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杨礼方夫妇
杨礼方夫妇

胡耀邦秘书杨礼方夫妇的神奇故事(上)

【希望之声2017年3月30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胡耀邦出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期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材生杨礼方,成为他的秘书。在中科院工作期间,杨礼方认识了同样是大学毕业、同样在中科院机关工作的潘淑珍。两人情投意合,不久,就步入婚姻的殿堂,缔结美满姻缘,在天地的见证下,成为一对郎才女貌的“天仙配”。

后来,胡耀邦调到中共中央工作,想调杨礼方跟他一起去中央,潘淑珍却坚决反对。她希望丈夫搞技术,不要从政。“以前我父亲就告诫我千万不要入党,因为这党不让人有信仰,与神佛为敌。”杨礼方还真听了夫人的话,主动放弃了在官场的锦绣前程。1978年,中共开始搞“改革开放”后,中科院成立了很多公司,杨礼方也发起成立了国际光电公司。1987年,这家公司与瑞士的一家公司合作,成立一家中外合资公司,杨礼方作为合资公司的中方首席代表,常驻瑞士首都伯尔尼。3年后,潘淑珍也来到瑞士,与先生团聚。

1996年,杨礼方夫妇去香港时,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得到了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中国是个官本位社会,有权能使鬼推磨,官大一级压死人。许多读书人一辈子的目标,就是为了升官发财。许多人削尖脑袋往官场钻。但是,杨礼方还真就不是一般人,竟然“听夫人的话”,主动放弃了升官发财的宝贵机会。用修佛修道人的话说,这叫根基好。一得到《转法轮》,杨礼方没有任何思想障碍,立即入道得法,走入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一修到底,直到今天,仍然精进实修不倦怠!

杨礼方的夫人潘淑珍也不是一般人。得到《转法轮》,甚至一遍也没有读,就大大方方的让先生去学去炼了。直到1997年7月,她的右脚骨折,在家休假,闲来无事,她才第一次拿起《转法轮》。通读全书,她一下子被书中的法理深深震撼。她明白了人究竟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做好人,以及怎样按真、善、忍做好人。她说:“这真是宝书啊!李洪志先生深入浅出的阐明了宇宙的真相,如拨云见日,令我心敞亮。”

法轮大法好是好,可是,父亲传授的道,她毕竟已经修了50年啊!潘淑珍出生在北京近郊的一个修道世家,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都是道家法门的传人。潘淑珍一出生就成为这一门中人,父亲是她在人间的师父。潘淑珍父母的家族都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乐善好施的父亲,早年家境富裕,但神奇的是,在中共夺取政权前3年,他家开始诸事不顺,一场瘟疫,将家产几乎赔光。这倒令他在中共“土改”划阶级成分时,没有被划成地主富农,而是划成“贫下中农”,躲过一次又一次的大劫小劫!

潘淑珍回忆说,父亲70岁仙逝,就因为他是当地德高望重的“道长”,在他去世时,方圆几十里的父老乡亲,不分男女老幼,为他十里长路长相送。“父亲之前就告诉我,将在10天后离世,我根本不相信,因为他一直很显年轻。可在安顿好一切之后,父亲果真在10天后无疾而终。临终前,父亲叮嘱我要坚修不怠,后来,他在另外空间仍呵护着我修炼。”

这一修就是50年。潘淑珍思前想后,实难取舍。心想,自己可能与大法无缘,就让先生修吧。1998年9月,杨礼方带夫人潘淑珍到日内瓦参加瑞士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这次心得交流会,潘淑珍至今记忆犹新。她说:“当李洪志大师一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就深切感受到李大师绝非普通人,而是一位大觉者。我为他讲的法理深深折服,内心涌起修大法的真愿。可想起父母的临终嘱托,感觉无法向他们在天之灵交代,也担心自己50年的修道付诸东流。”

1998年11月1日,瑞士首都伯尔尼的法轮功炼功点正式成立,日内瓦苏黎世等地同修都过来庆贺,大家在一起敞开心扉的交流、切磋。其间,一位老学员的话令潘淑珍茅塞顿开:修法轮功,你以前50年的修炼不会白修,师父会把好的留下,不好的去掉的。晚上,潘淑珍打开《转法轮》,就在第1页上,师父就明明白白写着:“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看到这,潘淑珍心中久悬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当天深夜,潘淑珍跪在父母像前说:“爸爸妈妈,女儿感激你们将我领进修炼的门,呵护我修道50年。但女儿法理不明,也不得见真正师父,回天无望,还一身是病,活得好苦!如今得遇至高的法轮大法和无量慈悲的师父,女儿决意修大法,待他日功成圆满,你们定为养育了好女儿而欣慰。今天女儿就要升班了,来跟你们告别,希望你们如遇大法,也千万不要错过!”

第二天清早,当潘淑珍推开7楼公寓的窗户,“就见虚空中有位形象非常年轻的巨大道家真人,身着红色马甲与道袍,神采奕奕、光焰无际的显现在我面前。父亲说:你不是没见过道家真正的师父吗?现在看到了吧?我答:见到了,可我师父是李洪志,我决心修大法,不会改变了。”

“一经选择,李洪志师父马上就照管我了,我天目看到一白、一青的两条小龙离去了。从此,父母亲再没来找过我,他们见我修大法放心了。几年后,我修炼的亲人在另外空间看到我父母也在读大法书,这令我感到莫大的欣慰。”

潘淑珍得法后,只觉相见恨晚。“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同时我们再把低层次上所要打基础的这些东西给你下上一套现成的,这样一来,我们就在很高层次上炼功了。’读到这儿,我眼泪‘唰’一下就出来了:修小道,蹉跎半世纪,如今,得大法,才真正进入高层次修炼,真是佛恩浩荡啊!”

潘淑珍意识到,以前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是不知道高层次的法,不明白提高心性是长功的关键,就如饥似渴的学《转法轮》。“不同层次都有不同层次的法,我就一层一层的悟,越学越觉得天机尽显。我每天学三讲法,三天读完一遍;在日常工作生活的矛盾冲突中,我就以大法为指导实修自己,心性在快速提高、升华。”

“得法那天,师尊就给我下上了法轮和整套修炼机制,我看到法轮在身体病处旋转。几天后,我开始吐泻不止,意识到这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也不惊慌。6天后,吐泻停止,我感到胃腹舒适轻快。从此,以前从不敢问津的冷饮能喝了,冰激凌也敢吃了,我彻底摘掉了‘风里拉’的帽子。”

“风里拉”是潘淑珍的先生杨礼方发明的一个词,形容她过去长期腹泻的老毛病。潘淑珍潜心修道50年,却一直未摆脱病痛的折磨。多年来,严重结肠炎的腹胀、胃痛、腹泻令她痛苦不堪,在国内外八方求医也不好使。“这病累了犯,气了犯,紧张也犯,一遇冷风就找厕所,我先生管这叫‘风里拉’——不论冬夏,见风就拉,因此,伯尔尼哪有厕所,我是了如指掌。”

经过50天的净化,潘淑珍不仅无病一身轻,性情上也从郁闷焦躁变得豁达开朗。目睹这巨变,杨礼方感慨的说:“大法太伟大了!仅仅50天,就从根本上改变了一个人!”他以一首小诗,表达了夫妇俩不尽的感恩:“路漫漫,五十年,百病缠身功未圆,感慨万万千;法昭昭,五十天,身轻百倍精神抖,神奇显人间。”

相关文章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7/04/02/n822540.html

责任编辑:蔡红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