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美国史话(四十八)废奴激辩 策归妥协

美国史话:废奴激辩 策归妥协

美国史话(四十八)废奴激辩 策归妥协

【希望之声2017年4月24日】(主持人:文長)**************************************

2017年4月24日        节目时长:10分44秒

**************************************

门罗总统时期,美国的地域不断扩大。美国从法国人手中买过来的路易斯安纳地区,现在有第二个州要加入联邦,这就是密苏里州。然而,密苏里州一直是允许买卖奴隶的,他们想保持奴隶制度加入联邦。这可给国会议员出了道难题。

我们知道,美国北方州在1800年之前,已经基本上废除了奴隶制度,走上了工业化的道路。南方各州虽然也禁止继续从非洲进口更多奴隶,但是已经拥有奴隶的南方农场主们,主要的农业活动都依靠奴隶,他们认为不可能彻底改变这种生产模式,应当允许奴隶的存在。路易斯安纳地区被法国和西班牙控制的时候,奴隶制一直是合法的,这一状况在美国收购之后并没有改变。可是,现在那块地方要加入联邦,就是个大问题了。为什么呢?因为北方州觉得,奴隶合法的州加入联邦,就会牵扯国会代表人数的问题。国会好不容易才勉强平衡了自由州和奴隶州的国会人数,大家按照惯例,每接纳一个奴隶州,就同时要接纳另一个自由州,以免打破平衡。他们担心,密苏里一加入,奴隶州在国会的发言权就太大了。

当时纽约州的一位众议员叫詹姆斯·塔尔梅琦,他建议说,要在密苏里的申请中附加一项条款,保证密苏里以后不再引进奴隶,并且现有奴隶的子女25岁后自动成为自由人。这一提议看起来挺合理的嘛,但在当时却引来非常大的争论,从1819年持续到1820年,整整一年。支持塔尔梅琦的人拿出的理由是,国会既然有权力接纳或拒绝申请,当然也可以有条件地接收。支持者还说,东北部的小农场主都是依靠自己辛勤劳动和雇佣来的劳动力,从规模和成本上都没办法和奴隶州的免费劳动力竞争,这很不公平。而且,当年买下路易斯安纳地区所花的钱,所有纳税人都有份,所以密苏里的土地是全民享有的,现在提出些条件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反对塔尔梅琦的人对上边的观点提出反驳。他们承认,国会有权决定是接受还是拒绝一个州加入联邦的申请;但是他们认为,国会无权提出条件。说得白一点,他们觉得国会只能说pass或者fail,不能给个conditional pass。来自马里兰州的威廉·平克尼解释说,现存各个州加入联邦时,国会都没提任何条件。如果密苏里开了这个头,那以后再有新州加入,国会就可以继续加码、提高条件。这对新加入的州不公平,没有把它们和早先加入的州一视同仁,违反了宪法的平等原则。辩论双方都很激动,互不相让。佐治亚州有个众议员对塔尔梅琦说,“你点燃了一场烈火,用尽所有海水都无法扑灭,只能让鲜血来熄灭它。”

塔尔梅琦的附加条件,虽然在众议院通过了,但在参议院却遭到否决。就在密苏里州一筹莫展之时,另一个州也申请加入联邦,它就是后来的缅因州。缅因之前本来是马萨诸塞州的一部分,但那里的居民很多年前就想分离出来,单独加入联邦,可是一直没有成功。1812战争期间,缅因州因为地处港口,经常受到英国的威胁,而马萨诸塞州政府对那里疏于保护,这在客观上加重了当地人的不满,所以他们想脱离马萨诸塞。缅因早就没有奴隶了,现在如果它能和密苏里州一同加入联邦,正好能平衡国会,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又有一位纽约的众议员,公开要求密苏里接受附加条件,同意在本州境内永远废除奴隶制度。不过当时的众议院议长亨利·克雷表示,不能随便加条件。他说,如果你们再强迫密苏里接受,我就不同意缅因州加入联邦。他想把这两个州的问题绑定在一起,给议员们施压。但最后众议院还是批准了缅因州的申请,提交参议院审核。不过,参议院也学亨利·克雷这招,将无条件吸收密苏里和缅因州的申请拧在一起。

最终,伊利诺伊州的参议员托马斯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他说,既然密苏里这么倔,那就让他继续保持奴隶制吧,但是,路易斯安纳地区以后再有第三个州想入伙,那就必须得放弃奴隶制。这个妥协方案,等于是把附加条件扔给了这片地区以后想进来的州。国会接受了托马斯的建议,同意吸收密苏里和缅因两个州。国会两院都通过了,最后就等总统签字了。不过,门罗总统很为难,因为他本人就是奴隶主,他的很多朋友也都劝他否决这项议案。我们前边讲过,美国总统有权否决国会批准的议案。为了防止自己的否决被否决,万不得已时还可以利用“口袋否决”这一绝招。但是,门罗总统是个顾全大局的人,虽然他很理解南方人的立场,但他同时也能设身处地地位北方人着想。他最终还是签署了决议案,没有行使总统的否决权,因为他担心这回引发内战。不过,门罗也和国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我认为妥协是错误的,并不是因为国会对奴隶制说“不”,而是我认为,根据宪法,国会无权向申请加入联邦的州预设条件。

1820年的密苏里妥协方案只是暂时回避了争端,但奴隶制的问题并未得到真正的解决。在短短几个月的平静后,危机又一次浮出水面。密苏里递交给国会的本州宪法里边,禁止自由的黑人进入密苏里州。这部宪法立即遭到一些国会议员的反对。他们指责说,密苏里州的宪法违反了美国的联邦宪法。根据联邦宪法,任何一个州的居民都跟其他州的居民享有同等权利。因此,在其他州获得了自由的黑人,也应当跟密苏里州的居民是平等的。这场辩论又持续了好几个月。亨利·克雷这时提出了另一项妥协方案,作为对前一个妥协的补充。这个方案是说,密苏里可以如期加入联邦,但条件是,密苏里州议会必须保证,决不能通过任何侵犯其他州公民权利的法律。什么叫“不能侵犯其他州公民的权力”?这个话听起来有点含糊。如果您糊涂了,那就对了,这正是亨利·克雷想达到的效果,他知道这个事不能较真,否则国会又得大闹一场。他就想用这种含糊其辞的话给密苏里争端赶紧画上个句号。密苏里妥协方案一共维持了20多年的和平。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平静只是暂时的,奴隶制早晚要再被揪出来争论一番。的确,在几十年后,密苏里妥协方案被最高法院判决违宪,给废除了,结果这给美国人带来了一场内战。我们在以后的节目中会详细地讲怎么回事。美国前总统,也是民主共和党的创始人之一托马斯·杰佛逊,他把密苏里妥协形容为“黑夜里的火球”被暂时熄灭了,但只是暂时的。

尽管被密苏里折腾得够呛,门罗在1820年的大选中还是无悬念当选,因为当时只有一个党——民主共和党。所谓反对党只是个称呼而已,并无实际意义。可是,门罗时期美国的政治和经济结构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出现了新的不同派别,这导致1824年的大选异常激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请听下集,角逐白宫、贿选传闻。

**************************************

更多:

美国史话(一):挪威海盗 首航美洲

美国史话(二):哥伦布开疆拓土 名利双失

美国史话(三):西英双雄 美洲争霸

美国史话(四):背井离乡 人各有志

美国史话(五):人民相约 无王而治

美国史话(六):驶向未知 悲剧英雄

美国史话(七):先民移民 势成水火

美国史话(八) :南部各地 田园经济

美国史话(九) :黑奴贩美 三强逐鹿

美国史话(十) :英法大战 美东定局

美国史话(十一)税而无权 民心生变

美国史话(十二)独立枪声 回响世界

美国史话(十三)剑指首役 笔取民心

美国史话(十四)神重个体 天赋人权

美国史话(十五)宣示独立 民贵君轻

美国史话(十六)勇帅义兵 以弱击强

美国史话(十七)卫护共和 荣极而退

美国史话(十八)合众为一、联邦建立

 美国史话(十九)费城制宪 各抒己见

美国史话(二十)三权分立 两院共决(上)

美国史话(二十一)三权分立 两院共决(下)

美国史话(二十二)民选总统 尽责护法(上)

美国史话(二十三)民选总统 尽责护法(下)

美国史话(二十四)司法窘境 蓄奴何从

美国史话(二十五)法为国建 权为民享(一)

美国史话(二十六)法为国建 权为民享(二)

美国史话(二十七)举贤任能 不负众望

美国史话(二十八)联邦共和 两党争鸣

美国史话(二十九)筚路蓝缕 励精图治

美国史话(三十)惠农爱民、迁都费城

美国史话(三十一)政见分歧 任重道远

美国史话(三十二)美法战争 一触即发

美国史话(三十三)国会易主 改弦更张(上)

美国史话(三十四)国会易主 改弦更张(下)

美国史话(三十五)开源节流 司法博弈

美国史话(三十六)购地拓疆 衅起萧蔷

美国史话(三十七)叛国出逃 羁旅行驿

美国史话(三十八)英美对峙 贸易禁运

美国史话(三十九)解除禁运 教育兴邦

美国史话(四十)抗英卫国 迫在眉睫

美国史话(四十一)扩军应战 仓惶出击

美国史话(四十二)首都沦陷 同仇敌忾

美国史话(四十三)星条旗扬天佑神护

美国史话(四十四)根特和谈最后一役

美国史话(四十五)团结协力捍卫联邦

美国史话(四十六)内安民心 外争主权(上)

美国史话(四十七)内安民心 外争主权(下)

美国史话(四十八)废奴激辩 策归妥协

美国史话(四十九)角逐白宫 贿选传闻

美国史话(五十)地阔意迥 关税纷争

美国史话(五十一)博闻强识 外交天才

美国史话(五十二)豪情率性 布衣天子

美国史话(五十三)豪情率性 布衣天子(下)

美国史话(五十四)新君革政 厨房内阁

美国史话(五十五)自由第一 联邦第二

美国史话(五十六)兴利均富 央行穷途(上)

美国史话(五十七)兴利均富 央行穷途(下)

美国史话(五十八)圣河一役孤星共和(上)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