官員嘛,基層腐敗官員;八九學生運動,開始的時候也是「反官倒」,那實質就是反特權、反腐敗,什麼當時的價格雙軌制,都是腐敗的表現。但是真正把腐敗作爲統治主要手段和工具的唯有江澤民。

在這之前我們談的這些腐敗它都是自然腐敗,就是一般人所說的,不受監督的權力必然導致腐敗。但是江澤民時期是有意推動腐敗來鞏固自己的統治,「悶聲發大財」就是這個政策最通俗、最直白的表達。這是一個普遍的政策,就是說它是一個普遍的,大家都腐敗。

還有針對性的政策,就是說只要這個人蔘與迫害法輪功,就用任意腐敗作爲一種獎賞獎勵你,就是你只要參與迫害你就可以隨便腐敗,而且豁免,不會有人來查你。所以我們看到在江澤民實際統治時期,就包括他垂簾聽政,凡是和迫害法輪功有關的機構和個人它就有腐敗的豁免權,就絕對不會查。政法委系統和「610」系統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而已,其實迫害實際上是整個統治國家機器都捲入了,但是因爲這個是專職迫害的,所以它是個典型例子,就是說在十八大之前,可以說從來沒有發生過一例「610」系統的人員因爲腐敗而被查處然後被報導的,根本就沒有過,一個都沒有過。

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在反腐的過程當中,受到打擊最嚴重的也是這個系統。我們以前多次說過,中央級的一個不落,全都倒了,迫害法輪功的領導小組的組長兼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領導小組的副組長兼610辦公室李東生、公安部610辦公室主任兼26局局長張越,一個不落,中央級的全都倒了。倒不一定說這個反腐就是一定針對這個系統的,當然也不是說沒這個可能性啦,而是說要反腐打大老虎,只要沒有例外、沒有豁免,打擊的一定是這個系統的骨幹成員。因爲這是江澤民的政策所決定的,讓他們腐敗、允許他們腐敗作爲交換條件讓他們去迫害法輪功

由此可見,腐敗這個政治遺產到了1999年以後,它就是爲保護他的另一個政治遺產——迫害法輪功,而存在的。只要是認真反腐,我想現在沒有人懷疑這點啦,是認真反腐,那麼就是直接針對着江澤民的一個政治遺產(腐敗治國)進行的,而且威脅到了他的另一個政治遺產(迫害法輪功)。這也是必然的。所以說反腐就是動了江澤民的統治根基。

主持人:這個六中全會它的目標是說要「從嚴治黨」,背後的原因我們想肯定是因爲它腐敗已經到了無以加復的地步了,不反腐就要亡國,所以要反腐反得徹底它就必須要治黨。那麼您認爲這個治黨它能救了中共嗎?或者說這個治黨對中共的走向、對中國的走向會有什麼影響嗎?

橫河:這兩個實際上是兩回事情,一個就是結果,我們講的對中國的走向、對中共的走向會有什麼影響,這個是個結果。另外,反腐其實是一個過程。對我來說的話,我更看重這個過程。因爲結果也不是任何人可以預測,或者任何人他的原始動機可以決定的,就是說反腐的動機能不能決定它的結果,是決定不了的。

像蘇聯的改革,從安德羅波夫開始的,他的原始動機很可能是救蘇共,或者是救蘇聯,因爲當時不改革就亡了,所以爲了救它而改革;後來戈爾巴喬夫把這個改革的旗子接過去。但是它結果的走向卻出乎所有人的想像。所以我想安德羅波夫改革的時候肯定沒想到這個結果,而全世界所有的蘇聯問題專家沒有一個想到這個結果的。因爲那個不是人決定的,也不是什麼社會科學研究可以決定的,那是神決定的,要你倒就倒。

中共的這個改革也好,反腐也好,它加強內部治理也好,從嚴治黨也好,它的結果如何對我來說並不重要,因爲那也是神決定的,說了「天滅中共」,那天要滅中共,誰也擋不住。但是這個過程當中,讓中國和全世界目擊了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指揮系統被清算、個人被清算,而江澤民還在活着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主要政治遺產被否定,讓所有的人都看到善惡有報。我想這可能纔是反腐真正的意義所在。

主持人: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快到了,那麼我們關於這個話題就先談到這裏。就像橫河先生剛纔講的,反腐或者治黨,它也許最後的結果並不是像最開始的動機想像的那樣子,會按那條路這樣走下去。就像國民黨他們的反腐和治黨就換來了一段時期的政治清明;但是像蘇聯的改革就會造成蘇共的解體。所以真正的這個結果在哪裏?共產黨能不能繼續生存?還是要看它是不是已經氣數已盡。好,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