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保利、麗海名媛及藍黛三大俱樂部涉黃被查。
保利、麗海名媛及藍黛三大俱樂部涉黃被查。

【希望之聲2016年12月26日】(本台記者韓梅綜合報導)

北京警方以涉嫌存在賣淫嫖娼爲由查處保利、麗海名媛及藍黛三大俱樂部後,事件不斷髮酵。外界都相信,這三個位於北京黃金地段、以權貴富豪消費對象的高端會所被查,背後涉及的絕不僅僅是經濟問題或者是涉黃問題,因此都在起底三傢俱樂部的背景。

保利俱樂部:“軍火龍頭保利集團

自比“天上人間”會所的保利俱樂部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它與保利集團的關係。

根據北京警方通報和國內記者實地勘察,位於東城區東直門南大街保利俱樂部就在隸屬保利集團的保利大廈內部。

雖然保利集團日前已經通過微信公衆號發佈聲明,指保利俱樂部的母公司“北京保合利佳文化俱樂部有限公司"盜用了“保利”商標對外進行宣傳,但外界質疑,保利俱樂部這樣一家不僅“三無”,甚至“官方信息”相互衝突的公司,爲什麼會在保利大廈內?它和保利集團究竟是何關係?

作爲中國最大的一家軍火公司、中共對外的軍火貿易主要單位,保利集團聚集了中共紅二代的勢力。中共前元老王震之子王軍曾任集團董事長,鄧小平的女婿賀平曾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楊尚昆的女婿王小朝曾任集團公司中共黨委副書記。

其中,王軍曾是薄熙來在太子黨中最大的支持者。在王立軍事件爆發後,多家媒體曾報道王軍“積極營救”薄熙來的消息,指王軍不僅向北京高層施壓,要求“正確處理薄熙來問題”,還同時串聯太子黨收集習近平與溫家寶的黑材料。

另外,有消息稱,保利集團還是中共江澤民勢力向朝鮮提供各類軍事物資的渠道。2013年朝鮮第三次核爆後,美國宣佈制裁保利集團,中共官媒新華網曾因此在頭條刊登爲保利集團辯解的文章。

此次保利俱樂部被清查,很可能與習近平將通過保利集團清洗軍隊及中共特務情報系統有關。

藍黛俱樂部賈慶林的“錢袋子”黃如論

另一家被查的藍黛俱樂部位於北京市海淀區板井路69號世紀金源大飯店內。工商資料顯示,世紀金源大飯店地下二層還註冊有一家北京藍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其投資人也是藍黛俱樂部的經營主體--北京藍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據封面新聞報道,在貴陽、福州也有藍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同爲北京藍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投資人,它們的註冊地點都位於當地的世紀金源大飯店。

公開資料顯示,世紀金源酒店隸屬於世紀金源集團。世紀金源董事局主席爲黃如論,2015年福布斯華人富豪榜第94名,旅菲華僑,福州人。

黃如論江澤民心腹賈慶林關係密切。

海外中文媒體曾引述知情人士披露,賈慶林從福建帶到北京的祕書譚維克,就是具體負責向賈的家族輸送利益的關鍵人物,“在福建的時候他代表賈家與賴昌星聯繫,後來又是他把福建籍商人黃如論介紹給賈家,最終成爲賈家的錢袋子”。

另外,有消息稱黃如倫曾與中共元老薄一波攀上關係。黃在福州投資建設的福州第一高樓國泰大廈上的“國泰大廈”四個字就是由薄一波題寫。據說,薄曾收黃作乾兒子。

黃如論1986年前往菲律賓淘金,曾在多個國家從事貿易。1991年,他返回家鄉,開始投資於房地產業,併發展成爲福建最大的私人房地產商。當時賈慶林在福建任中共省委書記等職。

賈慶林1995年進入北京後,黃如論的金源集團也將重心轉向北京市場,海淀區郊區「四季青」人民公社,是北京最有潛力的地皮,據說大量批給了黃如論。黃因此發展出370萬平方米的超大樓盤,震驚業界,在北京一舉成功。

大陸媒體在報道藍黛俱樂部的消息時也注意到,藍黛文化傳播公司在有認證標識的官網上介紹六處經營場所時,把福州排在北京、成都、濟南等省會城市或省級城市的前面。

麗海名媛神祕法定代表人

同樣地處海淀區的麗海名媛俱樂部在大鐘寺東路9號京儀科技大廈內,由北京麗海名媛娛樂有限責任公司運營。工商資料顯示,該公司成立於2009年。

據曾在此消費過的人士介紹,他們一般把該俱樂部叫做“京儀名媛匯”。

在搜索引擎輸入“麗海名媛”,會出現一個名叫“麗海名媛國際會所”的網站,雖然與“麗海名媛俱樂部”名稱上稍有出入,但兩者地址相同,且該網站的圖標也正是“名媛匯”,因此應該是同一家會所。

據該網站,其北京俱樂部隸屬於北京紫水晶宮有限公司,總面積10000餘平米。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北京紫水晶宮娛樂有限公司成立於2006年4月17日,法定代表人是丁傳康。經營範圍是歌舞娛樂與銷售食品。

但網上搜不到關於“丁傳康”的有效信息。

據京儀大酒店工作人員對大陸媒體表示,“麗海名媛俱樂部”是外包出去的,不屬於該酒店。

王小洪曾指揮掃蕩“皇家一號

各界相信,指揮北京此次掃黃行動的是去年出任北京公安局局長的習近平的親信王小洪。長期在福建公安系統工作的王小洪曾在空降河南任省公安廳廳長3個月時,指揮了突然掃蕩鄭州“皇家一號”夜總會的行動。比較這兩次行動,不僅手法類似,背後可能也有類似的針對性。

當地媒體曾報導,“皇家一號”的幕後出資人在河南根基很深,派出所不敢貿然查處。王小洪當時是從新鄉異地調一千多名警察突擊搜查,事件引發河南警界大地震,10個月後,河南省人大副主任、前河南省公安廳廳長秦玉海落馬。

此次北京的三家會所被查後,親習陣營的《新京報》在警方通報的次日發文,將北京、鄭州及東莞掃黃對比,暗指涉黃俱樂部背後有北京公安勢力充當保護傘,並質疑當年“天上人間”夜總會案背後的北京公安保護傘未被查出。

時政評論人士謝天奇認爲,“公安系統是習近平尚未深度清洗的系統之一。此前有消息稱,習近平曾對雷洋案作出尖銳批示,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統的抵制,拖延不究”。

因此,王小洪火速發動的掃黃行動發生在雷洋案情突變當晚,“很可能是習陣營強勢回擊江派政法公安系統勢力攪局的行動之一”,接下來,“北京公安系統面臨清洗將在所難免。北京公安一旦出事,勢將牽連傅政華及中共公安部”。

責任編輯:林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