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我和孩子經歷的神話
我和孩子經歷的神話

我和孩子經歷的神話(下)

【希望之聲2017年3月27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

學煉法輪功以後,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滋潤着孩子那已經乾枯、死寂的心田,孩子精神上那張嚴密封閉的門,開始逐漸打開。伴隨着身體的逐漸好轉,孩子的精神狀況重新恢復到了曾經的樂觀開朗,陽光豁達,並且表現出一種修煉人特有的淡定從容。

2008年暑假過後,孩子能夠蹣跚走步了,他提出要去上學,我當時考慮到他很久沒和同學接觸了,同時又有些自卑內向,所以我決定讓他不留級,繼續和原班的同學一起上學,目的是讓他和同學一起生活、交流、接觸,不讓他感到孤單。所以只是聽聽課,還不能寫作業,有時身體反應嚴重了,出狀況了,就不上學了。就這樣,孩子“讀”完了小學。

到上初中的時候,他還不能穩健的走路,上樓下樓還要背。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和班主任及任課老師說,孩子讀書是其次的,主要是讓他與同學交流、接觸,讓他生活在集體中快樂一些。整個初中階段只有在身體狀態好些的時候,才適當寫點作業。而且初中階段,孩子身體還未完全恢復,經常有反應,出狀況。孩子經常不能正常上學,缺課是常有的事。可是初三畢業會考中,孩子卻以六個A的優異成績考入省級重點中學。

考慮到孩子身體尚未完全恢復,生活上還需要照顧,我放棄了讓孩子去省級重點高中學習的機會,選擇了離家較近的一傢俬立學校上高中。學校免去了孩子三年高中的全部費用,爲我節省了一大筆開支。三年高中,孩子生活全部由我照顧,上學下學由我接送,身體好了很多。但有時仍然有些狀況反應,我不得不讓他請假回家,把身體調理好了再去上學。就是這樣,孩子仍然以超出重點本科錄取分數線幾十分的成績,考入了他自己理想的重點大學。

孩子發病時是八歲,那是2005年,在上小學二年級,現在孩子已十九歲了,在讀大學。自修煉法輪功那天起,我孩子就再也沒有吃過一粒藥。這中間在消除業力、清理身體的過程中經歷不少波折。現在孩子身體強壯,他能跳能跑,打籃球,踢足球,游泳,什麼體育活動都能參加了。

以前由於身體的緣故,孩子不能參加任何體育活動。但孩子對魔術有極大的興趣,他開始通過網絡自學魔術,形成了他自己獨特的風格。

進入大學後,孩子主動加入了校魔術協會,在魔術協會的魔幻木星之夜晚會上,孩子的表演獲得了校魔術協會全體成員及所有觀衆的讚賞,有了轟動效應。隨後孩子成了校魔術協會的技術骨幹。2015年聖誕和2016年元旦還接到了相關演出團體的商業演出邀請函。

 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大法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我經常聽到熟悉我孩子現狀的同事、朋友總是誇我孩子如何聰明。現在我要坦然地說,我孩子是在學煉法輪功的過程中,大法賜予他的智慧。我孩子高燒成那樣,在近一年的時間裏,每天都高燒爆表數次,而且又用了大量的藥物,在學煉法輪功之前,他的大腦是受到了一些傷害的,他整個人的表情、眼光都不如以前靈活了,是法輪大法又重新開啓了我兒子的智慧!而且在法輪功數以億計的人羣裏,大法開智開慧的例子舉不勝舉。有天生智障、癡呆的孩子在大法修煉中不但恢覆成正常孩子,而且有些方面的表現還要超出普通孩子很多。有出生時腦癱,腦積水的孩子,修煉法輪功後,恢復正常,考上名牌大學,從事較高職位的。這樣真實的傳奇,在法輪功人羣裏還有很多例子。

學煉法輪功以後,我和孩子都努力按照《轉法輪》中的要求,修煉心性,從一思一念上,努力去除自私心、自我心、名利心、物質利益心、爭鬥心等不好的人心,與人爲善,處處替別人着想。

比如,孩子生病以後,我所在中學領導和中心校領導多次提出要爲我家搞愛心籌款活動,我都婉言謝絕。我不願把自己的不幸讓別人來爲我分擔和承受,從而給單位和個人帶來任何麻煩和負擔。儘管我爲孩子治病,耗盡了家中所有,而且早已欠下大筆外債。我決心哪怕一輩子爲孩子還債,我都儘量不讓別人來爲我買單。

2008年8月14日,當地日報有一篇關於我家狀況的報道:“爲兒治病花二十多萬元 又將捐款轉捐‘愛心基金’”。

說真的,在當今物慾橫流,人們大都只注重物質與金錢及其它個人利益的大洪流中,如果不是法輪大法教我以“真善忍”爲原則,看淡名利,無私無我,先他後我,處處替別人着想,在金錢面前,在物質利益面前,我是不可能做到這樣坦坦蕩蕩,一點不動心的。

正因爲有法輪大法作指導,我明白大法弟子應該放下名利,不執着個人得失。我們是修煉人,追求的是精神上的聖潔與昇華,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

我和孩子於2006年5月1日走入大法修煉,已經十年了。在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慘烈現實面前,我們從來不敢暴露自己法輪功弟子的身份。可是每當身邊熟知我孩子現狀的人,不停地稱讚我如何偉大,如何了不起時,自己心中那份羞愧難當讓我惶恐不安,我知道貪天之功據爲己有,那是多大的罪過啊!因此,今天我要坦然地告訴大家:

縱有藍天大海般廣闊深厚的母愛,在病魔和死神的瘋狂肆虐中,是多麼脆弱,多麼渺小和多麼蒼白無力!

是法輪大法,爲我孩子創造了這個偉大的奇蹟,撰寫出了這個真實而美麗的神話!

是法輪大法,給了孩子,給了我,給了我們全家第二次生命!

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瀕臨崩潰的家庭,讓我們全家重新過上了平安幸福,溫馨美滿的生活!

2016年4月4日

『最後的話』:當我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正遭受當地“610”脅迫教育局、中心校與學校領導對我進行迫害時,我將此文,用微信形式發給了單位領導及同事與熟人,很快就傳到了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書記召集國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等單位領導就我的事情召開專題會議(與會人員每人手機上都拿着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四個多小時),會議結果是迫害順利解除。之後的結論是:如此優秀的教師,偉大的母親,偉大的妻子,我們絕對不能去迫害她,我們這次好好利用這個機會樹立一個正面形象,不動她,連威脅都不去威脅她,也不去“轉化”她,尊重她的信仰,讓她自由修煉,只要她身體好,精神有寄託,好好工作就行。

相關文章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7/03/23/n807946.html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7/03/25/n811158.html

責任編輯:蔡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