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瑞典法輪功學員
瑞典法輪功學員

瑞典法輪功老學員的修煉故事(上)

【希望之聲2017年3月30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琵麗尤•斯文森(PirjoSvensson)是在瑞典合法註冊的老護士。在瑞典,註冊護士的地位不亞於一個醫生。在36歲那年,正值人生事業發展的最佳年齡,她卻被腰椎病折磨的痛苦不堪。疾病發作的時候痛的她徹夜難眠,彷彿天都要塌了一樣,於是她不得不接受治療,但是療效甚微。她也想通過心理醫生輔導以及氣功的方式緩解,但最終效果都不好。

1995年4月的一天,有位朋友對她說:“琵麗尤,你知道嗎?有一位中國氣功師很快就要來瑞典了。他人很年輕,但很有智慧,很有能力,他要在瑞典辦傳授班。”

中國氣功師?他是誰?叫什麼名字?當時都一無所知,但冥冥之中琵麗尤已經感覺到要參加這個傳授班了。其實琵麗尤當時顧不得多想,她只是想尋找一切可能的途徑來減輕病痛。

1995年4月14-20日,法輪功第一期傳授班在瑞典的哥德堡舉辦,爲時七天。第一天琵麗尤就按時趕去了,地點在Nordgarden,那是一個黃色的古建築,面積很大,附近還有一個小山坡。參加傳授班的有一百二十多人,基本都是當地人。

琵麗尤選了一個好位置,離講臺近一些,這樣能聽的更真切。法輪功師父按時來了,“他看起來很年輕,很和藹,我一看到師父就很高興,就感覺到了一種希望,我也解釋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師父就是非常非常的和藹,讓人能感覺到他的慈悲。他穿着西服,是深色的,裏面是白色襯衫”,琵麗尤至今記得第一眼見到師父的情景。

 學員在傳法班上學習煉功動作
學員在傳法班上學習煉功動作

“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什麼是法輪大法?什麼是修煉?人的生命是怎樣的結構?另外空間生命的存在形式……”,李洪志大師講的深入淺出,琵麗尤聽得入迷了。琵麗尤回憶說“我對他所講的一切都特別感興趣。沒有人能像他那樣講,那麼有意思,我一直就渴望能聽到這樣的內容。”

李洪志師父所講的內容博大精深,所有人都不曾聽到過。第一堂課結束時,大家把師父團團包圍了。琵麗尤抓住機會,跑到師父面前問個不停。師父看着她,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反問道:“我講的你聽懂了嗎?能聽明白嗎?”雖然琵麗尤回答說“聽明白了”,但其實心中還有很多疑惑。

師父沒有急於回答大家的問題,而是看着大家說:“我想展示一下法輪大法的威力。”大家的眼睛都緊緊盯着師父,每個人心中都有很多期待。

“師父讓我們所有人都想一件事——身體哪塊痛,讓我們看着他的手,想着自己身體痛的地方。”然後,師父用手做了一些特殊的動作。琵麗尤回憶說“我就想我的脊柱。我看到師父的手做了一些動作,突然間背後感覺一陣風,‘颼’的一下,在我的整個腰部吹過,一種能量直穿過我的脊柱,腰椎被壓的感覺瞬間沒有了,腰部頓時輕鬆……”。

太神奇了!在場的所有學員都親身體會到了神奇,因爲幾乎每個人的身體都有問題,就這一瞬間,身體上的毛病就沒有了。師父展示的大法威力震撼了所有人,接下來的講課就更加吸引大家了。

琵麗尤說:“師父講到天目時,我就感覺到有東西在我腦袋的前額這個部位旋轉,內部有壓力在往外頂,這股力量很強烈,很有力。師父又談到另外空間,講了不同空間存在着不同的生命。那天晚上回到家,我就有點不敢睡覺了,我怕看到,整夜把燈開着睡。第二天,我對師父說‘我有點害怕,如果我能看到東西怎麼辦?’師父說‘對這類事情不要害怕,沒有什麼危險,不要害怕’”;“我們每天都先聽師父講法,大家都是聚精會神的聽,然後學習動功功法。師父的講法吸引着每一個學員。煉功的時候,師父就在學員中走動,非常輕地糾正大家的動作。”。

第三天聽課時,琵麗尤的身體出現了強烈反應,一回到家就出現了婦女大流血的症狀,頭也非常痛。她悟到這是煉功中的反應,是“消業”狀態,她相信師父,這不是“來病”了,而是在祛病。明確了這個想法,身體再難受她也沒有耽誤上班工作和繼續堅持聽課。奇怪的是,只要一聽師父講課,身體的一切反應都恢復正常,而聽課結束後,所有不舒服的症狀又都返回來了。更令她驚奇的是,七天班結束後,她身上所有的病狀全部消失了!

這讓她產生了難以述說的興奮,僅僅只有七天的課程,就有了這些不可思議的變化!

通過聽師父講法,琵麗尤明白了一個重要的道理,無論宇宙有多麼龐雜,人身是最珍貴的。她領悟到,對於生命的永遠來說,當下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影響到自己的未來。

師父從第一堂課就講到了“要做好人,凡事要先考慮他人,不傷害人……” 她聯想到了自己,她難過了。琵麗尤走到師父身邊,開始反省自己與悔過,她對師父說“師父,法輪大法能不能幫助我?我以前做錯了事,傷害了別人……” 師父的目光非常嚴肅,看着她說“法輪大法可以幫助你一切,儘管有些事情你曾做了你都不知道,但法輪大法可以解決這些事情。”

琵麗尤仰望着師父,師父的目光彷彿穿透了宇宙空間,看到她生命的永遠。“一定是真的!物質不滅,生命輪迴往復,大法能夠善解一切恩怨!”她悟到了,師父的一席話讓她突然間感到釋懷。

現代社會抑鬱病氾濫,琵麗尤在十四歲的時候就開始接受心理醫生輔導,從未間斷過。不僅僅她有心理醫生,不少人都有,彷彿危及每一個人。修煉法輪功之後,琵麗尤就與心理醫生“斷交”了。

傳授班結束後,琵麗尤的心境全都變了,她說:“我從前感到被刺傷的心都平和了,就象有層棉花覆蓋在心上,很輕柔,很溫暖。這種心靈的昇華讓人走起路來都輕飄飄的。我知道修煉首先要修煉心性,提升自己,就是要做一個好人,不報復別人,學會原諒別人。我開始嘗試不對別人生氣,向內找。”

立竿見影,她馬上就遇到了刁難的鄰居,她忍住了,沒有和她吵鬧;她又遇到了不講理的病人,她耐心地化解,不讓矛盾激化。站在一旁的同事朋友都看不過去了,琵麗尤怎麼了?怎麼突然間如此懦弱了?有人對她說“琵麗尤!你怎麼可以這樣?怎麼有這麼大的忍耐力?”

琵麗尤開心極了,笑的無比燦爛,她滿懷喜悅地告訴身邊的人:“是法輪大法幫助我學會了忍耐,我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信仰真、善、忍!”

責任編輯:蔡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