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清華老教授趙家和(圖片:ntdtv)
清華老教授趙家和(圖片:ntdtv)

清華老教授去世 超千萬財產爆出,震驚了世人!

【希望之聲2017年1月12日】去世四年後,

他的故事才被我們知道。

···

2204名學生

很長時間,他的代稱是“一位清華退休老教授”,在他待了大半輩子的清華園,也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祕密。

他叫趙家和,是清華第一屆優良畢業生得主,無線電系畢業的他因爲各方面比較優異而留校從事本科的教學工作。

“我愛教書,最高興的時候,就是講一個問題,別人聽懂了。”

本以爲就可以這樣安靜地在清華園中,教書育人做一輩子,誰知這個被稱爲“清華園裏頂級聰明的人”卻迎來三次調動,每次都因爲學校新建了專業或機構,需要人帶頭“拓荒”。

1977年負責籌建電化教育中心,1979年被調到科研處幹管理,1985年51歲的他又再次“轉行”,負責清華第一個非理工科學院,經管學院的籌建。

“以他的聰明,留在無線電系,奔個院士很有可能,可讓他轉,他就轉,一點折扣都不打。”

“他就像炭火一樣,在每一個需要的地方燃燒,恪盡職守,無聲無息。”

除了無怨無悔,兢兢業業,這位教授最大的特點卻是衆人嘴裏的:“摳門”。一美元買的化纖毛衣他穿了10多年。家裏十幾年從來沒變樣,房間裏最值錢的物件,還是幾年前學生送來的液晶電視,在現今社會中已顯得脫節。退休後他被深圳一知名企業聘爲顧問,待遇優厚,可他還自帶鋪蓋、炊具,租住在普通的民房裏。

人人知道這位老教授很節儉,但卻沒人知道他爲什麼要這麼做。甚至他的“摳門”還帶到了國外。

1998年退休的趙家和應美國德克薩斯州立大學邀請,擔任客座教授,薪水相當優厚。人們也紛紛欣慰道:趙老師頤養天年的好日子到來了。

但人們不知道的是,即便在美國,他們吃的也是最便宜的食物,從不浪費。在美國講學,一切都算順利,但過了短短三年,他卻不顧美方和好友的一再挽留,執意回國,好友追問他爲什麼,他答道:信美然非吾土,田園將蕪胡不歸。

說是這樣說,但趙家和的心底藏着怎樣的“祕密”,無人可知。

從美國歸來後,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將攢下的20多萬美金,交給從事金融投資的學生劉迅打理,自己則繼續講學,做顧問,近70歲的人一刻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對投資的收益也從來不過問,這反而讓學生特別有壓力,“難道老師是要做個大項目?犧牲當前的消費品質,獲取長足的利益?”

直到2005年,學生劉迅纔有了一點答案,他告訴趙老師“賬戶裏已經有500萬了”趙家和沉寂片刻,重重地說:嗯,可以做點事了···

72歲的他決定做一件思慮已久的事情:捐資助學。

不像一些捐資助學者只是出錢,爲了做好這件事,70多歲的他跑去搞實地調研,親自瞭解貧寒學生的生活狀況,每次搭公共汽車出去考察,回來都累得不行。

老伴看在眼中,疼在心裏。每次都勸他“包個車吧”這個倔強的老頭卻不捨得。“我也沒多大的本事,錦上添花的事就不做了,做點雪中送炭的事情吧。”

2006年第一筆助學款寄出,江西、吉林、湖北、甘肅···各地的貧寒學子陸續收到“陌生”的捐助。

2009年,趙家和決定改變捐助方式,由多地捐助轉向優先西部的原則。

助學一步步走上了正軌,老人卻在體檢中查出肺癌晚期,癌細胞已經向脊髓和腦部轉移。

“老天太不公平了!怎麼能讓這麼好的人得絕症?” 學生劉迅聽到這個消息憤怒了, 但同時他也欣慰趙老的賬戶已過千萬,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但讓人沒想到的是,趙家人做出了驚人的決定:保守治療,並捐出全部積蓄,而且謀劃成立基金會,讓助學更規範長久。

整整6年,幾名知情人一直替趙老保守祕密:捐資助學卻從不留名。衣服永遠是破罩衣,小皮帽,全身的行頭不超過100塊。誰也沒想到這樣的趙老師,1000多萬全捐了,而且反覆叮嚀:基金會也不要出現他的名字。

他捐出了所有,卻在癌症晚期捨不得用進口藥,怕麻煩別人,不願意去知名的醫院治療,一直待在清華的校醫院。

2012年5月,趙家和辭世前夕。住在校醫院的他,終於盼來了和老伴的金婚紀念日。他“攢足精神”,穿上西裝、打上領帶,在清華園留下了這張珍貴的照片。

臨終前幾個月,同學和經管學院的李稻葵教授一起去醫院看他,“當時他整個下半身都不能動了,腿上扎滿了針”。李稻葵還跟他討論:這鍼灸從表面上啥也看不出來,可還能治病,到底是什麼樣的工作機理?

趙老還樂了“我到時把自己捐出去,讓醫生好好看看,它們到底是怎麼work的。”

幾個月後的2012年7月22日,趙老走了,他捐掉了所有,就連自己飽受折磨的身體也捐了,只剩下一套自己住的房子留給兒女,還特意在遺囑裏叮囑:要賣房,只能賣給學校。

2012年趙老身後人們只知道“一位清華大學老教授”走了,但極少有人知道他捐出了1500多萬,隱姓埋名救助2204名貧寒學子。

直到4年過後的今天,他的“接棒者”們覺得“是時候把趙老的故事講給更多人聽了。”這件事才得以爲人們所知。

今年,是這位節衣縮食的老教授捐資助學十週年,我們應該一起認識他,記住他。這個世界上有許多光明,來自那些默默無聞、不改初心、孜孜不倦。不論這個世界變成怎樣,堅持給這個世界帶來光明,照破山河,讓更多的人塵盡光生。有的人死了,他還活着,永遠地活着....

文章來源:微信公衆號(應天書院)

責任編輯:陳雯韻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