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四.二五”和平大上访
“四.二五”和平大上访

“4•25”事件是永远的道德丰碑

【希望之声2017年4月22日】(作者:null)2017年4月25日,是震惊世界的 “4·25”事件发生18周年纪念日。近日,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采访了旅居纽约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记者:王博士,您是“4·25”事件的亲历者,您对“4·25”事件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王友群:我想先谈一谈“4·25”事件发生前后的两件事。此前,1967年发生过中央文革小组支持红卫兵围堵中南海“揪斗刘少奇”事件。据了解,当时在中南海墙外,红卫兵搭了7000 多个棚子,安了500 多个高音喇叭,树了3000 多面各种名目的旗子。中南海西边的府右街从南到北,山头林立,席棚相连,车水马龙,人声如潮,高音喇叭日夜不停喊叫。在中南海北面的文津街两侧,也排满了造反派的“揪刘”阵地。这一事件持续了1个多月。

“4·25”事件后,发生了中共组织的反对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的示威游行活动。时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尚慕杰讲过当时的情形:“北京大学的学生来到大使馆,砸烂玻璃,扔燃烧瓶,捣毁汽车。在成都也是这样,他们烧了总领事的官邸,差一点冲进总领馆。”“大使馆被抗议者包围了,我们三四天都出不去。抗议者也包围了我们的官邸。一个晚上都有石头砸在房子上。我真正焦虑的是我的妻子和儿子会怎么样,他们在我们的官邸里。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说,中国抗议者扔石头,还爬墙,想进到官邸里。我很害怕,那天傍晚,他们撤到大院里的另一座楼里,这是美国新闻署的楼,窗户上有栏杆挡着。所以他们那天晚上就在那座楼里,躲在桌子底下。”“我给中国外交部打电话,想让他们帮帮我的家人,可他们不接电话。”事件过后,中共当局不得不赔偿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成都总领事馆的损失!

也就是说,中国发生的大的群体事件,常常会演变成暴力。

而我亲身参与的1999年的“4·25”事件,却是最和平、最理性、最有秩序、最安静祥和的请愿活动。由于中共科痞何祚庥在中国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杂志上发表诋毁法轮功的文章,替其连襟、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的罗干迫害法轮功制造口舌,天津法轮功学员去天津教育学院讲真相,遭到防暴警察殴打、抓捕,有4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捕。导致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聚集到中南海的西门和北门外,表达诉求。从当时的录相和照片中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法轮功学员都静静的站在马路边上,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演讲,没有大声喧哗,没有堵塞交通,更没有任何过激的暴力行动。到晚上,得知天津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已被释放,中央没有禁止修炼法轮功之后,上万名法轮功学员非常安静有序的撤离,地上没有留下一片纸屑,甚至连警察扔的烟头都捡走了。

记者:“4·25”事件发生之前,中共高层了解法轮功吗?

王友群:1997年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了调查,企图搜集法轮功的“违法证据”,但是调查结果却是没有发现任何违法犯罪活动。1998年,国家体委在全国范围内对3万5千多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修炼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8%以上。

1999年“4·25”事件发生前,中国大陆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都曾给江泽民寄信,反映法轮功的书籍被查禁等问题。1998年8月初,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等21名法轮功学员,曾联名致信中央领导,但没有引起江泽民的重视。1998年8月底,中纪委监察部副局级官员葛秀兰等135名法轮功学员,也曾联名致信江泽民,也没引起江泽民的重视。1998年8月,我曾给江泽民等7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寄信,也没有引起江泽民的重视。1998年11月22日,在北京一家宾馆与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共进午餐时,我曾亲手将135名法轮功学员联名致江泽民的信送到尉健行手上。

记者:“4·25”事件当晚,江泽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发誓要“战胜法轮功”,对此,您怎么看?

王友群:法轮功只是教人向善。法轮功学员也只是一群修炼者。对政治、政权没有兴趣,也不存在和共产党斗的问题。所以,“战胜法轮功”的说法是非常可笑的。

首先,法轮功的传播完全是公开的。从1992年5月13日到1994年12月21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全国各地共办了56期法轮功学习班。在北京,举办过13期法轮功学习班。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首发式,也是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礼堂举行的。

其次,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完全是公开的。当时,北京市的各大公园都有法轮功炼功点,所有这些炼功点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以我为例,我修炼法轮功,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下至中纪委监察部机关最基层的官员,尽人皆知。我经常利用工休时间在中纪委大院内的空地上、中纪委大礼堂、小礼堂、以及我的办公室炼功,我还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会的支持下,在中纪委小礼堂教一些中纪委监察部官员炼过法轮功。直到“4·25”事件发生前,没有一位中纪委监察部领导说我炼法轮功有任何错!

第三,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完全是自愿的,没有任何强迫命令。通常是家里某个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后,再传给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亲友,通过人传人、心传心,从长春传到北京,从北京传到全国,包括台、港、澳,再传到全世界的。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你不想修了,谁也不能强制你去修,那等于是在干坏事。谁能强制你转变你的心呢?”

第四,法轮功洪传于世的实际效果也是非常好的。关于法轮功学员自己亲身受益的体会,实在是太多了。这里只讲一件事。1998年7月21日,中共公安部发出《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公安部门以秘密方式深入调查、搜集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很显然,这个调查的出发点对法轮功是不善的,是准备给法轮功罗织罪名的,是想整法轮功的。到1999年4月25日,这个调查持续了278天。结论是什么呢?结论是:法轮功不存在任何违法犯罪问题。所以说,“战胜法轮功”的说法是非常荒谬可笑的。

记者:那么,请问如何看待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长达18年的迫害?

王友群:基点错了,其他的全都错了。从上面的介绍和分析可以清楚看出:1999年4月25日晚江泽民提出“战胜法轮功”这个论调完全是荒谬的。

如今18年过去了,法轮功不仅没有如江泽民所愿的“被战胜”,相反,法轮功学员顶着狂风暴雨,法轮功传播到了全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40种外文,在中国大陆以外公开出版发行,成为被译成外文最多的中文书。而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内的一大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到了恶报;全世界已有21万法轮功学员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已有200多万不修炼法轮功的民众签名举报江泽民。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彻底失败了,等待他的必将是比纽伦堡大审判、东京大审判更震撼人心的北京大审判!

记者:一转眼,“4·25”事件发生至今,已经18年了。您现在怎么看待“4·25”事件?

王友群:时间越久,对“4·25”事件就看的越清楚。1999年“4·25”事件发生以来,中国社会出现了两极变化:一个是以江泽民为代表的邪恶势力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长达18年的迫害,使中国大陆的道德水准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这是当今中国大陆陷入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总危机的根源;一个是海内外法轮功学员长达18年和平、理性、坚韧的反迫害,使中华民族列祖列宗留下的敬神佛、敬天地、敬先贤、敬道德的传统文化的精华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成为中华民族浴火重生、伟大复兴的希望之光。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今天回过头来看“4·25”事件,您认为对中国的当政者来说,最重要的教训是什么?

王友群: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内因是万事万物发展变化的根本原因,而不是出了问题,“错的都是别人,对的都是老子”,“外因决定一切”。1999年“4·25”事件发生18年来,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天天在宣扬“外因决定论”,西藏出了问题,怪“藏独”,新疆出了问题,怪“疆独”,台湾出了问题,怪“台独”,香港出了问题,怪“港独”,中南海出了问题,怪法轮功!

江泽民对内疯狂迫害最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体,对外将相当于40多个台湾的15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无条件送给俄罗斯等国,是当今中国内政外交的总祸根。这个祸根一日不除,江泽民的残余势力就会天天折腾。值此“4·25”事件发生18周年之际,我再次强烈要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立即抓捕江泽民。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蔡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