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日本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25周年
日本法轮功学员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世界25周年

一位台湾法轮功学员在日本的传奇经历

【希望之声2017年8月20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我是台湾大法弟子,至今修炼法轮功已经19年。在大学一年级的暑假,我帮学姐搬家,途中遭遇重大车祸,从那时起,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无论看西医、中医,还是做特殊治疗,或者求神拜佛、练气功,全都没有效果。身体的莫名疼痛,让我身心憔悴不堪。从台湾大学毕业后,我考上了日本公费奖学金,到东京大学留学。

就这样,我启程到日本留学,并在人生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一位来自河南、同在东京大学留学的法轮功学员,她将法轮大法介绍给我。第一次炼功后,几年来压得我喘不过气的东西一下子就被拿掉了,我终于可以好好吃饭睡觉了。我心中非常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度之恩。

从东京大学毕业后,我随先生到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因为在日本得法,我发愿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给善良的日本人,于是,在美国证实大法的工作告一段落后,我便回日本洪法讲真相。

2011年10月我任职的企业集团总裁费尽苦心,在当时的日本众议员、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台期间争取会面。我被要求出席,正好坐在安倍晋三先生旁边。当晚出席的老板们都准备了高档礼物给他,我也准备了一份礼物——日文版的《法轮功》和我写的一封信。信中,我详细介绍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法轮大法遭中共迫害”、“国际社会支持法轮大法”等情况。我告诉安倍晋三先生:“我非常关心您的身体,我知道您胃肠不好,这份礼物可以帮助您重获健康,并且会带给您美好的未来。”他当时立刻要拆开礼物,我请他回去慢慢看,了解清楚,这对他和日本的未来至关重要。他谢谢我,表示回去一定会好好看。2012年,安倍晋三先生再次当上日本首相至今。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更有效率的让日本主流社会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以及法轮大法在中国受迫害的真相。

2011年3月11日日本大地震后,台湾民众捐款250亿日圆,感动了日本人,日本各地的企业纷纷释出善意,拜访台湾的政府与企业界,寻求商业合作。那时,我当选某台日企业团体的理事,我想这很可能是师父的法身为了我在日本洪扬大法、讲清法轮功真相做出的安排,因为所有的理事都是企业老板,只有我一个人不是。

2012年下半年起,每个月都有日本各地政府知事率领企业代表团访问台湾,因职务之便,我得以参加各种会议,每年认识大量的日本政府官员和企业社长。我开始认真思考如何跟他们讲清法轮功真相,如此美好的大法受到迫害,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只给他们几张真相资料,也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也很难受到重视。

自从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在国际社会上曝光之后,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调查,揭露出来的真相骇人听闻,举世震惊,他们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2013年5月,我找几位台湾同修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影片做成日文版,但感觉还不够。于是,我又买了中文版和英文版的《血腥的活摘器官》和《国家掠夺器官》两本书,阅读后,我决定要将《国家掠夺器官》翻译成日文出版。

很快,在几位日本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完成了这本书的翻译工作。然后,我请留日医学博士的长辈帮忙校正书中的医学名词,这位长辈也引荐我认识了日本医学界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士。我飞到日本,一位一位的亲自拜访他们。最后,在有正义感的日本出版社的协助下,2013年10月,这本书在日本正式出版。之后,一些医生、教授各自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买书送给他们的朋友和图书馆。

2013至2016年,可以说是日本政经界与台湾政经界往来最频繁的时期,也是台日断交后交往史上最友好的几年,是前所未有的盛况。这也是我向日本政经界讲清法轮功真相的宝贵机会。因此,我尽可能抓住每次机会,把真相书籍送到他们面前。

有一次,我出席了台湾五院院长举办的欢迎会,将日文版的《国家掠夺器官》送给了日本贵宾。餐会后,院长问我怎么没送他书?我说:“院长,你们这种大官会看书吗?”院长反问道:“你当院长没念过书,不识字吗?”我赶紧将书送给他。他说:“你要签名后再送院长。”他还指导我如何摆放字的位置才好看,并嘱咐我以后送书时要签名。

还有一次会议,请来日本很有份量的政经界人士演讲。中场休息时,突然我有点迷惑,怀疑自己总是在毫不相关的会议送演讲者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书,是否正确?转念一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我走上前去,把书送给了演讲人,没想到演讲人说:“我一直在研究中国问题,我对这本书很有兴趣,我是首相内阁的科技幕僚,中共活摘器官很不应该,我会将这事告诉首相,谢谢。”

近年来,神韵艺术团在全世界的巡回演出,将五千年神传文化的精华,将真、善、忍的普世价值传播给了无数有良知善念的人们。神韵每年在台湾演出引起的强烈反响,促使我萌生了向日本主流社会推广神韵的想法。2014年,我加入了一个世界性的社团,这又是一次珍贵难得的机会。这一年,我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拜访了许多东京的老板社团,找东京的主流人士,介绍他们去看2015年神韵在东京的演出。

有一回,我应邀出席日本很大的一个社团的会议。我很惊讶一起用餐的都是日本各大媒体的CEO。有位会员告诉我:日本前几百大企业的社长都在这个社团里,这是日本最有影响力的社团之一。我想,这是向日本主流社会推广神韵的好机会。我在心中跟师父说:求您赐给弟子所有的能力,我许愿要打开神韵推广的局面。

回到台湾后,我开始拟订计划,并朝着目标准备,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教导我“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只要我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一定能冲破重重难关,让更多的日本高端人士欣赏到神韵的精彩演出。

推广神韵的过程中,我常体会到意想不到的惊喜。举一个例子,一次在推广神韵时,我认识了一位很有影响力的日本电视台的会长,我放神韵的影片给他看,他深受感动。这位会长说:“我是做媒体的人,神韵艺术团来日本十年,今天头一次知道。我在想,神韵不能只有今年在日本获得成功,以后每年在日本演出都要成功。”他主动提出帮助神韵日本推广的方案。

一个月后,这家电视台制作了一则介绍神韵的短片,在关西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中播放,而且没有收一分钱!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因为其他人都要动用各种关系,花大笔钱,才能在这个节目中做置入性营销,而我与这位会长仅仅见过三次面。

今年,这家电视台也顶住了中共干扰的压力,继续帮助神韵作推广介绍。大阪神韵协调人告诉我,以前,我们花钱登广告,一些媒体在中共的干扰下,拒绝刊登神韵的广告,这次电视台主动为神韵做广告,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一位大媒体的高层人士跟我说: 这次的节目播出在日本媒体界产生了正面深远的影响,因为高层的人信息都是互通的。

推广神韵的过程,也是修去执着心的过程。去年9月,我再度拜会这位VIP,谈话间,他突然问我:“后天安排你在一场会议上做3分钟的神韵介绍,好吗?”我立即点头道谢,心中又惊又喜又担心,因为我最不善长在大众面前讲话。当天,一位媒体界的大老板告诉我说,这个特殊安排太好了,神韵的知名度在日本高层又跨了一大步。秘书处的人也帮我一起发神韵传单给每一位老板。演讲完,这位会长告诉我演讲的内容下次要改进,我心想,还有下一次啊?!。推广2017年神韵日本京都的巡演时,又有几个日本老板的社团安排我介绍神韵。尽管我对自己的日文演说并不满意,但是几位老板给我的反馈都说讲的很好,他们完全理解我的意思。

推广神韵的过程中,一直遇到很多贵人相助。有一次,一位老先生和我打招呼,他是某企业的前老板,他很好心的问我需要什么帮忙,并建议我演讲内容要如何如何修改。经过他的指导修正后,我的稿子以优雅的用词,清楚的阐述了神韵和古代中国及现在中国的关系。他还告诉我,京都传承上千年文化,是全日本最不容易接受外来事物的地方,要持之以恒的做,才能把京都的主流社会打开。

为推广2016年神韵日本的演出,我全力投入,每天不停的做,联系了几千位的老板。期间,遇到困难时,也曾经想放弃,但是,我一想到师父,一想到那么多默默帮助我的人,一想到日本许许多多与五千年中华神传文化有缘的人,我马上又打起精神,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多日本老板来信说,家人朋友都去看了神韵,感觉非常好。这年的票几乎全卖完了。

完成2016年日本和台湾神韵推广后,我明显感觉自己的心性必需赶紧提高,于是,我开始恢复早上参加集体炼功,并加强学法。修炼不能松懈,对自己的修炼放松,标准降低,就不可能有足够的正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条路虽然很艰辛,但是,有师在,有法在,再大的困难也可以克服,再大的难关也可以闯过,难行,一定能行!

责任编辑:靳同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