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真實的柳下惠被孟子稱爲隨和的聖人,可爲百世之師(圖片:維基百科/SOH合成)
真實的柳下惠被孟子稱爲隨和的聖人,可爲百世之師(圖片:維基百科/SOH合成)

真實的柳下惠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30日】柳下惠是春秋時期的魯國人,姓展名禽。他是魯孝公的兒子公子展的後裔。“柳下”是他的食邑,“惠”則是他的諡號,所以後人稱他“柳下惠”。

提到柳下惠,人們最熟悉的就是他坐懷不亂的故事:天寒,有一女子來投宿,柳下惠恐怕她凍死,就讓她坐在他懷中,用衣服蓋住她,一直到第二天也沒有發生越禮的事。

其實,真實的柳下惠不止於此,歷史上有明確的記載。

一次,齊國派人向魯國索要傳世寶鼎——岑鼎。岑鼎是魯國的傳世之寶,魯國捨不得,卻又怕得罪齊國,遂做一假鼎冒充。齊國人不知道這鼎是真是假,就說:“我們不相信你們,只相信柳下惠。如果柳下惠說這個鼎是真的岑鼎,我們就接受。”於是,魯國柳下惠去說這假鼎是真岑鼎,結果遭到了柳下惠拒絕。柳下惠說:“信譽是我一生唯一的珍寶,我如果說假話,那就是自毀珍寶。以毀我的珍寶來保住魯國的珍寶岑鼎,這樣的事我幹不了。”魯國只得將真岑鼎送往齊國。

可惜的是,柳下惠出仕之際,魯國的朝政把持在臧文仲之手。魯僖公二十六年(前631年)夏,齊孝公出兵討伐魯國,臧文仲問柳下惠說怎樣的外交辭令才能讓齊國退兵。柳下惠實話實說:“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應該是這樣的:大國做好小國的榜樣,小國好好侍奉大國,這樣才能防止禍亂。現在魯國作爲小國卻狂妄自大,觸怒大國,無異自取其禍,怎麼措辭都是沒有用的呀。”這樣的話當然讓臧文仲很不高興。柳下惠魯國做士師(一個掌管刑罰獄的官位),結果在臧文仲當政期間竟然連續三次被罷黜。

當時,柳下惠已經很有名了,各國諸侯都爭着用高官厚祿聘請他,結果他都拒絕了。有人問其原因,他答:“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去父母之邦?”意思是說,自己堅持正直的做人原則,怎麼能不被三次罷黜呢?如果我一直堅持這樣的做人原則,到了哪裏也逃不了被黜免的命運;如果放棄自己這樣的做人原則,即便在魯國我也可以得到高官厚祿,那又何必離開生我養我的故鄉呢?

柳下惠選擇堅持“直道而事人”,最後只能去官隱遁,成爲“逸民”。

對於柳下惠連續三次被罷免一事,孔子說:臧文仲明明知道柳下惠是賢人卻不提拔他,實在是失職呀。《左傳》中孔子也把臧文仲讓柳下惠下臺,列爲臧氏執政的“三不仁”之一。

孟子》一書曾把柳下惠和伯夷、伊尹、孔子並稱四位大聖人,認爲他不因爲君主不聖明而感到羞恥,不因官職卑微而辭官不做;身居高位時不忘推舉賢能的人,被遺忘在民間時也沒有怨氣;貧窮困頓時不憂愁,與鄉下百姓相處,也會覺得很愉快。因此,聽說了柳下惠爲人處世的氣度,原來心胸狹隘的人會變得寬容大度,原來刻薄的人會變得老實厚道。孟子稱讚柳下惠是“聖之和者也。”意思是說,柳下惠是隨和的聖人,是可以成爲“百世之師”的。

文章來源:山東商報

責任編輯:孫凱麗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