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习近平文联万言讲话重视传统文化,与现实的冲突是什么?

习近平文联万言讲话重视传统文化

习近平文联万言讲话重视传统文化,与现实的冲突是什么?

【希望之声2016年12月14日】(主持人:高潔 / 嘉宾:文昭,時事評論員,中國問題專家)**************************************

2016年12月14日       节目时长:43分07秒

**************************************

习近平最近在文联发表了近万字的讲话,与会3000多人,而且把政治局常委都带去了,规格之高前所未有,并着重强调“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不断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

为什么此时此刻习近平如此重视强调中国的传统文化?

与中国目前的政治以及社会形势有何关联?

被外界称为信仰缺失、道德沦陷的大陆社会环境,传统文化还能复兴么?

经过文革后,传统文化已普遍被大陆官方重新解读并在过去近70年的教育中,改变了几代人的观念,谁还知道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什么?

请听文化学者文昭先生的解析:从中华传统文化解读过去中国朝代统治的“三权分立”

**************************************

听众朋友好,欢迎你继续收听希望之声,我是主持人高洁,邀请文化学者文昭先生,

来跟我们讨论一些话题,我们此前应我们观众朋友的提问,比如在总统大选当中,我们华人反思,为什么在海外华人好像遇到什么问题,都会首当其冲受到歧视、攻击?文昭先生从文化角度上,为我们进行分析,接下来我们关注一下,最近中共的领导人,习近平在出席三千人的文联大会,发表万言的讲话,大谈中国的传统文化,上周已经请文昭先生给我们做了一集,为什么此时此刻他要把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么强调的搬出来,而且以示重视。当时文昭先生给我们做原因的分析,今天我们将继续这个话题。

文昭先生:早上好,能听到吗?

文昭:高洁,你好,听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高洁:我们先麻烦你,把上一次我们的要点,进行回顾,因为当时你跟我们讲到,其实后边的焦虑,和当时一个大的背景,我们再继续今天的话题。

文昭:是的,因为上一次谈到文联讲话,是提到,实际上习近平文联大会开会的规格是前所未有的高,因为他不只自己去,还把所有的政治局常委都一起带去,这个在以前是没有的。这其中其实体现一种焦虑感。中国社会,当前处于信任严重缺失的状态,而信任严重缺失的社会,实际上他的管制成本相当高,而且他的危机也有高度的偶然性,和不确定性。我们上次举了例子,现在高看文艺,以及谈复兴传统文化,从执政集团的意图,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一定程度的缓和社会矛盾,打造一种民族精神来重建社会信任,以及重塑对执政集团的信心,他是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用意。当然中国的文艺界,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他能不能完成使命?显然是做不到的,所以这么多高规格的领导去坐镇这个会议,本身也是体现对中国文艺界的督责和不满,也就是领导去压阵,事实上去督阵去。我们上次主要谈一下,因为中国现在整个创作环境不自由,它造成实际上文艺的繁荣的目标难以达到。因为上次讲,现实主义,它的本质,它是批判性,现实主义它的精华和主体,就叫做批判现实主义,因为有批判性的东西,才能深刻,有深刻的东西才能够流传,因为后代的环境,后代人的精神状况,跟前代人不一样,你必须能够深刻到触及人性本质的时候,才有跨越时空的力量,才能够影响后代,这是我们上次讲的内容,简单回顾一下。

这一次,我在正式开始谈之前,先说一下我对这个节目的构想,我们除了谈时事性的话题以外,文化内容会涉猎比较多,像这几次我们都会谈到中国文艺复兴的问题,因为文化问题在当今中国人当中,也不是清高玄远的话题,海内外相当多的华人,对这个议题都很感兴趣。象在2000年代初,我在中国所居住的大学,他周边从事古琴教育的经营机构只有一家,就是琴棋书画的琴,七根弦,抚琴的那个琴,横着弹的弹拨乐器,因为我们大学旁边它就挨着一家音乐学院。古琴这个东西,比较小众,刚好它就挨在那。有一家从事教育的机构,可是我一个月之前,在和国内的朋友联系,结果大家猜怎么样,我们学校周边这样子的机构,他叫琴宛,既卖琴,同时也教大家弹琴,这样子的机构,居然差不多有二十家,说明文化热,特别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好,正在民间兴起,这当然是一件好事。我有一个经历,在十几年前,在出国之前,国内有个同事,有个女孩她很有文艺份,经常写个诗,写个散文,贴在她的新浪博客上,那个时候大家有什么东西想交流,就开个博客,有新浪,搜博,博客,那个时候还没有微博,社交媒体还没有兴起,没有微博,没有征信,都是在后来几年才兴起的。我觉得我同事文笔不错,我在她博客上留个言,我说你真有文学女青年的气质,没有想到这位女孩勃然大怒,马上在她的博客上贴了一串照片,她去青岛海滨晒太阳,穿比基尼的性感泳装照,然后下批一行大字,还加了颜色:不是文学女青年。加三个惊叹号。

高洁 :不高兴这么讲。

文昭:不高兴,她很不高兴。你说她文学女青年,她特别不高兴,所以我吓一跳。

高洁:这对女性,特别年轻女性这样子去讲,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赞扬,你不仅是外表漂亮,你也有内在的文学修养,她为什么不高兴?

文昭:十几年前,大家就是这种心态,我后来出国问一下。我说在台湾,好像别人说你是文学女青年也都是一个褒义词,但是在十几年前,在中国很多年轻女孩,她不希望你这样子称呼她,当时我吓一跳,我说文学女青年不能随便惹,情绪不稳定,惹毛了,尺度大的吓死你。其实我是一点恶意都没有,我这完全出于赞美,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十几年前,你说文学女青年,那个时候很多人头脑里面,他是这样一幅图画。

高洁:这里面可能还有一个小小的误差,因为文昭先生是男性,而且是文化学者,所以男性对女性,文字造诣比较高,现在很多的文字,里面会有一些歧义,女生,年轻的女生,一听到文艺青年,这里面有个感觉,叫做酸,就是你这样子一句,卖弄文字,或者很小资,有点酸啦吧叽,过度讲究的意味在,有这种情绪。

文昭:我觉得,她可能还不是这个想法,因为你看她的反应是,她马上贴出一串她很感性的照片出来,她理解文艺女青年,就是很土,比较萌,不知道什么叫时尚,是这么一个感觉。那个时候很多人对文艺青年是这么理解,文艺女青年就是梳着二根麻花辫,戴着边框厚厚的眼镜,穿着土不拉基样式、颜色都不好看的衣服,然后走在去学校图书馆的路上,抬头凝望星空,怀里抱着一本“席慕蓉”之类诗的。在朦胧诗的意境里面,在徜徉着,然后光披一下,掉到坑里面,所以那个时候好多人对文艺青年的理解比较呆、比较傻,在象牙塔里面和社会隔绝,不知时尚为何物,所以她当时贴的感性照出来以后,下面还加了一行字,为了抗议。有人说她是文学女青年,她决定大博,一个星期不更新博客,所以可见情绪反应很激烈。但是就这两年,文青这个词,很大程度上,脱离了刚才所说的色彩。说人是文艺青年,我们现在说谁榜上是文艺青年,估计她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很多人他会欣然接受这个称号,他也会把他当成赞美,这里面不存在沟通的鸿沟。其实我刚才那位同事,她本身就是对美的感知能力比较强,很有文艺气质的女子,实际上这种人,任何时代都会有很多,所以我想如果她今天有谁这么说她,她就不会拒绝这个称号。这说明一个问题,当今的中国,崇文尚礼风气,在相当大的人群里面已经形成,这本身当然是一件好事,我觉得咱们在海外也乐观其成。

最近谈到习近平先生,也要在中国号召起一个文艺复兴,咱们接着上次的话讲,但是今天,我是想重点说另外一个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和当前的政治环境有关系,因为习近平他所推崇的文化成果,主要是传统文化的成果,他的讲话里面也经常是引经据典,引用一些文言文,传统文化。我们知道,三个主要的构成部分,儒、释、道,佛道,既是哲学又是宗教,同时他是民间信仰,也转化成民俗。当前的中国领导人,所说的传统文化,他主要是指这部分,文明成果里面,和社会治理,和协调人际关系那部分,所以我们也谈这个部分。习近平希望以传统文化和民族感情为纽带,重塑社会信任,达到一定程度的社会共识来起到缓和不同阶层、不同利益集团矛盾的这种作用,起到一定程度的社会和解的作用,这也是习近平给统战和政治的工作,提出的期待。但是你真的要谈到政治问题,国内的学者一般都回避,他不敢说,不想说。但是我们不说又没有意思,因为政治力量是构成我们生活环境的支配性力量,你要回避它,你就失去分析现实,和探讨未来最重要的参数,这个话题你基本上就废掉。咱们就是说说表面现象,大家高兴高兴就完了,好在我们在海外,没有这个顾忌。谈到这个问题,简单的归纳起来,提一个问题,在当前共产党全面控制社会环境的里面,我们真的能够复兴传统文化吗?或者反过来问,实践传统文化,对于现实的政治环境有什么影响?所产生的影响,真的是共产党所希望看到的吗?简单就这样子一个问题,很多人认为,传统文化就是一个仓库,这里面什么都有,有的你看的上,有的你不太喜欢,但是谁都可以从里面取自己所需要的,但是忽视了传统文化,与我们现在的政治环境,在文化基因上有一个巨大的鸿沟。这个鸿沟,基于我们一直以来,有一个很大的误解,我们从小学以来,所受的教育,主要是在中国大陆,咱们出来的人,所认识的,就是中国过去二千多年是封建专制社会。我的判断,这个说法,他是严重欠缺,可以说是错误。秦后这二千多年,中国社会他确实是一个政治权力,行政权力向中央集中的强大的威权社会,但是他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专制社会,这个误解具体怎么回事?又跟我们当前谈复兴传统文化有什么关系?咱们广告之后,继续讲。

高洁:谢谢你,帮我把时间都已经安排好,我们继续再广告之后,听文昭先生来跟我们分析,这些很多来自大陆朋友,可能没有详细的去思索,但是这些的误差,可能导致彼此意见,包括许许多多方面的不同……

高洁:听众朋友好,欢迎您继续收听希望之声,各地联播网的早间节目,我是主持人高洁。

我们邀请的是文化学者,文昭先生为我们来谈一些系列的文化,包括涉猎的话题,我们今天的话题是蛮有意思。上一周,同样的一篇,文昭先生已经讲到,从习近平文联这样子的讲话,包括他现在对整个文艺界的重视,似乎希望通过恢复中国传统文化来去解决目前的一些危机,或者得到社会、百姓各个阶层的共识,到底能不能达到这样子的目的?我们很多生活在海外的华人朋友,相信都会接触到台湾,同根不同源的我们的同胞,可是我们却发现,大陆人来的气质,和台湾人的气质是非常非常不一样。在中国大陆,特别是在“文革”的时候,已经有一个很强的说法,中国过去的历史是中国不能够发展、沉重的历史包袱,过去中国两千年的历史是黑暗的,甚至这个从小学、中学、大学,包括他的党校里面都是这样子去分析,整个的中国的历史,在中国大陆的解读,是这样一个情况。在1965-1966年,中国发生“文化大革命”之后,台湾的第二年,蒋公、蒋介石就在台湾开展,叫做文化复兴,在台湾开展中华文化复兴的推动运动。很有趣这几十年过去之后,今天在海外,我们和台湾朋友接触,包括很多从大陆旅游到台湾的朋友,我们都发现,台湾同胞身上的这种温润的文化气质。文昭先生,我先是扯一些,刚才听你讲的我自己的感慨,回来你讲的话题。

文昭:刚才说到,中国秦后这两千多年,他事实上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专制集权社会,这个跟现实有什么关系?有一个比较长的铺垫。什么叫专制?大家理解,这个社会的专制,他是一个专制结构,就是一个金字塔结构,越往上越小,底层是广大没有权力的大众,再往上一级,一级,按权力大小来分,皇帝坐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就他一个人,他俯看苍生,万物匍伏在他的脚下,他是唯一的权威,这个权威是不分享,这个是我们一般谈到专制社会,脑子里面所出现的图像。但是用这个结构去解释中国的传统社会,确实是错的。大家觉得皇帝就是金字塔顶端,就是天下之一人吗?其实,皇帝头上不是有三座大山吗?

高洁:哪三座?

文昭:有三个东西压着他,一约天命,二约圣人,圣人就是孔孟之道,三约列祖列宗。这三个东西,天命和圣人之道,合在一起,这叫做道德权威,列祖列宗叫做宗法权威。在社会的管制上,皇权和这两种权威,是鼎足而立,就是道德权威,宗法权威,和皇权的政治权威,他是这个社会达到稳定的三股最主要的支柱力量,这三者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种共生关系,没有错。但是从社会结构上来看,这几种权力他仍然是封闭,它是掌握在不同人手里面,比如说道德权威它是在一群人手里面。宗法权威它在另一群人手里面,第三个才是皇帝,三角结构,超级稳定。所以中国几千年来的改朝换代,真正发生动乱的时候,你看是相当具有破坏力,而且绵延很长时间,经常兵连祸结。海内打仗,一打仗,一内战就是几十年,甚至分裂很长时间,但是他这种内在的结构,超级稳定。你看到,渔阳鼙鼓动地来,安史之乱一来,或者明朝的农民战争一起来,社会全部被打碎,但是打碎以后,只要他政治上,有一个中央权力被建立起来,马上这个社会结构又按照我们刚才所说的方式,重新组建起来,皇权要稳定,他必需依赖别的权威。虽然我们刚才讲宗法权威、道德权威,他并不是近代意义上从社会契约来的权力,所以很多从民主制度,从西方民主制度,启蒙思想,受这部分思想影响比较深的知识份子不承认它,但是我们要看到,它从事实上,确实达到分权的结果。另外两极权威它是制约皇权,皇权不分享,当然是个事实,但是皇权的不分享,只是在皇权这一极,这一个系统内部是这样子。但是我们讲到这,可能有的朋友会哈哈大笑,你说的太玄,什么叫天命,天他又不说话,圣人也死了上千年,他也不说话,事实上还不是皇帝老儿一个人说了算,天不言,圣人也不言,但是有人代他们说话,谁呢?士大夫,在体制内叫文官集团,在全社会,叫做士大夫集团,受孔孟之道教育,受儒家思想影响的这一批文人、读书人,从来都是社会的中坚,他从社会的中下层往上,一直是中坚支柱,全社会的道德话语权,基本上掌握在士大夫集团的手上。什么叫做道德话语权?汉末听谁来书写?宫罪千秋谁来定论?就是士大夫。

它是根据孔孟之道来评价统治者,对皇权构成一个相当强的制约。从中国宋代开始,中国政治有一条不变的铁律,在共产党上台之前,没有人去改动它,叫做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说到这,大家可能就已经看到,中国的传统社会,它和当前的共产党执政社会,它在基本结构上,有着本质的不同。从本质上说,中国的传统社会它也是一个分权的社会,你要复兴传统文化就要有这么一点士大夫精神,如果要让中国的社会精英,重拾古代士大夫的理想,可以总结为四句话是北宋儒学家张载所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开万世之太平。”必然让你要重拾社会理想,他就要把道德权威从当权者手里面拿走,历史不容得当权者随意修改,什么叫正能量?什么叫负能量?你在历史上留下什么地位?不容得当权者自己去解释。在现实中,当然你像中宣部,广电总局这种机构,他的权威就会被削弱,实际上你要复兴传统文化,我们上次有张先生提出问题,已经涉及到我们今天要讲的,真的要复兴传统文化,它事实上要削减现在这种专制体制的思想基础。有的听众也可能不同意,你说古代知识份子真有这么牛吗?我们看电视剧小说,看那些皇帝很牛,一言九鼎,坤纲独断,他想干啥就干啥,想整谁就整谁,一言不合,推出午门去给我砍了。这个确实是小说戏剧,一种夸张和误导,事实不是这样子。皇权、宗法权、道德舆论,这三重权威,在这三足鼎立当中,我们看到历史上,皇权取得优势的时候,有没有呢?当然也是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历史上有名的明君和暴君,基本上都能做到,凭他自己个人的能力,他能够把皇权的权威,最大程度的去放大,起到支配社会的作用,好象他的权威的影子是无所不在。明君和暴君都能够做到。大家不要以为暴君是没有本事,历史上的暴君通常都是本事很大,他没有本事,没有能量,他还干不成那些坏事,干不了那些残暴的事情。你像大臣堵在门口,劝鉴不让他下朝,堵在办公室门口不让他下班,或者大臣集体罢工威胁,甚至至亲好友,皇族女儿的亲属,都起来反对他,他得有极强的决断力和行动力,还得有高超的政治手腕,才能粉碎这些阻碍,只不过在暴君那里,被粉碎的这些阻碍,经常是良性的制约而已。你象历史上做为大反派,暴君的总代表,商纣王,他是个什么人,实际上才足以拒鉴,辩足以是非,他的才学足以给他提意见的人,哑口无言,你看还没有我有学问,都是小儿科还给我提意见,提意见的人不好意思就走了。才学足以拒鉴,辩足以是非,他辩才足以掩盖他的错误,他能把坏事说成好事,除此之外,他还是才力过人,手格勐兽,他能够下到角斗场里面,空手和勐兽搏斗,所以商纣王是个文武全才,是这么个人。所以明君和暴君都是有本事,能够凭藉个人的力量,把皇权的威力,发挥到最大,盖过别的权威,在历史上确实是有,但是大家知道,中国历史上有名有姓的皇帝,一共有多少个,四百九十四个,加上死后被儿孙追封为皇帝,有七十三个,曹操就是死后被他儿子,魏文帝曹丕,追认了帝号,叫魏武帝,这四百九十四加上七十三个,是五百多,将近六百个皇帝,在这五百多,将近六百个皇帝里面,请问你能记住有几个?

高洁:最有名的暴君,和最有名的圣君。

文昭:最有名的暴君和圣君,百分之十不到,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除了强势的明君和暴君,剩下的百分之九十是什么?他不是昏君,平庸之主,平庸的人,这个很符合人类历史的基本规律,事实上八、九十的人都是平庸。美国现实建国二百多年,四十多位,五十多任总统,请问大家记住那几个?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弗兰克林,罗斯福,其实大家数的出来,也就那么几个,大部分人是平庸的,所以历史上也是这样子,大部分时间是平庸的统治者在管理国家,平庸的统治者他没有啥能力,他靠什么管理,其实两个字:传统。可以说历史的百分之九十的实际统治者不叫皇帝,叫传统。诗经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叫“不愆不忘,率由旧章, ”这句实际上他出自诗经“大雅假乐篇”,他是这么一个场景,君王在二十岁的时候要行冠礼,要弱冠,给他加冠,表示他已经成人,行冠礼的时候,有礼仪的场合。演奏音乐,有人在旁边唱歌,诗经所记录,实际上是一个歌词,当然音乐现在已经失传,在典礼的场合,所唱的歌词,对未来的君王,进行教育。诗经“大雅假乐篇”里面有这么几句话,叫做:“千禄百福,子孙千亿,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旧章,”这几句话,他说明,做为一个合格的君王,你最需要做到,最重要其实是三件事情,第一件叫做“千禄百福,子孙千亿”,千亿是说多的意思,是个夸张,是个泛指,意思是什么呢?就是多子多福,你就可着劲儿的生,王子嗣,多子多福,储君是国家之本,你儿子多你就不置于有继承危机,邦本国固,所以你第一件要做的事情,王子嗣,使劲生。第二段词,叫做“穆穆皇皇,宜君宜王,”,“穆穆皇皇”,是指树木的外表,这个份你得给我端住,做为一个君王的形象,天子威仪,是要垂范天下,这个形象得维持好,你的形象就是国家的形象,所以“穆穆皇皇”你得让万民瞻仰,这个事情你必需得做好。像孟子见梁惠王,一看就是望之不是仁君,不见其所谓,一看他没有那个份,一看他没有当君王的正行,这个不行,所以份一定得端住。第三件事情是什么?“不愆不忘,率由旧章”,旧章就是过去的章程,老的习惯和作法,前二件事情,生孩子,得把君王的份端住,剩下的事情,啥也别管都按老规矩办,所以这个历史上,我们看到他对君王的教育……毕竟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平庸,不会说每一代领袖上来,都能够提出伟大思想,既是哲学家又是伟大导师。中国古人,这一点认识很清楚,毕竟大部分人不是精英,不是具有开创性力量的人,“率由旧章”,让老干部去干,让传统来控制,传统这两极权威去分享,一个道德舆论的权力,一个是宗法的权力……

高洁:听众朋友好,欢迎您继续收听希望之声,我是主持人高洁,我们邀请的是文化学者,文昭先生来给我们做专题性的节目,这个节目我们将也做成系列性,今天的节目,是继上一周,我们听众提出的话题,也是结合中国大陆目前的情况,习近平最近在文联发表上万言讲话,同时责惩文艺界,和文化界要着重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的重视,可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自从“文化大革命”之后,在大陆的人群当中,特别是学校等等,这种官方的教育系统当中,几乎留给人的印象,中国的历史是一个黑暗的历史,认为是专制黑暗的时代,导致中国不能够发展,或者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的历史视为中国科技落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或者一提到中国传统文化,就会想到武术、杂技、京剧、书法,这样子的表面,有形器物,这样子的文化,可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文昭讲到,习近平虽然你提到传统文化,你有你的危机感,或者你有其他良好的愿望,可是这里面的误区到底是什么?你如果真的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你首先面对的是什么?好,文昭先生非常喜欢听你讲,刚才这两段已经让我们提到,回顾一下历史,包括看到以前电视剧当中,我发现只有韩国的电视剧会演到,文臣武将对皇帝的制约,很多皇帝反倒不能做什么事情,回过头来看,中国大陆拍的很多电视剧,皇帝一言九鼎,但是听您讲之后,我们才明白,中国没有西方的三权分治,但是也有传统文化体制构架,不是体制当中明确,但是内涵当中一种现实,蛮吸引的说法,继续洗耳恭听。

文昭:我们刚才讲到传统对君王的教育,做好这三件事情。大家想一想,基本思想跟我们今天很多有钱人,教育富二代也差不多,你老爹是个大老板,挣了很多钱,想把自己的产业留给后代,教育孩子,最重要是什么事情?第一个,最重要肯定要说你得成个家,找个合适的对象,安安稳稳过日子,生儿育女,别让我们家断了香火,中国人对香火意识还是很重,别墅、房车、房产,各种投资,老爹都给你准备好,你就安安稳稳过日子,然后,你别做事情,你要有能力接老爸班最好,你要没有能力,想开个店你就开个店,你想干点啥,就去干点啥,别瞎捉,你要真来老爹的公司上班,有张叔、王叔、李叔,你老爸的左膀右臂,公司的股东元老,都是老爸给你准备的帮手,多听听这几个叔的意见,意思其实也差不多,你看不管是上层统治者,还是你有企业,你有比较多的财产想传给你的子孙后代,大家所关注的事情,想盯住的事情,其实都差不多,因为毕竟你指望子孙后代跟你有同样的创业能力,还是奢求过高,世界上大部分人,那怕你的子孙还是平庸之辈居多,所以大家想到的事情都差不多,所以历史和大部分时间的实际统治者是传统。你要建立起一个好的传统,你的基业,才能长青。所以为什么投资股票,我一般不会花很多钱去买那些创新概念股,我会去挑家族企业,咱们受传统文化影响,人家有传统,他好的传统保留时间长,他的企业就有生命力,这是我自己个人一点投资经验,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就喜欢挑家族企业。刚才说到,道德权威,说的比较多,宗法的权威,也简单解释一下,宗法就是列祖列宗给你定下的规矩,你要遵守。列祖列宗留下的遗产你要守护,能够超越宗法权威的皇帝,每个朝代只有他的开国之主,因为开国之主是创办垂统之人,他是缔造这一套规矩的人,他能超越,后代都得按他画的道边来,除了第一个君主,以后的君主谁也超越不了宗法权威,因为你是绝对反对不了,那是你皇帝合法性的来源。你从小生长在深宫之中,锦衣玉食,天下又不是你打的,你凭什么坐天下,就是因为你有血缘关系,你爸指定你当皇帝,你爸又是他爸指定,你要把你的前辈反掉,不就没有理由坐天下了吗?所以宗法的权威一定反不掉。说一点题外话,当今社会,和中国传统社会,这一点上还有一点相似性,因为中国共产党,毕竟是在中国的土壤上成长起来,宗法思想在中国共产党的体制内也有反映。你看苏共他就没有,苏联赫鲁晓夫上来,就把斯大林反掉,然后勃列日涅上来,就把赫鲁晓夫反掉,他们没有权威的束缚,他没有这个心理障碍。中国还没有,这也是中共吸取的教训,所以毛邓江胡,这些祖先牌位都得供着,一开会,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全部得念一遍,就像太庙里面的神主牌位都要全部念一遍一样,现在中国不是也有老人干政,老人政治,他也是宗法权威的体现。现代中国共产党的体制,和中国传统皇权社会,宗法的权威有没有不同?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因为中国传统社会,他的宗法的权威是和儒家的仁政思想结合在一起。而共产党老人干政也是制约现代领导人,很大的力量,他是和过去的阶级斗争,这些思想结合在一起,和仁政结合在一起的宗法的权威,是一种良性的约束,是让你子孙后代干坏事干不成,而共产党过去跟毛思想,结合在一起的宗法的权威,他是一种恶性的约束,让你后代的领导人干好事干不成,内容的区别。说到道德权威,皇权的约束,咱们讲中国古代是个分权社会,可能有的朋友,又会不同意,道德权威是不是有点虚,道德值多少钱一斤?其实还真的不虚,你就小看道德权威,谁掌握了道德权威,他就能够做一件事情,正名的权力捉在手里面。齐宣王曾经去问孟子:“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你们儒家所说的商汤留放夏桀,周武王又伐纣,殷纣王,这个事情有吗?孟子回答说,“于传有之。”书上记载有的,齐宣王就问:“臣弑其君,可乎?”实际上他故意为难孟子,你商汤留放夏桀,周武王又灭了殷纣,都是以下犯上,你说可以吗?你要说可以,你儒家不是讲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你怎么能鼓励以下犯上?你说不可以,不可以,你又为什么把商汤、周武王当成圣人?他实际上在为难孟子,但是孟子怎么回答,孟子说:“贼人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未闻弑君也。”这句话意思是什么?孟子是说,破坏仁德的人,违反人性的人,叫贼,破坏天下公义的人,叫做残,既残且贼,干这样子坏事的人,叫独夫民贼,人民公敌,我只听说,杀了一个叫纣的人民公敌,我没有听说,有弑君这回事,这就是儒家正名的思想,我给你做一个道德判断,你是残,你是贼,或者你是一个普通人,或者很优秀的人,是君子,是小人,如果你残忍暴虐,你是君,你不配享有君主的名号,你既然不是君主,而是民贼,那就人人得而诛之,这就叫道德权威,是不是很厉害。

高洁:是啊。

文昭:当道德权威掌握在士大夫手里面,你是不是个君?谁说了算?他给你做评价,道德权威回到现实。如何实践传统文化,把这个权威分离出去,我们重新提倡中国的士大夫精神,士大夫文化,把权威从共产党的宣传部手里面,分离出去,你觉得共产党能干吗?这比较长的铺垫。我们回到刚开始提到的问题,你真的实践传统文化,会对政治环境造成什么影响?以及党和政府会不会希望看到影响?有人说,皇帝,号称九五之尊,普天之下,莫非皇臣,你老被一伙儒生盯着,给你戳嵴梁骨,在背后说你坏话,他也难受,皇帝他难道不想把道德权威收回来,把道德和皇权两极权威合而为一,不好吗?当然有人这么想过,也有人想这么做过,但是两千多年的皇权社会当中,从来没有人真正成功过。第一个想这么做的秦始皇,秦始皇“焚书坑儒”,大家也都知道,其实秦朝的李斯,还向皇帝建议被皇帝采纳,他照做,“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灭”。谁敢私下里面,谈论诗书这些古代经典,弃市,意思斩首,曝尸示众。偶语诗书,不是这种明目张胆的讲,长篇大论的讲,大家私下交头接耳,偶尔聊几句,被告发,夷三族,父母妻,这三族,全部屠杀,这么残酷的刑法,叫做“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灭。”你古代推崇的三皇五帝,文武周孔为榜样,对当今皇帝进行道德指责,就灭族,夷灭你父母妻三族,而秦朝十五年而亡,秦始皇得罪天下儒生被骂了两千多年,从来再没有人敢效彷他。只到毛泽东,毛泽东有生之年做到他是唯一的权威,他头上没有别的道德权威,中共运动内部,原来有个宗法权威,叫做苏联老大哥,后来被他斗死,批兄,反掉了,所以他成为唯一红通通的红太阳,这个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从来没有,中国两千多年的专制君主,从来没有一个能做到。结果是什么?社会大动乱,整个社会精神大崩溃,共产党自己也到了崩溃的边缘,背后的原因说起来也是非常浅显。

人类的历史经验,精神的权威,和物质的权威,你得分离。绝对的专制,你把精神和物质的权威放在一起,叫政教合一,绝对的专制带来绝对的腐败,和绝对的动乱,所以政教分离是人类政治历史上,非常基本的经验。从宋代开始的政治经验,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皇帝自己愿意,因为道德权威和政权一旦合一,道德就会经常对当权者,即与当下的利益,随意拿来歪曲利用,只要我想干什么事情,我就说这个事情,合乎道德。我想反掉你什么东西,我就说你这个事情不道德,这种道德马上体现出虚伪性,老百姓很快就感觉到。大家都不是傻子,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让我无私奉献,你们贪污腐败,其结果道德没权威,政权也没权威,一个社会普遍信任缺失的状态。所以皇帝们,宁愿有一个士大夫阶层,他愿意有,有这个士大夫阶层,掌握着道德评判的儒传据理,他对子孙是一个约束,他让子孙不置于败坏那么厉害,其实是对他子孙后代的保护。共产党的本质,它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组织,它不能容忍,有独立于它的别的权威,所以它很严重的敌视士大夫阶层,敌视士大夫精神,这是它一定要摧毁的东西。毛泽东文革,从祖先,带到七十年代,他一定要干的事情,所以说我们讲真正复兴传统文化,它和当前的意识形态,存在着严重的基因不合,实际上把政教合一,合在一起,这也是一种非常蠢笨的意识形态,它使社会高度人心离散,不稳定,

高洁:今天的时间就到这儿,期待着下周三,我们把这个话题结束,谢谢文昭先生,

文昭:谢谢主持人,谢谢听众朋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