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王友群专栏】王友群预言: 2017年 中国共产党亡

【希望之声2016年12月9日】(作者:null)2002年6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一块距今2.7亿年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2003年12月5日至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质专家刘宝君等15人组成的专家小组对“藏字石”进行了实地考察。结论是:“藏字石”上未发现人工雕凿及其他人为加工痕迹,堪称世界奇观。

今年1月25日,当代中国最著名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在海外发表《于天下人瞩目事 焉可信口开河——中共“2017年崩亡论”简单释惑》一文。6月16日,高律师的新书《2017年,起来中国》在台湾出版。书中宣示:“中国共产党将在2017年败亡,这将是上帝在这个新千年里向世人显示的第一个使全人类瞩目的、 将产生深远历史意义的神迹。 届时,中共立党为96年,其掌政时间是68年。 天道昭彰;天道终得昭彰时!”

1999年5月7日,我在致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中写道:“可以预言,将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和障碍,还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之中。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大趋势。”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结果怎么样?17年后的今天,法轮功不仅没有被“战胜”,相反,顶着狂风暴雨,传播到了全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我在17年前的预言,已经变成了现实!

2008年11月19日,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东一区102监室内的我,写了一封致时任中共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上交解国建警官(音)。当时,周永康是替江泽民掌管“刀把子”的“九王爷”,中共公、检、法、司的最高领导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权势大的不得了。13亿中国大陆人,90%以上可能都认为我疯了,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但是,此信上交后,从下到上,公、检、法、司,没有一位官员,敢说一个“不”字!2014年12月5日,最高检察院决定依法逮捕周永康!

1999年“7·20”以来,中国共产党已进入晚期癌症的晚期。江泽民提拔重用的周永康,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江泽民之后的中共党魁胡锦涛最信任的人、中共最高权力中心的“大内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全部彻彻底底烂透了,就是“癌细胞”扩散到中共骨髓的表现。现在,中共已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只剩最后一口气了。这里,我白纸黑字预言:习近平是最后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没有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2017年中国共产党亡

1999年“7·20”以来,我被迫害17年多的非常经历,对当今中国大陆8000多万中共党员认识中共的邪恶本质,应该很有启发。1999年7月19日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第二天将被“隔离审查”。“7·20”一大早,我就对妻子说,我今天要被“隔离审查”,并将我的旅行袋找出来,将换洗的衣服、牙膏牙刷、剃须刀、毛巾等放进去。然后,坐上去中纪委的班车。刚到办公室,就有人通知我,马上去某地开会。我对带队的党总支书记、法轮功学员欧桂英说:不是开会,是对我隔离审查。欧桂英大吃一惊,问:“你怎么知道的?”我一笑而过。急匆匆,我们一行人驱车前往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中纪委监察部培训中心。

当天晚上,我就在武警严密监控下被隔离审查。7月22日,中国大陆主流媒体开始对法轮功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造谣诽谤”。7月26日,我被当着法轮功学员中“极少数有政治意图、存心作乱的幕后人物和策划者、组织者”开除党籍。当时,我在“个人意见栏”签署的意见是:服从组织决定,我只不过是按照宪法和党章的规定,就我了解的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讲了真话而已,我坚信:时间和实践将作出公正的结论。我是江泽民掀起迫害法轮功的狂风巨浪之后中国大陆第一个被开除党籍的人。

我从1995年5月3日出于袪病健身的目的开始修炼法轮功。至1999年“7·20”,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1分钱医药费,身体状况良好;同时,严格按照法轮功的要求,自觉做到了:不贪1分钱的财,不好半分的色,我的工作深得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信任。曾参与过涉及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下台内幕的工作;参与过涉及中共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核心机密的工作;作为中央检查组成员,参加了对财政部、铁道部、交通部、人事部、民航总局的监督检查;多次参加中纪委全会的有关文字工作;参加了跟美国监察代表团的工作会谈;1999年“4·25”事件发生前不到10天,我还参与了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一篇重要讲话的起草。

修炼法轮功的4年,是我有生以来各方面表现最好的4年!然而,仅仅因为在法轮功问题表达了跟江泽民完全相反的看法,我被“隔离审查”135天,并被扣上骇人听闻的大帽子,在最短时间内,被清除出党!当时,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大有天塌地陷之势。中共“关于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指出:“要相信修炼‘法轮大法’的党员绝大多数是听党的话的,是能够知错就改的。”中共“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规定:“由于认识错误而讲错了话或者写了有错误的文章,不得认为是违反了党纪而给予处分。”中共“党员权利保障条例”规定:“党员对于党组织给予本人的处分……不服的,有权向本人所在党组织、上级党组织直至中央提出申诉。”

“7·20”之后,我真实的想法是:第一,法轮功学员不执著于人世间的一切,包括常人所谓的对与错;第二,被中共洗脑36年,对中共的本质还认识不清,对中共可能按照它的理论、法规、政策对待法轮功学员抱有幻想。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按照中共的要求,承认错误,同时,也进行了申诉。申诉的理由包括:1999年“4·25”事件发生前5个月,1998年11月,我在与尉健行共进午餐时,曾亲手将135名法轮功学员联名致江泽民的信,10多名留学美国的博士写的《海外学子的心声》,我本人写的反映法轮功问题的信共3份材料送到尉健行手上,到“7·20”之前,我没有听到尉健行对法轮功说一个“不”字;1999年7月22日之后,中国大陆主流媒体谈到的法轮功的负面情况,事先我一无所知。

根据上述情况,我不应该受到任何党纪处分,更不应该被辞退回家。然而,我“听党的话”的结果是:被开除党籍,扫地出门!当我修炼法轮大法时,我是一名共产党员,当我按照党的要求承认错误,不再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却再也不是一名共产党员了!当我修炼法轮大法时,我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当我按照党的要求承认错误,不再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却再也不是一名国家公务员了。请问中共:我到底该“听党的话”,还是“不该听党的话”?党到底是“不准”我修炼法轮大法,还是我“必须”修炼法轮大法?

1999年12月2日回到家中后,我还对中共抱有幻想。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老老实实“听党的话”,党会慢慢对我好起来。然而,从我回家第一天起,我就成了“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公安机关派专人在我住的楼门口对我的住所和行为进行严密监控。在我失去工作、没有任何违法乱纪行为的情况下,宪法赋予我的人身自由权随时可以被限制或剥夺。无论我怎么听党的话,不给党惹任何麻烦,公安机关对我的监控不仅没有一丝一毫撤销的迹象,相反,越来越严酷,甚至到了我走到哪里,监控人员就跟到哪里,寸步不离的地步。这种长时间没完没了的监控,给我和我家人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请问中共:为什么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的手下可以“不听党的话”,可以把“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白纸黑字的规定踩在脚底下?

1999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同时,中国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解决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罗干“查处赖昌星”的批示(毫无疑问,这是一份绝密文件),被泄露给“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主犯”赖昌星。在江泽民、罗干下令在全国范围内抓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人盯人战术全方位监控法轮功学员时,赖昌星却一直逍遥法外,从厦门到北京,从北京到福州,从福州到香港,从香港到福州,再从福州到香港,在江泽民、罗干的眼皮底下到处晃来晃去,没有人管!请问中共:为什么对于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在国际上造成极坏影响的严重犯罪分子赖昌星,江泽民、罗干放任不管?

甚至在国家安全部门监听到赖昌星可能暗杀中央“4·20”专案组副组长、时任海关总署署长牟新生之后,公安机关依然没有派专人到赖昌星住的楼门口对他的住所和行为进行严密监控,更没有人下令立即把赖昌星抓起来。最后,赖昌星在江泽民、罗干眼皮底下,顺利将70多名走私骨干成员送到国境外“避风”,赖昌星本人也远走高飞加拿大。当时“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江泽民,全体中共政治局常委,全体中共政治局委员,在“深揭猛批”法轮功的同时,却对罗干的批示被泄露给赖昌星全都一声不吭,对赖昌星这个当代中国最大的走私犯罪分子一直放任不抓!请问中共:为什么江泽民、罗干以及中共最高层所有官员对隐藏在中南海的严重腐败分子将罗干的批示泄露给赖昌星全都麻木不仁?为什么不立即抓捕赖昌星?

2001年12月13日,我到北京广播学院(已更名为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工作。鉴于原中纪委监察部第七室副局级官员、法轮功学员葛秀兰因所谓“泄密”问题,被隔离审查4个多月,受到开除党籍、行政降两级、被全国各大媒体公开点名批判、被迫提前退休等一系列严厉惩罚,在北京广播学院工作期间,对于我在审读《21世纪第一场战争》这部书稿时发现的泄露中共军队总参谋部绝密文件等严重违法问题,我是慎之又慎。然而,仅仅因为我在此问题上坚持原则,2003年8月1日,我被社长蔡翔剥夺工作权。

中共“保守国家秘密法”规定:“‘绝密’是最重要的国家秘密,泄露会使国家的安全和利益遭受特别严重的损害”。当时,江泽民仍担任中共军委主席,就上述泄露总参绝密文件及我的工作权被非法剥夺问题,我长时间接连不断给江泽民寄挂号信反映,口口声声“高级干部一定要讲政治”,一定要有高度“政治敏感性和政治鉴别力”的江泽民,竟然全都视而不见!当初,中共政治局开会讨论葛秀兰的所谓“泄密”问题时,尉健行说了一句葛秀兰是个好人,江泽民勃然色变说,电影《羊城暗哨》上那充当国民党特务的老保姆看上去也像个好人呢!请问中共:为什么江泽民对葛秀兰的所谓“泄密”问题恨之如骨,而对泄露总参绝密文件这一在国际国内影响深远的重大政治和法律问题却一直麻木不仁?

2004年9月,江泽民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继任中央军委主席之后,我又多次反复给新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寄挂号信反映,胡锦涛也全都视而不见!我还给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寄挂号信反映,这些信都是通过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或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转递的,郭伯雄、徐才厚也全都视而不见!之后,我又给曾经“深揭猛批”法轮功学员泄密的中共610办公室官员寄挂号信反映,610办公室官员同样全都视而不见!请问中共:为什么从胡锦涛到郭伯雄、徐才厚到610办公室官员对于泄露总参绝密文件这样天大的事全都麻木不仁?

我亲身经历的这一系列极端反常现象迫使我不得不深入反思: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结论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中纪委监察部对我的处理是完全错误的。于是,从2004年2月中旬起,一方面,我就法轮功问题写了许多真相文章和信件,寄给中纪委监察部领导,胡锦涛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等13位离退休老干部,江泽民;另一方面,我开始依法向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申诉。2004年7月22日,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副书记贾育林告知:我的申诉正在研究之中。至2008年7月11日我坐牢之日,研究了1449天,竟然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来!

如果中共取缔法轮功是对的,如果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当初对我的处理是对的,那么,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及时回复我:“经研究,我们认为当初对你的处理是完全正确的,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规适当,你的申诉不予复查。特此回复。”实际情况却是,作为中共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最高专门领导机关的领导,在长达1449天的时间内,对我的申诉问题,竟然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来!这一事实本身就充分证明:中共取缔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当初对我的处理是完全错误的!

我的申诉经历还告诉世人一个真理:中共根本不可能“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不要对中共“依法治国”、“依法行政”、“依法办事”抱一丝一毫幻想。我是法学博士,曾经在中纪委法规室工作,是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中共《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的解释者,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我申诉依据的法律法规有:宪法、党章、中纪委参与起草的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党员权利保障条例、党内监督条例、关于实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规定等。宪法、党章不说了,就是中纪委监察部领导亲自参与起草的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等,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没有一个遵守的!

在中纪委监察部领导一直没有依法受理我的申诉的情况下,我又将申诉信寄给胡锦涛等9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等13位老干部,江泽民等。然而,无论是江泽民、宋平等13位老干部,还是胡锦涛,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所有中共最高层领导,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算上,他们只对自己的权和利感兴趣,什么宪法、党章,这个法规,那个法规,统统都是他们利用来维护自身权和利的工具。当他们想整某人时,即便某人没有任何违法乱纪行为,也可以拿这些法律法规来说事,当他们不想整某人时,既便他将罗干“查处赖昌星”的批示泄露给赖昌星,这些法律法规统统都是废纸!

中共干的更荒唐的事还在后头。2008年7月11日,第29届北京奥运会前夕,当代中共政法系统最大的政治骗子,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下令将我抓进看守所。2009年10月7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以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处我有期徒刑5年。法院认定的我的“犯罪证据”是什么呢?主要是我2003年11月至2008年6月寄给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所有信件。这些信包括我请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转递胡锦涛,宋平等13位老干部的信。法院的判决等于说: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宋平等13位老干部,何勇、干以胜等,全都是缺乏法律常识的白痴和傻瓜!

在我坐牢的5年里,就江泽民、周永康,具体办理我的案子的人的严重违法问题,我写了许多检举信、控告信,我甚至可能是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有史以来在押人员写作检举信、控告信最多的人。如果在正常的法治国家,法官收到我的检举信、控告信,依法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研究之后,绝对不会判处我一天的刑罚;但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是一个正常国家,这里的一切都是扭曲的。自从1999年“7·20”江泽民开始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以来,“假、恶、斗”在中国大陆泛滥成灾,拜权主义和拜金主义成为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人的根本指导思想,中共政法机关的最高领导人周永康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大贪官,坏事做绝,他手下的法官怎么可能依法办案?

以我的电脑、U盘、MP3为例。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鉴定结论是:里面均含有法轮功内容的文件。这个鉴定结论是伪造的。从2008年12月12日起,就鉴定人伪造鉴定结论,检察官、法官利用伪造的鉴定结论栽赃陷害我,在许多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中,我多次反复揭露了这个反科学的严重违法问题,然而,所有参与办理我的案子的人全都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客观存在现象的事实,鉴定人骗预审警官,预审警官骗检察官,检察官骗初审法官,初审法官骗终审法官,终审法官骗监狱警官,然后,所有这些人合起伙来,上骗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下骗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由于中共特有的“暗箱操作”的司法体制,这起惊天大骗局一直被掩盖到今天,掩盖达8年之久!

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对法轮功长达17年的疯狂大迫害,制造了21世纪全世界最大的人权灾难。成千上万、几十万、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监控、跟踪、骚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少管所、戒毒所、精神病院、监狱、洗脑班。许多人受到各种酷刑折磨:毒打,电击,背铐,吊铐,手脚连铐,几个人连串铐,强行灌食,烈日下暴晒,冰雪中冷冻,连日剥夺睡眠,强奸,扒光女学员衣服投入男监室,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等。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致疯、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失踪,甚至被活摘器官。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大迫害,将中共反人性、反法治、反道德、反神佛的邪恶本质暴露无遗。

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是我做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的新起点。此前32年,我虽然有一颗向善向上的心,表面上,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硕士到博士到中央最高层工作,一直在往最高处走,但是,由于没有正道大法的指引,长期深陷“名、利、情、色”的泥潭不能自拨。修炼法轮功之后,我第一次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第一次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第一次明白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第一次明白了“向内找因是修炼”,第一次明白了做人特别是做一个修炼的人必须信神敬神。明白了这些法理,正是我有生以来、被“清除出党”之前各方面表现最好的真正原因所在。

从1999年“7·20”被“隔离审查”至2015年1月22日抵达美国,16年间,由于江泽民的迫害,我被迫失业13年零6个多月,4960天!然而,无论我的生存环境多么险恶,物质和精神的压力多么巨大,由于心中一直有“真、善、忍”三个字作支撑,我一没有自杀,二没有杀人,三没有采取任何极端的暴力行动,而是一直坚持以人类有史以来最和平的方式——寄挂号信或写检举信、控告信等,表达我的诉求和意见。在巨难面前,我坚持做到了:不贪1分钱的财,不好半分的色,从内心深处“断灭”一切不道德的念头,在日常生活中“根除”一切不道德的行为。16年间,我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用实际行动揭穿了1999年“7·20”以来江泽民抹黑法轮功的一切谎言。

江泽民一再诬蔑法轮功卖国,法轮功没有出卖1寸国土。2008年7月1日,我写了一篇准备在台湾最有影响的中英文媒体上公开发表的文章《江泽民是“分裂中国”的千古罪人》,专门揭露了江泽民将相当于40多个台湾、15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无条件送给俄罗斯等国这一“分裂中国”的严重犯罪行为。这篇文章点到了江泽民的最痛处之一。他的亲信周永康气急败坏,下令于2008年7月11日将我抓进看守所。江泽民危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滔天大罪,直接导致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菲律宾在黄岩岛问题上,越南在南海诸岛问题上,印度在中印有争议领土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跟中共唱对台戏,并成为台独、港独、疆独、藏独的总祸根。至今为止,江泽民利用中共的歪理邪说,绑架8000万中共党员,在这个前对不起列祖列宗、后对不起子孙万代的重大原则问题上,没有一个人敢公开站出来说一个“不”字!

从1999年5月7日给江泽民写第一封信到2015年1月22日抵达美国,我跟江泽民打交道16年。16年间,无论我给江泽民写了多少封信,多长时间的信,措辞多么尖锐激烈的信,江泽民的反应不是极右,就是极左。所谓极右,就是不理你,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我全都视而不见,我是流氓,我怕谁?所谓极左,就是把你抓起来,关你、逮捕你、审判你、让你坐牢、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还是流氓,我怕谁?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江泽民自称信仰马克思主义。江泽民信仰的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货色?用五个字概括,就是“乌纱帽主义”,用四个字概括,就是“高压”、“欺骗”,用三个字概括,就是“假、恶、斗”,用两个字概括,就是“邪教”!

2016年2月7日、8日,大陆财新网首页置顶一篇文章《我们正在迎接一万年以来的大变局》。2015年10月26日,大陆学者童大焕在香港发表评论文章《中国大陆正处于全面触底反弹的巨变时代》。敏感的中国学者已经意识到中共的统治已走到了物极必反的地步,中共已经从根上烂透了。毛泽东发动十年“文化大革命”,罗瑞卿之子罗宇说:这是一个全党、全军、全民发疯的十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17年,我则要说,这是一个中共在“假、恶、斗”的指导下,走向全面危机和全面解体的17年。

2004年11月,海外大纪元隆重推出《九评共产党》,将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反宇宙、反神佛的邪恶本质揭露的淋漓尽致,由此掀起的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席卷全世界。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邪教,其核心教义就是无神论、阶级斗争、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共产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邪党。不信神不敬神的共产党,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当资本主义仍处于青少年时期,共产党就鼓吹通过暴力革命“杀死”他。苏共中央总书记斯大林实行了苏联历史上最大的大屠杀;中共党魁毛泽东杀害的中国人比侵华日军杀害的中国人还要多;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长达17年的大迫害,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更是犯下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在21世纪的今天,中共的腐败超越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天怒人怨,人神共愤。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也是预言石,是上天对“中国共产党亡”的预言。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信神敬神的法轮功学员17年,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坚韧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17年。每一个法轮功真修者都亲历过神迹。神对人的洪大慈悲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在人类的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万难时刻,一年又一年,神都在给人得救的机会。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多端必自毙。“中国共产党亡”,这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天意。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尊在《洪吟  人生路有多长》中写道:“人在世间为谁忙  末世好景几多长  不知前程有多远  多少危难在身旁  油灯燃尽突然亮  回光反衬楼成行  大难已到神也到  真相解忧通天堂”。中国共产党亡,但中国不会亡。在神州古国即将迎来万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让我们彻底抛弃于国于民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中共,张开双臂,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吧!神佑炎黄子孙,神佑大中华!

(2016年12月9日于纽约曼哈顿)

注释:

①李洪志先生著:《转法轮》,台湾益群书店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第4页:“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②同上。第11页。

③同上。第2页。

④李洪志先生著:《洪呤》,台湾益群书店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第7页。

责任编辑:蔡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