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评论】“军民融合”效仿冷战时期里根做法 2017是习近平的关键年 (音频/视频)

【石涛评论】“军民融合”效仿冷战时期里根做法 2017是习近平的关键年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7年1月25日】(主持人:石涛)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川普上班的第二天,在社交媒体中在美国为主的主要的新闻媒体当中,川普占据了整个版面,几乎是保持着这种状况。在这过程中,包括他的新闻秘书、新闻发言人跟美国的媒体之间的冲突一直维持着从他大选中和大选获胜之后那样的火爆的场面,几乎美国媒体据说除了《福克斯》之外没有大的媒体跟他买账的,也就变成了现任的第五十四届美国总统跟媒体之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这种冲突。

其实作为美国总统本身跟新闻界之间的关系,在过往的时间里都不是很好,但是走到了今天,这些大的媒体代表着当今社会的相当一部分社会层面的价值观,它是精英文化当中相当具有代表性的层面,这种代表性的层面包括律师界、电影文化界、新闻出版和这种新闻大的媒体,这都是现代精英文化当中的代表式人物。那这种代表式人物在过程中他要塑造一种完美的概念,完美的形象,他在主导着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主导着社会对任何一件事情发生时他的主要的观点看法,事情的正确与错误,在相当层面掌握着他的阵地;共产党宣传就直截了当了,它有个中宣部,在西方的社会当中有相当一部分的财团,相当一部分的这样类似一类人的这样一个环境中形成了不同的媒体。

美国之音的一篇报道提到说,美国人对当今美国媒体的这种公正性和真实性、信任程度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点,也就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随着每一个人对具体事情的看法的不同,人们会有更多的自我的认识,而今天整个社会层面又是更多更多的突出自我价值和自我自由与观点的展现,和对排它性的这种自由的追求,里面包含着某种相当自私的层面和对社会不负责任的层面,这样造成了很多事情出现了一种极度化和偏离事情本来的那种简单的氛围和环境,我以为是这样。

在今天推特上推出了一张照片,有一个摄影师送了张照片,照片送给了川普川普拿这张照片说要挂在他的新闻办公室和新闻发布会的楼上或者楼下。照片大概解释是指川普当选,星期五宣誓那一天的场面,看起来在宣誓的场面,在国会山庄周围都是人。媒体在报道时候比较突出的讲,川普那一天人很少,只有二十五万,而川普自己的新闻官说,大概有一百万,包括他自己也这么说,所以大家对到底来多少人有着很大的冲突。媒体上也是在报道这件事情,特别是在星期五下午的时候,川普游行的时候,从国家广场这样的游行过程中路上看起来是稀稀拉拉,记者们故意把他对比当年奥巴马时的当时的状况,对比起来,奥巴马时的人很多,川普的人很少,所以因为这件事情川普本人和川普新闻官跟媒体之间发生很大冲突。

我个人觉得就是有点蛮可笑了,可笑点在于,川普自己并没有改变,他的新闻官的态度也非常强硬,也没有改变,我说没改变的意思就是说并没有因为他成为了美国总统之后,大功告成之后,他为了笼络社会的新闻界,笼络这些社会各层面的人,而改变他的初衷,改变他原来的自己,象很多的精英政客的做法一样,他的承诺、他的竞选与他成功之后身为美国总统的所作所为有着相当大的距离,他没有这么做,他没有因为自己成为总统之后为了避免媒体对他的批评而去讨好媒体,或者说软化自己的态度,他都没有。

在这点上,作为川普角度来讲,走到今天他依然保持自己真实的一面,相反的我倒觉得是可笑的确实是媒体在这方面有着应该自我检讨的层面,如果在川普游行那天确实没有什么人出来,没有人欢迎他,但是川普获胜了,这是一人一票美国社会造成的结果,这是事实。在投票之前,整个美国的媒体都不看好川普,都说川普是不可能的,川普的本身是一个笑话,这是美国大媒体在宣传中,在投票之前所营造的氛围,包括希拉里自己也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所以在投票失败之后,希拉里也是非常不情愿的,那也就是说今天出现的结果是你媒体在操手过程中,是你媒体一手造成的,起码是你今天大媒体所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你今天反过来利用你自己新闻媒体的实力去谈到了川普不受美国人民欢迎,那是川普没有脸面呢,还是新闻媒体确实在这件事情上有着自己不认输或者说心胸过于狭窄的这种氛围呢?表现出所谓的精英的概念就是一种虚伪的概念,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对比。作为川普是个生意人,他何尝不懂得市场学,他何尝不懂得在经营的过程中,社会氛围对川普品牌的影响力和新闻媒体对川普品牌的影响力,他何尝又不懂得呢?但又为什么这么做?他为什么又做成了?而你今天又不认输,他已经宣誓就职了,还说他不受美国人民欢迎,但他是被美国人投票投出来的,是被你媒体宣传走到这一步,而真正失败的确是你媒体了。

这就是我讲,可能真的是社会和这个世界的价值观要出现根本性的改变,新闻界的媒体所代表的社会价值是有问题的,所表现出来的社会价值与社会真实的一面是有脱离的,从这个点上说人家说你,今天包括很多大媒体出于利益的原因有着虚假成分,不能被美国人所接受,我相信这也是值得思考的问题,这是在美国民主的社会,大家都有一种发言权,大家都有一种表达自己的可能的氛围之内,对同一件事情他有着不同的看法,这是在美国社会当中又是值得尊重的。

我刚才说了,川普要把这张宣誓就职的照片挂在新闻办公室里面,但又有人说,说我看到这张照片,应该是川普被钓鱼了,就是说照照片的那个人不是星期五照的,是星期六大游行时照的,故意埋汰川普,所以做了这么件事情。那我个人的说法,你埋汰川普,如果真的是把川普钓鱼钓成了,只能说在这个过程中,失败的人不认输,失败的人的错误的判断却用这种酸溜溜的做法想找回自己的面子,无论你怎么埋汰川普,他是今天美国人一人一票投出来的结果,只能说钓鱼者是无能的,你不能说是川普有问题,这不就是命运吗?这是我认为现实的环境,二零一六年就出现了这种非常有趣的事情。

川普本身他确实表现出一个真实的人的存在,包括他所任命的人,他应该是自里根之后在他的幕僚中任命的白人最多的一届政府,大概有十七个,当年里根的时候据说有十二个,《纽约时报》登了那么一个具体数据。到了奥巴马这一代,他的各种肤色的人在他的政府中占的比重就相当大,相对的人白色人种占的比例小,我觉得这都是合情合理的,作为有色人种来讲成为了美国的总统,而且做了八年,那他那么安排就是他的理念,今天呢无论美国人是愿意不愿意,无论媒体是不是干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今天就选了川普川普上来之后他的政府又都是白人,不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确实在美国我们看到了这份冲突,但是川普却保持了自己强硬的态度,他的新闻官在被问到有关南中国海的问题,新闻官表达的态度,跟他的国务卿表达的态度一样强硬,在这种一样强硬的背景之下,大家伙就把眼光转到中国来了,也就是说面对美国如此强硬的态度,据说要禁止中国人进入在南海主要水域当中的人造岛屿上的区域,甚至要用海军封锁掉那个区域,如果美国海军在那个区域封锁了,作为中国海军又将如何去做呢?这确实是个问题。

结果看到一个最新的报道说,习近平进行了人马调动,就大概这十天里面海军将领全都得以提升,而且南部战区的司令是原来北海舰队的司令,一个海军舰队司令到陆地上任陆军司令,为什么?那也就意味着新划分的南部战区可能就是中国的太平洋战区,也就是说南部战区已经成为了中国南海的前线的这样的一个战略的概念,在这个战略的概念之下回头去看“军民融合委员会”,习近平任委员会主任,我们曾经说过到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我也看到另外一篇报道,新的说法,是习近平吸取苏联当年的经验,要把军工与民营企业效仿美国来进行大面积的改造。

中国海军本身有南海舰队、东海舰队和北海舰队,三大舰队的司令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到十天里面都得到了晋升,他们本身都是中将,但是他们现在占据的官位却成为了上将的官位,南海原来的舰队司令成为了海军司令,吴胜利下来了,吴胜利原来是上将,现在是南海司令上来,是中将;原来的北海舰队的司令是个中将,结果到南部战区任司令,南部战区那是上将的官位;而东海舰队司令大概是到了军事学院任院长,顶掉了蔡英年,本来那也是上将的官位,大家都注意到海军将领出现了被大规模的提升,被大规模的重用,而比较突出的就是北海舰队司令到南部战区的陆军任司令话,那就变成了把南部战区连带着整个南中国海就成为了一个整个的战略区域,有理由相信这是面对美国新政府的挑战一种答复,这是一个非常直截了当的答复,同样都来自于海军却占据了中国南部的陆上部分的话,那也就形成了一个整个的区域。

我们一直说过,在南部海域是否真正发生冲突?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因为在美国政府当中,现任的高级幕僚当中,都是做经济的,加上川普家族,据外面说川普家族持有十亿美金,他的财产了。他的女婿库什那是高级幕僚了,他的财产大概有五亿美金,据说是了,而川普自己说自己有一百亿美金,除此之外包括他的财长、商务部长、国务卿,如果把他的贴身幕僚的财产加在一起,他们总共的财产大概有三百五十亿美金,也就是说这一届美国政府是美国四十五年来政府当中最有钱的,是一群富豪成为了美国政府的现任政府,那也就是说他们各自拥有着自己的商业帝国,金融也好、石油也好、能源也好,还是钢铁也好,他一定都是在大宗企业中拥有着相当的财富和相当的经验积累,走到今天。

而现在这一批人又从商业巨子的角度来讲又转过来以美国国家的国力作为背景,要把美国重新树立起来,也就是说他的力量并不是在军人出身,我想说明的是这个概念,只有他的国防部长是个军人出身,除此之外那些人都是生意人。而在美国的总统历史当中,大概只有艾森豪威尔没有政治经验,没有外交经验,艾森豪威尔当时任总统时,他是从军队的角度转为总统的,唯一跟他相媲美的就是川普川普是从生意人转成今天的美国总统,他周边的人马也都是生意人,不是传统的政治层面当中的人物,有人说这样的做法更好,这样的结果造成对外界而言没有人能够搞清楚他们的理念,但他们都是生意人,从利益的角度来讲他们一定会为美国获取最大的利益。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倒以为他们不是这种政客出身,他们在外交事务上,在军事冲突上,他们有着他们自己相应的既缺乏的内容但是又对等着今天国与国之间都是利益的关系,利益的关系更凸显出整个川普团队的长项;反过来今天中国经济的增长GDP,三分之二要仰仗出口,三分之二仰仗着国际社会接纳中国制造的产品,这正是变成了国际社会是被美国川普这样的团队所掌控着,而中国的产品中国的经济层面,恰恰被掐在了今天象川普团队这些人掌控的手中,这是今天共产党的中国真正要面对的,让我说也可能正是出于这样的理由。

而在川普内心中,他对生命的层面的理解中却是非常坚实的一个信仰者。他上台之后首先从白宫网站中剔除掉同性恋的内容,进而他签署了一个法规就是禁止打胎,他是一个基督徒,他绝对禁止这种杀生,而同时他签署了另外一个法规,任何境外组织、个人、境外机构一旦发现他们资助那些打胎者,做人工流产的人,作为美国政府,它有相应的法规是不能接受的,大家要弄明白这样的做法跟今天中共体制对人的做法正好是对立的,所以川普与中共之间的对立是生命层面的对立,所以有人说,有些有本事的人说,认为川普的当选是一种天意,是一种神的旨意,就在这样的时候就让那些精英们自己打碎自己,自己给自己埋个坑,自己跳进去,自己埋死自己,就象媒体现在表现的,我个人觉得可能是吧。

里根川普心目中的英雄和榜样,而当年的里根政府中绝大多数是白人,他所推崇的政策和概念跟今天的川普提到的是一样的,当年的里根出现一个概念就是跟苏联整个共产党国家进行军备竞赛,核武器竞赛,也就是苏美之间的东西方之间的冷战,在冷战过程中,当时的里根把军需产品与民用产品融合在一起,所以里根在这种大规模跟苏联进行武器竞争的时候,他同样把军队当中的高端技术和民间当中的高端技术和美国的就业率融合在一起,刺激了美国经济蓬勃发展,进而拖垮了苏联。

所以有媒体提到说,习近平为什么提到了军民融合委员会?里面涉及到的内容都是军需产品、军工厂跟民间之间的合作。在一篇报道当中提到说,当年的苏联就吃了这个亏,所以苏联就出事了,苏联是把军需产品就按照独立的概念、封闭的概念,动用国力跟美国之间竞争,被里根拖死。如果军需产品用在民间,你就会发觉美国人订购的军舰也好,火炮也好,是从民营公司订购的,相应的高端技术又反馈到民间的社会层面,施惠与民众,施惠与消费者,受惠于整个社会的层面,普通的美国人会从这样的军需产品这种技术,就是国家所投入的资金与财力,研究出来的技术,用于民间,民间消费产生了利润回馈给国家,这样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这篇报道提到说,习近平军民融合委员会实际要面对现实的状况,希望达到这个层面,而这个层面的一切是什么?是来自于美国人当初跟苏联之间的做法,如果从这个角度上说,绝对有道理。也就是说,军民融合委员会的目的,咱说白了,为了打仗,当把打仗的概念提出来的时候,习近平在军队中大刀阔斧的斩杀掉江泽民体系的所有的官,上将级的军官,军队军官没的说,因为这处于一种半战争状况,在这个过程中,当他要把这样的国家的投入的军需的产品,透过与民间企业相结合,适用于更大范围的把相应的技术用在国家的建设上,用在民间的福祉上,他成为一体,我觉得这个道理是完全存在的。如果真的是这么做的话,那是他军民之间的一种融合。

当然牵扯到太大层面的利益啦,因为他牵扯到整个国体的改变,牵扯到整个国家对生命认知的改变,这不是一个单纯的说军用产品用于民间,不是,它牵扯到国家的安全,牵扯到国家的利益,牵扯到国家本身的性质,它是一连串的东西,当初的苏联没有这么做,大家想想,它来自于共产党的统治;而美国这么做,做的自然而然,很简单的,它却与人的相互接洽和包容是直接相关的,这就自然会碰撞到国家体制问题,中国共产党在国家的权力当中的位置问题,这就牵扯到另外一个问题了,习近平二零一七年的十九大其实就是摧毁十八大的一个关键的时候。

为什么说习近平十九大是委托给了王岐山、王督查,利用中纪委,中纪委二零一七年要完成的任务就是要站在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的角度去督查、监察整个十九大的人选问题,必须根除掉团团伙伙、阳奉阴违、拉山头搞帮派、妄议中央,要清理掉所有这些人。如果要清理掉所有这些人,我说白了,几乎十八大的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乃至中央政治局常委几乎都要被筛一遍,被洗一遍,为什么?十八大,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二年是真相大白的一年,是谣言遥遥领先的一年,从年初的二月份王立军出事,然后到薄熙来出事,然后过程中我们说周永康死定了,一连串的走到十一月十四号,十八大的最后一天,政治局常委出来了,习近平带着另外六个人出来了,王岐山哥一个带着个蓝领带,人家都是红领带,说我就这个,爱咋咋儿。十八大的结果是江泽民获胜,这是当时所有人的共识,那也就是说习近平抱着王岐山说咱哥俩儿死磕了,就要磕死这屋里所有的人,不就是十八大的结果吗?

从二零一二年底到今天二零一七年,习近平真正面对的敌人就是十八大的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候补委员乃至中共军事委员会,当时的标题很简单,江泽民获胜,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讨论都是这么个认知。在习近平而言,他自己在九月份的时候面对政治局常委里面的政法委书记,他绝对不能让他上去,他只能罢工,所以半个月没上班,叫习近平神隐,跟胡德华打牌去了,爱谁谁,我不干了,他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逼退了政法委书记在政治局常委的位置,所以从九个变成七个了,即使变成七个,人家也说了,这是江泽民获胜的结果。反腐就是推翻江泽民获胜的结果,反腐就是推翻十八大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习近平夺权的过程,而不是他拥有权力的过程,夺权的真正的概念在前面只是一个一个砍脑袋。

在这期间出现了二零一三年三中全会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全国深化改革小组;二零一四年的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二零一五年的整个军队的大整肃,废除掉七大军区和四总部,出现了五大战区和中共中央军事指挥部,完全按照美国的间架结构改变,这是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号大阅兵之后,对军队的整个的这种掺沙子式的打碎掉所有间架结构的做法;二零一六年六中全会一结束出现的是国家监察委员会,国家监察委员会的成立,在短短的两个月的期间,今天已经落在实处上,在北京、山西、浙江已经明确开始工作了,弱化中纪委强化国家体系,在这个状况下面对现实的环境出现了军民融合委员会,他要把原来完全归党领导的军队企业转化到民间,来扩大民间老百姓的就业的机会,增加内部消费,把国家对军队的投入向民间展开,向社会展开,向国家范围内展开,可是这必须转变国体才有可能达到这种客观的效果,但是在习近平成立的新的机构的过程中他都是在以十八大的结果作为他的敌人,作为杀他的党的体系在对待。

二零一七年就变得非常的特别了,二零一七年就是一个终结中共党的十八大的一年,中共党的十八大整个人马系统在二零一七年都将走向灭亡。这个时候你再看十九大,已经不是按照十八大、十七大的说法出来的,完全不一样了,将会出现什么样?只有他知道,只有王岐山知道,只有栗战书知道,恐怕没有更多的人知道。因为他在十八大开始的时候,他在朝廷中只信那两个人,其他谁他都不信,他是在那么一个以退为进的背景之下进入到今天的官位的,这是我一再跟大家讲,顺天意而为之怎么做都成,顺天意的概念就是与共产党党的体系自觉不自觉,愿意不愿意一定是形成对立的,这种对立是人的选择。

就象我们说的,如果他为了保持共产党的统治的话,他犯不上,他来做老大了,大家伙一块赚钱就完了,因为犯不上跟你作对的,大家都有钱赚有饭吃,有乱七八糟的玩,那有什么可冲突的呢?他为什么今天要做成冲突的场面呢?就是一种命运的概念,他知道在利益上,在欲望上谁也不让谁,当谁也不让谁的时候,他只得求生,而在共产党的框架下走到今天,他的求生之路只能砸碎中共体制的本身,重新树立人的这种尊严和理念。我以为在今天我们在看到的他行为中和新的机构中就是这么个场面,而这个场面的时间性很强,也就是说到底能够给他多长时间,国内的压力,国际社会的压力,美国社会的压力,整个现实环境对他的压力,能够留给他多长时间让他这么做,我个人觉得这是他需要把握的。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