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评论】中共忽然严厉收紧外汇资本 传说中的金融危机?(音频/视频)

【石涛评论】中共忽然严厉收紧外汇资本 传说中的金融危机?(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6年11月30日】(主持人:石涛)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周末我给自己放了个长假,连续外出了三天,结果在外出三天的过程中,卡斯特罗死了,卡斯特罗是毛泽东、周恩来年代的人物,他的死是一种标志,如果年轻的朋友们对他的概念不清楚的话,你可以看一看电影《教父》的第二集,《教父》第二集中间小教父曾经准备到古巴去投资,那段的故事就是讲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人民闹革命,这是大概一九六几年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段故事就是讲卡斯特罗上台的时候,所以他是毛泽东、周恩来、赫鲁晓夫年代,这一批人剩下的最后的一个人,他的死呢应该是代表整个一个时代的过去。每个人评价不同,有人这个、有人那个,我个人觉得其实无所谓,他已经过去了。

而在周末的另外一个最关键的故事,我觉得这件事情太大了,就是中共中央突然下达一个命令,要求大的国企单位要严格审查在海外投资,它有几个槛儿,一个是一百亿美金,一个是十亿美金,这个具体的数字我觉的需要确认的,因为可以控制一百亿美金这样的大型的国企的话,那是可以数得着的。至于说民营企业中间有没有这样的控制呢,我相信同样是具有的,因为无论怎么样这是一个完全被严控的一个国家一个政体,而这件事情的出来是来的非常的突然和直截了当。就在严肃对待大型国企在海外投资的这件事情之前,应该是十一月二十五号,中央银行突然下达的一个紧急的通知,要求严厉管制个人外汇换汇的这样的一个概念。

回想过去时间里,从川普当选以后,美金持续飙升和人民币持续衰败的概念,从上个星期四亚洲货币创纪录的衰退,一直到了星期一,人民币再一次创纪录的衰退,现在的看点已经六块九、六块九毛五、七块,人民币持续暴跌毫无控制,而美金外汇在创纪录的往外流失,它表明今天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在控制外汇的角度来讲,他控制不了,失控,如果直接表示控制大型国企在海外投资标明着今天中国目前的真正的经济状况可能超过很多朋友的想象,也就是说他将直接在台面上去应对可能将要发生的金融危机。

上个星期我们已经谈到了,在美金持续暴涨的背景之下,已经很确定的在十二月初很可能美金会升息,而十二月四号意大利将进行公投,要改宪公投,上一次意大利改变宪法是谁?墨索里尼,所以意大利进入了历史性的时刻,如果意大利改宪公投失败就意味着意大利脱离欧盟,那欧洲的六十年的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和平时期可能结束,欧元区可能带来历史性的打击。在这个之前中国竟然直截了当的封杀外汇流失,势必造成美金汇率的这种历史性的暴涨,不用在美金利率升长的这种刺激之下就已经出现动荡,是否能够解读中国现在的状况已经促使今天李克强不能再含蓄的面对一切,只能直截了当下家伙,而在这种时候直接反映出国内金融体系的问题,据说在上海在深圳有关房屋贷款问题进一步的收紧。

我跟大家讲过的“剑道在剑外”,习近平在面对中共最上层最内部的搏杀过程中,他有一样东西根本无法掌控,就是金融体系可能带来的崩溃,那是不是就在现在发生呢?就在这个时候,张德江再次针对香港说话,说香港的所谓港独的问题不能接受。在一个应对中国经济金融体系可能出现一种历史性的崩盘的前提之下,作为李克强,作为习近平已经有反应了,在这个背景之下张德江还在香港问题上添油加醋,我不知道大家能否品出交叉式的这种搏杀。这期节目就跟大家全面介绍在世界媒体当中如何看待中国突然间的管制个人外汇、管制国企在海外投资。

就象我在这期节目的开头篇的时候跟大家介绍过有关中国突然收紧外汇管制,要求对海外投资的国企,我不知道是不是包括私人企业,其实如果对个人账号都加以管制的话,应该说私人企业同样是在被限制之内。那收紧整个有关外汇的管制,按照国内的状况来讲,当它一旦以文件的方式公开出笼的时候应该说基本外汇管制的概念,就是外汇能够再走出国门的可能性几乎就是零了。而且面对国内现在的特殊状况,就是说国内的市场并不是象欧美市场这种纯的金融市场,在这个背景之下外汇市场会出现黑市,就是在国家外汇管制的背景之下,国民以一种可以叫非法的方式在地下交易,一般来讲黑市的市场价格反而更象自由经济社会的市场,它会根据政策的状况和在市场上不同货币的需求状况加以调整,当然以国家的方式收紧外汇收紧美元的话也就变成了人民币更加的没有人要,美金会更加的火爆,这是自然的。

结果星期二海外彭博社登了一条消息,澳大利亚著名的演员凯特·布兰切特,这是非常有名的澳大利亚的演员,一般大家把她称为“女王”,因为她所演的角色总是带有特有的那种女人高贵的那种品质,她是澳大利亚人,她在悉尼的海滨有一所房子,本来她是想卖掉她的房子,而她的潜在的买主就是来自中国大陆。但是现在出现一个状况,凯特·布兰切特这座房子价值两千万澳元,而这个房价的价格远远超过了中国政府每年允许的五万美元的年度购汇额度的限制。根据澳大利亚几位处理此类交易的房地产经纪人讲,由于这个潜在买家根本无法解决把外汇从中国大陆转到海外,所以交易只能破裂。

说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数十次,已经开始影响了准备要在澳大利亚买房子的华人,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他讲布兰切特的例子已经说明大量的资金流动流出中国,在国内已经引起了经济和政治领域的强烈的反弹。同时也就直接表明中国政府担心人民币贬值所造成的这种资本流失,这是非常直截了当的,在过去的时间里,人民币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这种高速的贬值,我不知道今天的汇率(在我做我这期节目的时候)是多少?但是从上星期四开始到了这个星期一,人民币对美金一直是持续这种快速贬值的,从而促成了中国大陆政府加强资本外流的限制。

与此同时包括澳大利亚、美国、德国、加拿大都相对限制了中国企业毫无节制的而且以超出想象的价格疯狂购买海外资产的这种措施,这是我们看到的比较直截了当的概念。在澳大利亚提到说,从零八年以来,澳大利亚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上涨了百分之五十,相当部分的原因主要就是来自于中国的现金购买者。一位来自于悉尼苏富比国际地产公司叫做帕里埃尔,他主要是负责向中国买家卖这些高档房屋的。他说,人们发现在这儿已经很难获得抵押贷款,随后他们也发现了现在已经不能够把钱从中国带出来,他们已经被卡住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前后的时间是非常明确的。

在上个星期五中国开始限制个人的银行账号,在一家银行只能有一个账号,不能有多家账号,从开始限制账号到了这个星期一即刻限制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包括企业购买海外资产、海外企业和包括在海外进行不动产投资,都出现了直截了当的控制,这就表明中国的外汇在自川普获选以来这一波所造成的整个的对人民币的压力,它相互影响着,包括对整个东南亚货币的压力,加上现在韩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这种政治动荡,势必造成韩国的金融市场、韩国的货币也会出现贬值,这是一种连带性的,也就是整个东南亚地区的金融、货币都可能遭到来自于美国的美元的压力。

文章提到说,那些将资金成功运出中国国门的买主,现在在澳大利亚又受到了高额度的限制,因为澳大利亚本身、海外的国家本身,因为惧怕中国来购买房地产的资金的来路不明,他们就不得不限制这些买主购买本国的不动产。正是这种三明治式的挤压的方式,也就造成了中国买家想在海外进行投资,也就是透过投资的方式转移资产,已经受到了一个相当性的这种不确定性的残酷的打压。他举了个例子,去年澳洲政府迫使了中国恒大地产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出售了位于在悉尼的价值三千九百万澳元的豪宅,这个本身的做法是对外国非法购房者的一个沉重的打击。

而在今年澳大利亚四大银行和花旗银行都表示,他们将不再批准以人民币计价的外汇收入和其它四个亚洲货币为基础的抵押贷款申请。西太平洋银行公司表示,相反的他希望支持澳大利亚居民和永久居民购买房子。所以这是非常应景的彭博通讯社报道了这么一个最现实的消息。这个最现实的消息正好应对了在今天刚刚发生的有关限制外汇流出中国的这种状况,所以在我一直坚持认为,中国之所以有这种做法最大的原因就是来自于中国的金融体系应该已经出现问题。

在相应的报道当中,法广是这么报道的,遏制资金外流,中国将限制大规模的海外投资,实际这已经限制了,不是将限制了,因为当它限制的条文将要出笼的时候实际已经在实施了。报道是引用了法新社,说法新社来自中国政府和媒体的报道,中国出台了严格控制国企在海外投资项目的措施,目的就是遏制资金外流,所以这是我说,这种做法就相当于普通人突然有一天在银行存的钱你取不出来了,你想取的时候有限额了,这个对于储户来讲他就遭遇了一种沉重的打击,原因一定是因为银行或者银行背后的财团的资金出现了状况,它不能够满足更多客户在短时间内提取现金的要求,那不就意味着银行要破产吗?如果一个国家的行为,以国家行政命令的方式来制止国家的企业在海外投资,其实也就表明国家的外汇储备和国家经济已经不允许来以这样的方式进行资金外流。

在报道当中引用了消息人士的说法,说限制措施很快将公布,其实已经公布了,他说预期将持续到明年九月份,在这期间也不排除对个别战略性的投资予以特别开绿灯,这个是另外一种说法了。开绿灯的说法其实随时都会有的,关键的问题就是说谁开绿灯,谁下达的限制外汇的命令?如果来自于习近平的话那谁又能开绿灯?我说开绿灯的意思是来自于习近平,来自于李克强,还是来自于他们的敌对势力,这是不好讲的。

而《南华早报》在引用央行的消息提到说,发改委在一份公告中表示,要按照对外投资管理法规,对中国国企在海外投资项目进行核查,这里面有很关键的问题,就是说对于所有已经投资的项目他们要从国家法律的角度来讲要重新核查,那将意味着已经有些企业投资到海外的它是否最终能够成行成为了疑问。对于已经购买到的资产是否会受到限制甚至出现更加绝对化的做法,这不知道,因为现在的状况就变成了国家需要外汇,需要收紧银根、外汇储蓄,在这个背景之下是否会造成强迫有些企业放弃在海外的投资,甚至已经投资的项目将以拍卖的方式出现,那我们不知道,但是这是一个管制的社会,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法新社讲,北京长期以来是鼓励企业走出去,与国际社会接轨,而即将出台的限制做法却改变了限制措施,完全改变这种做法,二零一五年成为了资本的净输出国,除了金融之外二零一六年头十个月对外投资高达一千四百六十亿美元,年比增长了百分之五十三,所以国企在海外投资从足球、电影到高科技、旅游各个领域,但中国政府将国外投资视为一种资金外流的手段,我们早就说过这是一种资金外流,曾经不被人们接受,但今天已经出台了限制措施,完全把它认为是一种资金外逃的概念存在了,跟我们原来跟大家分析的状况完全是吻合的。持续的资金外流已经对中国货币产生了压力,人民币对美元降到了八年半以来的最低点,而今年十月份中国外汇储备降低了四百六十亿。

法新社的评论还提到,出台限制的另外一个考虑是出于对国外并购项目金融状况的担心,并购项目往往来自于企业向国有银行贷款,而中国债务高企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百分之二百五十,所以高额贷款状况会引发多方面的警告,这是很有趣的,国企购买外国企业是从国有银行贷款,拿出钱来购买外国企业之后,这个外国企业的所有权并不是国有银行本身的,里面我们知道透过这样的方式很多人以讹传讹,会使得自己瞬间暴富的,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在瞬间暴富的过程中,又把国有银行的钱以这样的方式转在个人名下而且离开国家,甚至转到了自己的子女的名下,这都有可能的,在中国这是最便利的赚钱方式,也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习近平也好,王岐山也好,拼命的想把外逃到海外的钱拿回来,而国内更多的人拼命要把国有银行的钱转出去,所以才出现了现在这种局面,这是法广的报道。

与此同时,英国的《金融时报》直接讲,中国准备出台新规,进一步限制资本外流,这里面他提到说,国务院将禁止交易额在一百亿美元以上的对外投资交易,以及中国投资者核心业务以外的十亿美元以上的并购交易。而BBC在报道的时候,他应该讲是比较全面的,他提到中国突然收紧外汇管制,海外并购很可能会降温了,这是他提到的说法,文章写的非常长,文章讲中国开始大规模收紧资本外流管制,人民币贬值预期也可能会改观,这很难说。我觉得会很难说,也是路透社的消息。

路透社星期一来自于外汇管理局的消息讲,推出的新的规定,资本账户之下超过五百万美元的海外支付,包括组合投资或者是在海外并购的直接投资都必须上报市外汇管理局批准,之前已经获得批准的大型投资项目尚未转账的外汇部分也适用于此规定,而原来批报的限额是五千万美元,大家知道五千万美元跟五百万美元收紧的程度是相当可观的,那也就变成了已经达成的项目,象王健林购买好莱坞的这种电影公司,他已经达成协议,但当他的钱没有出去的话,就是他还没有支付相应的他应该支付的钱的时候,只要他的额度超过了五百万美元,他都将受到管制,可想而知这是肯定会被管制了,因为五百万美元的海外支付跟王健林的什么十个亿甚至上百亿的投资那是直截了当的出现了,所以曾经王健林报批的项目已经达成的交易,很可能会重新再报批,这就是我们看到的。

《南华早报》引用了上海银行业的消息来源说,银行得到市外管局关于新规定的指示,报社还提到说,央行关于资本跨境控制的会议记录,从现在起一直到明年九月份超过一百亿的海外投资,金额超过十亿美元但不属于中方核心业务的海外并购,以及国企在海外涉及到十亿美元以上的房地产投资都将不被批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一种管制了,金额超过一百亿美元的海外投资将不被批准,那我们就不知道王健林所购买的这种影视业的内容,包括一些国企购买英国的足球俱乐部,可能都将受到这样的限制。在我看来就是国内的外汇资本出现了相当大的危险才会出现这种管制,而这种管制被打击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也就是说习近平出台政策,被他的政策打击的人都是有相当实力的,那也就变成了习近平透过这样的方式进行国家外汇管制会得罪更多的人。

“令人困惑的信号”这是这篇报道当中另外一个标题,在这种标题之下就提到说,这一政策巨大的转型可能就拧紧了中资企业海外投资所需要的外汇供应的龙头,他说象安邦保险,大连万达这类企业在海外的狂买,即使不会被否决,至少要会费到更多的周折和时间。我相信这种强制式的明确的管制,应该是来自于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的,如果来自于他们的话,我相信无论安邦也好,大连万达也好,面对今天习近平的做法,老炮的做法和他本身的官位与国家的整个金融安全连在一起的话,即使大连万达王健林他有多少的资本能够跟习近平去较得一个通行证呢?我觉得这是值得怀疑的,完全值得怀疑的。换个角度讲吧,如果习近平李克强摆出条件说,今天国家遇到难处了,你们都把钱往外弄,我日子不好过了,如果这么说的话,你说王健林这钱还能再往外汇吗?我觉得就是这么一个变相的说法你就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力度在其中。

是什么样的“令人困惑的一种信号”呢?他提到一个说法,他说就在新规则下达的同一天,新华社刊发了国家四个部委的联合声明,强调鼓励对外投资的政策和原则不变,而星期日副行长易纲就汇率问题回答的时候还说,未来人民币汇率完全有条件继续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路透社认为,作为央行的副行长易纲对人民币兑换美元的贬值的原因的剖析是在稳定汇率引导预期,而四个部委的声明是为了打消因人民币一路贬值而引发的外汇管制收紧和外资政策的改变生疑,但是实际他的政策已经实施了。我个人以为所谓的这个声明说法这是一种骗手,声明的概念是跟外面说的,因为被管制的人是中国人,对外说明是说给外国人听的,所以这就是一个内外有别直接对应的一种表现啦,内外有别的这种对应完全是一种策略性的做法,它根本不是一种真实的实质性的一种表达。

路透社的数据显示出来,在今年前九个月对外投资高达五千三百零九亿美元,打破了去年全年创下的历史的最高纪录,也使得中国超过了美国成为在全球收购企业资产的最大买家,也就是到了二零一六年的九个月的时间就已经突破了去年全年的,也就是说在习近平反腐到二零一六年从个人反腐走入了反山头、反帮派、反党内野心家的过程中,更加加剧了资金外逃,更加使得国内真正的经济层面的动荡的这种程度更高,也就是有权有势的人有能力的人,他们以这样的方式来逃跑,来应对习近平、王岐山的做法,所以这是矛盾激化的表现。

熟悉跨境投资的律师们估计,根据新规定的实施之后,中资企业海外投资交易的数额和金额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即使继续实施原有的海外投资战略,但是行政审批的程序会减缓。我个人觉得其实可能当这样的消息出来的时候基本都停止了,不会再批了,放缓,这都是跟外国人说的,就象四大部门同期发文说,坚持海外投资,那都是跟外国人说的,被管制的是中国人,这是关键的。导致汇率预期,有分析认为收紧外汇管制并不出乎意料,因为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和资本大批的外流形成了一种循环应该打破了,控制资本外流可以打破循环,引导人民币的汇率预期,这是他从技术的角度来讲。

强势美元和多种因素的共振,人民币加入国家货币基金组织不到两个月就一路贬值,他说通过合法的和非法的渠道,资本外流加剧了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从十月份到十一月二十四号,这是上个星期四人民币对美元的累积贬值超过了百分之三,今年二零一六年已经高达百分之六,这是我们看到人民币贬值的一个非常直截了当的概念,就是当你越与整个全球经济融为一体的时候,你基本上也就越难以控制,就这么回事。副行长易纲在回答记者问题的时候提到,美元上涨较快反映了美国经济增长快,通胀预期上升,美联储加息的步伐明显加快等国内因素,他说,而人民币汇率兑美元波动有所加大,主要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和美联储加息预期会突然增加,他说英国脱欧以及埃及的货币自由浮动之后的趋同,所以这个说法基本和我们分析的是一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是我说的其实是失控的表现,也就是今天习近平、王岐山也好,对于中国经济来讲,货币来讲,他实际很难控制的,在很难控制的背景之下将出现社会不稳定,所以才会出现今天的外汇管制,我觉得是跟这些是直接相关的。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在我认为这预计着中国在外汇方面,在资本市场方面已经出现了重大的状况,才会造成今天我们看到的场面。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