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川普当选后的美国移民变局(一)-美国的非法移民状况

美国系列专题报道

川普当选后的美国移民变局(一)-美国的非法移民状况

【希望之声2016年11月22日】(本台记者方偉综合报导)在全世界震惊中赢得总统大选的唐纳德·川普,在当选之后的第一次媒体专访中,即表示就任之后,将马上着手驱逐200万到300万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同时证实他将在美墨边界筑起长墙,以阻止非法移民进入,确认了他与美国现行移民政策迥然不同的移民政策,将成为他执政后的具体行动。近日,川普挑选了多位对非法移民持强硬观点的保守派人士,出任美国司法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等要职。

与此同时,反感川普移民政策的人士在美国各地,掀起连续的抗议,11月18日晚,美国当选副总统彭斯在纽约观看百老汇歌剧《汉密尔顿》,谢幕时演员当场就移民问题对彭斯“叫板”,再次引起人们对川普的移民政策的广泛关注。

川普的移民政策想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推进如此“激进”的移民政策的川普为什么能够取胜?

非法移民问题在美国的现状到底如何?

美国移民的历史变迁是怎样的?

川普达成其目标所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美国华人在美国移民政策的变局中的处境将是什么?

川普的胜出,反映的是美国社会对于移民问题的深层焦虑,这种焦虑,因为话题敏感而没有被坦率和充分的讨论,对于华人,就变得更加不容易了解。

了解上述问题的答案,解析这种焦虑背后的原因,就是本系列报导所专注的内容。

***********************************

美国日渐增长的忧虑

在过去的15年,美国平均每年接受一百万合法移民,目前美国合法移民总人数约4千万,占美国人口的13%。而非法移民,估计人数在一千一百万多。

美国一直都被认为是对移民友好的国家,因为美国的历史本身就是移民的历史。从1607年第一批寻找财富的英国殖民者到达弗吉尼亚的詹姆斯镇,到1620年寻找宗教自由的“五月花“号抵达美国东北部的普莱茅斯,在四百年内,一波一波的移民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寻找他们梦想中的第二家园。

美国也确实没有让他们失望,美国也给了移民自由发挥的空间,移民们也在这个新的国度里以他们的勤奋和智慧创造奇迹。American Dream,美国梦的故事,如同特别的吸铁石,吸引着全球各地更多的人前往,而移民,也一直被美国人认为是塑造美国的正面和积极的力量。

那么,这样的美国,为什么今天对移民开始充满焦虑呢?以至以激进主张限制移民的侯选人能够得到大量选民支持呢?

我们需要先退一步,从移民走过的变迁说起。

美国移民的历史与变迁

尽管美国一直都是相当开放的移民国家,但是移民的历史,在不同阶段却有着相当鲜明的不同。

第一个阶段被称为殖民时代,时间是从1600年到1850年间。在最初的100年内,大约40万人来到美洲大陆,他们主要是英国人。后来因为北美的种植园需要劳工,很多欧洲的穷人,就以契约工的身份来到北美,他们按照说好的契约给农场主干到一定的年数,就可以获得自由,经营自己的农场。在17、18世纪,近一半的欧洲移民都是这样的契约劳工。当然,当时的“移民”也包括很多被从非洲抓来的黑人奴隶。

第二个阶段时从1850年前后到1900年,大约3千万人坐船来到新大陆,这里主要还是欧洲人,主要来自北欧。

第三个阶段是从1900到1965年,总共有1亿人移民美国。这时来自欧洲的移民达到顶峰,但这个阶段的人群主要来自南欧、东欧,以及犹太人。

第四个阶段是1965年到今天。1965年通过的《移民与归化法案》,大幅改写了移民版图,美国移民从欧洲移民为主,转向了以拉丁裔和亚洲移民为主。从1965年到今天的50年间,7千万移民来到美国。

在拉丁裔移民中,墨西哥裔占了三分之二。因为美国历史上很早就面临劳力短缺而需要大量招募墨西哥裔劳工,由于当时的矿业、农场与道路施工等工作,危险性高而且报酬偏低,一般美国人不愿意做,在这种情况下,墨西哥裔大量进入美国。当时的农场常需要一年期的工人,为了留下墨西哥工人,农场老板采取分期的方式发工资,使墨西哥裔为了领工资而留下。

加州的淘金潮也吸引了大批墨西哥裔来到加州。由于美墨长达两千英里的边界,边界的便利性使得墨西哥裔可以轻易的进入美国。这些历史因素不仅使得美国与墨西哥裔有着深厚的关系,更埋下了日后非法移民问题的根源。

移民所塑造的独特的美国社会

移民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美国,因为在美国,除了土著和奴隶,每一个美国人都是移民或者移民的后代。

最早的一批移民是逃避欧洲的宗教迫害的基督新教徒,尽管他们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出于自身被罗马天主教廷、英国圣公会和欧洲王权迫害的经历,所谓“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在创立早期殖民地时,就明确提出要包容不同信仰,人人平等,开创了美国包容并蓄的立国精神。

移民也带来了美国独特的创业精神,并且让美国保持年轻和活力。来到美国的新移民,多数在15和34岁之间。他们多是充满冒险精神的人,敢于放弃自己熟悉的家乡,为梦想而远涉重洋。

登陆美国之后,移民们都面对着语言困难、生存危机和寻找工作的挑战,但是,一代一代的移民,胼手胝足,兢兢业业,在美国打造了自己的天地,写出了许许多多的成功故事。仅看今天,闻名全球的科技巨头谷歌、雅虎、YouTube、eBay、英特尔和《财富500强》中的40%的美国公司,都是由第一代移民和他们的孩子创办的。根据考夫曼基金会的创业指数表示,新移民的创业活动,比美国本国人高出40%。

就行业分布而言,受过高等教育的移民集中在科技业、知识业等高端行业,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则集中在低端,来自墨西哥为主的移民担任了大量美国人不愿意做的工作,如饮食服务、清洁、建筑、农场工等。

对于移民是否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迄今为止的研究并没有证明这一点,研究者指出的原因是,移民担任的多是美国人没有能力、或者没有意愿从事的工作,所以移民基本没有抢美国人的饭碗。但是,这类研究是否详尽与客观仍然不得而知。

在川普之前的美国总统,无论来自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以及众多的智库和研究机构的研究结果,对移民多数都是持明确支持的态度,认为移民的综合效果是让美国强大,多数移民对社会的贡献多出他们对政府福利的索取,美国的国境应保持开放,对移民应保持友好。

但是精英层以下的普通美国人,即所谓的大众观点(popular opinion),对移民的态度则是“举棋不定”。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5月份的一份报告,51%的美国人认为移民对美国更好,41%认为移民使美国更糟。对不同种族的移民,美国人印象最好的是亚裔和欧洲裔,印象最差的是拉丁裔和中东人,对非洲裔的印象持中,正负各一半。

9/11事件明显地影响了美国人对移民的正面看法,在9/11前后,根据统计,对移民的正面态度跌掉了至少10个百分点。

美国移民政策的演变

美国移民的演变,与政府的移民政策密切相关。在过去的400年内,美国的移民政策也历经了三大阶段:自由放任(Laissez-Faire)、品质管制(Qualitative Restrictions)、数量管制(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

美国建国后的一百年,从1780年到1875年是自由放任阶段,基本上是门户大开,欢迎各类移民来美国。

从1870年代开始,美国开始制定相关的品质管制法案。1875年,美国通过了第一个移民法,限制罪犯和娼妓的移入。

1882年,出于对来美华人争夺低层工作的担忧,美国国会通过了第一个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即《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不准华人移民美国。这个法案延续到1943年的二次大战期间,中华民国成为同盟国一员才被废除。

1891年,国会通过法律,禁止有传染性疾病、重罪犯移民。1917年,不识字的移民被立法禁止。

在《排华法案》通过后,美国国会将同样的做法延伸到其他外国移民身上。1921年,国会通过了《紧急配额法案》(Emergency Quota Act),1924年,再通过了《国家来源配额法》(National Origin Quota Law),鼓励西欧和北欧的移民,同时限制南欧和东欧的移民,并且全面禁止所有的亚洲移民。同时,法案规定必须比照当时的美国人口中的国家来源比例来定该国的允许移民人数,目的是,一、限制移民总量,二、使美国人口的族裔比例保持不变。

1960年代民权运动在美国的兴起,使得当时的国会和政府开始检讨美国移民政策中所带有的种族歧视性。1965年国会通过了《移民与归化法案》(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Act),延用至今。该法案取消了优先考虑北欧和西欧的移民政策,转而向全世界开放,各国一律平等,同时以技能为主要批准移民的因素,鼓励技术移民。对技术移民设立上限的同时,对于家庭团聚的移民,出于人道的考虑,不设上限。

1965年的《移民与归化法案》对于美国的移民版图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首先,技术移民类别的设立吸引了大量世界各国,特别是亚洲优秀的年轻人才外流,极大地加强了美国的教育和科技业。在2000年,美国在科学领域培养的博士有23%是移民,在科技和电脑业,占到40%,今天在美国的大学,1/3的理工科研究生都是外国人。

与此同时,移民板块出现大幅变动。1965年后,欧洲移民不断下降,从1970年移民总数的60%,下降到了2014年的8%;而来自亚洲的移民,比例上升到2014年的42%,而来自拉丁美洲的移民,上升到40%。

尽管亚裔移民增长最快,但是如果计算1965年以来50年的移民总数,则拉丁裔占了50%之多。

拉丁裔与亚裔的移民数量的增加,除了1965年法案将移民开放给美洲和亚洲之外,家庭团聚移民也起了很大作用。由于家庭团聚移民数量不设上限,于是出现亲属连亲属的“永不停止的移民链”,今天,家庭团聚移民占了每年总移民的约三分之二。

非法移民问题与争议

非法移民,有别于上面提到的合法移民,指的是没有入境签证而进入美国,或合法进入美国后逾期不归的人。

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估计,目前滞留美国的非法移民总数为1千1百万,其中近60%来自墨西哥。

由于美、墨边界长达2000英里,总数2万人的联邦边境巡警仅能巡逻700英里长的线段,不到40%,而实质能够做到截止非法移民的路段仅129英里,局限在少数的大城市附近。因此,大量非法移民可以在不设防的地区翻山越岭或跨越沙漠,进出美国,根据联邦政府的估计,每年至少有50万人非法进出美国。

1965年《移民与归化法案》以来,墨西哥裔合法移民增长迅速,再加上无法控制的非法移民,已经开始深刻地改变美国社会的人口结构。

1965年,美国的“非西裔”白人占人口总数的84%,到2015年,降至62%,估计到2044年,美国白人将降低到50%以下,成为一支少数民族。

与此同期,墨西哥裔人口上升到25%,而且将持续上升。所以,美国未来将出现以白人与墨裔为主的二元社会。

如此二元社会的出现,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深层的焦虑,政治学者亨廷顿在他的《我们是谁?美国的认同挑战》一文中,表述了这种忧虑,并试图对其合理性做出深层的分析。

亨廷顿认为墨西哥族裔移民潮有别与历史上的数次移民大潮,如果延续,将给美国带来国家认同危机。

首先,美墨之间存在长长的边境,是世界上穷富国之间绝无仅有的情形。这样的边界将持续带来大量的非法移民,数量将远远超过美国历史上的德国和爱尔兰移民潮。

三分之二的墨裔人口都集中在美国西部,二分之一集中在加州,将率先改变美国西部的人口与文化。事实上,在2014年,加州的西裔人口就已经超过了白人。

墨裔移民坚持他们的孩子要讲流利的西班牙语,认为自己首先是墨西哥人,然后才是美国人。

墨西哥裔整体族群在教育、收入、职业和创业意愿都低于其他各移民团体,可能拉低社会的整体水平。

墨西哥裔继承的是源自西班牙的天主教文化,有别于美国源自英国的基督新教文化。当初英国的新教徒就是无法接受天主教会的僵化和教条才远走新大陆,在建立美国的过程中塑造了自己的宽容和以个人奋斗为中心的美国文化。这些都是天主教文化中所不具备的,而在天主教中,忍受贫穷作为一种美德,可以让人上天堂的概念,也与美国文化颇有差异。

亨廷顿认为,美国如果逐渐地“西裔化”,将导致美国不再是今天的美国。

资深媒体人布克·韦德先生,对此也表示认同。韦德认为,一个国家的形成,有其基本的元素,如语言、宗教、饮食、习俗等,如果一个数量巨大的种族,他们带来的他们自己的东西,如西班牙语、天 主教,自己的饮食和自己的习俗,时间久了,原来的文化确实就会动摇。

对墨裔移民的争议的另一个原因,是美国人对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非常鲜明的不同看法。

美国人对“遵守法律/Play by the rules“的合法移民,普遍有正面和同情的看法,对于违反法律的非法移民,普遍有负面的看法。大量的人不断违法进入美国,让公众非常反感。而如果非法移民在美国犯罪,则会使这种反感雪上加霜。

2015年7月1日,一位32岁白人女性凯特·斯丹利,和父亲在旧金山14号码头散步时无端被人开枪打死,开枪的是墨西哥裔的非法入境的游民桑切斯,他声称捡到一支手枪,朝海边的海象开枪,误中凯特。桑切斯因为在美国犯罪已经被遣返回墨西哥五次,而每一次他都能越过边境再回美国。

凯特事件激起极大的公众愤怒,共和党总统侯选人川普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阐述其严厉的移民政策时,也提及此案,使得非法移民问题愈发成为2016年总统大选重大的焦点。

那么针对这种情形,美国社会提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川普的方案是什么呢?川普的胜选又意味着什么?请看本系列报导的第二篇,“非法移民与2016大选”。

相关文章:

川普当选后的美国移民变局(二)-总统大选中的非法移民之争

川普当选后的美国移民变局(三)–川普会驱逐所有的非法移民吗?

川普当选后的美国移民变局(四)–驱逐非法移民的现实障碍

责任编辑:梁晓忆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