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錦瑟無端五十弦

癡心相守的娥皇女英,是否依然在湘水邊彈奏瑟曲,等待聖王再臨?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錦瑟無端五十弦

【希望之聲2017年6月16日】(主持人:水晶)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美好音質 *

各位希望之聲的聽衆朋友們,歡迎再次來到<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我是水晶。

若說詩是文字的音樂,那麼音樂,便是以音符構成的詩篇;在一曲曲屬於我們民族的音樂詩篇中,刻劃 了歷史、刻劃 了時間、也刻劃無數雋永感人的生命情懷。今天節目,水晶將與您一起來探訪李商隱筆下這個美麗的中國古樂器--

相傳黃帝曾聆聽天女彈奏五十弦的,那絃音悽楚哀愁,讓黃帝也不勝惆悵。黃帝將分成兩半,成爲二十五絃的型制,傳到中華大地。古籍中如此地記載了的源起--天地間陽氣充盈,氣候難以安頓,於是便有了樂器的委婉如訴,能讓大地恢復平衡、找回和諧。

兩千多年前的周朝,會以古琴、、及鼓協奏,用以祈求天降甘霖。如果說古琴是因應陽氣而生,便是順應着陰柔氣質而來;我們現在常常形容的「景物蕭」、或是「秋風」,便與這樣深遠的背景緣由有關--真是非常動人!

請先欣賞這柳樹下的別離之歌,以和古琴共同演奏的--《陽關三疊》。

陽關三疊】 古琴/丁承運 /傅麗娜 譜據/琴學入門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聽衆朋友對的最初印象,可能都會是這首來自李商隱的詩吧?!

看起來與古箏很相像,琴身常會鑲嵌玉石、金鈿、貝殼,外型精緻瑰麗;所以我們常稱之爲「錦」。唐代詩人李商隱便是在這個樂器上,寄託了自己似真似幻的愁思--

那華美的啊,爲什麼竟有五十條弦呢?無端地撥弄起來,勾起我過往的回憶。莊子認爲人生就如蝴蝶的一夢,而蜀國的國君望帝,在死後化爲了杜鵑鳥,總是聲聲啼喚著:「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哪一種癡迷可以永遠不醒?誰能讓那美好的華年重返?望帝,又能不能歸向自己最想唸的家園?

剛纔這曲《陽關三疊》,由及古琴相互和鳴,這種「琴和鳴」的音樂樣式,在周代是非常典型的;古琴的中正平和,搭配的婉約,是不是具有一種陰陽和諧之美呢?朝雨中的柳樹、柳樹旁的依依話別,《陽關三疊》在此,也別有一種空靈的神韻。

我們繼續體會琴和鳴,(傳)由魏晉時的琴家稽康創作的一首神妙樂曲--《玄默》。

【玄默】 (片段) 譜據/神奇祕譜

追憶從前,李商隱以縹緲的詩境和參差交疊的時空變幻,書寫了的心事與心情。然而爲甚麼,穿越千年歲月、來到你我眼前的,總有這麼一股拂之不去的清愁?

您知道嗎?,懷藏着一段深情與憂傷的故事:

上古時的堯帝,他不僅將天子之位傳給了舜,還將兩位美麗的女兒:娥皇與女英,許配給他。

舜在位三十九年,深受百姓愛戴;卻在一次巡守南方國境時,病逝於蒼梧。娥皇與女英苦尋夫君,直至湘水之濱。她們哭泣的淚水,染溼了青青的竹葉;她們繾綣的魂魄,化爲了湘江水神,日日夜夜彈奏著悽清的曲。

旅人行經岸邊,不忍聽聞這如怨如慕的樂音;就連無情的金石,也都會被這琴聲觸動,而當樂曲終了,那彈奏曲的倩影在哪兒?卻是怎麼也尋不著了……

「(苦調悽金石,清音入杳冥)。蒼梧來怨慕,白芷動芳馨。流水傳瀟浦,悲風過洞庭。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峯青」。(注: 錢起/湘靈鼓)

最後請您欣賞--《久等的希望》。

【久等的希望】 作曲/演奏/陳國華

癡心相守的娥皇女英,是否依然在湘水邊彈奏曲,並等待着聖王再臨?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愛情讓人歡喜,讓人甜;而思念卻也教人苦,教人傷--,攜帶着它獨特的密碼,溫柔而幽遠;在這曲《久等的希望》中,祈願娥皇與女英能圓滿了這久等的希望,美麗的能夠夢想成真,宿願得償!

我是水晶,<中國古典樂曲欣賞>,下次再與您空中相見!

*水晶後記: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錦

陽關三疊》其餘版本的演奏及介紹

http://www.soundofhope.org/b5/2011/03/03/n54841.html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

http://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E7%BE%8E%E7%9A%84%E6%97%8B%E5%BE%8B/%E9%9B%85%E4%B9%90%E6%AC%A3%E8%B5%8F/%E4%B8%AD%E5%9B%BD%E5%8F%A4%E5%85%B8%E4%B9%90%E6%9B%B2%E6%AC%A3%E8%B5%8F

(撰稿: 水晶)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